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4章 女上男下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十四章 女上男下

庐内,红烛摇曳,岑子吟最终也没抢过比自己高出一,气喘吁吁的一坐在**,拿眼睛死死的瞪着李珉。

心中念叨着,看吧看吧!哼,孔夫子他老人家都说食色性也。世人都说饮食男女,要传宗接代总是要该咋咋滴吧!

心思却是不自在的飘到李珉身上,眼睛不受控制的从脸上飘啊飘的往下飘,脸,胸口,腰身,然后,咳咳,腰部以下……

李珉瞥着**坐着的自家老婆,岑子吟的脸很红,方才还气鼓鼓的瞪着他,这会儿竟然有些心不在焉了,往下往下再往下,李珉瞥了手中的竹绢一眼,再看岑子吟眼神的方向,本来还是上头的酒精便齐齐的往下半身涌去,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

岑子吟瞧着某人某个部位有点诡异的变化,又听见李珉的笑声,不由得抬起头,却瞧见李盯着她一脸的笑容,只是,这会儿那笑容怎么瞧怎么觉得猥琐,让她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

“你笑什么?不准笑!”岑子吟不由自主的叫嚣。

咬着唇尴尬的连怎么坐也不知道了,挪挪身子,却发现李珉一步步的靠过来,那酒气越发的靠近,让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有种莫名的异样让她的身体里面某种沉睡了几乎上千年的东西正在觉醒过来,要操纵她的身体,那种感觉很怪异,不由自主的想要放弃,却是不由自主的要去抵抗。

手将身下的床单抓的紧紧地,李珉可恶的笑容依旧,让她感觉到莫名地危险。

其实,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呀!她试图说服自己,身体中涌上来的一无力感却让她的思绪有些混乱,她想,她需要广阔点儿的空间来呼吸,李珉身上地酒味儿,让她的脑子不清楚了。

“岑家的小母老虎,呵呵……”李珉低笑着拉着岑子吟地手,让她紧抓着床单的手不由得一松,两人的距离看着有些近,却又有些远,手像是被什么电了一下,让岑子吟身体一僵,连李打趣她的话也没有听真切,只觉得整条手臂上地汗毛都竖了起来,身体里某种叫嚣越发的强烈,让她不禁有些埋怨某人离的太远,又不禁有些恼怒某人让她不正常了。

“你……”发出地声音很诡异。尖尖地调子和平日说话地时候完全是两样。与房内红烛闪烁中暧昧地光线交织在一起。刹那间让空气凝固了。

咬着嘴唇。不敢再开口。手将李珉地手抓地死紧。几乎用尽了全身地力气。

“你不是什么都不怕么?干嘛这么紧张?”李珉突然道。

被人当场拆穿地尴尬。让岑子吟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仰起头狠狠地道。“谁说我紧张了?”呃……气势是足了。可惜声音大地有些不受控制。脸上地红色将其出卖地干干净净。声音地主人越发地尴尬。索性破罐子破摔了。“这是害羞。这是害羞。你懂不懂!”

说完便要甩开李珉地手。她都说了些什么呀!

李珉怎么能让她轻易地离了自己身边。岑子吟一甩。他便轻轻一拉。娇小地身躯便跌入怀中。随即李珉发出一声呻吟。

岑子吟不动了,撞入的这具胸膛以往也依靠过,却是从来没有这般的有力!没错,就是有力,男人与女人的差距便在这儿,李轻轻的一拉,便是她无法抗拒的力量,围绕在腰间的手臂更是如同铁闸一般,仿佛她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岑子吟没有挣扎,并非因为腰间将她搂的紧紧的那双手,而是小腹传来的触觉……

李珉!李珉这该死的家伙在做什么?怎么可以做这么猥琐的动作!难道他就不能像个正常人点儿么?

一颗硕大的头颅靠在她肩膀上,紧贴的身体轻轻的扭动,而那颗沉重的头颅在她耳边轻轻的喘息着,而她,就只能这么傻傻的站着,不知所措的站着!

岑子吟很想一巴掌推开这家伙,可是,缠绕在身上的那双手抱的死紧,而她在这该死的时候竟然还想靠着眼前这具胸膛,因为,她该死的双脚竟然无力!

脖子被热乎乎的呼吸吹过,让她才知道自己这会儿的皮肤变得有多敏感,一阵呼吸,一阵发麻的感觉,就像是催眠一般,只让她觉得浑身上下不自在却又舍不得推开,是的,即便李珉没有抱的这么紧,她也舍不得推开——虽然,这会儿的李珉该死的像。

岑子吟非常担心李珉跟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而她跟李的第一次又在何方还说不清楚,深吸了一口气道,“不如,咱们换个地方?”

李珉闻言嘀咕道,“换到哪儿?你难道比较喜欢花园?我倒是不介意,就是这天太冷了,咱们改天……啊……”

岑子吟松开手咬牙切齿的道,“**!”这会儿的岑子吟已经认命了,李珉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不能用正常人的心理来度量他,她再不积极点儿,再继续害羞下去,要挽救自己的新婚夜就没机会了!

李珉揉了揉腰间被掐到那块,很是委屈的道,“我以为你比较喜欢……”飞快的收声,岑子吟眼神如刀,李珉露出讨好的笑容,“好好!**就**!可是……”你真的这么急?这话李珉没敢问出来,若非一进来某人就紧张的连话都不会说了,他用得着这么憋屈自己么?是男人都知道——他也急呀!

老婆大人发言,不敢不从,李珉手脚飞快的抱着岑子吟走到床边,岑子吟只觉得一阵天旋转,自己便躺在了**,身上被一具重物压着,肺叶里的空气被挤出了一大半,差点儿就要翻白眼了。

依旧呼吸急促,依旧不知所措,不过已经下定了决心要重新掌握主动权的新娘子用手戳戳新郎官,气若游丝,“脱衣服!”

果然很急!李珉兴奋,“你帮我!”

“自己脱!”

“要不,我帮你?”

“我自己来!”新娘子咬牙。

新郎官闻言七手八脚的爬起来,开始痛快的解自己地衣服,新娘子则是坐起身来,扶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喘息,一边看着三两下就把自己上半身

光地男人,手触到领口却犹豫了,望着室内那对闪耀将一切照耀的清晰明了的红烛,很有冲动去将那玩意儿给吹熄了,可惜,这红烛不能灭,要燃至天明,否则便是不吉利的兆头。

风萧萧兮易水寒,三娘子去兮不复返。

岑子吟的眼光一闪,突然,不动了!

裸奔地某人大咧咧的走到床前,皱着眉头望着自家的新娘子,“要不要我帮忙?”

新娘子咬牙,“不用!”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她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忍李把自己地新婚夜给玩过去!但愿,但愿熟能生巧吧……好歹她也是看过真人版的教学片的……

“你先去躺着!”

李珉闻言眼睛眨了眨,一向知道自家这个老婆与众不同了点儿,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爱好,女上男下么?难怪刚才她那么不高兴了,不过,他喜欢!

看着李珉眼里闪动异样激动地光彩,随即迅速的跑到**躺着,毫不遮掩的躺在那儿,最为刺目的是凸起的一团,他不害羞她可受不了,虽然她也很好奇实物版的摸着该是什么感觉,不过,岑子吟皱了皱鼻子,那玩意儿真丑!

不过,既然全世界男人地那啥啥都长得一个德行,她也只能凑合了。

新郎官目光灼灼,新娘子深知新郎官秉性,让他乖乖躺着已是了不得的成就了,要让他闭上眼睛不,基本上就不可能,既然如此,她也就忍了吧,忍着头皮一阵阵地发麻,岑子吟不断的催眠自己,裸奔了不起么?房间里你敢我也敢!

“咳咳!其实,人生下来不就都没穿衣服么?”李珉笑着道,“嗯!”岑子吟还没意识到自己将心理地话给说出来了,用力的点了点头,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开始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听见李珉的抽气声,更是动作飞快,直到她冲到**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才听见李略带抱怨的道,“干嘛动作那么快……”不过,他的新娘子果然与众不同!想必,调教一下以后会更加的……嘿嘿,果然是捡到了一块宝呀。

一人躺在被子外面,一人躺在被子里,岑家三娘子直到平复下自己的呼吸才道,“你……”

“嗯?”李珉淡淡的应道。

“你不冷么?进来吧!”

李珉道,“呆会儿就热了!盖着那玩意儿不方便!”顿了顿,又道,“你好了没?这天气还真的有点儿冷呢!”

那你不进来!这话岑子吟没说出口,眯着眼睛瞧李,这家伙果然是个爱玩的,不会是要将新婚夜交给新娘子来主导吧,她还看过教学片,要是换个女人,不得抓瞎了?心中笃定李珉是故意玩她的,心中怒意一起,岑子吟反而笑了,这家伙要玩是吧?

那就玩大一点儿!

这厢,李也在犯嘀咕,自家新娘子比较喜欢主动,可是也不能给他凉在外面这么久呀,要知道,这种天气,再怎么火热的热情也能让一阵冷风给吹没了……

正在嘀咕间,便瞧见岑子吟靠过来,一张殷红的小嘴和一双闪耀的大眼,加上一张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脸蛋,往下,虽然包裹的严严实实,方才的惊鸿一瞥却是让李珉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不过,为了美好的未来,他还是强忍住了凑上去的冲动……

隔着被子,岑子吟将自己的嘴凑了上去,这会儿才发现李珉的嘴唇其实很薄,忘记是谁说过男人的嘴唇薄的话,那是性格凉薄的表现,上唇薄是对人无情,下唇薄是苛待自己,其实,抛开这一层来说,他的唇形状长的很可口,让她忍不住想要尝一尝。

这会儿再不觉得主动是件坏事,岑子吟轻轻的靠了过去,缓缓的闭上眼睛,软软地,薄薄的,除了酒味儿,还有一股说不出来地味道,那是李珉身上特有的味道,夹杂着胰子的清香,吸入鼻中的时候不断的被放大,放大,再放大,让人迷醉。

舌头忍不住添了添,耳边地呼吸沉重起来,这会儿岑子吟倒是有些好奇那能让樱桃梗打结的技巧是怎样的了,若是那样地话,他会不会恶狼扑羊?

李珉的手在被子外面绕了上来,坚实的触感让被子这会儿显得有些多余,喉结滚动的声音让岑子吟忍不住好奇地伸出手去触碰喉头上那一块与女性不一样的地方,入手是光滑的皮肤,瞧着要黝黑上许多的皮肤竟然与她的身体一样光滑而有弹性,手背却不小心扫过下巴上冒出来的淡淡胡渣,惹地她唔了一声,轻轻的退了开来。

正在享受新娘子服侍地新郎官有些不依的睁开眼,咕哝道,“干什么?”低沉地声音让岑子吟微微一愣,随即笑了,饶有兴趣的伸手摩挲着下巴上地胡须,发出咯咯的笑声。

好吧,不得不承认除了不太地道的亲吻以外,她,束手无策了,下面到底是该直奔主题还是该干嘛,听见李珉变调的声音倒是让她心情大好,这家伙就装吧!看他能忍多久,手在下巴上摩挲,却是恶作剧般的调整了一下身子,引得李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呃,你不觉得裹着那个有点儿多余吗?”新狼官问道。

新娘子道,“我冷。”

新狼官循循善诱,“其实,靠着我就不冷了。”手悄悄的尝试越过被子,在碰到一片微凉的肌肤后,明显的感觉到被子里的人哆嗦了一下,像是失去力气一般的将手搭在他脖子上,眼神像是要浸出水一般。

被子被揭开,被子里的人便滚了出来,将身体蜷缩在他怀中,新郎官轻轻一愣,随即快乐的伸手挤入两人之间,覆盖胸前那抹让他思念已久的柔软。岑子吟身体一颤,李嘀咕,“好小……”

那是因为她还没发育完全好不好!让她连含羞的情绪都没了!

再也忍不住的新娘子用嘴巴堵住那个只会破坏情调的新郎官,整个身体都贴了上去,若有似无的用手贴到某人相同的位置,发现某人竟然没反应,用快要变成浆糊的脑袋略微一思索,腿便轻轻的动了动,满意的让另外一个人也跟她一样身体僵直了一下。

吻不过是片刻功夫,某人便按耐不住只是身体的相拥去含住一抹嫣红,手却是不老实的一直往下滑,掠过腰间,掩着小腹,另一只手则是在腿上摩挲,一股痒的让人无法接受的感觉传上来,岑子吟忍不住伸手去抓他的手,嘟囓道,“不要……好痒……”

大脑已经被下半身操纵了大半的新郎官儿哪儿还能听得进其他?越过重重阻碍,口中却是不带诚意的安慰,“不会啦!习惯就好了!”随手便将某人的手拉到身体下面压着,不会压的太死,却是让人抽不出来,继续攻城掠寨。

于是,新房里便出现这么诡异的一幕,新娘子狂笑不已,开始胡乱的扭动,新郎官忍了一会儿以后,凝重的抬起头来问道,“真是很痒?”

新娘子一边喘息一边狠狠的点头道,“真的!”

新郎皱眉,“那哪儿不痒?”

新娘子诺诺了半晌,不语,新郎叹息,做了一个凝重的决定,“那还是你来!”

新郎官重新躺下,重新上阵的新娘子这会儿已经摸到了一点儿窍门,每每有一些响动总是可以从新郎官那边得到一些响应,渐渐的也就驾轻就熟起来,那红烛摇曳,映照的帘子里一片通红。

半晌,李珉低低的道,“总是笑的话,你呆会儿会很难受的。

岑子吟唔了一声,其实,只要不碰她的大腿就还好啦,不知不觉间紧贴的身体已是汗水斑斑,两具身体间的火热已是有些烫人,几乎她每一个动作都能让他的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他似乎很辛苦。

李珉又道,“其实,第一次在下面的感觉会好些……”语已是不成调,岑子吟唔了一声,终是贴在他身边不动了,低声道,“来吧!我娘说,第一次总是免不了疼的!咬牙忍忍就过去了!”

李诧异的问道,“真的?”声音里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他其实想等她准备好了再说地……

岑子吟咬牙点头,由她来,只会把他的火越烧越旺,由他来,她却是始终跨不过那道关卡,是谁说女人地第一次就从来没有准备好过的?既然如此,先去掉那层会让人疼的东西再说!不管怎样,李珉知道照顾她的感受,这便足够了。

李珉看了看岑子吟,又瞧着铺在**的那条白巾,加上身体地叫嚣,是男人就不能忍!

女上男下片刻间便成了男上女下,被子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儿去了,深色的床单上躺着一具雪白娇小的身躯,雪白上两点嫣红格外地耀眼,往下,平坦的小腹,淡棕色的三角带,这是一具少女特有的身体,发育地还不算完全,却是带着淡淡的生涩,像将要熟的青苹果,格外的诱人。

这会儿才看的真切,李的喉结不断地涌动,每一处看起来都很可口,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少女美丽的面孔让他地心有些微微的发酸,而那眼中涌动地怒火和迷蒙都让他不由得觉得温暖。

岑子吟被看的浑身上下都不是滋味儿,不过方才已是肌肤相亲,倒也没那么不好意思了,就是觉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这么躺着地样子——一定很难看啦!

他的眼光移到哪儿,便有一股热流随着涌动,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火烤般的情形,三娘子恼的低叫道,“看够了没有?”

李珉闻言呵呵笑了两声,“佳人有约,自然不敢不从……”

这家伙!你看我也看!大家都不吃亏!

岑子吟正瞪大了双眼要瞧个够本,某人已是俯下身来,黝黑的肌肤覆盖在白皙的身体上,这一刻格外的和谐。

“若是不舒服,就告诉我!”李珉低声道,温热的气息吹的她耳朵发痒。

岑子吟已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轻轻的嗯了一声,伸手环住丈夫的肩膀,若是疼,电影里那一招她打算用一用了。

……

“你刚才就像一条蛇……”李珉低低的在她耳边笑道,略带几分酒气的呼吸在她的鼻尖吹过,手不老实的从她腰间慢慢的往上挪,一股诡异的热流在小腹中窜动,激的她脑子又开始不清醒了,这会儿还是浑身酸疼,初经人事的身体经不起过度的折腾,是谁说新婚夜可以一夜七次郎的?那新娘子要不了第二天铁定断气!

一想到明儿个还要早早起床,将被子狠狠的拉过来蒙住李珉的脸,“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睡觉!要是我明儿个起不来,我就……我就……”

想要威胁,却是不知道该威胁李珉什么,岑子吟咬咬牙,发现李珉在被子下一动不动,她有些慌张的拉开被子,却迎上一双带着笑意的眼,“你就怎样?”

岑子吟不由得恨的牙痒痒,“我就咬死你!”

“咬吧!”李拉开被子,手脚呈大字型,一副任君施为的模样,岑子吟再也忍不住,翻身起来扑到李珉身上,瞧见胸口的那点殷红,不由得想到方才,恶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啊……李珉低叫了一声……

初时有些疼,随即便松口了,岑子吟听见李珉的痛呼,抬起头来,红肿的嘴唇微张,一双大眼耀耀生辉,脸上的红潮未曾消退,李珉大掌一伸,将张牙舞爪的老婆拉入怀中,双手紧紧的抱着,忍不住的低喃,“你这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把你揉到身体里呀……”

“放手!”

“不要!”

“明天还要起床呢!”

“就抱一会儿,就抱一会儿嘛!”

“那你的手在干什么?唔……”

不问不知道,一问才晓得,看俺书的一帮色女呀……

你们都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