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5章 媳妇茶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五章 媳妇茶

一日来的宾客直到宵禁前才尽兴而归,还有些许是在的,这边折腾,岑子吟则是领着人在院子里收拾,待一切毕了也倒了三更天,精疲力竭的倒下去,寻思着明儿个还有许多要收尾的事儿,回门的事儿有方大娘安排,家里请来的人只到婚礼这一天便走了个精光,明儿个便是要清点东西,借来的要还上,宾客送来的则是要归入库房。

一觉便睡到大天亮,匆匆忙忙的起身去了厨房,却是瞧见吴氏别扭的在哪儿忙碌,一干媳妇子在一边帮忙打下手。

在厨房里,吴氏穿着很简单,头上只戴了一根簪子,将头梳理的一丝不芶,岑子吟走进去道,“二嫂,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我二哥也是个不知道疼人的。”

吴氏闻言扭过头来,脸色涨的通红的低低道,“他还睡着,今儿个本该是我做……”

不待她话声落,一边的张婶便笑了起来,“二少夫人一大早便来厨房里与咱们抢活干,劝也劝不住,倒是拦着不让咱们干,三娘,你可得劝劝,休要让她抢了咱们的差事。”

灶上小火熬着小米粥,另一边则是蒸上了一锅点心,还有些许小菜,瞧着倒是清爽,这么些东西怕是吴氏最少忙了一个时辰,岑子吟忙伸手拉着吴氏笑道,“这已是做的差不多了,便让他们去做,昨儿个忙了一天,你必也是累的,走,咱们去看看我娘起来了没。”

吴氏想了想这才应了,到一边洗了手,岑子吟见她走路很是别扭,不由得皱了皱鼻子,自家这个二哥便是个莽撞的,一大早睡着,身边的人起身了也不知道,这会儿人都在厨房忙了一个时辰了,他倒好,还在被窝里睡着。

吩咐张婶让人去叫二郎起身,岑子吟牵着吴氏的手往厅内走,方大娘的习惯岑子吟是知道的,即便头一天再累,第二天天一露白也会睡不着,这会儿该是在厅里。

果然在厅门上便瞧见庆云走出来,瞧见岑子吟与自家二少夫人一道,微微一愣,笑道,“二少夫人和三娘怎么都这么早就起身了?夫人还特地吩咐让你们多睡会儿呢”

岑子吟笑着道,“我是饿醒的,一到厨房便瞧见我这二嫂在那儿忙活,做了一大堆地东西。张婶怕咱们抢了她的活干,便将我们撵出来了。”

方大娘在厅里听见外面地声音。朗声道。“呀。晓娘起身了?庆云。你去叫二郎也赶紧起来。这像什么话唔。还有大郎他们”

岑子吟闻言只觉得有些不妥。想了想又罢了。挽着吴氏地手进了门。便拉着吴氏要坐下。吴氏却是不肯。她还没与婆婆敬茶。这会儿哪儿能有她地坐处?何况卢氏还没有过来。

昨儿个舅母地话还在她耳边。“你身份是比不得别人地。家中地陪也不多。瞧你婆家这行事。只要你懂得分寸。在这个家立足不难。凡事都要依着规矩来。你在家中便是个勤勉地。到了婆家。凡事先问过婆婆和相公地意思总是不会错地。你娘教你地规矩。要时时地提醒自己。凡事多忍让。不过。有一点却是不能让。家中地母亲和弟弟却是要多照应一些。这是正道。你弟弟能耐了。你说话也能硬气几分。你母亲日后也才能有所依托。”

吴氏心中地想法岑子吟自然不得而知。只是她倔着。岑子吟不好多劝。想想大郎那边那位这会儿被唤起来。要知道是眼前这位害得。怕不要狠狠地纠结上一把。两个媳妇一比较。方大娘再是个藏不住事儿地。日后少不得有些麻烦。

怕方大娘呆会儿在脸上露了痕迹。岑子吟笑着道。“二嫂便与娘一般。都是歇不住地性子。这可不行。该多休息地时候还是要多休息。咱们家厨房里地事儿都是有人做地。”

吴氏听着这话不禁有些紧张了起来。她会地东西不多。听岑子吟地意思是不用她下厨了。岑家断然没娶个没用地媳妇回来。只是要只会下蛋地母鸡。当米虫养着么?可这般休要说别人。便是她自己也是瞧不上地。岑子吟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大娘闻言点了点头道,“大郎和二郎都要参加秋试,手上的事儿都要交出来,日后怕是还要你和惠娘一道来管着,如今有三娘和五娘打理,她们却是要出嫁的,你们若是有空便多与她们学学,咱们家地规矩没那般的大,那些杂事就休要理会了,累坏了身体可不行。”

吴氏听了这话松了一口气,方大娘这是将她和卢氏一并地看重,并没有因为她的妆不丰厚便低瞧她一眼,谨慎地施礼道,“婆婆,媳妇知道了。不过,这些东西我却都不太懂,怕是要从头学起。”

方大娘摆摆手笑道,“无妨,还有我在呢,若是有不懂的便来问我,二郎也是熟门熟路地。等你们真个上手了再交与你们打理,如今却是不忙。明儿个回门了你们再歇两日,然后便要帮忙打理三娘的婚事,毕了再说其他。”

“说什么呀?这么开心?”二郎迈着大步走进来,脸上笑吟吟的瞧了吴氏一眼,吴氏又闹了个大红脸,方大娘瞧见这情形心中欢喜,却是责备道,“便是个后知后觉的,人都起身一个多时辰了,偏生你还睡着,若不是三娘让人来唤你,怕是要睡到晌午后?”

二郎摸摸鼻子,吴氏却是急了,低低的道,“婆婆,昨儿个相公他多喝了几杯……”

方大娘摆摆手道,“罢了罢了,你护着他,我也不多说了。敬了茶便用饭,大郎那边让人送过去,咱们也不消等了,用了饭你回去再歇会儿。

一直在一边不说话的岑子玉闻言连忙吩咐人备茶,吴氏本还想说什么,二郎却是还有些疲惫的样子,这边端了茶上来,还是不见大郎那边的影子,两人敬了茶,方大娘便一人一个红包,这边将早点摆上桌子,又将唐珍儿也唤了来,吴氏简朴,只送了岑子吟一人一张绣帕,岑子吟随手取下头上的珠花与她,岑子玉则是用荷包装了一根玉簪子,唐珍儿则是一个荷包,皆不是什么贵重

直到将饭用罢了,还是不见大郎的影子,方大娘本想问却是碍着二郎两口子还在,只将人打了下去,这才问道,“大郎怎么回事?”

她原是打算让几人多休息一会儿,只是吴氏先起身了,这才叫人去唤,不想半晌都没个动静,庆云又让人去问,岑子吟在一边劝道,“娘,这会儿时辰还早呢,昨儿个也是累的够呛,他们既然起不来,便让他们多歇会儿。”

方大娘眉毛一挑道,“咱们唤了半晌还没个影子,即便起不来,也该派个人过来说一声才是。”

这是昨儿个地事在方大娘心里落下疙瘩了,岑子吟闻言笑道,“起了身,还要收拾,第一天见婆婆敬茶总是要谨慎一些的,哪儿有娘这般着急的。我那二嫂怕是昨儿个太紧张,根本就没睡着。”抿抿嘴压低声音道,“进了门便是一家人了,她即便没数,大哥心中也该是有数的。”

方大娘哼了一声,嘀咕道,“当年我才入岑家门的时候……”

岑子吟怕地就是这么一着,拉住方大娘的手,凑到她耳边道,“昨儿个的事已是过去了,到底是不是她的主意咱们也不好说,娘,家中便只有这么两个哥哥,您一碗水却是要端平了日后才没那么多麻烦事儿。”

这话说的方大娘也是无话可说,抿着嘴不啃声了,不过片刻功夫,庆云便回转来,笑着道,“还没道大郎的院子,便瞧见他们过来了,我便先绕小道过来了。”

方大娘闻言连忙整理了一下鬓角,又抚平了身上地衣裳,面无表情的端坐在上席,岑子吟与庆云使了个眼色,这边便吩咐了小丫头去倒茶,一身大红的卢氏在大郎侧走了进来,岑子吟才算是第一次见到自家这位大嫂。

卢氏要比吴氏年长一些,身材高挑丰润,一瞧便是在家中养的不错的那种,走进来地时候目不斜视,头微微的低着,模样恭敬顺从,头上梳了个简单的髻,却是恰到好处的配上了几样饰,既不会显得太过招摇,也不会太过简单,倒是新媳妇该有的模样。

样子也是秀丽可人的,比吴氏要大方了些,大郎像是为了她特地放慢了些脚步,一进来,便跪在蒲团上,旁边有丫头递上茶杯,恭敬的与方大娘敬茶,这般却是让人挑不出错处来,方大娘像是也还算满意,笑着喝了茶,又与了两人红包,只让大郎与这卢氏介绍家中地众人。

大郎领着卢氏一一的介绍过去,并没有因为在场的人比她辈分小便轻慢,对于吴氏是没有这一层的,岑子吟琢磨着这是方大娘还是没气过,又担心这卢家的轻慢了家里这些身份有些尴尬地岑子玉和唐珍儿,这才让大郎这般,否则都该是她们去与卢氏请安的。

卢氏面上没有半分地不快,大郎与她介绍,到了岑子吟,卢氏伸手便是一个绣工精美的荷包,塞进岑子吟手里地沉甸甸的,岑子吟笑着道,“多谢嫂嫂了我却是没备下什么东西,不知道该给嫂嫂什么见面礼好呢”却是从尘儿手里拿了香水过来递给吴氏道,“我是不会针线地,想来想来想去唯有这个算是我亲手做的东西,嫂嫂且试试,新出的方子,也不知道嫂嫂是否喜欢这味道。”

卢氏伸手接过了,笑着道,“这般一小瓶怕是要抵得上寻常人家半个月的用度了,嫂嫂便在这儿谢过三娘了。”

到了岑子玉,岑子玉那簪子恰好是一对,如今一人一只的送了,倒也显得公平,也是得了个荷包,倒是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唐珍儿也是两人一般的一个荷包,笑言几句便退到一边去。

与众人见过了礼,又是下人进来见过少夫人,卢氏这才略微有些惊讶的问道,“怎么不见二叔和……”

身边那陪嫁丫头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卢氏恍然大悟的站起身来道,“娘,这倒是媳妇的不对了这般迟才出来,倒是让娘和几位妹妹在这儿等了这般久,二叔两位都等不及了。

”说着便要跪倒地上,大郎连忙一把拦住她道,“娘,实是昨儿个晚上儿子多喝了几杯,早上起不来,与惠娘无关。”

方大娘的额头跳了跳,任谁家的老妈见着昨儿个还对新媳妇火冒三丈的儿子第二天便护着儿媳也会心里有些不爽,何况还不是亲生的,扯着嘴角笑了笑道,“我也没怪你们,这样做什么?昨儿个都累了,本就是有心让你们多睡会儿,可我这把老骨头,人上了年纪便是睡不安稳,倒是让你们也没休息好了。”

大郎闻言便没了声音,卢氏也是低着头,岑子吟连忙打圆场道,“大哥你也真是地,让嫂子先坐着说话呀方才与你们送去的早饭用过了没有?”

大郎道,“惠娘道是要先与娘请安,饭菜摆在屋子里怕的都凉了。”

岑子吟闻言便道,“这怎么行?庆云嫂,你去厨房端些热的饭菜过来。”

方大娘闻言瞧了瞧外面,这会儿管事的都候着来回话,一家人在这儿挤着却是不像样子了,连忙唤住庆云道,“既是没有休息好,便送些热地到他们院子里去,用了饭便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儿个还要回门,想是还有事儿要准备一番的。”冲着大郎摆摆手道,“歇着去,瞧你的眼睛还是肿的,脸色也白的不像话,用了早饭歇着,家中地事儿这两天不消你操心了。”

大郎闻言也不多言,只催着卢氏先行回去,卢氏瞧着对大郎十分的依顺,闻言便退了下去,大郎自己却留了下来,待卢氏出了门不见了人影,这才道,“娘,昨儿个的事儿我知道您心里不舒坦,我也是心里拧着疙瘩,后来便问她为何要这般,才知道这些主意怕都是她那个婶婶出的,往日里您也是知道她的,性子还算爽利,做人做事皆是有分寸地,没道理在婚礼当天闹的大家都抹不开脸。”顿了顿,又道,“这事儿说来也脱不了我的干系,我便在这儿替她向娘赔不是了。”

方大娘撅撅嘴,冷笑道,“这才第一天进门呢你便这般的护着她,家里那

戚哪个把咱们瞧在眼里的?我也没给她没脸,你这来做什么?”

大郎闻言脸色一冷,低着头道,“都是儿子的不是。”

岑子吟见方大娘反倒被大郎惹地怒火攻心,连忙起身拉着大郎道,“娘这是心疼你昨儿个在卢家受了委屈呢”又压低了声音道,“咱们娘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你越是护着,越是惹的娘不高兴,本就没多大的事儿,何必较这个真?”

对大郎地行事岑子吟还是比较理解的,媳妇做错了事情,自然要男人担着,房间里可以训斥,到了人前千般地不是都该是男人顶着,可是,跑到自家老娘面前这么说,这不摆明了让老娘和媳妇吃醋么?大郎是个有担当的,偏生用在这种时候不对,顺着方大娘地话头说了便没事了,偏生脑子在这会儿转不过弯来。

其实这也不怨大郎,男人和女人本来就不是一个位面的生物,在一些问题上有矛盾在所难免。

岑子吟又扭过头笑吟吟地对方大娘道,“大哥这是觉得家里都为了这事儿受了些委屈,只怨怼着自己,实是心疼娘呢你们倒是都是知道心疼人的,偏生嘴上却是不肯饶人。”

方大娘闻言叹息了一声道,“我也是知道那个家怕是由不得她做主,偏生家里就她这么一个姓卢的,昨儿个的事儿还历历在目呢。”方大娘心极软,这话却也是退步了。

大郎闻言低着头道,“娘,如今她姓岑了。”

方大娘闻言挥挥手,笑骂道,“我知道她姓岑了,不然能让她住在你院子里?去去,瞧见你这样子我就头疼,陪着你的宝贝媳妇儿去。家里还有一堆事儿要收拾呢”

卢氏与自家陪嫁丫头翠儿一路走会院子,院子里没了昨儿个的热闹,这会儿这条路竟然瞧不见半个人影,那翠儿是个机灵的,模样也生的不错,自家娘子没起身,她却是一大早就起来将院子逛了个遍,也认识到了不少岑家的管家、媳妇。

一边走一边道,“我听说三娘子与了那位一朵珠花,还是从头上取下来的,与你的却是一瓶香水,其他那两位与的东西却都是一般地。

卢氏闻言不由得皱了皱眉,那翠儿笑嘻嘻的道,“那位二夫人一大早便下厨房,今儿个早上用的东西皆是她亲手做出来的,却是只换了一朵旧珠花,香水可要值钱多了。”

卢氏闻言低声道,“你懂什么?香水值钱虽值钱,便是自家院子里伸手可取的,那珠花却是她地贴身之物。”

翠儿闻言啊了一声,问道,“那三娘子是什么意思?听说她与两位公子的情谊都是一般的呀怎的如此厚此薄彼?”

卢氏抿抿嘴,也是说不出来由,即便不喜她,也不该如此的表现在面上,其他人的礼物都是一样地,唯独岑子吟送的两样东西非要分出个厚薄来,按理说她们都是嫂嫂,比岑子吟要高上一截的,偏生这位三娘子在家里的地位不一般,大多的人都要看她地脸色行事,这么做不是故意给人难堪么?

这话倒是没冤枉岑子吟,若是家中进门的都是那种与世无争的,岑子吟自然不消打压一边捧另一边,一般的对待便是了,可偏生卢氏进门的时候做的事儿不那么地道,反正岑子吟也是要嫁人的了,方大娘要一碗水端平,岑子吟可不用,否则依照二郎大咧咧地性子,卢氏又是个有些心眼的,二郎这边不吃些亏才怪了。

其实,没那么多心思的还可以计较着岑子吟送的东西不过是瞧着各人缺什么便送什么,心思复杂的人自然要分出个高下来。这番作为在岑家人眼里其实根本不具备任何意义,只是做给卢氏瞧地。

偏生这卢氏也是个心眼多的,人人皆是瞧着这钱财上地厚薄,到她眼里便成了亲疏之别了。这话她倒是不会与大郎提,只是抿着嘴想了半晌,便回了屋子,已是有媳妇送了饭菜来,卢氏只布置好碗筷候着大郎回来一道用。

这边将大郎打回去,方大娘便微恼的道,“有了媳妇忘了娘,他便是将那女人护着得了这家还有没有我地位置了?还好二郎和晓娘是懂事的。”

岑子玉和唐珍儿都不说话,岑子吟闻言在一边捂着嘴笑,知道方大娘不过抱怨两句,实是没往心里去地,庆云在一边笑道,“还是方才三娘的话说的好,大郎实是心疼夫人呢如今惠娘是他房里的人,他陪不是才是正道,若是让惠娘来赔不是,新媳妇才进家门呢,夫人也不忍心给人这般没脸?”

方大娘摆摆手道,“哎,这是大郎成人了,有担当倒是好事。不管怎么说,夫妻和睦才是正道,大郎是个懂分寸的孩子,既然他这般说,必是有缘故的,进了门便是我的媳妇,往日的那些事便罢了。”

岑子吟与岑子玉对视了一眼,笑道,“娘,家里的事儿还多呢,我与五娘去将借来的盘子清点一下,与人还回去”

唐珍儿也道,“我也要回去改衣服了,没几天功夫,还有好些地方要改动呢”

三人相继退了出来,岑子玉低声问岑子吟道,“你又何必与她们不一样的东西?”

岑子吟笑笑道,“你没瞧着二嫂和大嫂哪儿不一样么?”

岑子玉挑眉,岑子吟道,“二嫂太谨慎了些,大嫂却是太得意了些。”

岑子玉唔了一声,唐珍儿在一边笑道,“子吟姐姐这般的厚此薄彼,怕是要让两个哥哥打架了。”

岑子吟撅撅嘴,她出嫁的日子不久了,两个嫂嫂的性子总是要提前摸的透彻一些,那卢氏就不是省油的灯,不把焦点集中在自己身上,日后眼前这两位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一个家若是有人成了家,必然会生出一些小心思出来,她要做的便是将矛盾集中在自己身上,让家里的人日子消停些,顺便的也瞧瞧那位吴氏小心谨慎之下的面目又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