家和

第36章 三娘子的桃花煞

第三部 春风得意少年行 第三十六章 三娘子的桃花煞

回到家中以后,那牙婆子送了几个丫头过来,方大娘与岑子吟挑选了一番,最后只留下两个,一个长的高挑些,名唤芙蓉,生的极为丰满,方大娘一见便喜欢的不得了,只说她生的一副好相貌,怎的沦落到卖身为奴,若是卖到其他人家怕此生就毁了,又听那牙婆子说道这芙蓉其实也是好人家闺女,只是家道中落了,才卖身为奴的,更是下定了决心要将人留下。

另一个唤作尘儿,生的瘦小些,岑子吟始终觉得自己跟唐朝审美观有些代沟,这尘儿生的虽然瘦小,却是她眼中的美人儿,干干瘦瘦的模样,柳腰不赢一握,一双眼睛极为灵动,瞧那模样合该是人牙子专门培训过的,十来岁的样子,却合该是今世大叔们眼中最为乖巧的萝莉塔,一举一动之间皆是让人感到服帖。

由此可见,母女两人都是色相为上的,挑的皆是自己看的顺眼的,不像个当家作主的人。

方大娘似乎对岑子吟的挑选非常满意,生的再美貌的女子也需要绿叶来衬托不是?本打算与岑子吟两个婢女的,谁知道自己一心软便买了个绝色回来,再要后悔那牙婆子已经走了半晌,只有将芙蓉收入自己房中,打死也不能让一个婢女将自家闺女给比了下去。

秋收的日子已过,岑子吟挑好婢女,只在府中又呆了两日,等喜儿和顺子成亲了,这才带着尘儿匆匆去庄子上,这会儿正是试验秋冬季节农作物的最佳时节。

这么一来,只将要打听城里关于自家风言风语的事儿抛到了脑后,一门心思在田地上,岑子吟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捡了个宝贝,这尘儿不光模样生的甚合她的心意,田间地头的事儿竟然都懂得,只是瞧着尘儿手上的薄茧却是心疼不已。多好的孩子呀,怎么这么小就要下地干活了。

最让岑子吟高兴的是,这个尘儿竟然还粗通文墨,一笔字写地让岑子吟着实汗颜不已,人家那叫一个清秀,岑子吟写了三年也不过就是个勉强能看而已,干脆甩手不管,只将笔记交给尘儿整理。美其名曰让她休息。

有了尘儿的帮助,岑子吟的工作顺利了许多。不出半个月,那几亩地的围墙便建好了,顺子将方家大黑生下的一窝狗崽抱了回来,岑家内宅如今管家渐渐多了。轮值什么的都还算轻松,加上长安城的治安一向较好,只留了两条在家中,余下的十多条狗全部都送到了庄子上。

田里地事儿其实岑子吟早就在做了,几个有经验的老农照顾着,她则是每天跑过去蹲在天边地头记录农作物地长势和各种不同情形下不一样的地方,只是岑家的小姐整日的蹲在地头和些汉子在一起,着实地不太好看。围墙一建好。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在自家院子里,没人能说啥了吧?

把打磨了二十来天已经完全没脾气的燕华往那院子里一扔。几个大汉看着,每日就让他随着几个老农下地。若是不服帖,便是饿上两顿。那燕华也许是被一个人关在地窖久了,没了往日的嚣张,身边又有几个汉子看着,虽然不算勤快,好歹每日自家的饭也能挣够,岑子吟只告诉他,若是好生干活,便与他两倍于那些人的工钱,还替他娶个漂亮的媳妇儿,燕华也是开心不已,干活卖力了些,总的说来,如今的情形瞧着是满不错地了。

瞧着不错实际上有没有差别就难说了,岑子吟在很多很多年以后有一句话让儿孙耳朵起了茧子,我这跌宕起伏地人生啊……

在庄子上呆了足足一个月。眼见着树叶枯黄。深秋已至。方大娘派人来庄子上催促岑子吟回家一趟。摩加绘声绘色地与岑子吟转达。“一个月都不回来一趟。明儿个就该烧百期了。她即便是忘了我这个当娘地。也得不能忘了祖宗吧?”

岑子吟恍然。百期便是人亡故后地白日。除了前面地七七四十九天逢七要烧纸以外。最重要地便是这个大日子。方大娘也明显是生气了。自家女儿出门像丢掉。一点儿都不带想娘地。任哪个当娘地都会觉得憋气。岑子吟闻言便知道自家得赶紧回去陪陪母亲大人。否则方大娘恼了非杀上庄子拎了人回去不可。

吩咐了上下赶紧收拾东西。又让人好生盯着燕华。别让他闹腾出什么事儿来。岑子吟急急忙忙地领着尘儿回城。

一进门。就瞧见一个留着山羊胡子地老头儿坐在上座。一身粗布做地道袍。头发用簪子别在头顶。散散乱乱地。一脸猥琐地样子。头发油腻腻地像是上月没洗过了。方大娘小心地陪在末位。一脸关切地望着那人问道。“先生。那又该如何破解?”

岑子吟瞥了一眼旁边那个用竹竿儿挂起来地布幅。上书了“铁口直断”四个大字。余下还有不少地小字。岑子吟心中已经给这人打上了个专门欺骗中年妇女地老骗子地记号。没心思去辨认。只听他如何说话。

老骗子捋了捋那把山羊胡。一脸为难地道。“桃花煞。不好解啊。弄不好是要出人命地!”

岑子吟一步踏进来朗声问道,“多少钱能解?”

老骗子瞧了突然出现的岑子吟一眼,眼中闪过一抹不知道是何意味的光芒,皱着眉头道,“泄露天机已是要折损阳寿了,哎……何况,这事儿却是难办,若是一个两个还好,可是,这局面乱的……”

岑子吟爽朗一笑,故作大气的道,“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先生尽管直言就是了!”

方大娘闻言瞪了岑子吟一眼,她虽然相信这算命之说,也不愿意当二百五给人乱宰,人道是有钱的人有有钱人的解劫之法,没钱人有没钱人的消灾之道么。

谁知道那老骗子却是摇摇头,叹息一声道,“非也非也!想必眼前这位便是三娘子了,老朽有礼了。不才方才瞧了一眼三娘子的面相,如今中宫俱黑。怕是此劫难以避免,任你花多少钱都是无用了。”

方大娘呀的一声从位置上站起来,低叫道,“先生救救我家三娘!”

岑子吟则是摸摸鼻子,冷眼瞧着眼前这老骗子,装神弄鬼的人她见多了,真个有本事会穿件那么破的道袍?怕是听了她的话胃口大开,故意拿乔罢了。心中越发地笃定。

方大娘求了几回,那老骗子这才摇头叹息道。“不是老朽不肯帮忙,夫人,人命自有天定,有些劫难做做善事就可以化解过去。有些劫难做做法事,消耗老朽十来年道行也能避开,只是有些却是在劫难逃的。哎……罢了罢了,老朽也是个见不得人眼泪的,知道你此生只有一女,便指点你一条路,能不能成却是未知,总之。尽人事听天命吧……”

岑子吟在一边听着。看他能说道出什么花样儿来,能让方大娘安心就好。要是敢狮子大开口,看她不让管家们提拎了扔出去!

方大娘闻言又是一番感激。承诺必有厚谢,那老骗子只是摆摆手道。“此女命硬,克双亲,只有寻个稍微差些的人家,八字够硬的夫婿才能镇住,早些成亲也许能避开那些桃花。”

方大娘闻言愣了愣,那老骗子又道,“此女今岁命犯桃花,是死劫,不过老朽算到之前此女还曾有个死劫,竟然避过了,否则老朽也不会与你说这番话。你且记住了,此女的命受不得大富大贵,前身是欠了债来投胎的,今世必然要偿还了来生才有好盼头,否则不光这辈子不得好死,下辈子也是命苦至极。说来此煞也是由财货所起,老朽便寻思着,岑家若是无这般天上掉下来的富贵,此女也许能保住一命也未可知。”

方大娘喃喃问道,“可还有其他地解法?”

老骗子摇头道,“只此一法,夫人若是信,便立即与她寻个人家,不仅能保住家中上下的富贵,也有七分把握保住她地性命,若是不信,老朽也无法可施了。”说罢朝方大娘拱手告辞。

方大娘一把拉住他道,“先生还未收钱!”

老骗子苦涩一笑道,“老朽这钱受不得,夫人好自为之吧!”

岑子吟被老骗子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等到人出门了才反应过来,冲出去唤了一个管家吩咐道,“你跟着那老骗子,看清他是去哪儿了再回来报我。”

回到客厅,方大娘只是叹息,岑家好容易有这样地光景,却是突然闻到这个噩耗,如何能让她不黯然神伤?岑子吟偎依上去正要劝自家母亲几句,方大娘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道,“即便没了富贵,娘也不能随便把你给嫁了!若是嫁的不好,还不如死了的干净!”

岑子吟心一动,对方大娘道,“娘,我瞧着这人来的稀奇呢,你且与我说说他是怎么上门的?”

方大娘闻言皱起眉头来,寻思着哪儿有不妥之处,虽然她心中是信了,可人总是对自己不愿相信的东西抱着一分证伪的心态,细细地与岑子吟讲起了这人地由来。

今儿个一大早,管家一开门就瞧见门口坐了个老者,道是瞧见这家主人家有灾祸,想来说道说道,若是准了,便与他碗饭吃,若是不准大棒子赶他出去就是。

那管家也是个凑趣儿的,只问他自己如何,那老者字字言之凿凿,说地那管家惊奇不已,连忙请了进门来报方大娘,方大娘也是个信神佛的,只用了几句话,便对那人相信不已,请了酒饭,又说了些其他,最后自然少不了方大娘最为关心地岑子吟的婚事。

听到这里岑子吟心中已是明了,现代地骗术里面不就有这么一招么,先把你家里上上下下调查个清清楚楚,毕了,哄你去他哪儿骗你的钱财,心善些的取的就要少些,心黑些的,将你家中上下骗个净光也未必。只是这人所为何来岑子吟还摸不透测,只是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才让管事的去跟着,只瞧管事的回来如何报了。

果然,那管家不消两个时辰就回来了,笑着与岑子吟报道,“果然是个骗子,我这一去倒是跟对了,夫人且猜猜那人去了何处?”

哇咔咔,我说我是亲妈吧?没让我家孩子上当受骗哦

下面开始第四部----秋来正是思春时,哇咔咔,求粉红票票,票票越多,追咱们家孩子的人质量就越高!我们的口号是,不求更多,只求更好!哦也

顺便,这章是俺八月二十一号凌晨熬夜写出来的,这会儿四点,俺设定了按时发布,今天八点钟就要下乡,俺舅爷那啥啥……之前说过的。

明天能更新一章还是两章就看俺从四点到七点之间能写多少出来了,不过小弓在这里保证,若是少更了一章,回来必然在月底之前补上,这个月我要坚持每天两更,,,大家表扬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