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章 天塌不了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二章 天塌不了

化坊这一片儿僻静的很,极是少有人来,如今事出突吟没个商量的人,唯有往这一块儿跑。.

李珉到如今还是对她半遮半掩的,岑子吟又不想参合进王府的纷争中去,至少不想现在就参合进去,思来想去也唯有李护国能够与她出些点子。

王皇后终究是没能熬下去,废后以后今春死在了冷宫,武惠妃在后宫作威作福,这已是近来的消息了,废后之时的几番波澜终究没将太子给吹倒,武惠妃翻天的手段终究没能把自个儿的儿子推上那个位置。于是,李护国如今的日子艰难了些,却是越的与那位贴心,在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岑子吟没帮忙,却也没踩过他,李护国拖人带话说是缺银子,钱不少,岑子吟当时手上不算松动,却也知道她能搭上线的宫内人也就只有这么一位。这倒是让李护国记挂在了心上,如今求他打听一下消息还是妥当的。

这院子是李护国初在太子跟前露头的时候人送的,不大,却也是五脏俱全,岑子吟只听李护国说过一次,若有要紧的事儿便来此处寻,岑子吟亲自登门还是第一次,瞥见巷尾皆是无人,伸手拿那门上的铜环敲了几下。

开门的老头瞧见来人,微微一愣,便殷勤的请了她进去,这边儿便有人进宫去报了,茶水不过换过两次,李护国便行色匆匆的踏入客厅,一摆手,厅中的下人皆退了下去。

岑子吟起身道,“李公公,我这是有事来求你来了。”

李护国摆摆手道,“岑家娘子的厚谊我铭记在心,说什么客套话?这事儿我已是听说了。”

岑子吟闻言微微呼出一口气,凝色道,“安家那位变着法子的在十五爷面前献殷勤,都让十五爷给避了过去,这会儿忍不住是在意料之中。我却是断然没想到她竟然敢玩地这么大,夜探皇城这闹的不好,便是要抄家灭族的”

李护国闻言笑道,“富贵险中求,莫不是其中地利润太大,怎会有人铤而走险?”

岑子吟见李护国还笑的出来,这话又像是话中有话的样子,静静地想了一想,这才道,“我来之前听说王爷被人参了一本?”岑子吟是早想通了这一层的,不过,有些东西她一个市井中的女子怎么可以懂那么多?

李护国道。“何止参了一本。御房今儿个将外面地一干太监都给赶走了。听说吵吵嚷嚷地好不热闹。”顿了顿道。“不过……”

“不过什么?”岑子吟望着李护国。“还望公公明示”

李护国看了岑子吟一眼。这个女子虽然有才。却是个缺心眼地。若是在宫内。这样地沉不住气怕是早就让人算计地尸骨无存了。不过。缺心眼却是有缺心眼地好处。认准理便不放手。对他也还算是有情有义。他如今虽不图她那么点儿钱财。此女却是于他无甚要紧地瓜葛。反倒是在他为难之时会伸手拉上一把。因此叹息了一声劝道。

“皇上只是当着群臣地面将那御史斥责了一顿。又是安抚了源宰相一番。岐王地事儿便在眼前。如今厚此薄彼才能吵嚷开来。可也让人琢磨着背后之人不死心。我想劝三娘子一句。此事你插不上手。依照皇上对诸位王爷地情谊。必然不会苛责。可是。若是夜探宫廷一事事地话。怕事情便没那般简单了。”

岑子吟有些不解。起初地时候两件事她能联系上来也是琢磨着两件事都指着王。可如今诸王与朝中大臣半点瓜葛也无。表面照样风光。可手上地权利怕是连一个普通地朝中大臣也不如。除非李隆基脑子坏掉了才会怀这些根本没威胁性地人。特别是像王这样名声狼藉之辈。

如今李隆基地处置正如她所预料地一般。既然如此。又怎么能说夜探宫廷一事事。事情就没那么简单了?那件事不过是冲着她来地罢了。若是小心些。自然可以避了去不是么?

李护国一瞧岑子吟便知道她不明白,又道,“这事儿是冲着三娘子来的,三娘子已是心知了,若对局之人是庸人,自然不消担心,但三娘子可曾想过,布局之人若是高人,又怎会下这一手臭棋?会不会还有什么后招呢?”

岑子吟心中一惊,已是出了一头的冷汗,她何尝跟人玩过宫斗游戏?论大局观也可以从她经营生意的失败上看出有多不堪,思来想去的皆是不明白,明白的人又不肯告诉她,否则她何必来李护国面前丢人显眼?她是实在人,偶尔耍点儿小手段还行,可是要跟人布局玩阴谋规矩,那没开战她便先怯了三分。

只低声道,“还望公公指点一二。”

李护国轻笑道,“你们那点儿事儿说来也不算什么事儿,当日还有王皇后在宫中支应着,那人虽想动作,却是不敢太过了,何况怕是还在谋划着其他的事儿……如今王皇后已是仙去,太子爷却依旧是太子,闲了没事拨弄做耍罢了。”

李护国说的轻松,眼中却是露出几分恨意,岑子吟心中知道他必是知道其中几分内情的,不过这种宫中秘辛说来没什么意思,如今在李护国口中证实了,更是觉得乏味的紧。只听李护国的意思,岑子吟细细的琢磨了一下去年以来的事儿,那时候那位就跟王皇后斗的不亦乐乎了,这会儿得了空闲,怕是想起他们是

人存心提了出来与她撒气的?

不过各中紧要的东西岑子吟还是没想通透,李护国笑罢以后压低声音道,“三娘子若是可以,还需尽快将自己从那事儿里面挣脱出来,便没有瓜葛了。

若是实在挣不出,我也只能与你透个底,心中知晓了最坏的情形,日后应对起来才不会出大错。”

“这两件事儿其实说来说去主要的目标还是你,夜探宫廷不说,明里是你,暗地里却是又与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王与源宰相饮宴,明里是针对着王,可谁都知道皇上对王地情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事情便真假难辨了,皇上心中虽然惑,怕也是要抓个人来顶缸,三娘子以为到时候这夜探宫廷一事最后能落到谁的头上?即便皇上不抓个人来顶缸,怕也有不少人要将两件事分开来处理,三娘子以为如何?”

岑子吟闻言冷哼了一声,听李护国说来轻松,不过其中的手段却是狠辣无比,这事儿只有两个结果,一个结果便是她自己去背黑锅,另外一个便是让人逼着去背,怎么都逃不了一个死字。能设计出这样事情地人,怕是对皇帝即位了解的人了,想来这种主意也不是安澜那只会使鞭子的能想地出来的。

打听了个仔细,岑子吟心中也有了计较,诛心之论不可避免,不过好在她未来的那位公公实在是个聪明人,她只要撇清了自己也就没什么了不得地大事儿了,离婚期还有一个月,岑子吟琢磨出了味道便让李护国有事儿尽早的通知她。

这边出的门来也不家去,反倒是打马直奔卢府,这时候,若论手眼通天,必是四姓之人了。卢家这一房并不算多兴盛,却是与岑子吟关系交好,特别是热气球一事以后,卢森品衔升了两级,再加上往日救过卢晴,卢夫人如今就没拿她当外人瞧。

到了卢府根本无需通传,那管家便让一个媳妇子直接领着她寻着夫人的花厅而去,岑子吟只将两件事合着一说,卢夫人便皱起眉头道,“三娘要我做些什么?尽管说便是。”

岑子吟也不客气,笑道,“我托人打听过,那掉入宫廷地热气球不过只是现残骸,并没有人潜入,也没有人看见那东西在天上飞过,我寻思着这事儿怕是有人存心栽赃于我,夫人必要帮我寻人细细的查一查那东西的残骸,瞧瞧究竟能不能飞起来”

岑子吟想的很明白了,那玩意儿的工艺说的自负一些,那是全世界都领先地,涉及此事的核心人员如今都跟国宝似地让人给护着,皆是举家上下皆在长安城的,除非不要命了,才会去折腾这种事儿,否则要是自己做地话,怕是与他们共同研究出来的有所差别。她所需要地就是那么一点点差别,来证明自己的清白罢了。

卢夫人闻言道,“这事儿怕是宫里也上心着呢,该会让专人查看的。若论人的话,必是那些与你一同做这的人来。”言外之意便是这些人都是受了岑子吟或李恩惠的,怎么也要念着几分情面,格外的留心才是。

岑子吟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不过当年气盛,又是为了全李珉的面子,她事情做的决绝了一些,那姓陈的男子如今还翻不了身,那群人有不少与他交好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有个人使点儿手脚,要陷害她那不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儿么?

低声道,“当年的事儿,不知道夫人听说了没有?”

卢夫人闻言便知道岑子吟说的是什么,卢森回来当做闲话与她说过的,抿了抿嘴道,“那些人的话当什么真?小王爷能敬重你,便是一辈子的福分,却不该与这些人置气。”说罢拧着眉头细细的想。

岑子吟知卢夫人是真个关心她,否则以她的身份绝不会说人半句重话,她也是有苦难言,当日的事儿做下了,后来又寻思过要将姓陈的几个交好的一道撵出去,一则抓不住人的把柄,二则撵的人越多,结下的仇怨也就越大,那些个人也不是没有半点儿背景的,岑子吟思来想去的还是罢了。只是如今有事怕是会有人记起旧怨要踩她一脚。

卢夫人道,“若是其中有人要防,却是要小心些了,这些事儿你既与我说了,少不得为你奔走一下,还有什么要做的,你便去。”说着起身唤贴身的婢女来与她换衣服,这就要出门。

岑子吟匆匆的谢过了,辞了出去已是夜幕降临快要到宵禁的时间了,也敢再多逗留,匆匆的往家里赶,明儿个是铺床地日子,还有一日好折腾,今夜怕是才会分配明儿个的事儿,她半日不见人影,方大娘怕是会生气了。

进了家门,一家人正围着一桌子吃饭,李氏和周氏俱是在岑家住下的,杨氏也没有走,方大娘几个朋友却是回家去了,倒是方宇末地妻子张玉来了,也在桌上吃饭,大郎二郎两个却是累的连腰都快要直不起了,一边无精打采的将饭往嘴里送,一边眼皮打架,似随时都要睡过去一般。

岑子吟回来地时候众人正是一边吃饭一边商议明儿个的事儿,瞧见岑子吟踏着月色而归,方大娘的眉毛便竖了起来,张张嘴,到底没在人前说她,只是道,“午饭还没吃?”

岑子吟点点头,便有媳妇与她盛了一碗饭端上来,岑子吟也是饿地狠了,在外虽然吃了些点

,到底比不上饭来得顶事,三两口的塞下去吃了个道,“娘,明儿个我做什么?”

方大娘见岑子吟实是有事的样子,又心疼女儿没吃饭,倒也忘了下午的恼怒,问道,“你若是无事,明儿个便将厨房交给你可好?”

岑子吟想了想点点头道,“让子玉来帮我。”

管厨房两个人倒也差不多,方大娘点了点头,岑子吟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也是累地狠了,瞧见二郎打了个哈欠,自己也忍不住了,只是心头还挂着事儿,也不好才吃完饭便离开,只留下听着方大娘与众人商议一干的事务,只是与大郎二郎一般的一边听一边点头,瞧得方大娘无奈打三人去睡觉。

岑子吟出来才走了几步就听见张玉在背后唤她,扭过头,张玉笑吟吟的走过来道,“我也有些累了,今儿个便不回去了,夜里和你挤挤。”

岑家不宽敞,人肯来帮忙便是情谊,这般在岑家凑合,岑子吟自是没有不乐意的,只搀着张玉往自家院子里走,红红的灯笼照耀出地眼色格外的喜人,只是在这夜色中却平添了一份肃穆,岑子吟低着头走着,心中念叨着明儿个一大早要让人去王府瞧瞧,本以为李地鼻子够敏锐,今儿个便该来门上的,不想却是没消息。

张玉突然低声问道,“三娘可是为了那热气球地事儿愁?”

张玉自有她消息的来路,本说好明儿个上门地,这会儿来,原来是为了这一庄,岑子吟也不避她,点了点头,张玉道,“如今你管着那边的事儿,出了这种事自然要拿你问责的。不过如今没消息瞧来也是好消息,万事且过了大郎和二郎的婚期再说,你也休要再恼了。”

岑子吟闻言感激了笑了笑,张玉没将此事说与方大娘听,便是顾及着大郎二郎的喜事就在眼前,方大娘又是揣不住事儿的,除了添烦恼以外,估计她也揣摩不出到底这种事儿和岑子吟有什么干系。

回了房间,岑子吟与张玉洗了便要歇下,却是听见外面有人来报,说是门口有位年轻男子来寻三娘子,还道是事关重大,撵也撵不走,又说与三娘子是旧识,管家的见来人衣着不俗,也不像是来找茬的,便来问问。

岑子吟闻言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会是谁与她有这样的交情,家里的人也不认识的,问道,“他可说是谁来着?”

尘儿站在门口回道,“武伯说是来人说他姓安,报上这个三娘子自然知道。”

岑家三娘子认识的姓安的男子就只有那么一个,此人上次结了梁子之后便不见踪影,这会儿深更半夜的来相会,偏生又选的是这种时候,岑子吟由得变了脸色,手心的冷汗一阵阵的往外冒。

张玉伸手抓住她的肩膀道,“这人是什么来头?”

岑子吟抿抿嘴,强自定下心神道,“御前侍卫。”张玉闻言也是身体一颤,手松了开来,岑子吟深吸了一口气,将衣服收拾端正,笑道,“我这会儿去了,若是回不来,还要请七舅婆与我遮掩一二,万事皆要等大哥二哥的婚事成了再做打算。我大哥的运道不错,娶了四姓女,虽说是个没落的人家,好歹身边也不乏手眼通天的。”

岑子吟暗示的什么张玉自然了然于胸,笑笑道,“他既然是在宵禁后前来,又没有大动干戈,必是不想闹的满城皆知,你自放心的去见他,今儿个若是回不来,这儿还有我顶着。天,塌不了”

只要岑家不乱了阵脚,岑子吟的胆子就肥了几分,李珉是个混人,为了她可以玩命的,这一点儿岑子吟从来没怀过,否则她即便是再爱,也会学着克制,不去与这种麻烦人物纠缠的那么深。

咬咬牙,岑子吟迈步出门,她倒要看看安嘉想要做什么,如今的岑子吟也是当日的无名之辈,不再是那个可以让人说了结了就了结的小人物了。

今儿个是悲剧性的一天,隔壁一位老人驾鹤归西,于是乎高音喇叭打一大清早就响着到这会儿还没消停,我愣是没找到个清静的地方,五千字大家凑合着看,明儿个下葬了就清净了,俺到时候奋斗一天,争取弄个万字大章出来。

然后,貌似女频的粉红票规则有变化了,大家去女频页帮俺瞧瞧,反正我瞧了半天,现自己理解能力实在不咋滴,也搞不懂十一月一号那些在十月份定够要求点数的人到底有没有保底粉红票,若是有的话,大家就凑合着给点儿,俺会努力码字回报大家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