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1章 谁敢动手?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十一章 谁敢动手?

十一章谁敢动手?

岑子吟眯起眼,这一个个的,尽数都欺上门了么?

往日她小心翼翼做人,最后还是免不了一个让人陷害的下场,她今儿个倒是闹明白了,王妃当日对她说的话还真个没错,她便是太小心了,本做的就是引人注目的事儿,偏生要用小心谨慎的态度来,结果依旧让人不满意,那她还那般谨慎做什么?

看清楚了房顶上的人,岑子吟不由得眉头一挑,“你真个是奉了皇命来保护我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嘉,从房顶上跳下来,安嘉道,“信口胡的罢了。”

岑子吟闻言扭过头道,“那你可以回去了”安嘉为什么要来帮她,她不知道,不过天上就没白掉馅饼的事儿,这份情她承不起。

该烧的东西都烧光了,那些人也是从地下转到光明正大,想必是迫不及待了,扔掉了那些包袱的岑子吟这会儿再没有顾虑也没有退路,她只有用自己的手去打拼一块生存的天空,危机从来和机会并存,这会儿她便要用自己真实的能耐去搏一次。

扬声唤出尘儿道,“屋子里就别收拾了,今儿个我住房,五娘去客房凑合一下。这会儿你去让人清点一下方才那些人来门上闹腾有没有伤了的,余下的人管事都到前院,我有事要说”

安嘉闻言一愣道,“三娘子意欲何为?”

岑子吟笑,“有劳安侍卫护我周全了不过,这会儿的情况恐怕你也护不住我了?刚才那位是高将军府上的没错?”

“嗯”安嘉淡淡地道。

岑子吟笑容中透露出来地自信让安嘉有些迷惑了。看起来像是一个要上战场地战士。眼中闪动着渴望地光芒。以前地岑子吟说话地时候总是留了些余地。小心翼翼地像是有什么让她畏惧地东西在面前一般。就如同身边地每一个小家碧玉。做人总是透露出那种中下层地人才会有地抑郁与克制。

安嘉丝毫不会怀。若是那样地岑子吟嫁入王府。即便是她有才华。也会生活在一团混乱中。因为她周围地人都是肆无忌惮地皇族。即便是在皇族中他们并不那么出色也让人瞧不起。可是。他们身上流动地毕竟是李家地血液。骨子里透露出来地是一种高傲地天性。

人都是有圈子地。高层地建筑为了维护小圈子地利益。酒娘出生地女子。即便再能耐。人一句出生便判了你地死刑。横跨阶级地婚姻。人又要利用你。又要瞧不上你。便是这般地**裸地关系。

李珉地能耐也不能让她在那个家不受委屈。可这时候地岑子吟。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只有在李身上才能看见地肆无忌惮。有人说那是流氓气息。安嘉不这么认为。不管手段如何。哪怕是撒泼耍横。满地打滚学泼妇。只要能达到自己地目地就行。安嘉地生活哲学教会了他一件事。他地顶头上司皇帝。从来是一个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地人

虽然安嘉不知道岑子吟能做到什么程度。可岑子吟此刻地眼神破有几分李珉地真传那便是一只困兽

安嘉非常肯定,若是岑子吟露出这样的眼神,即便是王府里地那帮子人再怎么难缠,也会先畏了几分,能脱身份界限的唯有一样,那便是你的心智否则,即便你是颗摇钱树,别人也只拿你当成一个工具而已。

见状,安嘉不由得摇了摇头,母老虎他见的多了,岑子吟以往的表现也不见得有多好,这也许只是他的错觉而已,从下层社会走出来的女子,再怎么样,骨子里都透露出一种卑微,便是这种卑微,这种自我否定,让他们永远都无法在强权面前挺直了腰杆说话。实际上,拳头大的才是老大不是么?

安嘉道,“没错,即便是小王爷,也未必能护住你,因为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一句话,便将岑子吟判了死刑。

实际上,安嘉在这个时候走出来便很能说明问题了,他一直都在暗中保护她,因为他希望她在必要的时候能够还给他这份人情,这时候怕是已经没必要了?

岑子吟却是微微的笑了,不该得罪的人么?兔子急了还能咬人呢。

她是谁?

她是横穿千年的岑子吟,从小接受的教育就告诉她,这个世界上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即便实际上的情况并非这样也不要紧,人的潜力是无限的,而她心中有足够的信念就可以了。

她是谁?

她是大唐编外的科技研人员,虽然大家都不肯承认,可她这个在世人眼中古里古怪的酒娘不可否认的已经被大部分的仕人学子所默认。

她是谁?

她是王家的未来儿媳妇,怎么说也是皇室的一员,岂是区区一个太监就能掌控生杀大权的?

反正现在已是被人逼急了,来到这个时代压抑了整整四年多的性子,一旦被释放出来,竟然觉得无比的快意。

只要她想,甚至可以改变这段历史,甚至可以将还流着两管鼻

玉环给干掉。

高力士很牛么?被皇子皇孙尊敬又如何?被皇帝信任又如何?还不是要给李白脱靴奉酒?

岑子吟走了,带着满身的杀气,领着家中一干管家,气势汹汹的冲出大门,鲜衣怒马扬鞭长安街头,那马蹄声和长安城铺就的石板撞击出的生意回响不绝,让人还来不及看清身影便晃了过去。

有瞥见一眼的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不敢相信那便是见了人满脸笑容的岑家三娘子,直到又瞧见岑家的一干管家跟在其后匆匆跑过,才疑惑的问上一句,“咦,这位三娘子平日里行事不是很低调么?怎么今儿个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也不怕伤到人?”

有的则是瘪瘪嘴,一语成,“王的儿媳妇,合该是王八瞧绿豆才能瞧对眼,不是一家人能进一家门么?装的了一时,也装不了一世,她娘便是只母老虎”

到了高府,岑子吟命管家护住两边街头,不准人进来,一人走到门口喝道,“高力士,你给我出来”

高家的府邸可谓是门禁森严,整日的想要进这道大门地人不知几许,高力士身肩将军一职,因此门外还战列着一堆侍卫,铠甲明亮,刀剑森森,只瞧那体型便是军中的人中龙凤,不消说,十来个大汉是近不得身的。

瞧见一个女子身穿鲜亮的红衣骑马狂奔而来,面容娇俏,颇有几分英姿,心中暗暗喝彩之际没想到这女子出口便是这石破天惊的一句。

高力士是谁?

虽然是个阉人,可那是大唐的堂堂将军,深受皇帝器重,连皇帝都只称他将军而不名,这女子竟然敢在将军府外如此嚣张的直呼高力士的大名,众士兵闻声不由得一愣,下一刻手中地剑便拔了出来

岑子吟怒眼一瞪,喝道,“我是岑氏三娘,谁敢动手?”

岑氏三娘

这个名字对众人来说并不陌生,反倒是太熟悉了,长安城能出名的女子不多,岑子吟恰恰是其中一个,相较于其他女子的才色双绝,岑子吟可谓是与众不同了点儿,弹琴吟诗作画写字没一样听说比较在行的,这却是没有丝毫影响,反而平添了她在世人心中的地位,因为这位酒娘出生地女子竟然能让众多的学引以为师,就仅仅这一点就让人惊诧了。

凡有才学,莫不是师从名师,而这位岑家三娘子竟然是自学成才,更是一手烂字闻名长安。

以一名女子的身份让皇帝封了其过世地父亲,就此举,无让长安城多少的女子扬眉吐气,又让多少生了闺女让婆婆嫌弃其不能传宗接代的媳妇心中暗暗期盼自家闺女也能像岑子吟一般争气。

自然,岑子吟再怎么成为长安城妇女们私下敬佩的对象,都并非让在场这些官兵恼火地原因,毕竟一个手无寸铁的娘们儿再怎么厉害也经不起他们一拳。

他们真正恼火的原因是,岑子吟背后那尊神长安三大害,不,现在应该是长安城剩下的唯一一个祸害的李珉。

民间的李珉自然没什么好说道地,便是一个烂赌鬼,可他们却是真真切切知道李一些不为人知过往的人。

说起来也简单,王妃当年为了教育这个不知悔改地浪子可谓是想尽了办法,其中一件便是将李珉给扔到军中去操练,可那位神仙是什么角色?

你用话辱骂,他跟你对骂,你用拳头揍他,行他打不过你,便忍可是,当你揍完了他以后,即便是用铁链子将他锁起来,他也有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半夜偷偷摸到你床边,还你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带过李地人都怕了,最后实在没辙,唯有将皮球踢给自家的上司,高将军。

说来这位高将军在龙子龙孙中也算是德高望重地角色,人人见了都温顺的跟小猫似的,那位爷自然也不能例外,可人在高将军面前就是一乖宝宝,转身就变脸。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又将人送回去,否则好好的军营真个就成了他李珉的游乐场了。

在这一刻,岑子吟上门来骂街,他们要不要管便成了一个问题。毕竟,不小心磕着碰着了,倒是完成了公务,可谁来负责接下来的后果?

几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在年纪最大的那个侍卫身上。

等到写完今天的章节再就来不及了,正好这段可以自成一章,就先出来大家看看,还有一章,字数三五千的也说不准,估计在下半夜,,,今儿个事多,所以耽搁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