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4章 为人师表

第四部 秋来正是思春时 第三十四章 为人师表

一行见状上前一步道,“如此人才,难免有恃才傲物之时,便说那王钅共身居高位,却品行不佳,皇上用之,是以为其乃治国之才,人难十全十美也。该章节由提供在线阅读.而岑家娘子,虽有惊扰公主之事,贫僧却知道此事并非其本意,岑家女有才,酿美酒,造胰子,著传世,却因为此酒得皇上盛赞,引来杀生之祸,使计逃脱却难逃罪责。贫僧所见,此女虽胸无大志,行事淡漠,奈何王家逼迫,性命不保之余,差点儿使人烧了著下的上千本,使我大唐蒙受不知几何的损失,皇上圣明,自当有圣断。”

一行这话直言不讳,好在唐朝的前几个皇帝都比较有度量,玄宗在这个时候还是很能听得进去的,只是玄宗并不以为岑子吟有如此高的成就,可与治国的干史王钅共媲美,淡淡的道,“一介女流,使奇技**巧罢了,大师为何如此看重?何况功赏过罚,才不枉我大唐铁律,当罚不罚,要我大唐国法何用?”

一行正色道,“非也皇上,且听贫僧一言”

玄宗点头,一行道,“此女虽然胸中诗不多,连字也写不工整,却是也许因为没有受过那般多正统的教育,因此想法天马行空,她所提出来的算术理论让贫僧自惭形秽,不过寥寥几行字,便将专人演算上半年的东西化为一个半个时些以往算过的演算题目核对,现并无半丝差异,而其在农、牧、林等各个方面皆有独到的见解,格物一学也是功力深厚,困扰了我与梁令瓒半年的问题,一到她手上轻描淡写便解决了,皇上以为此女如何?”

不待玄宗回答,一行又道,“我在格物一中更是找到了提炼纯金的办法。既然知道该如何,却没有去做,反而是开店献酒,不想被奸人所害,才会伤心绝望,毅然决定焚,皇上当为其做主才是贫僧敢断言,此女除了那千余本以外,胸中还有大才,能否为皇上所用就未可知了。还望皇上能够让其安心才是岑家娘子曾反复强调不要提及此是她所著。贫僧不敢夺人之功,她便求贫僧请皇上莫要再加封赏。”

玄宗如今最头疼的问题是什么?莫过于刚刚开始禁恶钱的事情了,总的说来,唐朝因为贸易太大,而钱币制造业不够达,官方完全无法放足够市场交易额的铜钱才会造成如今恶钱泛滥地情况,说到金,玄宗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这件事,一行的话份量本就不轻。加上他现在最缺乏的就是人才了,只是王钅共能办事,而岑子吟有奇才,如今是用人之际,这两件事当如何决断还不好把握,最重要的是,该做到什么地步。

“你将那些送过来让我的册子又瞧了瞧,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问道。“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罢了,怎么能有如此大的能耐?”

那太监闻言笑道。“这岑家娘子虽然年方十三,怕也是个念念的有些痴了地,否则也不会不通人情,若是念念的痴了,有这般的才学也是应当。无论如何都是上天赐予皇上的人才,痴了是好事。便没有那般多的弯弯道道,一心的做学问。”

玄宗闻言笑了。“这倒家娘子胸中抱负也不小。皇上还记得当初训斥岑相一事?”

玄宗愣了愣,依稀想了起来,问道,“可是当日蓄养昆仑奴一事?”顿了顿摇头道,“他们当日不过寻常人家,买了个昆仑奴惹的御史弹劾岑家,倒是闹了一场笑话。不过如此行事,也难怪惹的人眼馋。”

那太监笑道,“足见生意气,虽然可恼,却也是人之常情。”

玄宗闻言瞥了那太监一眼。“你这是收了谁地银子替她求情来着?”虽是如此问。却是没有半分恼怒地样子。

那太监也不隐瞒。躬身道。“不敢隐瞒皇上。是王十五子。”

玄宗挑眉道。“你胆子倒是不小。”敢。王十五子只是请奴才替安家地娘子求情。道是一同长大地感情。且安家娘子并无心伤他。是他自己不小心凑上去地。”

玄宗身边用地太监自然是深知分寸地。眼前这个便是跟这高力士多年。什么事能伸手。什么事伸不得手自然心知肚明。玄宗点了点头道。“重新拟旨”

新地圣旨不过把当事人皆罚了一遍。对岑子吟与王家地事情只字未提。无罚无赏。仿佛同一阵和风吹过。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岑子吟在大荐福寺呆了十天之后。玄宗在朝堂上因为一件小事怒斥王钅共。贬了半级。翌日。一纸诏飞进岑家。无赏无罚。却是一个晴天霹雳。

岑子吟在大荐福寺吃了免费的十天高档饭,猛然听说她可以回家了,连忙让尘儿收拾了东西迫不及待的要回去,两人连马车都没叫拎着包袱便上了路。

走到东市人群来往处,岑子吟正呼吸着久违地自由空气,突然觉得有些没对劲,扭过头去,屁股后面跟着的一大串是什么?

除了一帮闲着没事到处瞎逛地小屁孩儿以外,还有几个侍卫,那样子她们走他们就走,她们停他们就停。

正要问尘儿,突然被一个尖锐的女声吓了一跳,“哟这不是岑家的三娘子吗?长得越的标志了呀……”一个胖的一身布衣地妇人扑过来,拉着她的手开始说一些她听不懂地话。

岑子吟头晕脑胀,瞥尘儿尘儿也是一脸糊涂,只听见那个女声不断的恭喜恭喜,眼角眉梢除了露出羡慕以外还有几分说不出地味道,旁边众人听见妇人的话,纷纷指指点点,不过音量恰好是岑子吟听不清地。

岑子吟真的认不全自家的亲戚,不知道眼前这位明显是贫下中农地妇人到底是自己哪门子的亲戚或是朋友,不过。这位妇人说完岑子吟听不懂的一大窜话以后,像是很满足于自己制造的一场热闹,很快便离开了,岑子吟从头到尾都没闹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又走了几步,又是同样的情况,后面尾行的小孩子越来越多,都跟看怪物似的看着她,而跟她打招呼的人个个都是她不认识的,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有男有女。纷纷热情洋溢,不断的恭喜。

在被第五个人抓住说同样地话以后,岑子吟在市集上穿梭,总算摆脱了那群尾行的小孩儿,毅然决定要绕小路回家,瞥了一眼后面的侍卫,依旧是不近不远的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岑子吟已经对偏僻地方产生心理恐慌了,虽然不知道后面的人是从哪儿来的。看那模样合该是不会伤她才对,否则在大荐福在门口避开尘儿能识得的几个认识的人,岑子吟鬼鬼祟祟的从后门钻回了家,刚进门,就听见头顶有个男声道,“我就知道你会从这儿回来。”

抬起头,大郎坐在树梢上,轻轻一跃而下,站在岑子吟面前笑道,“恭喜你了。三娘。”

岑子吟就不明白了,她被放回家来。家人该对她说想她了,怎么会说什么恭喜?

“到底生什么事了?”

大郎道,“你不知道?皇上命你参与重新拟定算学馆地课本,日后天下算学馆的学生怕都要尊称你一声师父

岑子吟指着自己鼻子叫道,“我?”

大郎笑着点头。岑子吟很想去弄张镜子来照照自己是不是变成了妖魔鬼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一个小丫头写出来的东西。怕不为人诟病才怪了一行这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啊?

岑子吟在这边纠结,大郎却是略带兴奋的道。“没想到你竟然用了三年功夫便到了如此地步,我原本以为诗才能出人头地。却没想到你竟然可以……”

岑子吟猛翻白眼,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个事迹让许多以为算术没什么出息的中下层劳动人民人改变了一身的看法,皇帝虽然没有封赏,编撰教材一事却是给与了她极高的荣誉,认同她的人并不多。

大郎难得有如此孩子气的时候,像二郎一般的说个不停,看得出是真正地自内心的喜悦,半晌才现岑子吟并没有预料中地开心,反而是略带忧郁的看着他,用一种欲言又止的眼神。

只听见岑子吟慢慢的道,“我是酒娘,出身不高,名声也不好,这般大的年纪没嫁出去便罢了,还要与一群男子为伍,咱们这个朝代地女子像我这般的有几人?莫不是将身托付与男子,才女才名之下,个个皆是青楼出生,这道圣旨不接也罢”

大郎叫道,“你没有”

岑子吟道,“所以不接也罢”

大郎看了岑子吟一眼,有些复杂地道,“不过,你若是不乐意,也许咱们可以想想办法?毕竟圣旨来时,你不在家中,只要你不乐意,拒诏也不是不行。不过,我觉得一行大师的名号长安人谁不知道,若非有真才,也得不到大师地青睐,古往今来又有几个女子能有如此殊荣,即便是有人暂时的不服,我也信我妹子绝对可以让他们心服口服地。”

岑子吟终于确定大郎是自真心,而不是强颜欢笑,笑道,“和你开玩笑呢,我何尝在乎过这等虚名?何况大概的东西已经在那堆笔记里面了,多的我也不知道,只要让人稍加整理即可。”不稳定,不过每天六千字的承诺还是做到的,即便有不足也会补上,明天我弟媳出院,两只小崽子比较麻烦,如果人手不够的话,我也许会去帮忙抱孩子送回乡下,不过,更新肯定是有的,就是时间上会比较纠结一些,小弓非常抱歉……

因为更新时间不稳定,求票的话也不敢再乱吼了,怕被人拍砖头,乐意投的就投,哎……(,如欲知后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