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7章 生不同裘,死不同穴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七章 生不同裘,死不同穴

子吟闻声一愣,随即扬声笑道,“快快有请”

说罢起身迎了出去,只见李柔儿全然不是往日的笑嘻嘻的模样,一脸阴沉的走进来,见到岑子吟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连岑子吟殷勤的上前去打招呼也只是淡淡的。

岑子吟见状吩咐道,“厅里人多,县主不如随我到房一坐?”

李柔儿点了点头,随着岑子吟进了后院,尘儿倒了杯茶上来便敞开房的门坐在门口不远处,李柔儿坐下也不取那茶来饮,沉声道,“王家的事儿,可与你有关?”

岑子吟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微微讶异的道,“王家?近来家中事忙,可是那个王家?”

李柔儿闻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岑子吟明显的瞧见她的手有些抖,那茶杯里的谁微微的颤着,撒了几滴到衣衫上都没有察觉。

一口热茶下腹,李柔儿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将茶杯放在桌子上,砰的一声,竟然不小心撞的茶杯里的水洒了大半。李柔儿被烫的一个拿不稳,茶杯啪的一声跌到地上,摔了个粉碎,茶叶茶水撒了一地。

外面的尘儿闻声立即跳了起来,飞快的跑过来,岑子吟这边只拿着手上的帕子替李柔儿擦手,高声吩咐道,“快拿些凉水来”

李柔儿的手被烫的红了一大片,她却是没叫出来,摆了摆手,苦笑着道,“不必了”听声音,仿佛这疼痛却是让她冷静下来了一般。

岑子吟自然不会依她,取了凉水冲洗,又拿来家中常备地药,粗略的处理了一下,此刻,李柔儿却是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有条不紊的让尘儿退下去,只在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人靠近,这才转过头对岑子吟道,“我刚从宫里出来。”

岑子吟不置可否。只是淡笑着看着李柔儿。李柔儿扯了扯嘴角。有些自嘲地笑道。“我知道你不信我。不过。我可未曾害过你。”

这话倒是说地有些过于直白了。李柔儿地态度一直就是琢磨不透。一会儿帮着她。却又能从别地事情上看见她似乎对她没那么地道。话到此处已是没必要再打哑谜。“是你通知我地?”

李柔儿点点头。笑道。“我便知道你能猜到。”

岑子吟笑。使食指敲了敲桌子道。“说说你今儿个来地目地。”

李柔儿道。“目地自然要说。却是要先叙叙旧。”

岑子吟挑眉。这是有事求她了?

李柔儿并为因为岑子吟的表情停止下来,继续道,“当日结识你,一则因为的好奇,另一则则是因为有些人对你好奇。我不喜欢王家地人,可是不得不与之和平相处,因为有人护着他们。猎场的事儿,最后我还是来了,不是么?”

岑子吟闻言撅起嘴,点了点头笑,“来了就好。”

李柔儿接着道,“安澜,我护着她,因为我不得不护着她,安家如今的身份地位想必你也该有所耳闻,你纵然吃了些小亏,却是在大事上占了便宜。”

岑子吟唔了一声,李珉被揍,她差点儿被揍,的确不算吃亏,不过就是气势上不如人罢了,最后李珉还是她地,日后安澜也不敢再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也算得上是占便宜了。

“当日死活要留下李珉的不是我,我却是为你挡了一道,明知道事情不可为,还是替你约见了王妃,算上猎场的事,这是你欠我的第二份情。”

“之前送信一事,能不能算第三份,三娘子倒是可以斟酌斟酌。”

岑子吟不语,李柔儿见状也不慌乱,“我心知后面两件三娘子自己也能做到,前面一件,也算是承的安嘉的情,我不过是个顺水人情罢了,可三娘子自来便无需求人,顺水人情算不算一份情,三娘子若说不领,我便二话不说起身便走。”

岑子吟嗯了一声,李柔儿之前做地事,若是李柔儿如同她想象的一般,也该是冒了些风险,也许在背后还做了一些她所瞧不见的事,所以她和李地婚事才能如此顺利,第一件李柔儿本就和王家有仇,破坏他的好事不算什么,第二件却是真真地承了她极大的情了,第三件怕是她为自己铺好的后路,想到这儿,岑子吟不由得对李柔儿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人,是早料到有今天,还是单纯的喜欢挑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来做?

“你说”岑子吟淡淡的道,李柔儿提出之前的事儿,想必要她做的事情不简单,她好歹前前后后活了三十来岁了,自然不会热血冲动的拍胸口满口满算的答应下来。

李柔儿挑眉,“三娘子这是应下来了?”

岑子吟扯着嘴角笑,“县主,您不说是什么事,我怎么应?若是我能力范围之内,不违法,不会牵连家人,不会违反我原则的事儿,自然没有问题,若是在我能力范围之外,我应下来了,县主能信我做得到么?”

在李柔儿心目中,岑子吟一直是大咧咧的直性子,肚子里没什么弯弯道道,就与方大娘一般,若非她一心埋头钻研学术上的东西,又是生在寻常人家,怕不知道被人害死多少次了,这会儿却是跟她耍起了小心眼,虽然不会让她震惊,却也是小小的吃惊了一番。

好在如今李柔儿上门来求人,倒也是做好了被举荐的心理准备,只是微微一愣,便笑道,“你进了王府若也这般谨慎,倒也会安生几分。”

岑子吟被李柔儿点破也不恼,嘿嘿笑了几声道,“我这不是怕了么?县主都惧的面无人色,我一个小户人家出生的女子,既无靠山,也无钱财,手上有几分本事如今也涉及到一桩大案,我便是除了这条命,什么也拿不出手了,蝼蚁也要芶且偷生,我自然不能免俗。”

李柔儿扯了扯嘴角,没有接岑子吟地话头,“王共出仕以来,风风雨雨十余年便能把持半边朝政,能爬的这么快,便是有本事的人。这十来年在长安城屹立不倒,他结下了多少仇怨?偏生那独子又是个不争气的,为何能不倒?三娘子可想过么?”

岑子吟笑,“为官之道我不懂,我却是知

当好一个管家,必要让多数地人怕你又要仰仗你,还之主离不得你,也要让家宅内院的夫人小姐们不讨厌你。”

李柔儿点点头,又道,“那若是一个内院的夫人呢?”

岑子吟挑了挑眉,索性将话说全了,“家中能干的管家自然要安抚好了。若是在没有做好准备之前换上一个,没准就成了别人的心腹。这管家和夫人虽是主仆,却是相辅相成,谁也离不得谁呢”

李柔儿笑着又问道,“那你以为李的行迹如何?他可是像足了老王爷。”

这是要她评价王了?岑子吟撅撅嘴道,“这可不是我能说地。”

李柔儿突然厉色道,“王行迹浪荡,有一分钱便花两分钱,为何能有那般多的门人出将入相?为何有那般多的名学乐意在他府上度过余生?李珉为何又让你甘心下嫁于他?你可知道王在众臣心中地地位?你可知道为何当今圣上一登基便将王长女封为公主?要知道那时候她早已下嫁吐蕃你可知道为何岐王与驸马饮酒,驸马被贬,王与源宰相游宴,源宰相却没有受到半分责备?”

岑子吟低喝道,“住口”李柔儿被吓了一跳,只见岑子吟色厉言疾,“县主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字字诛心,你是在揣摩圣意还是在诋毁王?”

李柔儿闻言突然笑了起来,将包裹上白布的手递到岑子吟面前,“若非大难当头,我又怎会不畏死的与你说这些?”

岑子吟瞧着那白布,再想想李柔儿才来的时候跟鬼似地,不由得苦笑道,“便是如此,县主这话也说的太……”

李柔儿摇摇头道,“若不逼你一番,你便没一句实在话。”

岑子吟道,“你说”

李柔儿眼睛一亮,“你答应了?”

岑子吟摇头,“我心知你是迫于无奈,即便如此,我也只能量力而为,将心比心,县主,若你在我这个位置上,又当如何?”

岑子吟这是大实话了,也算得上很给李柔儿面子了,李柔儿闻言也不再强求,心知与岑子吟终究算不上过命的交情,岑子吟能做到这份儿上,也算得上是仁至义尽。

走到窗边将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探头瞧了瞧外面,李柔儿如此,岑子吟也不拦,尘儿在外面站着瞧见了也不理会,只是将身子转向其他地方。

李柔儿将窗户全部打开以后,确定了除了房门口十步以外的地方站着一个尘儿以外,不会再藏人,扭过头道,“安澜其实嫁不嫁给李珉没什么了不得,当然,这是在那位现李珉原来如此受宠之前”

安家本是王府上的人,自从从王府走出来以后,便征战四方,建功立业,倒也颇受赏识,可惜地是,朝中无人,朝堂上可以显示你没有群党,可私下里不该如此,安家人也是有期盼的,而李柔儿恰好做了这个不知情地中间人,倒是在那位面前得了几分宠爱,到后来便有些身不由己了。

王在朝堂上的身份地位和民间名声呈反比,从王府走出来地人,是不可能结党的,这其中地缘由所有人都明白,他们所能寻找的依靠就是全凭机缘了。王皇后的倒下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有没有依靠,而又能搭上线的,都投向了那位的怀抱,可是,为什么太子依然屹立不倒?为什么那位权势滔天依旧无法让自己的儿子登上太子的宝座?

不得不提的便是看着与王无瓜葛,实际上却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那些人,即便那些人与王无关,只要得到了这位看着没用,实际上在诸位大臣心目中德高望重地王的支持,太子的位置几乎就拿下了一半。

李柔儿确确实实的是身不由己,她对王家地厌恶是打从心底的,她虽不算聪明绝顶,倒也知道不该卷入太子之争,否则连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偏生那位拉着拽着,她也不能拒绝,只能躲着避着,可这种事儿怎么避得开?

上次那位决定孤注一掷,她便知道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是时候要选择立场了,选对了还无妨,选错了便是整个王府都要受她的连累。

王家事,那位的右臂将要被斩断,事情就变得真地一不可收拾了。

“所以,你决定不选?”岑子吟勾着嘴角笑道。

李柔儿闻言笑,“是的,我决定不选”顿了顿又道,“这些事,自然有人知晓,我只需要保住自身的安危即可,三娘子瞧着行事不羁,却是心中自由乾坤,往日倒是我错待了你。”

这种时候拍马屁对岑子吟可没什么大用场,岑子吟沉吟了一番才问道,“你是如何打算地?”

李柔儿道,“那位要替我指婚,选了好些个人,一个是王准,一个是个脚的中年鳏夫,还有一个皮相倒是不错,偏生是个风都吹的倒的。她倒是公平,只有王准是她身边地人,余下的两个分了好几个派系,王妃问我的意思,我便说遂了她的心意便是。”

岑子吟皱眉,“你要嫁给那个人?”

李柔儿笑着摇摇头,“那中年的鳏夫却是不错,风都吹得到的更好,王家迟早要败落,这两家却是不能再败落地了。她若能猖狂一世,我遂了她的意她也不会再对我动手。她若不能长久地旺,我又何愁陷于这些事之间?何况,还有三娘子会扶持我,不是么?”

岑子吟皱了皱鼻子道,“难怪你当初死活要把私房钱塞给我呢”心中却是暗暗吃惊李柔儿的决绝,将自己置之死地而后生,将婚姻当做儿戏,反正依照她们家地权势,要威逼对方离婚还不是小事,这边又有自己给她提供足够花销的钱财,就算困顿一生,也不会穷死饿死。

难怪李柔儿地脸色那么难看了,若是岑子吟不答应她的话,恐怕眼前这位也要孤注一掷,破罐子破摔的嫁入王家,到时候岑子吟的日子恐怕还真个不好过。也正因为有这一层关系,李柔儿才会来找她?毕竟,得罪了那位,如今也唯有岑子吟有可能拉她一把了。她的家族

平日里再怎么受宠,事关家族命运的时候,恐怕还是牲了了事,毕竟,申王瞧着春风得意,里子恐怕就没面子那么好看了。

李柔儿笑了笑,正色道,“如今我便要与王家撕破脸,我会先答应那边的婚事,在王家一事上,我父亲绝不会插手,她要我抉择,我便选给她瞧瞧”

岑子吟嗯了一声,突然问道,“今儿个你来我这儿,是做的什么打算?”

李柔儿道,“王一向不插手朝政上的事儿,这也是那位奈何不得他的缘故,如今对上也过是因为她逼的太紧,王不出面,便是几个小孩子小打小闹,皇上心里明镜似的,即便是得罪了她,在大事上没有错处,也自然有人能护住你我。”

岑子吟刹那间便明白了,有些同情的瞧着李柔儿,她表面风光,实际上却是要处处逢迎,稍有失势便会被牺牲掉,说白了不过是养在家中的一只宠物,可人又怎么能自以为是宠物?李柔儿自然是不甘心的,她可以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也可以忍气吞声的活下去,还可以低声下气的来求她,不过是为了挣扎出多一些的生存天地。

岑子吟毫不怀,李柔儿嫁人以后恐怕就会被人渐渐的淡忘掉,这个曾经深受父王甚至皇帝宠爱的县主,最后也许连寻常人家的闺女的日子都不如。她看的透彻,更是知道需要在自己还被人所记的的时候多做一些,多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生活在这样环境下的女子,还真不如岑子吟这样的小户之家了,至少,她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意愿,而李柔儿却是从一生下来便是不得已。

她也只是个少女而已,还有着对翩翩公子地向往,还有着对生死不渝感情的期盼,突如其来的变故才让她如此的惊慌失色,之前瞧见皇家公主嫁人以后地凄凉让她暗生警惕,可家人不管她,她唯一的出路又在哪里?

岑子吟不相信李柔儿就留下了她这么一条退路,不过,能为李柔儿所选择,倒也是一种肯定了,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县主来就是为了钱?”

李柔儿笑的爽朗,“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何况我一个小女子。”

此刻的李柔儿已是恢复了明媚的笑颜,刚得知那个消息地时候,她只觉得全世界都抛弃了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自己,如今与岑子吟相谈甚欢,让她又生出了一股自信,那是柳暗花明后的欣喜,也是历尽人情冷暖后地释然。

人只要有了退路,千般的艰辛在眼前也不会畏惧,她有了一搏的底气。

岑子吟道,“县主的东西自然是县主地,不过,要想保得住,也得我岑家安然无恙才行。岑家有今日,靠的是什么县主心中有数,如今眼前这一个坎迈不过去,也许什么都会灰飞烟灭”

李柔儿的自爆其短让岑子吟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她要考虑的还有身后那么多的人,若是这么简单,李柔儿也不会欲言又止了,自爆其短怕是送了个把柄给她,正题却是还在后面。

李柔儿道,“我的全副身家皆在你手上,日后我没了靠山,唯一地依靠便是交给你的那些钱。你嫁入王府,若是安然无恙,那些钱会不会被那些人吞地一分不剩?若是你这次被人陷害失势,我的钱恐怕也要落入别人地口袋”

岑子吟笑了笑道,“县主这是在说早就将自己和我绑在一条船上了?”

李柔儿笑,“这话我不敢说若是你没这分能耐,我要拿回来自然容易,可你有这分能耐了,如今又是我的困局,咱们自然是一条船上地。”

这么坦然?越的肯定李柔儿要她做的事情不简单,岑子吟撅撅嘴,“说了半天县主也没说明白,我越的迷糊了。”

李柔儿道,“我爹不会保我唯一能帮我的便是你们,既然你们要对付王家,手上的那点儿东西恐怕还不够份量”

岑子吟眼皮跳了跳,李柔儿缓缓的从怀中取出一个油纸包来,轻轻的放在桌上,“你瞧瞧”

岑子吟伸手拿起来,轻轻的打开来看了看,是几本账簿,翻开来又瞧了瞧,岑子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李柔儿,根本就是什么花季的少女,不是什么生活在梦幻中还寻思着要嫁一个好男人的天真女子,她之前的颤抖竟然是为了这个

岑子吟手一抖,油纸包着的账簿跌倒地上,一股寒意从心底浮上来,岑子吟狠狠的道,“你这是想害死我么?”

李柔儿冷色道,“我已是绝路,自然要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前我也说的分明,不管以往咱们的交情如何,如今是捆在了一条绳子上,你死了对我半点儿好处都没有”

岑子吟冷笑,“那你无须让我和那位直接对上?王府没了,我也活不长久”

李柔儿直直的望着岑子吟,眼中是疯狂,那疯狂之余却是有一丝诚恳,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没错,你是和那位直接对上了,可你手上的东西有能耐拿到的有几个人?我今儿个不避人的来,便是打定了主意与你同生共死”

岑子吟转过身望着窗外道,“我可没想过要与你同生共死陌路人罢了,生不同裘,死不共穴”

李柔儿呼吸一滞,将手伸入怀中,年少无知犯下的错唯有用血来洗么?她是生的太年轻了,又生的太迟了,该懂的东西总是少了那么一点儿,王府的王妃老的去的早了些,年轻的来的迟了一点儿,人人都妒忌她受宠,巴不得她能犯错,谁又会提醒她?当她知道错的时候,已是来不及回头。

掏出匕,李柔儿拔了出来,比着自己的脖子叫道,“你若不应我,我今儿个便死在你府上”

岑子吟吓了一跳,猛然回头,瞧见那脖子上的血丝不住的往下流,染红了脖子上的衣裳,范阳县主若是死在岑家,她岑子吟该如何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