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2章 宿怨上门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三十二章 宿怨上门

是打定了主意将造那气球的事儿交给李珉领来的一干那些人的才学,做出一个合理的动力系统还是没问题的,反倒是她,对那东西实在没有研究,也许不光帮不上什么忙,还会给那些人独立的思路造成一些困扰。

只是听说了安澜的事儿,岑子吟按耐不住,搁下了手中的事务第二天又跑到小庄上,一听说李珉来了,便笑吟吟的出门去迎。

李珉早来庄子上,还是没想明白岑子吟到底在生他什么气,昨儿个的火气今儿个消了大半,又怕安澜来了庄子上会再惹出什么是非来,所以早早的便过来了,方走到庄子上,便瞧见岑子吟笑吟吟的迎在门口,一身上下还是特地打扮过的,俏生生的模样实在惹人怜爱,偏生李瞧见了便是浑身上下一个哆嗦,只觉得岑子吟今儿个有些特别,热情的让他有些消受不起。

昨儿个还在生气的人,今儿个便这般热情的来迎他,即便李心中欢喜,也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他办了什么好事儿,让岑子吟不生气了?

可他什么都没做呢,何况,还有昨儿个的事儿。

李珉摸摸鼻子,:的想不明白,难道岑子吟是听了别人的话,所以知道乱生气不对了么?

李心里不安,眼神有些忽不定,落入岑子吟眼中便成了这家伙做了事,所以不敢看她。

心中如是想,是笑眯眯的走上去道,“昨儿个你就那么走了,连马都没骑,我让人去追却是没追上,累坏了?”

李珉摆摆手,“没事没事。几里路罢了,走走松动松动筋骨也是好的。”

岑子吟笑笑,“我有些事问你,咱们进去再说。”说着便先一步走进去。

李珉唔了一声。快跟上道。“什么事?”

岑子道。“昨儿个我一回到家。便有左邻右舍来说瞧见你在酒楼喝花酒。还叫上了两个粉头。”说到这里。岑子吟顿了顿。李珉已是一脸地憋笑。嘴里喃喃道。“粉头粉头”念叨到最后就大笑起来。那模样像是听见了什么有趣地事情一般。

岑子吟这会儿才想到将范阳县主和安澜两个看做粉头地人何等地眼拙。这两个人一个是王爷地千金。另一个是唐朝将军地掌上明珠。身份何等地尊贵。那些人什么人不好比。偏生拿这下九流地人物来比较。

抿着嘴笑道。“这话可不是我说地。”

李珉闻言大笑道。“真是想让她们听上一别人都怎么瞧她们地。想必会气得又要拿鞭子抽人了。说来长安城风行地衣物打扮。皆是先从那勾栏院里流传出来地。那粉头和她们也没多大地区别。人瞧不出也不能怪么。

”顿了顿道。“我正要与你说件事儿呢。便是她们。昨儿个与我下了套子。死活要我原谅安澜。今儿个怕是呆会儿便要这庄子上了。李柔儿想干什么我不清楚。不过想必不是什么好事。我一大早赶过来便是让你心中有数。”

岑子吟一听,先是安慰自家地服装一向不跟随潮流,又是庆幸李珉是个有分寸的,只细细的问李珉昨儿个到底生了什么,李珉却是不肯说,支吾道,“便是遇上了,李柔儿请我喝酒,却不想安澜也在罢了。”

李珉如是说,岑子吟心中却是猜到了分,必然是他走在街上渴了,想去蹭些酒吃,这才撞上的,也不说破,知道李珉身上没钱,也不好直接给他,怕是养成了向老婆伸手的习惯,低声道,“她们来了,该如何安排?”

李珉道,“由着她们去,这庄子就这般大,哪儿能去,哪儿不能去你心中是有数的,你领着她们,身边带足了管家也不怕他们欺你,我却是要避避,与你说了我便去寻我那几个兄弟,这几日我是不会过来了。”

当兴趣变成任务的时候,是谁都有些厌烦的情绪,岑子吟本是不想过来的,若是有李珉在还无所谓,如今连李珉都不来了,她更不想来,这群人全是男人,即便有女人那也是带来的丫头什么地,她如今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都要避嫌一下。

这会儿李柔儿和安澜要来,她虽然尴尬,却是真个走不脱身了,李要躲人,却不好让那两个不知道是何居心的瞧见她也不管事,或者是在院子里瞎转悠,虽然如今院子里没啥见不得人的,岑子吟总觉得对这两个要防着一些的好。

李珉交代完了,又问道,“对了,五娘说你在生我的气?好好的生什么气?若是我做的不对你大可与我说,偏生旁人都知道了,我一个人蒙在鼓里,这感觉好生别扭,你性子一直都是直来直往,偏生学人家千金的别扭样,学也学不来,第二天便笑嘻嘻的了,我还寻思着怎么跟你赔罪呢。你呀,就根本不是会与人置气的性子。”

说到这儿,岑子吟由得又有些憋屈,这家伙,果然不知道她在生么气,与他说了

本不理,看人脸色地事儿是会了,却是不知道此只是这会儿要再摆脸色给人看却还不是时候,外敌未除,两个人之间那点儿小纠结只有暂且放在一边。

皱皱鼻子道,“我是真个生你的气,只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罢了。我生什么气你还没想明白,这事儿放在一边,待将这两尊神给送走了再说,你也休要再在这儿呆着了,呆会儿安家娘子来了瞧见你,怕是你跑不掉。”

闻言才现自己在这儿呆的有些久了,牵着马便向门口走去,也走来路方向,反而是向城外方向走去。

李珉刚走没多久,果然李柔儿和安澜便由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引了过来,岑子吟站在门口笑吟吟的接着,远远地便道,“范阳县主和安家娘子远道而来,真真是蓬荜生辉了。”

李柔儿翻身下马,岑家一个管家上去结果缰绳,李柔儿笑道,“三娘,你可是个爽利人,今儿个怎么与我客套起来了?休要说什么蓬荜生辉的话,如今你可是皇上跟前地红人儿,每日在宫里都要听见你的名字无数次,人人皆是羡慕你地大才。

岑子吟笑笑,她皇宫的门都没摸过,说什么皇帝跟前地红人,不过李柔儿想捧她,那就让她捧去,不消说李珉已是与她交过底,即便没有,就看见安澜在一边,她也会心存芥蒂。

岑子吟淡淡笑着看着安,并不说话,这人与她的私仇说不上几处,这会儿上门来了,不赔礼,她是决会让安澜进岑家大门的。

李柔儿有人马,那少年的马儿也有管家上去接着,岑子吟身后带着十来个管家,皆是身强体壮的,偏生没人上去接安澜的缰绳,瞧着安澜的目光毫无善意。

那少年下马匆匆向三人拱拱手,便钻进院子,明显地不想参合三人之间的事儿,这边陆陆续续的又有人来,瞧见三人在门口站着的诡异情景也是不由得低下头钻进院子,有些甚至连招呼都没打。

李柔儿倒也不出言解::,只是笑着瞧着岑子吟,安澜见周围的人都散尽了,这才缓缓的走上前来,轻轻的施礼道,“岑家娘子,安澜在这儿跟你赔不是了”

安澜的脸色有些:白,轻轻的咬着下唇,眼神没有了往昔的凌厉,这会儿微微地垂着,那模样十分的诚恳。

岑子挑眉,瞧着李柔儿,李柔儿摊摊手,“安澜之前得罪你,今儿个是专程上门来赔罪的。”

岑子吟闻言扯着嘴角笑,赔罪?

“安家娘子客气了,可不记得你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今儿个上门不是来瞧热气球的么?”

安澜匆匆的抬起头瞧了岑子吟一眼,又低了下去,“岑家娘子心胸广阔,安澜却是记得之前的错处,如此便多谢岑家娘子谅解。”

岑子吟笑,“说这些做什么?”扭过头对李柔儿道,“今儿个不是来瞧热气球的么?这东西是皇上交代要做的,虽然只是在我岑家的庄子上,却是不得不谨慎,闲杂人等皆不能进去,范阳县主要看,我自然是不能不允,只是,安家娘子……”

李柔儿道,“安澜是奉了宫里娘娘之命特地来瞧瞧地,瞧过了还要回宫去回话。”

岑子吟闻言点点头,其实这东西,本来就是他们瞎折腾的,皇帝根本没下那些乱七八糟的命令,否则也不会道岑家庄子上来,她也没想过能将安澜拦在外面,有李柔儿在,有些事儿便不是她能做主的了,只是,她要她们知道,这毕竟是岑家的庄子,今日地岑子吟也不是当初的那个,若是安澜敢乱来,她还真敢将人给扔出去。

岑子吟更好奇地是,安澜那般刚烈的性子,这会儿怎么变成这小白兔一般了,这两位到底想要做什么?

岑子吟挥挥手,一个管家上去替安澜牵了马,她则是笑眯眯地领着两人进门,直直的走向后院,那边聚集着一群男人,以及堆放了一堆未成形地材料,李珉也不在,不知道这两位在这儿溜达上一天以后能有什么表情?

今儿个眼睛挣不开了,先三千,明儿个补上,脑子昏昏的写出来的东西也能看,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