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3章 唐朝的情人节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二十三章 唐朝的情人节

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在现代,不少人只知道三月三是日本的女儿节,却不知道这个节日早在我过汉朝便有了,岑子吟也是才知道三年而已,上巳日本来是指三月第一个巳日,直到魏晋之后才改成了三月初三这个固定的日子。既是女儿节,又是情人节,传入日本的女儿节,怕也是在这盛唐之时传入日本的沧海一粟罢了。

这一天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民间则有流杯、流卵、流枣、乞子和戴柳圈、探春、踏青、吃清精饭以及歌会。

在唐朝的时候,这一天对于青年男女来说,还有一层更为重要的意义,这是男女在野外相会,表达爱意的好时机,颇有些古代情人节的味道,若论中国最传统的情人节,怕就该数这一天了,至于七夕,怕是许多人都误会了,那是古代的女儿节,又名乞巧节,压根就跟情人节八竿子打不着。

岑子吟到了唐朝便被这些眼花缭乱的节日弄的目不暇接,从正月初一开算,初一元旦,初七人胜节,十五元宵节,三十中和节,二月二龙抬头,二月八佛主释迦摩尼出家,二月十五老子生日,还有二十四个节气……这些还是她记不全的情况下,零零总总的加起来都足以叫人头晕眼花眼花,岑子吟请教了人,知道唐朝的法定节假日之多,这还不包括民间的一些节日,都达到五十天左右,若是加上那些乱七八糟地国家没规定地节日,一年最少也该有三分之一时间在过节。

因此,对这个情人节她并没有很在意,她只觉得自己有太多的事情要忙了,方大娘不提还好,一提起的时候,她才恍然觉得自己挣下的那些家当瞧起来不少,分给几兄妹还真不算多,方大娘再偏心她些,怕是家中又要回复之前的光景了这边再算上岑子玉的嫁妆以及若是唐沐非许久没有音信,若是不回来,还有个唐珍儿的婚事也要她来负责。

因此岑子吟一回到家里就开始计较这些乱七八糟地东西,直到门房来报,李来了,岑子吟才茫然的睁大了眼睛望着四周的人,有些纳闷,半个月就过的这么快么?

“我都出来五天了”李珉很是不满地嚷嚷道,“这几天都在去要债,今儿个三月三,把要到的钱给你拿过来,顺便带你出去玩玩呀”

李珉说着从背后拿出一枝鲜花来,今年地天气回暖的早,除了报春花以外许多的鲜花都争相开放,李珉竟然是从背后拿出一支桃花来,岑子吟本对花花草草的兴致不大,偏生这东西从对的人手上送过来的时候就是惹人怜爱,上面还沾了几滴露水,外面地阳光照耀进来,衬托的粉色地花瓣怎么瞧怎么漂亮的让人无法呼吸。

尘儿只瞧见岑子吟脸上地笑意,便叫道,“我出去与三娘寻个瓶子过来”说着便跑了出去。

李珉见尘儿笑地可恶。狠狠地瞪了她地背影一眼。扭过头来地时候手足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那个。那个……在路上瞧见……顺手摘地……”

岑子吟见状便忍不住地笑。李珉本就紧张地脸红耳赤。岑子吟一笑便恼了。跺脚道。“我一个大男人拿着像什么话。所以才给你。你……你……”别误会。可两人如今地关系何须误会?这话说出来会伤人。平日里李是不介意说地。偏生这时候倒是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了。

岑子吟止住笑容道。“你与我地。便是一根稻草花我也是喜欢地。

顺手不顺手什么地就别说了。这样让人伤心呢我只要想着你专门为我摘了这花儿。便是睡着了也能笑醒过来。”

岑子吟这番话倒是充分了满足了李珉地虚荣心。又哄得他觉得岑子吟没了他便不行。一时间男子气概充盈在胸间。瞧着岑子吟地眼直勾勾地。岑子吟瞪了他一眼。将手边地事儿放在一旁。笑着道。“你去与我收账。收到多少钱来着?”

说到这个。李珉倒是恢复了正常。所谓地正常并非像常人那般严肃。而是恢复了一贯地吊儿郎当。“爷去收钱。自然是连本带利都弄回来了还不上地。爷就把他们家给搬了个净空。没钱也敢到俺媳妇家混吃骗喝。到王府还要备份儿礼遮手呢。空着手来了也好意思说是亲戚”

岑子吟闻言又白了他一眼,虽然这模样才是她熟悉的李珉,可这无法无天的痞子样怎么瞧怎么招人厌恶,李珉讨好的将怀里揣着的账簿递给岑子吟,岑子吟笑了笑,打开来瞧了瞧,李珉果然是个狠心的家伙,有些家里稍微值钱些的东西也给搬了个精光,账上的钱到是收的个七七八八了,日后估计也没人敢再到岑家的酒楼来混吃骗喝,至少皇族的那帮子人没这个胆子了。

心中稍定,将账簿放在桌子上,抬起头瞧着李珉道,“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李珉拧着眉头想了半天才道,“他们让我带你去郊外转转,不过这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找些人出去踏青,累了就赌上两把?”

岑子吟扶额……

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

古人的传说岑子吟不太熟悉,却是知道在自己那个时代,三月三正是风筝飞满天的日子。唐朝也有风筝,名唤纸鸢。拒绝了李要召集一群人到郊外聚赌的疯狂想法,岑子吟与他两人一人一马在闹市踏过,一人手上便多了一只小巧的风筝。马背上挂着的带子里面还有从家里拿的食物和水,在集市上岑子吟又买了一些,有心要好好的玩上一天了。

走到城门的时候便现不少青年男女相约在这儿,人人身上都是较为便利地胡服,带着马革、皮囊,人人脸上都是笑吟吟地,说不出的欢喜雀跃,岑子吟口中低声叨念道,“思春思春,难怪别人都这么说,原来是春天才是私会的好时候呀”

李闻言扭过头来瞧着岑子吟道,“你说什么?”

岑子吟笑了笑,说来这还是两人的第一次约会,便是这个天下有情人相聚的日子,气氛无疑浓厚了几分,按照方大娘的说法便是缘分了。轻轻夹了夹马腹,马儿便向前小跑去,岑子吟拽着风筝的线

小地燕子飞了起来,李珉见状也连忙追了上来,两上扬起一路的尘土。

长安城外好精致的去处可不少,只是两人一个喜欢的是赌博,一个爱好地是挣钱,对这玩意儿都没有多少研究,岑子吟便只随着那人多的地方去,自然有那些情侣挑着人少处走,必是想要一片不受人打扰地空间,岑子吟和李却皆是没那个心思,有时候两个人的相处,只要能见面牵牵手便是一种无言的幸福,何况这还是两人确定关系以后的第一次见面。

最后两人皆是挑了一片草地翠绿、溪水激荡之所在,同其他的情侣一般铺上张毯子坐下来说说话,两屁马儿则是自由自在的在不远处吃草饮水,这情景自是无比地惬意。

岑子吟只坐了片刻便迫不及待跳起来要放风筝,李珉也是静不下来的性子,瞧见别人放地高高的,早就按耐不住了,口口声声地道,“那算什么,爷这是没出手,一出手一定能比他们放的高一倍”

岑子吟闻言瞧了瞧天空中那个越显得黑小地影子,又瞧了瞧自家两人手上拿着的‘小’风筝,不说其他,就这骨架和线怕是就不能放的太高,不过两人难得见面,李珉要在她面前显示自家的本事就跟公孔雀见到母孔雀要开屏没什么两样,实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岑子吟笑着将手中的线递给李珉道,“那你来放,这个我可不拿手”

李闻言一手接了过去道,“你瞧着,我一定比他们放的高哼,以为纸鸢大就了不起了么?要知道纸鸢小些,轻些才好放,那般大的纸鸢筝怕是没放过的人才会选这个”

岑子吟抿抿嘴,将手举的高高的,等李珉跑的远远的放出一截长长的线来,随着李珉的一声‘松手’,便将手上的风筝松开,李珉则是随着草地一阵狂奔,今儿个的太阳大,风也不小,那风筝便飘飘荡荡的飞了起来。

过了不久,那风筝不过与其余飞的较低的差不多持平,就瞧见李珉垂头丧气的走过来道,“线没了……”手上拿着的是一个空了的线轴,岑子吟笑了笑,将手上剩下的那个风筝的线用牙齿咬断,给李珉手上的那只风筝接上,随即就瞧见李珉冲着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跑过去,冲着那孩子一顿咬牙切齿,又认真的开始放松手上的线,岑子吟笑着摇摇头,坐下来取了一壶水来喝着,只看天上的云彩和风筝,听着耳边的笑声细语,倒是不在意自己有没有风筝可以放。

也没过多久,就听见李珉气急败坏的在远处叫道,“不算不算这个不算,是这线太差了,可不是我输了你”

随即就有个孩童道,“怎么不算?谁不知道放纸鸢要准备好线和纸鸢,出了漏子那就也算输了,你这般大的年纪,难道还要跟我个小孩子耍赖么?”

闻声望去,李正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拌嘴,那孩子穿着并不算好,却是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机灵劲儿,一句话就把李珉给堵的无话可说,咬咬牙道,“你等着,我重新去买来重新比过”

扭过头便向岑子吟这边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道,“三娘,咱们去买点结实点儿的线,就不信我还比不过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了”

岑子吟笑,那小孩子却是得理不饶人的在背后道,“结实点儿的线买了别忘了买个结实点儿的纸鸢,就你那个,把你手上两根线放完不破,咱们也不必赌了,我直接认输”

李珉闻言有些不服气,偏生找不到话来回话,方才那只在半空中就摇摇晃晃了,碰到了旁边一个女孩子手上的风筝地线,线断了,这才没让他颜面大失,摸摸鼻子很是尴尬地看着岑子吟。

岑子吟还在无语,这人在哪儿都能找到人和他赌呢,放个风筝也能跟个半大的孩子赌起来,好在还没有仗势欺人的坏习性,就是爱玩闹罢了。

想了想,倒是不必打扰他的**,这总比去召集一群人来赌好上许多了,何况也有利于改善他的性格,笑了笑道,“这个在外面可没的卖,若是想赢那孩子,你怕是要自己动手去做,或找个纸鸢的老师傅来做才行了,线也不是不能买,不过,我琢磨着那孩子地线也该是自己做的,外面的线可没那么结实,瞧瞧他那风筝的大小,线怕是特质地呢若是想赢他,怕是让人做的东西赢了也不光彩,咱们不如自己买来做可好?”

李珉闻言便扭过头去,冲着那孩子大叫道,“你地纸鸢是自己做的?”

那孩子得意洋洋的笑道,“那是自然你用买的还是做的我都没意见。”

李本就是不服输的性子,咬咬牙道,“那好,咱们约个时间,我本来就比你年纪大,用买来地纸鸢赢了你也不光彩,就等我几天,我买好了制纸鸢的东西,做好了咱们再来比过如何?”也不想想,自己本来年纪就比别人大,就算自己做地赢了别人,那也不见得光彩

那孩子倒是不甚在意,笑笑道,“随便你”

李珉道,“七天之后如何?”李珉本来想说三天的,岑子吟偷偷地用手给他比了个七,临到嘴边才改的口。

那孩子见状知道李珉是认真地了,将手上纸鸢的线交给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自己走了过来,走进了岑子吟才现这孩子不过是身材较小,嗓子也要较常人细嫩一些,因此听着像个孩子,实际上年纪怕也有十五左右了。

走到李珉面前上上下下的将李珉打量了一番道,“我叫黄尔,七天后不行,十天一则七天后我有事走不开身,二则七天你也未必能做出个像样的纸鸢来,若是同意便击掌为盟,不同意我也没工夫陪你们这些皇亲国戚闲耗。”

李珉闻言冷笑,“到时候见真章”

黄尔大笑,击掌为盟,不见不散

好好一个情人节,便为了李珉的一个赌约忙碌,回到家方大娘便嫌弃岑子吟太顺着李珉了,始终觉得李珉那性子非得好好约束一下不可,她也听说李珉在宫里调戏皇帝小老婆的事儿了,这消息在这时候才传出来,半真半假的颇有些娱乐效果,只是后面有些什么乱七

东西岑子吟一点儿都不想去想,事情展到这一步止他们的婚事都不行

对于方大娘之前还觉得李珉不错,回过头来便在她面前嫌弃李珉性子的事儿,岑子吟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对李珉,她本就没抱着多大的希望,从心里年纪上来说,李比她小出一场截,而李珉对她足够好就行了,余下的她自然能够做的很好,对李珉的要求不过是对她好些,然后便是身份上的庇佑以及不要在外面惹太多的麻烦回来。李有一两样兴趣是再好不过的了,即便要想他做点什么,也要找到合适的时机再说。

挣钱虽然重要,为自己培养一个性格好的老公更重要,虽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是,总是能有一些折中的办法的。

岑子吟在家里研究了许多时候都是觉得是自家管理太松散才会造成盈余不够花的事儿,这种事情自然要找专业的人士,便将张廉叫过来,让他去查看各个作坊铺子中的一些漏洞,家里的账目也让他过一过,如今张廉也是除了摩加之外的贴心人了,交给他,岑子吟自然也放心。

抛下手上的事情,岑子吟便专心的与李珉一同做风筝,试验风筝,硬生生的将本来一天的情人节拉长到十二天,之间的甜言蜜语不多,却是有遇上困难共同想办法克服后的喜悦,以及解决问题那一刻会心一笑的四目交接,其中滋味自然无法向外人道,却足以让两人之间滋生一股难以言喻的默契,唯一地美中不足便是李珉在她面前越地正经了,岑子吟可是怀念他意气勃时候一口一个爷的嚣张。

十天时间一晃而过,岑子吟还以为那日在郊外放风筝的事儿不过就是昨日,不想却是一下子便到了十四,一大早便起身要出门,不想方走出房间,便瞧见唐珍儿站在门口犹豫不决,半晌才问她能不能带她同去。

再走几步,便是二郎急匆匆的迎面而来,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急事,竟然要他等不及在饭厅再说,一开口,便又是要与她同去。

岑子吟本是不太乐意的,好好的一个约会,拖家带口的算什么?这帮子不懂情趣地家伙,唐珍儿就不消说了,二郎个榆木脑袋也想凑热闹,正要拒绝,就听见二郎道,“大哥也想去呢不过我性子急,就跑过来与你说了”

岑子吟无语,到了饭厅,方大娘一瞧见岑子吟,便兴高采烈的宣布,“咱们今年春节也就一家人同出去过一次,难得有这样热闹的场面,三娘,你可要领着咱们同去你娘我可是给李珉压了足足一,就赌他赢的”

岑子吟哑然,随即旁边岑子玉捂着嘴笑道,“长安城有人开了盘口呢”

岑子吟更是目瞪口呆,不过是个孩子气地行为罢了,怎么会闹腾的这般人尽皆知地?问了众人,这才知道,不知怎么的,李珉与一个少年斗气,约在郊外比自家风筝谁飞的高的消息像是长了脚一般,就这么在不知不觉之间传了出去,兴许是李珉一直就是长安城百姓的话题,最近又太沉静了,没出什么幺蛾子与大家当做茶余饭后的话题,所以才有这般地**,竟然开起了盘口。

还有一种说法是,李珉虽然不争气,可他未婚妻岑家三娘一向点子多,指不定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赢了那位长安城著名地纸鸢匠的孙子也不一定,要知道那孩子可是有青出于蓝地趋势呢

岑子吟在这边纠结,方大娘在那边道,“你可有把握赢?若是不行,这会儿我便偷偷的让人去买些那黄尔赢,总不能为了一时意气输了个血本无归不是?”

众人虽然没多少赌性,方大娘也多半是为了给自家半子充场面,否则拿她地钱就像割肉一般,怎么可能拿出来去做这般没把握的事情?

岑子吟想了想笑道,“不赌就是赢。这次我可没出手,我若帮忙了,他就算赢了哪儿能有什么面子?”

方大娘闻言尖叫,“不行那我再让人……”

岑子吟捂着嘴笑,“娘,你别急啊我没帮忙可不代表他是傻子不是?输赢结果未必呢既然大家伙都要去,咱们就同去赶紧吃饭,吃完了咱们就出门”

听见岑子吟如此说,方大娘到没什么心思真要在赌场上捞一把,赶紧催促众人吃饭,用过饭了以后李珉也来了,难得的坐了辆马车,岑子吟只问他怎么突然想起用这不如马方便的马车了,便引得李得意的笑道,“今儿个要出门的时候,管家的才劝我用马车把东西装好,咱们起初在王府里试验便罢了,没几个人能瞧见,如今出门,人是下了重注的,总要给人保留几分神秘感不是这就是所谓的赌徒心理”

这番话惹的方大娘狠狠的瞪了自家闺女一眼,岑子吟则是懊恼的瞪了惹祸的某人,嘀咕道,“我娘还劝我让你别那么疯疯癫癫的呢你倒好,这话拿到我娘面前说,不是惹得我耳根子不清净么?”

闲话不提,这么一番准备,一家人女眷坐马车,男丁则是骑马,热热闹闹的赶往约战之地,李珉PKK黄尔,谁输谁赢?诸君赶紧买定离手,时间要到了哦

偷的说,今儿个早上高烧到三十八度多……还以为要爬不起来了呢,结果输了液竟然就舒坦多了,撒花

连续三天六千以上了,诸君不妨给点儿粉红票意思一下……我好久木有拉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