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章 走,找场子去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二章 走 找场子去

芙蓉的话声刚落,就听见李珉吵吵嚷嚷的在外面叫道,“师父,你想徒弟没有?俺来瞧你来了!”

岑子吟额头上的青筋跳了两下,这该死的家伙,让他别嚷嚷他偏生到处嚷嚷,还在李柔儿面前嚷嚷,明知道李柔儿跟他不对盘,又是个刁蛮丫头,万一来找她麻烦咋办?下一刻才想到,这两个不是生冤家死对头么?咋会走到一路去?

相较于岑子吟的纠结,方大娘则是单纯的喜出望外,推了自家女儿一把,起身迎了出去,出门就瞧见芙蓉站在门口那模样就跟春风中招展的花儿似的,三步并作两步挡在芙蓉面前笑道,“两位贵客临门,有失远迎了,我家三娘不太懂事,你们休要怪罪。”

李珉瞥了方大娘一眼,发现是不认识的,直接无视略过,大步走进门内,李柔儿则是瞧了方大娘一眼,愣了愣随即笑的跟花儿似的,上去拉着方大娘的手道,“您就是伯母了吧?伯母长的可真漂亮,难怪将三娘生的那般如花似玉。”

李珉闻言这才扭过头瞧了一眼,又瞧瞧岑子吟,点点头道,“是挺像的。”

岑子吟恶寒,如花了,这时候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这边方大娘笑着道,“我去替小王爷和县主备些吃食,你们和三娘坐坐吧。”说着瞪了芙蓉一眼,芙蓉低下头顺从的随着方大娘去了。

两人都进了客厅,岑子吟当主人的也不好再坐着,起身让了坐,这边余光瞥到门口还有一道巨大的身影,不由得扭过头去瞧了瞧,一瞧之下又扭了回来,安嘉!直接选择性无视的某人!

岑子吟勾着嘴角笑问,“你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了?”

李柔儿闻言哼了一声,扭过头去,“我来寻你。他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来的!”

李珉则是笑笑,挑衅的道,“俺是来寻俺师父,谁跟着谁还指不定呢!”

好吧。她就不该问这个危险的话题,岑子吟连忙摆手,“得了,谁跟谁都不要紧。你们都是一家人。直接说来找我有什么事吧,最近俺可忙的很。”

岑子吟本以为两人都是闲来无事瞎逛。谁知道李珉闻言便跳起来道。“师父。你知不知道坊间是怎么说你地?我这两天才能出王府。一出来就听见满街地传言。这不。就赶着上你这儿来了。结果路上遇上这丫头……”最后一句是在嘴里嘀咕地。

李柔儿道。“我也是才听说地。他们非要说你是个不安分地女子。我倒不信自己会瞧错人。但我爹说过。空穴不来风。因此。我就派人去查了查。查出来地结果让我有些意外。因此特地上门来问问。不知道三娘你心中可有数。”

“师父。你可知这传言是从哪儿出来地?”李珉扳扳手掌。十指发出噼噼啪啪地声音。有些不耐烦两人地唧唧歪歪。一脸跃跃欲试想揍人地样子。

岑子吟摇摇头。李柔儿笑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地人呗。三娘合该是心中有些数地。”

李珉怒目问道。“是谁?”

李柔儿挑挑眉。得意地笑道。“就不告诉你!如果你求我地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哦!”

李珉扭过头问岑子吟,“师父,是谁?俺带人去帮你揍他!”

安嘉在一边笑着附和,“也算上我一份儿,看谁以后还敢在岑家娘子背后说她坏话,咱们揍得他满地找牙!”

岑子吟一听就要坏事,封得住坛口封不了人口,这玩意儿可不是拳头大就能摆平地,让两个不通晓人情世故的家伙胡闹,中间还参合了一个不安好心的家伙,这事儿只能越折腾越糟糕,连忙道,“揍他一顿也不能解气,咱们也不能把满城说过俺坏话的人都揍上一顿吧?这事儿不能这么办。”

李珉恼道,“那要怎么办?师父,他们在背后把你说成那样了,就算你依,我也不能依啊!”

安嘉又道,“是地,小王爷,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那些人也太放肆了,怎么能在背后说一个娘子的坏话,这还让人怎么过了?”

李柔儿也是气地咬牙切齿,两人都是受过流言伤害的,有李柔儿娇柔地屁股和李珉狼籍的名声为证,最是恨那些在背后嚼舌根儿地,何况是凭空捏造的事实,恨不得立马就去把那些人地舌头给拔了。岑子吟瞪了安嘉一眼,安嘉笑了笑,那样子甚是嚣张,岑子吟冷哼了一声,心道,挑拨离间的事儿您老也做的太漏痕迹了吧?真是小心眼的男人,不就是让他在王府里给李柔儿当了一个月跑腿的,偶尔给李柔儿当当箭靶么?又没伤到他的说。

岑子吟拉着李柔儿的手冲着李珉喝道,“真要那样,明儿个我就成第二个你了!休要胡闹,你若是真想帮我,就听我的办法来行事。不可胡来!”

李柔儿本以为李珉会勃然大怒,毕竟长安城这些纨绔子弟里,李珉是出了名的顽劣,谁的面子也不卖的,又能折腾,名声他是不在乎的,反正就是把事儿往大里去折腾,出了事儿便回去求他那个废材老爹,他爹也是个不讲理的,反正谁跟他儿子过不去,他也不会在皇帝面前告状,领着家里的子女和一干侍卫就去堵人,堵到了就是一顿胖揍,若是你要闹到皇帝面前去,那他也奉陪,李珉简直就是深的他那个爹的真传。

李珉只是摸了摸鼻子道,“那你说该怎么做?我只是觉得这么说瞎话的人,俺只想拔了他舌头,否则不解恨呐

岑子吟笑道,“我本以为是没人肯帮我的,你们肯帮我一把,三娘可谓是感激不尽,再次多谢小王爷和县主肯信任我。”

李珉摆手,“少跟俺客气,你不想认我这个徒弟了不是?”

李柔儿笑笑道,“这当是我对你的谢礼呀!你不知道,若不是你,我最少要禁足三个月呢!”一边说一边瞧李珉,李珉则是郁闷的道,“于是我被禁足一个月……”

李柔儿占足了便宜在这点儿上不再跟李珉争辩,笑道,“休要说那许多,三娘你先说说你知道的人是谁,看看和我查到的那个一样不一样。”

岑子吟想了想道,“本来我以为只有两个人可能这么做,到现在却不确定了,也许有三个人,至于有哪几家,我还真说不上来。”

李柔儿点点头道,“流言之初是来此唐家和薛家,到后来却是被人利用了,最近没人上你家来闹事吧?”

岑子吟苦笑道,“怎么没有,县主既然查了当不会漏了这等小事的。”

李柔儿嘿嘿笑了笑道,“那家伙我早就想收拾他了,只是一直没遇上,永穆公主为人和善,驸马爷也是待我极好的,只是这件事我爹爹却不准我过问,这次他自己送上门来,我可不能让他讨了便宜去!”

李珉哼哼了两声道,“当流氓也要有品啊,像我,从来不欺负老实人!最多就是混吃混喝,欠债不还也只是对赌场呀

李柔儿瞪他,“你敢!我扒了你的皮!”

李珉恼道,“按辈分,你该叫我哥哥!”

李柔儿道,“我没的你这种没出息的哥哥!按辈分,我跟三娘平辈论交,你是三娘的徒弟,该叫我一声师叔!”

眼见两人又要闹将起来,岑子吟连忙道,“还是商量正经事儿吧,这般吵吵嚷嚷的,到明天也未必能谋划个计谋出来。”

李珉道,“有什么好谋划的,咱们就在你家酒楼里等着,他上门的时候一顿胖揍就是!”

安嘉附和,“或者干脆在他出门的时候偷袭,叫他知道岑家酒馆可不是他能动的。咱们这也不算师出无名。”

李柔儿道,“他闹事咱们撞上了,我爹就算知道我捣鬼也不能训我,可是不能主动去找他,我可不要再被关。”说着瞪着安嘉道,“你还想陪我被关吗?”

岑子吟听他们的对话就知道是没经历过啥大事的人,遇事只用阳谋,或者干脆只用武力,这不是解决问题根本的办法,连忙道,“我倒是有个想法,你们听听可好?”

两人对岑子吟的话还是勉强听得进去的,岑子吟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毕了,李珉一脸崇拜的望着岑子吟道,“师父,你果然高深莫测!”李柔儿则是嘟着嘴道,“有必要这么麻烦吗?”

安嘉想开口,岑子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安嘉摸摸鼻子道,“我想说,其实我觉得三娘子的主意不错的……”

三票赞成,一票弃权,决议通过,不通过也要通过,岑子吟不能将事情交到两个只需要用武力就能解决问题的莽夫手里,收拾了东西打发两人回去准备,待方大娘回来的时候只瞧见岑子吟笑的贼兮兮的,却是不见几位贵客了。

名声和酒楼的事情可以一并解决,岑子吟心情奇好,晚饭吃了足足两碗,又领着放学归来的唐珍儿玩了一会儿才回房休息,一夜无话。

哇哈哈,请叫我彪悍的弓……我竟然把后面写好的一个部分连上了,于是,终于在出门前赶出了这一章。。。满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