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2章 血脉情深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十二章 血脉情深

“当日他来长安城,我就知道岑家必有此难,依照我对他的了解,我能料到,他必然也能料到,所以,此事他必有安排,你们大可不必自乱阵脚,只需静静的等候消息即可,如今宰相府邸的人出面,三娘失踪便是明证。算算日子,他也差不多该到那边儿了,明年这个时候就该回来接珍儿了,我来这里就为了再见珍儿一面,这些日子也存够了盘缠,下个月,我就打算离开长安城。”

宋芸娘的话回响在方大娘耳边,久久不能平息,客厅中的人依旧在商议,而宋芸娘已经离开,方大娘也不知道到底事情会朝哪个方向发展,不过,今日发生的事却让她有一种余愿足矣的感动,唯一的愿望,唯一的愿望就是快点儿让三娘回来吧!

走进客厅,瞧见众人已是打算各自去做准备,方大娘心中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动,以往岑家的族人除了几个家贫的以及岑元清和岑元俊会对她和颜悦色,只是,她心中笃定,在有朝一日有大难的时候,这些对她并不太好的人会挺身而出,不惜家破人亡也要护住他们这一房的安全。也许有的只是为了不牵连到自己,有的却是单纯的无法容忍岑家人被外人欺负,在这个时代,族群这种怪异的体系维系着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宋芸娘的话方大娘并没有告诉众人,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岑氏族人才是他们真正的避风港,至于那位唐沐非的什么安排,方大娘并不信赖,唐家人在她心中所建立起的信用不足以抵得过血脉相连地亲情。

看见众人忙碌。方大娘也是耐不住的性子,让她就在这家里眼巴巴的望着门楣候着岑子吟回来,比杀了她还难受。大郎二郎两个本打算随着叔叔伯伯舅舅们去帮帮忙,却被撇在家里,两人坐在凳子上,快把板凳给磨出个洞来,方大娘则是一会儿坐下,一会儿起身。不时还走到门口去瞧两眼,瞧着芙蓉在面前走来走去,越发地不顺眼,打发她去厨房帮忙,即便这会儿没人吃的下东西。

三人在客厅里相对无言。打发走了芙蓉却是越发的显得焦躁,想喝口水,偏生端起来一瞧,碗里空了,下意识的唤了一声芙蓉,就瞧见一个娇娇小小的身影从门口跳进来,端着茶杯道,“夫人,我去与你倒水!”

方大娘瞧见那小小的身影飞快地跑出去。这才恍然想到,好像这孩子一直在这儿呆着。安安静静的,安静到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瞧她机灵的样子,方大娘不由得叹息一声。自己这眼光着实没有自家闺女的好,她挑地丫头和这尘儿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惜这孩子就是长得太瘦小了些,若是胖些就好了……日后要多留心下这孩子了。

方大娘伸手又去拿茶碗,摸了个空,随即烦躁的又起身来走到门口瞧了瞧,大郎劝了几次劝不住,自己也是心上火烧火燎的,索性不劝了,果然,没多久方大娘便回来了,又丧气的坐在凳子上,度日如年的感觉,眼光不时往外面瞟。

尘儿端了倒好的茶水过来,摆了整整三杯在托盘上,她走的很平稳,像是托盘上空无一物似的,将杯子摆到方大娘手边的桌子上,在方大娘端起杯子来地时候,适时提醒道,“夫人,这茶水可烫的紧,您要小心些用。”

方大娘适时愣了愣,杯子在嘴边沾了沾便反应了过来,瞧了尘儿一眼,尘儿笑了笑,一边将余下地两杯茶放在大郎二郎手边,一边道,“奴婢知道夫人和两位少爷担心三娘子的安危,奴婢跟随三娘子地时间虽然不长,却不担心,夫人和两位少爷稍稍想想便该明白是为什么了。如今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呢!若是等门外地官兵撤去,再寻不到三娘子,夫人和少爷再担心也不迟。”

二郎闻言猛的一拍脑袋,叫道,“是了,这会儿三娘若是回来,怕是连家门都进不了!”

大郎二郎几个却是因为苦闷于别人在忙。自己却没啥大用场。大郎不由得叹息道。“咱们如今除了在这儿望着大门。也没什么能帮上忙地地方。”

尘儿眨眨眼道。“那可未必哦!”

方大娘大郎二郎齐齐地把眼光投向她。尘儿道。“方才宋家娘子来过。岑家地几位族老和方家地人来去无碍。说明那些人也不敢轻易地动了咱们家。如今只是在暗处下手。必然是不愿意将事情闹大了。可是事情如此发展下去却是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外面如今已经议论纷纷。奴婢听说昨儿个在酒楼有不少来长安地学子被伤地不能动弹。不少都是在书院寄读地。两位少爷不妨去书院坐坐呀!”

方大娘有些不解。大郎却是眼睛一亮。这一招却是以防万一地计划了。若是王家狗急跳墙。要拿他们全家上下开刀。昨儿个便伤了书院地学生。今儿个若是又横冲直撞地去书院拿人。那帮书生怕是要去皇宫门口告御状了。这倒是提醒了他们首先要自保。再说其他。

方大娘稍微愣了愣。随即跳起来。冲到门口大声唤芙蓉。庆云擦着手从外面走进来。问道。“夫人有什么事吩咐?”

方大娘慌慌张张地吩咐道。“给大郎二郎收拾两件衣服。让他们去书院住几天!”

“不要!”大郎二郎跳起来叫道。

“大哥二哥去书院干嘛?”一个脆生生的,似曾相识乃至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方大娘叉着腰霸道的吩咐,“去书院住着好生读书!若是三娘有个好歹,老娘就全靠你们两个了!”

二郎叫道,“不去!我们去了你怎么办?”

大郎直接闭嘴别过脸去,尘儿张大了双眼指着庆云背后的那个少女啊了半天没啊出半个字来,庆云见到众人的模样,忍不住咯咯的笑了出来,岑子吟从庆云背后跳出来道,“娘,我就说你最近不疼我了,偏心大哥二哥呢!我不依!”

说着一下扑到方大娘身边拉着方大娘的手臂摇了摇,方大娘仔细瞧了瞧眼前这个就是自家的孩子,不由得擦了擦眼睛,确认没有眼花,下一刻便将岑子吟拉到怀里抱着大哭。

二郎怪叫一声,冲过去抓着岑子吟在方大娘背上挣扎的一只手,用力咬了一口,咬的岑子吟怪叫连连,“二郎,你发什么疯?竟然咬我!”

大郎在旁边轻轻的捏了一下大腿,疼的眼睛都湿了,凉凉的道,“你咬她做什么?该咬你自己!”说着便向门口走去,走了两步似觉得太慢了,不由得加紧了步伐,只吩咐那些家丁看好门墙,莫要让强人进来。

二郎应了一声,果真将手伸到自己嘴里咬了一口,疼的他呲牙咧嘴,尘儿在一边静静的瞧着,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来,若是,若是她在家里,爹娘和兄弟姐妹也会像这样疼她吧?

岑子吟在方大娘怀里依旧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挣扎了一番,只觉得方大娘抱的越发的紧,二郎则是只会傻笑,唯一平日里神志清醒的大郎不见踪影,还好这边庆云道,“夫人,三娘说是还没用晚饭呢,这都快天黑了,这么站着可不是办法!”

方大娘闻言这才放开手,急急的吩咐道,“芙蓉死到哪儿去了?做了这么久的饭还没做好么?”顿了顿,扭头对岑子吟道,“你与你二哥去厅里候着,我亲自去瞧瞧!”

岑子吟头大的听着二郎与她说她走后的事情,听了半晌除了一个乱字真听不出什么来,唔,还有大家都很着急,庆云随方大娘去厨房了,大郎一去不复返,好在尘儿说话有条理,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讲了一遍,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岑子吟不由得觉得汗颜,自己这么一折腾,却是将方家岑家都闹的不消停,还好,如今事情算是过去了一半,另外一半便是安抚好王家,总的说来众人除了受了一场虚惊以外,并没有任何损失,只是,让这么多人劳师动众的甚至准备不惜牺牲整个家族来挽救她,岑子吟很是意外,第一次,对家族这个东西有了些概念,原来,这些人不只是可以在平日里穷了来蹭顿饭吃,偶尔玩玩家斗争争家产的呀!

只要你做出了你该做的,他们也会做到他们该做的,虽然有点儿傻。

想到此处,岑子吟连忙要起身去唤个管家来,让人去通知那些人自己已经没事了,却瞧见门口大郎愁着一张脸走进来,瞪着她道,“你要去哪儿?”

岑子吟摸摸鼻子道,“我让大家担心了……我想……”

大郎道,“等你想起来怕是晚了。娘吩咐等下就开饭了,晚上来吃饭的人怕是不少,你先回房去洗把脸休息一下,九爷爷他们怕是要呆会儿才能过来。”

“大哥……”大郎扭过身去,又往外走,岑子吟慌张的追了上去,拉着大郎的手不要他走,叫道,“大哥,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大郎挣了两下没能挣脱,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啊,做什么事之前,就算不替自己想,也要替娘想一想,快回房去换身衣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