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0章 生气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三十章 生气

图纸和大概的构想与李珉带来的人一说,众人只分作波便是兴致勃勃满脸抱负的,不消说该是有真材实料的,和岑子吟说话也是满脸的恭敬,一波则是围着那堆运来的材料满脸不信,聚在一起讨论的问题一听便知道肚子里装的全是草,这一群人穿着不凡,岑子吟私下问了这些一瞧便是没啥能耐只会吃喝玩乐的家伙,竟然是李珉那家伙拉来混功劳的兄弟,岑子吟也没多话,李珉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反正那些人对岑子吟的态度好的让第一群体的人想靠近岑子吟而不得。

还有一波便是有些耐人寻味了,看岑子吟的眼睛是斜着的,一脸的傲气,偏生又对岑子吟提出的意见很有些好奇,就是那种纠结的心态,让岑子吟肚子里闷笑不已,岑子玉却是很有些不爽,在顺子给人安排地方的时候,只给那些家伙安排了些不背阴的地方,要知道这天气一日比一日热,这两天还好,再过两天天气虽然不算热,可就这简陋的环境,在太阳下面晒上一天就够他们受的了。

岑肚子里转悠了一圈,便知道该安排这些人去做啥,她真正能用的怕还是第一波人,这些人对岑子吟没什么成见,肚子里又有货,用起来自然最得心应手,至于第二波人,岑子吟根本不敢保证这群家伙能天天来报道,不过这些人的能量却是不容小窥,李珉带他们来自然该有他的用意。

第三波人是最难处理的,瞧得出他们别说岑子吟和李珉,就连身边的也是各不服气,一个个眼高于顶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廉颇还是赵括。

岑子吟寻思了半晌,对着众人道,“今儿个先瞧瞧图纸,大家瞧了以后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商议一下,你们要自己做也好,要几个人合力也行,先分了工再说。”

听岑子吟地意众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自来做东西就没有这般随便的,一群龙蛇混杂的人,加上一个不太负责任的管理,禁有人皱眉怀疑事情能不能成了。

岑子吟倒是不怎么介意,来这玩意儿其实就没多大地技术难度,最困难的一部分就是动力系统,余下的什么气球、篮子的,只要随便找个工匠就能做出来,前提是材料选好了,这么跟人商议着不过是考虑到皇帝那句他也想飞上去玩玩罢了,不管怎么说,皇帝用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岑子吟细问了李珉,知道这里面还有个礼部的人,便是那群纨绔子弟的一个,不由得对自家未婚夫刮目相看,知道是一回事儿,真见到了又是一回事儿。

李被岑子夸地直乐呵,得意的道,“工部人最多、礼部、兵部连史部我也抓了两个来。”

瞧的岑子吟踹掉他脸上的得瑟,不过在人前这么打情骂俏可不太好,注意到那边讨论的众人已是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岑子吟只认真的听众人的意见,只见第一批官员明显不太好违背她的意思的样子,第三批则是虽然不懂,依旧要装清高,唯有第二批可爱,其中一个男子走出来道,“怎么分工?这些东西我们也不太懂,不过十五郎把咱们给拉来了,总要有点儿事儿做才行,否则白拿着皇家地俸禄,总是不好意思的。”那男子哪儿有半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笑嘻嘻的,摆明了要让岑子吟给他们找借口。

李珉低声道,“这位是薛的九子,如今在兵部混日子。”

岑子吟闻言点点笑道。“诸位也许会好奇为什么做个热气球要请这般多地人来。今儿个我便与大家说个明白。也顺带地说一说这分工地事儿。

看见人注意力渐渐集中。岑子吟这才缓缓地道。“诸位皆知这热气球是奉了皇上之命做地。日后做成了。便能让真龙天子真个随意地飞到天上去。要知道这可是一件即便不说功劳。便说能让人飞上天这件事儿。便是足以载以史册地”众人地眼神纷纷地被点亮了。岑子吟刻意地顿了顿。突然提高音量道。“可是”

“若只是咱们自己飞上去试验一下还好。如今。要上去地是皇上若是出了半点儿岔子。在场地所有人加上你们地族人。怕是有十个脑袋够砍”众人点头。神情慎重起来。又想起岑子吟之前地话。只要小心些总是不会错地。

岑子吟满意地看着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地众人。抿着嘴道。“这些事情大家都该想地通透。我也不多说了。便说一说这件事地分工。真龙天子要到天上去看看风景。该准备些什么?到了天上以后又该如何护卫皇上地安全?咱们若是随意做一个。怕是不太妥当。因此。这些外形和防卫方面地事情便要交给你们了”

岑子吟笑嘻嘻地看着薛王第九子。那家伙本是想偷懒地。一听竟然还有自己地活儿。倒也不推迟。点点头道。“三娘子且放心。这方面便交给我了。”

岑子吟道,“若是事成,功劳必然少不了你们的不过,功过自来相连,若是让皇上出了什么岔子,即便是受了惊吓……”

李珉在一边叫道,“爷非活劈了你不可”

那薛王第九子也不太在,笑嘻

了一声,眼珠子咕噜噜的转悠,也不知道在想啥,的话,只道她是个胆小怕事的,这抢功劳一事的担忧倒是去了大半,只听见李珉笑着指着那史部的家伙,“你”

“十五哥,你指着我干嘛?”

道,“你做笔录,每个人每天做了什么事有什么进展,便是由你记录,每天交到我这儿来,皇上让我每过五日便进宫报备一次。”

岑子吟看李对人这般不客气,心中还有些担忧,第一个便是薛王的儿子,这家伙没个轻重的,只拿人当盘菜,好在人没生气,倒是和他打哈哈,这会儿指着的也不知道是哪个王爷家的,本是一件大好事,莫要让他给人得罪了。

那家伙苦着脸道,“哥你可是我亲哥”

李珉白了他一,低声道,“我能害你?每天找个时间过来转悠一圈,问问便是,余下地间你想干嘛就干嘛去”

那家伙闻言一喜,笑着应岑子吟这才道,“外形一事先不说,这怕是要让兵部礼部史部的人商议一番才能得出结论,关于动力系统,咱们还要先测量出准确的数据来,咱们先随便做个来做实验,就按照我画出来这个模样就行,材料已是准备了,这些粗活我也不能让诸位来做,只是这东西需要至少精通算经的人才行,若是以为自己能胜任地,便到……”岑子吟四周望了一眼,瞥到卢森站在人群中笑眯眯的看着她,伸手一指,“便到卢森处报个名,这些事儿安排好了,你便送到皇上跟前请皇上过目(这话是说给李珉听的),若是日后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便是谁的责任,若是一个地方都不出问题,自然是有大功劳的。”

岑子吟说完了李珉一眼,李珉闻言便在一边咋呼,“听见没有?做好了大家伙都有功劳,一样出了漏子大家一起遭罪爷也不屑抢你们的功劳,今儿个便把工分好了,我呈上去,日后有什么错漏,便是一个也跑不掉”

岑子吟最是不得李珉这无赖样,跟山大王似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摆摆手让众人各自按照自己的专长干活,那几个纨绔是平日里就交好的,走到一起便开始嘀咕起来,倒不用记录名字,反正这些王公贵族家的公子哥儿谁也不敢抢他们的功,岑子吟担心的只是那些专心做学问的,也想调动那群自视甚高的家伙的积极性,唯有出此下策,至于对方到底合不合作那就不知道了,反正别出漏子就行。

岑子吟这会儿将自己的干干净净,她就出了个主意,余下地便是别人的事儿,倒不是她对名声没啥爱好,而是怕皇帝,何况她如今好歹也是李珉的未婚妻了,要那么多虚名也没多大实用,做这个不过是为了岑子玉罢了。

看着岑子玉在这有些手足无措,岑子吟吩咐完事情便对众人道,“好了,这主意是我出的,能不能飞上天还是要看诸位的,三娘在这位就先谢过了若是短少什么,便吩咐这儿的管事顺子,我也不懂什么,在这儿反倒是添乱,一切就全赖诸位了。”

说完拉着岑子玉离开,李珉也管众人诧异的眼神,吆喝一声便追了出去,李珉那不知道是真亲弟弟还是假亲弟弟的家伙在后面叫道,“十五哥,你怎么就自个儿跑了?”

想要追上去,李珉扭过头来叫道,“你把东西整理好了交给我以后怎无所谓,今儿个要是敢比别人先走,回家你便知道厉害了”

听听,这是么?

不过,那家伙也没敢走,只得扭过头去看众人,众人面面相窥,只见过揽功劳,推卸责任的顶头上司,没见过这般儿戏的,将皇命就这么推给众人了,虽然李珉确实是个不顶事地,可岑子吟不是啊岑子吟是这件事的起,怎么得也该在现场主持工作?

就这么把众人给凉在这儿,扔了个管家招呼他们,这事儿就算完了?

最先行动的还是那帮子公子哥儿,他们本就是来玩的,这外形什么的,其实就是个花架子,飞到天上地安全什么的,随便回兵部找两个人来,做上点儿机关就行了,礼部只管外观合不合符礼法,史部地就更没事儿,只是他急啊,众人都不干活,今儿个就是一片空白,他转念一想,写上岑子吟开的这个会议也就差不多了,刚想抬腿走人,又突然想到李不让他走……

心一横,便在草棚里一坐,吩咐顺子搬点儿酒菜来,哼哼着小曲儿,围着几个哥们儿开始一边喝酒天马行空地考虑着外观的设计。

第二批行动地是卢森,瞧着岑子吟就这么走了,他是唯一一个心中对此事还抱着巨大希望的人,众人都还在怀疑这事儿他们到底还能不能行地时候,他已经将顺子塞给他的图纸细细的看了一遍,大概认识到自己的工作是啥了,吆喝了一声让众人过来报名,顺子伶俐地吩咐人笔墨侍候,这边这些务实派的虽然对岑子吟的行为有些不满,到底是来干活的,他们也受了自家老师或多或少咐,或是本身就对岑子吟有些佩服的,既然岑子吟说他们行,没道理不行的,纷纷围绕着卢森报

了名字便拿着图纸是一边研究,渐渐地,人也多了:>个交好的成群,开始讨论图纸上面的东西。

第三批人则是瞧岑子吟不太顺眼的那一拨,这会儿面面相窥,心中皆是愤怒无比,偏偏皇帝下了旨意,凡是李珉叫道的人,手上有再重要的事儿也得先搁下,跟着李珉过来干活,他们只以为岑子吟草包,李珉废物,满心的不甘,憋足了劲儿要为难两人一番,不想,却是被人反将一军,这会儿扔在这里吹春风,晒太阳。

中一个低声骂道,“便是拿我们来做垫背的,她随便想想,咱们做出来了,便成了她的功劳”

众人点头,顺子早就瞧这些家伙不顺眼了,奈何岑子吟吩咐过,要客气,一定要客气,他也是在酒馆里混迹许多年的,鬼主意能比旁人少?知道岑子吟要用这些人,这些人虽然眼高于顶,皆是有所长地,否则李也不能给生拉硬拽来给自己添堵。

笑呵呵的办来小几、席子,只吩咐将前面工人喝的粗茶端进来,反正好东西搬来了人也不受,不是么?也不去给自己添堵,让他们在那儿吹风。

这边除了卢森岑子吟点名了要管事的,便没半个主事的人,只闹哄哄的议论成一片,可见平日里做人都是好相与的,虽然争论激烈,却没有脸红脖子粗,倒是越的和睦。

卢森记录完了这边的人,上的事儿一空,正想加入众人地讨论,抬起头便瞧见十来个人站在那边,一脸的尴尬,这会儿是过去也不是,不过去也不是。

卢森瞧了瞧:己身边,约莫有三五十个人的样子,有不少算经不佳,平日里又善于迎逢的,自动的加入到那几个皇亲国戚身边,这些人也是有些根底地,在这边帮不上什么忙,去那边倒是合适。

放下手中的墨,卢森站起来向这十余个人走过去,笑呵呵地与众人打招呼,“程兄、张兄、吴兄……不知道诸位是想做什么?在下倒是知道诸位都各有所长,不妨加入咱们这一边。”

走不得,却是总要干活,方才是面子拉不下,卢森虽然是大家出身,在众人之间地口碑还算不错,亲自过来请他们,倒是也算给面子了,这几个人虽然心高气傲,到底在官场混迹了这么久,也知道适时要低头的道理,连忙应了下来,只是人人地脸色都不太好看,卢森见状倒也不甚介意,文人么,自古就是这般的。

岑子吟离开了自知道自己无心之举竟然化解了一场麻烦,众人之中她也就只认识卢森了,所以才有那么随手一指,要知道在场的人,除了卢森请教过她有些交情以外,其余的是什么身份岑子吟也闹不明白,这长安城藏龙卧虎的,你可以乱指人,却是不知道对方到底的性情。

她走众人都没个头儿,让那些身尊贵的皇亲国戚来做主,事关自己的性命,别说他们不乐意,众人也不会乐意,一番推诿,便是让卢森在这儿临时做主,好歹让工作展开了来。

唯有顺子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待众人皆开始干的时候这才悄悄的派了个人去通知岑子吟。

岑子吟这会儿正与李珉闹别扭,前事未清,这会儿又起新恨,李珉办事就是个没谱的,他拿着道圣旨倒是胡的点了一大批人过来,要不是她机灵,没准今儿个就要下不了台了。

听见顺子派来的人说后面已经没事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扭过头对许久没理会的那个家伙道,“你今儿个都找了些什么人来?莫要说那些不听使唤的,便是这么多人,吃饭也能将我家给吃穷了”扭过头冲着那来报信的管事道,“他们都要了些什么东西?”

那管事道,“酒窖里搬了足足一桶酒过去,这会儿都吃了大半了厨房到这会儿还在炒菜”

李珉闻言是这事儿,连忙激动的道,“没事皇上给了我足足一百便是专门为这事儿的”说着忙不迭的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来,递给岑子吟,岑子吟瞧了一眼,只让他们去州府领钱,这皇帝对自家侄儿还真是大方。

笑眯眯的将纸往怀里一揣,扭过头又继续往前走,这次倒是没拉岑子玉,李要追,便被一脸为难的岑子玉拉着道,“别去三娘说她在生你的气呢”

今儿个事多,抱歉,就写了五千……明个儿一定多写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