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5章 做戏就要做全套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五章 做戏就要做全套

王准笑道,“你知道我是谁?”

岑子吟哼了一声,走了进去,瞧着大堂内的人道,“你们又是来做什么的?有人给俺说俺家酒楼今天客满,连院子里也挤满了人,俺还不信,没想到真个如此”

堂中的人见事情急转直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其中一人笑道,“三娘子怕是还不知道,你娘亲要替你招亲呢”

岑子吟跺跺脚,呸了一声道,“哪个闲着没事儿到处编派俺来着?看俺不割了他的舌头”

众人闻言皆是哄笑,便有人调笑道,“三娘子自然不能知道,你合着回去问问你娘来着,这会儿大家都是久等了,连王大人的公子也闻讯前来求亲,你们该要给人个说法才是,大家伙儿都是听人说了的,你们岑家既然放出这个消息,就该给人个说法,否则,休说咱们这些个凑热闹的不依,便是王公子怕也不能依呢快去快去,寻了方大婶来说话。”

一句话将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在场的人皆是松了一口气,却有有些不耻此人的作为,明眼人都能瞧得出那王准是瞧上人家家的小娘子了,他这般一番话,不是顺水推舟的将人家小娘子推进火坑去救自己么?这样的一个男人,陷害一个女人来撇清自己的关系,实在是大丈夫所不耻。

岑子吟昂道,“谁不知咱们家的事儿俺做的一半的主,休要说俺成亲这种大事,即便是俺家的一针一线,俺都是要过问的,俺娘必不能背着俺做下此事你们休要听了流言蜚语便信以为真了”

唐朝的女子大多爽利,这样女儿当家的事儿并不少见,来这儿地人皆是或多或少知道岑家一些事儿的,不由得皱起眉头。只听见那个男人又道,“是与不是三娘子大可请了方大婶来当面对质,无论如何,咱们大家伙来了,就没有白来一遭的道理”众人皆是不说话,王准笑嘻嘻的贴过来道,“三娘子,你放心。俺酒量即便不太好,也能为你喝下去的”

岑子吟微微眯起眼。看着那个人,心中却是强忍住笑意,那家伙不消说就是安嘉了,瞥了一眼王准。那无赖的样子越的激起她心中的怒火,今日地事情本不该这样展的,她没想到自己眼中面貌还算平凡地样子竟然能勾起王准的兴致,果然唐朝人的审美观不一样,还好她备下了好几套计划以应付这样的情形,而这一刻。她竟然想用最狠地那一招。

不过,王家树大根深。结下了大仇却是不太好办了,岑子吟笑了笑道。“休要胡言俺是个克夫的命,你若嫌命长了大可来我家提亲。之前几个只是来我家提亲之后便是霉运连连,之后才会退订。反正此生俺也是决定了要出家去的。说给你听了也无妨。”

岑子吟话声刚落,众人有些游移不定,只道是如此佳人竟然生了个如此命相,还真真是可惜了,不久,便有人在人群中嚷嚷道,“我亲耳听鱼道长说的,绝不会错”

岑子吟柳眉一挑道。“哪个鱼道长?”

安嘉笑道。“便是如今在宫中侍奉皇上地那位。”他人生地高。比别人都是要高出一截。自然人人都看到了是他说话。有人认识地便道。“那人便是安大侍卫。经常在宫内行走。他地话倒是信地过。”

岑子吟撇撇嘴角。冷笑道。“咱们家小门小户。怎么能跟鱼道长扯上干系?安大侍卫休要信口胡言”

安嘉道。“鄙人从不说谎。确有其事”

岑子吟怒目。“安嘉你就诚心想害死我是不?咱们之间那点儿小过节。你一个大男人整日地挂在心上累也不累?”

安嘉道。“实话实说罢了。三娘子休恼”

岑子吟怒道,“安嘉,你信不信俺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安嘉摸摸鼻子面不改色地道,“是啊,嫁给我,克死我别埋就成了”

众人绝倒,岑子吟也几乎忍俊不住,脸扭曲了一下,偷窥周围的人现没人现她地异样,只是王准有些不甘被人给夺去了风头,抢在王准之前道,“安嘉,闲话少说,难道是你在市井间传播的如此流言?明知道我命中克夫依旧这么说,难道这儿有你什么仇人?”

安嘉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冷嘲道,“我还以为是你自己怕嫁不出去才传出地这些话呢不过,你的八字鱼道长真是说命相极贵的。”

岑子吟偏着脑袋做沉思状,想了片刻才疑惑的道,“不是你?难道是谁和我们岑家过不去?”

两人这一番对话只在众人心中落下了这么一番印象,岑子吟和这个御前的安大侍卫有些过节,可这位安大侍卫却也是拿这个岑家娘子没辙的,只能在言语上讽刺几句,这么说来,这个岑家必然不是寻常的酒家,难怪说此女的命相贵了,就凭她如今表现出来的东西,可以隐隐的判断出岑家身后必然是有靠山的。

岑家的新酿还没出来便能送到御前,就这一点,就很值得玩味了。然而,岑子吟偏生要极力否认自己的命相一说,之前的那些流言会不会是岑家自己故意传出来的呢?就为了让岑子吟的亲事拖延下来?

而即便如此,岑家的对头还是不想让岑子吟消停,那位鱼道长怕也是被人利用了,想是有位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将这八字送到他面前,否则,端看岑子吟的态度,她是巴不得自己不嫁才好。

而什么样的女子才会巴不得自己嫁不掉呢?这个答案众人百思不得其解,反而更加的增加了事情的神秘程度,越神秘的事情自然背后越有了不得的大阴谋。加上此女对王准和安嘉都是一脸不假辞色的样子,哪儿有半分怯意,事情的可能性越地大了。

想到岑家的百期和流言传出的时间,善于思考阴谋论的人们自动在脑内补全了种种的可能性。

长安城的人是很聪明的,经历了丰富的斗争,为了保命而不得不有一只灵敏地鼻子。而长安城的人又是很愚蠢地,明明很简单的事可以想的很复杂。瞧着众人的反应,岑子吟知道事情有谱,自己地这一番作为落到有心人的眼里自然会得出了不得的结论来。

是时候让李珉他们出场了,轻轻的勾勾嘴角,岑子吟的手举起鞭子在空中划了一个圈,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只不过对象从王准变成了安嘉罢了。只有李珉和李柔儿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在众人眼里不过就是岑家三娘子被安大侍卫激地恼羞成怒。要使鞭子揍人罢了。

众人没想到岑子吟果真是说动手就动手,更没想到的是,安嘉安大侍卫这个算得上没什么怕觉地人竟然不敢去接她的鞭子,在旁人看来。岑子吟手上地鞭子使的半分不如范阳县主,他连范阳县主地鞭子都敢拉来扔了的人,一个小小地民女冒犯,竟然会不敢去接

岑子吟不依不饶的摔着鞭子追道,“别怕安嘉,今儿个你得给俺说清楚了。那鱼道长可真是那么说的?若是真的,你让他来与你作个证俺就饶了你”

王准也不是傻子。此刻没动也是心中思虑万千,不知道转悠了多少次了。寻思着这个岑家酒楼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此刻只是冷眼旁观事态的展。

安嘉也不是个老实的。哪儿都不去,偏生往人群里跑。岑子吟一个大闺女,怎么也不能挤到人群里去,只能站在一边恼怒的叫道,“安嘉,你信不信俺一把火烧了这房子,看你往哪儿躲去”

说着便真个掏出一个火折子来,开始四下寻找引火的东西,酒楼中人人见状色变,方大牛叫道,“三娘,万万不可”

与方大牛同时叫的还有一道声音,“师父,不要啊

岑子吟闻声扭过头去,很是无礼的叫道,“你去给我弄点儿柴火来,今儿个我还不信了”

众人定睛一看来人,不由得吓了一跳,这位可是长安城除了王准以外的另外一大害啊怎么叫上岑子吟师父了?

见状人人皆是苦着脸,你说这热闹好看不好看?别把自己看成热闹就行了。能降伏这位爷的人必然不是寻常人,虽然众人皆是有兴趣看看长安城的两大害斗的你死我活的场景,可神仙打架,凡人还是躲远点儿的好,这种事儿可不是寻常人能消受的起的。

有些人有些恶意的想,难怪说这个女人克夫了,她也不算撒谎来着,不是大富大贵的命根本消受不起呀跟这帮子家伙混在一起,除了要有大富大贵的命以外,还需要有一颗坚强的心脏。

这边岑子吟正在四下寻找引火的东西,旁边一个干瘦的小丫头从里面钻了出来,抱着一大抱的干草,笑吟吟的唤道,“三娘,我到厨房拿的”

岑子吟赞许的拍拍小丫头头道,“尘儿乖,还是你知道我的心思”

眼见着岑子吟邪笑着一点点的将火折子凑近手中的干草,众人心中齐声哀嚎,这谁家的小丫头,有人管没人管了?小弓悲剧了,真的是大悲剧,从早上起来就断网断到晚上不说,好容易通了以后卡的半死不活,临晨四点半的时候爬上来了,还是卡的不行,好容易打开作专区,想要布章节,结果,他竟然给我乱跳,乱跳

我又只有重新登录,然后,再去等半天才能布……

乃们说,这都啥事儿啊,扭来扭去的求安慰,,,顺便,评区不是我不想管,我今儿个晚上刷了一晚上都没能刷出来,更别说去管理加精了,,,大家原谅俺,等网络好了以后再说。

到现在俺还没搞懂是卡的还是成都这边的网络出了问题,纠结死俺了……555

PS,求票票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