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4章 男主外还是女主外?

第五部 要嫁就嫁爱的人 第三十四章 男主外还是女主外?

个飘香阁的生意可不得了,说来这只是平康坊内的勾栏之一,今儿个却是迎来了一大群公子哥儿,笑的那老鸨一张樱桃小口合不拢来。

那群公子哥儿靠近飘香阁大门的时候,飘香阁对面那家赌坊楼上打开的窗户稍稍推开了一些,待瞧清了面的人以后,啪的一声又合上了。

这会儿金银坊楼上正被一群赌徒围着折腾的热火朝天,偏生靠近窗户的地方有两个闲人站着,一个竟然是李珉,另外一个却是李玮了。

李珉一张脸阴沉着坐在窗边的凳子上,手里捏着的茶杯几乎要被捏碎了,李玮在一边忍住笑意沉声道,“十五哥,这是最近一帮学中的才子突然兴起的一个诗会,便是要将长安城的女子都评个高下,一边又要为那些女子吟诗作画,若是出了好作品,还可以与那些女子加加分。说来这些才子倒是想了个好由头,这事儿不少人都嚷嚷着要参合呢,也不知道是哪个想出这样的点子来。”

李珉哼了一声道,“到真是好由头!偏生要挑我去过的地方去!他们这是想做什么?”让他说的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这些所谓的才子附庸风雅,又去不得那些真真的名妓的小屋,便寻这些地方来,他得知的时候心中很是腹诽了一番,若非李玮前来与他说岑子玉拉着他问李珉往日的事儿,再加上这些人去的地方,李珉还真没琢磨出其中的弯弯道道来。

李玮忍的极为苦,脸扭曲了一下道,“你去过的都是长安城有名的地儿呀!”眼看着李要变脸,连忙咳嗽了一声,正色道,“你不是在想我那未来的十五嫂在生你什么气么?莫不是往日里你哪个相好的寻上门来找晦气了?那天五娘问我,我便替你留心了,她说我那十五嫂没生气。可女人的心思谁能猜得准?她不管你烂赌,也不管你吃喝玩乐,你便知足了吧!容不下其他女人这是好事儿,说明她心里装着你呢!”

一番话说的李珉皱起眉来,思索是不是真个是这个道理,这会儿一向洁身自好地大郎二郎跟着那帮子人花天酒地,想想也该是岑子吟的主意,难怪他说他不知道她在生气什么了。可老天可鉴,他在外面还真没啥,年少冲动谁没有过?可惜的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捧着金银财宝上门的时候便是一张笑脸,身上没钱的时候便是大棒槌侍候,天王老子也不怕。后来他从自家老爹身上学精乖了,只捧着银子上门睡觉,完事儿甩甩手便走人,再到后来觉得实在没什么意思,加上王妃真急了,便是婊子也要给他抬一个回去,他便索性再也去登门,也没憋死不是?

不过,这些皮子浅的女人说不准为了从良能做出什么事儿来,“难不成真有哪个跑去找她?”

李玮点点头道,“我这十五嫂是个爽人,可这种事儿你也没给她说过吧?女人便是在这上面看不开,谁也没辙。想来也是,往日里你一身精穷了,自然没人来缠,如今瞧着岑家家里有些基业,她又是个有能耐的,娶了她便是娶了一座金山银山,便是你有权有钱了,那些个女人眼皮子浅,真跑到她哪儿去说道什么也指不定。”说到这里顿了顿笑道,“瞧瞧如今都有人肯借钱与你了,你便心中该有数。”

起这个李便是一肚子的恼火,这妓院对门旁边的不是妓院就是赌坊,便没半个正经做生意的,怀疑岑子吟恼着他往昔地事儿,他自然不敢再往妓院里去,何况他对那地儿也没什么好感,唯有朝赌坊里走,人听说如今的十五爷没钱,还真个非要借钱与他不可。

想到这儿。李起身便。李玮在身后叫道。“十五哥。你这是干嘛呢?”

李道。“去跟那个女人说清!”

李玮闻言连忙疾步追上来。也不理赌坊地人送客。一路随李珉走出去瞧见周围没什么人了这才道。“这便是你不了解女人了!这种事儿。说地清地么?”

“你想想。往日地事儿便是真地。你也真个没去了。可这名声不好听呀!想想。长安城上上下下。吃得起口饭地。外面不提。家里谁没两三个妾?要是稍微富裕些地还要养些个小唱歌女。这事儿本她不在理。你何须去与她解释?”

李珉闻言瞪了李玮一眼。李玮摸摸鼻子笑道。“我知道你是真心疼咱十五嫂。可也不是这个疼法!她有能耐不假。可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这么着去了。日后家中地钱也是她掌管着。如何说得起话?便是在外面。也要落下个怕老婆地名声!”

李珉闻言停了来望着李玮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玮呵呵笑了两声,故作神秘的道,“若说看人,及你,可要说了解女人,却是真不如我”

李珉懒得听他废话,骂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李玮也不再卖关子,低声道,“一则,这事儿她只是让大郎二郎两个去查探,可见本是不想让你知道的,你去闹开了来平白的添堵。她也许不过只是想少些麻烦罢了,索性将你的过往打听个清楚,若真有不识相的,也好收拾了。二则,你去与她解释赔礼什么地,你想想,这些日子你为她都做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这是不是疯魔了,不过既然你真在乎她,却是要让她知道没你不行!女人,不是一味的对她好,她便能服你的,该打压打压她气焰的时候,便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否则还真个飞上天了。你信不信,你真个拿出脾气来,她

你千依百顺的?三则,男人么,在外面走动谁没三两面?家中养着戏班子也不过是自娱之余还能方便送个人情,即便你心中不喜欢这些,总不能让人人都以为你没本事,还怕老婆吧?日后总是要做的,如今服软了日后你又该如何?”

李珉闻言骂道,“歪理!”扭头就走。

李玮也不去追,在身后叫道,“十五哥,信不信由你啊!这事儿当弟弟地与你说了,便是瞧在你有好事不落我一份儿上,你若是不往心里去,日后有什么事儿可别怨我没提醒过你!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些事儿可千万别给我嫂子说!”

李珉扭过头咧嘴笑道,“我这便说去!”

李玮闻言色变,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拽住李道,“十五哥,当弟弟的这是为你好,您可别呀!”

李珉怀疑的道,“的?”

李玮道,“当弟弟的何时哄你?”

李玮地样似装出来的,李珉犹豫了半晌又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李玮道,“该去寻她还是去寻她,该敲还是得敲打,女人家管不得男人地事儿,自古以来便是女主内男主外,你没瞧见她即便心中有疑也是不敢开口问你的么?敲打两句,让她收敛些便成了。”

唔了一声,问道,“她若是问起呢?”

李玮以一种你没救了:眼光瞧着自家哥哥,这都啥和啥啊?果真是疯魔了,见过怕老婆的,没见过怕成这样地!还好这会儿还不是老婆,估摸着李的新鲜劲儿还没过去,李玮叹息了一声道,“问起了,你以往是怎么对付王妃的?别应是,也别否认,让她心理面七上八下的吊着就行了。

女人么,心理面老想着你的儿,便没心思去寻思其他的了。”

李珉伸手拍了拍李玮地肩膀,“就最后一句话好听些!”说完扭过身背着手悠闲的迈步,这回是李玮怎么叫也不应了,慢悠悠的往岑家溜达过去。

方走到岑家,那管家只说岑子吟不在家中,李珉正打算要走,却被方大娘身边的一个媳妇给唤住了,这人叫庆云,李珉知道她是方大娘身边的心腹,一脸的吞吞吐吐,只说是方大娘找他有事,却也不说是什么,自来李进岑家的家门便犹如自家地门庭,方大娘从来就没什么多余的话说,爽利的性格让李珉很是满意,这会儿突然听见方大娘要见他,心中有些打鼓,勉强端着笑脸问道,“三娘这是去哪儿了?”

庆云道,“还不是为了那什么气球的事儿,皇上看重此事,主事的那位公公,便让我家三娘去问话,这十来天都三次了。”说完便看了李一眼,像是在责怪他什么似的。

李珉越的觉得心里颤颤的,又打听道,“那伯母寻我去可是有事?”

庆云只是道,“你去了便知道了。”

方大娘正在正厅里打理家事,瞧见庆云引着李珉进来,将众人遣退,只留李珉一人在厅内,未语便先是深深的瞧了李珉一眼,一声长叹。

“平日里乖顺地孩子,却是去那种下三滥的地方。若是那种独门独户的,还算干净,偏生是那种地方,什么三教九流的都去的,你说,这算什么事儿?”

李珉顿时觉得背脊的汗都流下来了,以往去的时候,从来没觉得那地方有什么不好,主要是方便!这会儿让方大娘一说,却是觉得有些不妥了。

自来这女婿见了丈母娘,便是再厉害地也厉害不起来,李珉自然也不能例外,即便李珉在王妃面前再怎么张扬,到了方大娘面前,他敬重方大娘为人,虽然方大娘有时候说话确实是凌厉的过分,伤人于无形,却是改不了她善良的本质,何况方大娘还从未曾说什么,这次开口也是担心他身体,他自然谨慎。

满脸惭愧的道,“年少轻狂,年少轻狂罢了。长成了以后便不敢如此。”

这番模样实是难得,若是让王府里的人看见了岂不是要大叫稀罕,而让李玮瞧见了,恐怕要说他魔怔了。

“哼!”方大娘冷哼一声,想要怒却又忍了,只是道,“即便年少轻狂也不该不注意自己地身子。哎,上有老人,还有未过门的妻,日后要撑起一片天地。”

一番话说的李珉说不出话来,只尴尬地想要溜掉,方大娘唏嘘一阵,又道,“你是不错的孩子,我也不避你,你与我说说,大郎二郎两个好端端地为何要去那些地”

李珉听的一愣,抬起头来惊讶的望着方大娘,他还以为方大娘说地是他呢,方大娘道,“我是继母,有些话却是不好说他两个,如今好容易定下了不错的亲事,这种事传到人家耳,指不定便说他们两个人品不好,退婚也未必。”

李珉闻言瞧了瞧方大娘,若非他知道方大娘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有话必然直接说,还以为方大娘这是在拐弯抹角的说他呢。这般想来,自家那点儿荒唐事儿岑家兄妹是瞒着这位的了,否则依照这位的脾气,指不定真个上门退亲。

心中如是想,笑笑道,“大郎和二郎两个是知道分寸的,在家中累了这么些日子,出去散散心情也是好的,那般人便是想了个由头要吟诗作画,吃酒吃的烂醉也许,却是不至于与那些不干不净的女子有什么瓜葛,伯母且放心,我去与他们说说,他们自然不会再去了。”

落荒从方大娘那儿逃出来,李珉抹了一把冷汗,这两个舅子若是因为他地事儿遭方大娘的怪罪,日后怕是要将仇记

上,若要论这世界上最得罪不起的人,那肯定第一娘、老丈人,第二就是舅子了,李珉本来打算寻不到岑子吟便改日再说,这会儿死活要将人找到了,再闹腾下去指不定大郎和二郎日后给他使甚绊子。

问明了岑子吟的去向,李珉一路寻到了府衙去,这些日子上面突然现了那热气球的军事用途,当初接触过这事儿的人个个都被委以重任,李是知道的,不过有赖于他一贯地形象和中间没干什么实事,这种事关国家大事的事儿便被人抢了去干,李珉自然拍拍乐的轻松。

到了府衙门口,李还是一贯轻松的往里闯,那门口的侍卫可不认识他李珉,拔了剑便~他脖子上放,大喝道,“什么人?”

将腰牌一亮,李昂起头不屑的道,“爷你也敢拦?好大的胆子!”

不想,那侍卫明显不卖他的账,喝道,“此处闲杂人等不得私闯!小王爷请回吧!”

李珉不敢置信指着自己鼻子问道,“爷是闲杂人等?当初爷管着这事儿地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守城门呢!少罗嗦,让开了!否则爷一道折子让你蹲大牢去!”

那侍卫明显不为所动,一眼神便让周围的几个侍卫齐齐的拔出了剑,瞧那模样,李若是不退,就要血溅五步了。

正在李珉疼之际,有人噗哧一声便笑了出来,在门内叫道,“你直接说你是岑家娘子的家人不就行了?他们必不会拦你的!”那声音很是嘲讽,李珉抬头看去,一个身穿七品官服的男子站在院中,瞧那模样还有几分眼熟来着。

李珉扭过头冲着那拦着他的侍卫,“是呀!岑家三娘子是我老婆来着!”

声落,那男子冷哼一声,低声道,“仗着自己未婚妻子地名义,大丈夫行事若是如此,怎不挖个地洞钻下去?”那音量恰好传入门口几人耳中,那男子说罢拂袖而去,留下李珉被几个侍卫怪异的瞧了几眼。

李珉狠狠的呸了一声,“爷有本事才能娶到能耐的老婆,咋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呢?”

那几个侍卫果真不再拦他,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随手抓了个人问,便知道岑子吟正与几个人商议改进动力系统地事儿,商议的地方自然隐秘,动力系统才是这一切地根本,李珉饶过前排众人工作的地方地时候,被一群人指指点点,这帮子人如今扬眉吐气,丝毫没想到若非是李,怎么会有他们的今天,门口遇上地那个男子也赫然在其中,李比对着众人的脸蛋儿总算想起来当初也叫了这么个家伙来,心中腹诽道,这为人处事的手段,难怪一辈子也就只能混个温饱了。

还要往里走,却瞧见岑子吟快步从里面走出来,笑吟吟的道,“十五爷,你怎么来了?到正厅坐坐可好?”

李颇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瞧着岑子吟笑的热切,旁边尘儿冲他眨眨眼,李珉这才放心大胆的随着岑子吟过去。

到了正厅,有人奉茶上来,岑子吟亲自接了与李珉奉上,瞧见点心皱了皱眉道,“别上这些,十五爷不爱这个,太腻了些,换些清爽的来!”

说罢了扭过头道,“听说十五爷差点儿在门口给人拦住了?”

问的跟随而来的众人一阵色变,瞧岑子吟的热切样儿,也不知眼前这个一无是处的家伙哪点儿好,竟然让岑子吟如此谨慎地对待。

岑子吟问罢了便摆摆手道,“今儿个便到此为止,你们该懂的都是懂的,便是脑子不开窍罢了,我陪十五爷说说话,该忙什么便忙什么去吧。”

众人这会儿对岑子吟已是服气,她与众人议事的时候不多言,却是每次言必然一矢中的,即便先前对她有些疑问的,这会儿也是一颗心恭敬无比,只觉得此人便是天上下来的,所以才能有那般往往让人惊叹不已的想法。

瞧着众人尽数退去,岑子吟这才问道,“听说门口有人受气了?”

李珉被问的一愣,这男人么,在人前丢些面子不要紧,在自家女人面前却是要装门面的,岑子吟从来不提这些,今儿个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摆摆手干笑道,“没地事。”

岑子吟咬咬牙道,“你心胸广阔,我却是容不得人胡说!休要说是你还给了他们个好~,便是你有什么不是,那也不是他们能说的!一群不知好歹的东西,若不是你,能有他们?若不是你,这东西指不定让人给折腾出什么乱子来呢?还想着能在这儿留名青史,个个皆是忘恩负义的,真以为自己能飞上天了不是?”

岑子吟是真个气急了,岑子玉闲来无事在院子里走动,恰好瞧见这一幕,便匆匆的与她说了,岑子吟当下便要变脸,被岑子玉一番好劝才算劝住,这会儿依然在气头上,瞧见李珉并非不在乎的样子,心中只觉得一阵隐隐的疼。

岑子吟红了鼻子,李珉被吓地连忙从凳子上跳起来,宽慰,“他们不过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何必与他们一般见”

岑子吟道,“今日说,明日说,这事儿你还是替我向皇上辞了去,否则日后见了面便有人指着你鼻子说家中老婆压在你头上呢,难道你心中就没半点儿不舒服?那日子怎么过的下去?”

李不在乎的笑道,“若是怕人说道,那爷这些年不是白混了?”

岑子吟闻言扭过身子,即便李珉是个不在乎闲言碎语的,她受人敬重的日子过了久了可受不得这些,心中暗暗下了狠心,往

仇报不了,那是对方身份太高,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个小虾米却是随手就能捏死的,今日仇今日报,她可忍不到明儿个!

越想越是觉得难受,眼眶里打转的泪珠便滴了下来。她是真个心疼李,身不由己罢了,极聪明的一个人,却是做什么都不得已,如今还要被人这般说道。

李珉闻言连忙上来扶着岑子吟地肩膀道,“别哭呀!你若是真不想做,我便替你辞了,你若是想做,怕这些闲言碎语的做什么?我真不在乎这些,日子是咱们自己在过,他们娶不到你,唯有嫌弃我来出气。咱们不搭理他,比揍他还让他难受!”

岑子吟被李珉一双大手抓住肩膀,两人间从来没有这样的动作,距离近的可以让他的呼吸轻轻的吹拂她的脸蛋,脸刹那间就红了,将头一埋,便靠到他胸口上,方才是真哭,这会儿却是半真半假,有些心不在焉了。

“不行!”岑子吟低声道。

“怎么不行?”胸口:微震动,暖暖地感觉,硬硬的,靠着很舒服。

岑子吟有些孩子气的道,“要揍他!”

我帮揍他!”

岑子吟道,“不!我要自己揍他!跟我娘的,拿着大棒槌揍他!”努力的幻想自己当泼妇地样子。

闻言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岑子吟闻声有些恼,却是不想松手,只抱着李珉的腰道,“不准笑!我是真生气了!说什么吃不到葡萄都是假地!我在家里这么多年,可没几个上门提亲了,除了你一堆的歪瓜裂枣,不过这些人来我也瞧不上,哼!当自己是什么东西!”

李珉自以为自己也算上歪瓜裂枣其中地一枚,不过瞧着岑子吟眼泪渐渐的消停,聪明地没敢提出这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哪儿好了,能让岑子吟瞧顺眼,不就是什么事都依着她么?这和李玮的理论有些不一样呀!不过李玮的年纪不大,红颜知己却是不少,按理说对女人的了解该是不浅地。

李珉倒是想不出到底是哪的问题,只是岑子吟在他身上这么靠着,让他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鼻子里一股馨香,靠着他的身子软软的,一双手软软的围着他的腰,只刺激的他有些蠢蠢欲动的,他可是好久不知道肉味儿了呀!这丫头,不知道这样对男人来说很刺激么?

可是,他又不敢将岑子吟推开,只有努力的想些话题。

“三娘!”李珉努力让自己地声音正常些,可惜貌似不太成功,那声音有些喘息,又有些沙哑。

“嗯?”岑子吟应了一声,心中有些懊悔,这家伙不会主动,她每次也尽数挑些正经的话题,谈恋爱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这般亲密过。真真是错过了多少的好时光呀!

李珉道,“我还是老实给你说吧,以往那些事儿……你都别放在心上,王府里的女人就够多了,我本不想再找个来给自己添麻烦的……”

岑子吟有些恍惚,没听清楚李珉在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突然却是像被烫到了一般的一把推开李珉。

李珉被吓了一跳,岑子吟咬着下唇跺脚道,“色狼!”

想要跑出去,又想到自己这会儿这样子实在见不得人,手足无措地拧着自家的衣襟,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呀?

李珉被骂的脸色通红,他不过将手放在她背上而已,稍微下面了一点点嘛,男人么,大家要理解,有时候是不受脑子控制的,可瞧着岑子吟骂了他,却是没有被吓跑,心中一阵窃喜之余又怕岑子吟生气,尴尬的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呃什么?”岑子吟抬头瞪着他道。

李珉道,“我是想说,你就不让大郎和二郎再去那里了,伯母怕他们惹上什么不干不净的病呢!”

李珉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岑子吟的脸红了个通透,捂着脸转过身子深呼吸,不用李珉提醒她也知道了啦!这家伙!

李珉见状以为岑子吟还在恼,唯有想办法转移她的注意力,“你也别恼那些人了,我这辈子便是个清闲命,注定了要让老婆养,你若嫌弃我,便大可去退亲,若是受不得那些言碎语,我也不怨你,只是休要气坏了己。”

岑子吟闻言心稍稍定了一些,扭过头咬牙道,“退亲?休想!”最大的顾虑已是除了,她还怕什么,既然李珉不在乎,那她也不在乎,不过,那些说闲话地人千万别让她知道了。她岑子吟的男人,就她一个人能说,其他敢胡说的,哼,得罪不起的休要落到她手里,眼前这几个就等着好果子吃吧!

“就这么说定了,挣钱归我,你负责吃喝玩乐,顺便帮忙收拾烂摊子!”

七千,七千!撒花,求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