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17章 内有恶犬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十七章 内有恶犬

朵一直在岑子吟的院子里住着,生了小狗后岑家连连因为怕它咬伤人才关了起来,平日里与尘儿比岑子吟还要亲近,尘儿只是轻轻一指,黑朵便扑了上去。

“啊~

那女人发出一声尖叫,黑朵凑到她脸旁露出一口尖牙,吓的那女人闭上眼,尘儿将秀儿从那女人身上拉下来道,“便是与姑奶奶说了,房里的东西休要乱动。黑朵最是不喜生人,若是身上没异样的味道还好,若是有,出门的时候怕就要注意了。”

女人尖叫道,“快让它走开!快让它走开!”

李珉却是在一边叫道,“黑朵,咬她!”

黑朵哼哼了两声,明显不买账,径自在女人身上嗅嗅,随即便汪的叫了一声,那女人叫道,“你让它走开!我还给你还不行么!”

岑子吟见状点了点头,尘儿这才道,“黑朵,到门口去坐着!”

那黑朵果真听话的过去在门口巴巴的坐着,一边还讨好的摇了摇尾巴,女人没有再感觉到狗身上的那股味道,这才睁开眼睛瞧了瞧爬起来,瞧见黑朵还在门口虎视眈眈的望着她,一个哆嗦,便颤抖着从身上往外讨东西,手镯、簪子、梳子甚至还有物理的一些小摆件,岑子吟看的目瞪口呆,没想明白那胸口的衣服里怎么塞下那么多东西的,难怪李要撕她衣服了!

怀里,袖子里,然后撩起裙摆又摸索了一堆,让岑子吟惊讶自家屋里竟然有那么多东西,好一阵子,那女人才哆嗦着道,“都拿完了……我身上这件衣服……”

岑子吟刚想说算了,反正她以后也不会穿,李珉黑着脸道,“脱了!穿你自己地走!”

女人可怜兮兮地望着李珉道。“十五……”

尘儿道。“黑朵!”

黑朵闻声连忙竖起耳朵。女人七手八脚地就要开始扒衣服。李珉见状扭身走了出去。女人三两下便将自己身上扒了个精光。瞧着连肚兜都是从她箱子里翻出来地东西。岑子吟已经完全无话可说了。

尘儿找到她自己地衣服。也不客气。扔在她身上让她穿了走。又拿起地上那件肚兜心疼地道。“珍娘绣了好些天呢。”

李珉将那女人送出门。将门关地死死地这才走回来。回来便听见尘儿这么一句。摆摆手道。“扔了扔了!再好地东西上了她地身你还敢穿?”顿了顿又道。“日后只要爷和你们家娘子不在。谁来也不准进。若是死活要进来地。便使棒子给我撵出去。”

……

唐朝人的男女平等不光在生活中,在婚俗上也可以见一斑,一群媳妇娘子拿着棒槌扫帚什么的,围着李珉打着玩,这是第三天回门的时候必有的风俗,众人自然也不是真打,只是打两下意思一下罢了,岑子吟则是被方大娘拉到一边问长问短,

“他这些兄弟姐妹……”方大娘一时找不出形容词了,简直太离谱了,亏的李还是护着自家闺女地,便是新婚第一天就闹腾成那模样,据说好几十个兄弟姐妹,府里的姨娘比岑家上下加起来的人数都多,这才见到几个呢!

岑子玉有些事儿耽搁了,姗姗来迟,方瞧见李珉的脸,便不由得一阵恼怒,上前去与唐珍儿使了个眼色,两人退了开来,在一边嘀咕道,“珍儿,呆会儿揍狠点儿!”

唐珍儿玩的面色微微泛红,还有些喘不过气来,听见这话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不解的看着岑子玉,“五娘……”

岑子玉眯眯眼,脸上露出一抹阴狠,“三娘可没留那么长的指甲,即便留了,依照三娘不跟人动手的性子,挠他一把,定然也是他的不对!不管怎么说,他新婚便顶着这么张脸陪三娘回门,便是给咱们没脸!打了也白给!”

顺着岑子玉的眼光望过去,李珉脸上赫然五条被什么抓过地印迹,结了,正招摇的摆在脸上,她方才也瞧见了,可没想那么深远,这会儿瞧见了只觉得那爪印就像是摆在脸上大咧咧嘲笑他们似的,怎么看怎么碍眼,走上去,从一个丫头手中将扫帚换成棒槌,双手拎起来便向李腿上揍去。

岑子玉也是不客气的从一个媳妇手中拿过一个棒槌,也追杀上去。

便是一阵枪林弹雨中,有两个特别的卖力,打的李珉哎呀一声叫了出来,“谁这么没轻没重的!哎哟……”

岑子玉与唐珍儿两个哪儿管那么多,旁边的丫头媳妇也有晓事儿的,其中几个也是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李珉不知道为何众人突然认真起来了,被揍地嗷嗷叫,挺不住便往岑子吟与方大娘那边跑过去。

众人还没打够,岂容得他逃跑?自然是围追堵截,李珉受不住,一边跑一边叫道,“不得了了,娘子,要打死人了,快来救救为夫呀!”

岑子吟与方大娘在厅里正说话,听见李这边叫唤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这人!”

方大娘瘪瘪嘴道,“几个丫头媳妇打两下玩玩,他自己玩的不亦乐乎,这会儿还叫起来了,由得他去!你继续说后来又如何了?”

岑子吟笑道,“撵出去以后,我便让人在门口贴了张纸条,上面写内有恶犬,非请勿入。今儿个早上出门的时候被人给改成了内有猛虎……”

二郎闻言憋不住大

,大郎也是笑的前俯后仰,方大娘笑了一会儿道,么了?这帮子人便是要他们怕了你才好!如今要骑到你头上了,日后便没个翻身之日了。”顿了顿叹息道,“可惜了珍儿的手艺,你便是不穿,让她拿走不就得了,烧了多可惜。”

岑子吟摇摇头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地,后来一想才通透,便是我不要的,也不能送了她,今儿个穿一件,我让她拿走了,明儿个再来穿一件,我便是有金山银山地也不够花用。

方大娘皱了皱眉,总觉得这般的浪费很不好,偏生又说不出什么话来,她也知道这世上便有这么多人是你无法想象地模样,就是性子使然,见不得人浪费。

大郎道,“头一日的都是按耐不住性子地,诺大一个王府,并非全是这种人物,后面憋得住的怕才是难缠的,三娘这般做倒是给他们瞧真切了,便是一把火烧了,也休想占了便宜去。这般,至少让他们不敢硬来了。”

大郎话声刚落,李珉便一头撞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群媳妇丫头的,府里地下人不好追进来,唐珍儿和岑子玉却是不管那般多,卢氏与吴氏也是笑吟吟的跟了过来,一把扫帚挥的浑身是汗。

李撞进来便大叫道,“三娘!快救我!五娘和珍儿要杀为夫哇!”一下子跳到岑子吟身边,将身子缩成一团躲着。

岑子吟只瞧见李珉这会儿已经是脚下颠簸,脸上还有几个包,着实被揍的不轻,见状也是吓了一跳,瞥了一眼岑子玉,岑子玉笑嘻嘻的走过来道,“三姐夫,五娘手重了些,你休要见怪呀!”

李珉不知道自己是哪儿得罪了眼前这位了,被揍的满头包,却是发作不出来,这会儿瞧见她手上地棒槌还一阵后怕,躲在岑子吟身后苦着脸道,“你是我姑奶奶,我惹不得你,今儿个的下马威便该够了吧?我日后会好好对三娘的!”

岑子玉闻言嘻嘻笑着让了开去,唐珍儿却是瞪着李珉道,“你可是今儿个做了承诺了,大丈夫言出必行!”

李珉连连点头,忙不迭的应是,唐珍儿这才满意的站在一边,一双眼还是瞅着李,依旧非常不爽他脸上的那印子。

大郎见李珉被揍的不轻扭过头去问自家媳妇,卢氏只是捂着嘴笑而不语,二郎却是大笑道,“我还说等他们揍完了咱们练练呢!如今瞧来却是不必了,咱们家的女人一向是棒槌使的好,你单枪匹马的就不消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出手了。”

李珉听了哭笑不得,方大娘见状却是皱起了眉头,瞅着岑子玉,人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满意,李珉虽然不算很好,近来一直地表现却都是不错的,她心里非常的喜欢。何况,揍女婿的风俗是有,大多都是随便意思一下就算了,人夫妻正新婚燕尔,这揍女婿的风俗不过跟闹洞房一般,皆是有度才好,这模样休要说回了王府,会怎么样,便是在她心中也是心疼不已的,不由得有些恼怒的道,“你两个丫头,怎的这么没轻没重的?”

李珉摆摆手道,“没事没事!”

岑子吟挑眉看着岑子玉,岑子玉断然不是这种没轻重的人物,岑子玉低下头道,“大伯母,是我错了,玩地疯了便没注意到轻重,要不,让三姐夫也揍我一顿吧!”

唐珍儿也是有样学样的低头认错,倒是让方大娘不止该如何是好了,李连忙道,“人多,她两个没注意到也正常,想必还没经历过这种事儿呢。多好的日子,岳母休要恼她们了。”

方大娘这才哼了一声,“今儿个你们三姐夫替你们求情,我便不罚你们了。”

两人连忙谢过,又郑重的与李珉道歉,好在方大娘对这并不太感兴趣,瞧见李珉进来,又转到他身上去了,笑着道,“身上的伤可要紧?要不,请个大夫来瞧瞧?”

李珉这会儿还是浑身酸疼,却也敢将两位姑奶奶得罪狠了,笑嘻嘻地道,“没事呢,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岑子吟瞧真切了李珉身上的伤都不算重,瞧来岑子玉也还算有分寸,心中虽然惑,这会儿也不好多问,笑着道,“便在说你那五姐。”想到那个女人,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还真真是个活宝,怎么说都是个皇族之后,王爷地千金,竟然比个市井的妇人都不如。

卢氏、吴氏以及岑子玉和唐珍儿都是没听见此事地,无不露出兴致勃勃的表情,方大娘便将事情转述了一遍,听到李珉被那女人挠了一把地时候,李摸摸脸,岑子玉与唐珍儿对视一眼,唐珍儿有些愧疚的低下头,岑子玉却是冷冷的盯着李珉,只将不注意扫过岑子玉座位那儿的李惊的一身冷汗。

方大娘将完,卢氏与吴氏一个笑不可支,吴氏则是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样子,岑子玉道,“这情况瞧来只有黑朵怕是不够呢!一个女人自然可以被黑朵吓跑,可是黑朵还要照顾两个小的,不如将家里黑熊也带过去吧。”

黑熊,顾名思义,便是长得跟熊一般,与黑朵一母所出,那一胎只有两只,一公一母,母的自然是如今地黑朵,公的就是黑熊了,它体型却是黑朵的三倍有余,岑子吟很是有些怀它老妈当年到底找了条什么公狗来自由恋爱,竟然生

么一只怪胎来。

休要说家中的其他人,便是岑子吟打小看着它长这么大的,每每瞧见那黑熊便觉得害怕不已,一张大嘴张开了放进一个人的脑袋都没问题,真个跟黑熊一般,是岑家地镇宅之宝。

一顿饭能吃上两大盆,除了剩菜剩饭以外,岑子吟还专门让人给它一天两只炖鸡,没辙这家伙因为表象凶猛,一直用绳子给拴着,可即便如此,它也会一口吞了路过它面前的一切活物,方圆百米之内皆无生物敢靠近,为了让它保持不饿的状态,免得哪天挣脱绳子跑出去祸害人,也只有好饭好菜的养着了。

除了岑家的人和福伯,谁喂食也吃,见人便是呲牙咧嘴的。性子里还有一股狂性,发起狂来的时候便是十来个大汉也拽不住它,因为这只狗实在太凶,家中最凶的狗到了它的地盘也会绕道走,成为生人勿近的标志,因此李笑呵呵地疯狂点头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岑子吟则是非常确定李珉不小心把岑子玉给得罪了,否则她也不会这么折腾这孩子。

李珉应了,方大娘也没想那么深远,点点头道,“一个黑熊比得过十个管家,姑爷身边本就没什么人,如今你带了两房管家过去便够招人瞩目了,再添人却是不好。若是实在缺人手,请王妃替你们物色好了。”

此事如此盖棺定论,导致李珉看见黑熊的真实面目的时候腿都软了,浑身上下黝黑一片,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岑子吟走过去的时候它正躺在那儿舒服的晒太阳,看见岑子吟过来却是没有动作,任由岑子吟抚摸它身上的皮毛,仿佛李珉不存在一般。

那狗躺着瞧起来怕就有两石重,岑子吟轻轻拍拍它的背脊道,“黑熊,你跟我走好不好?”

黑熊闻言像是能听懂人话一般抬起眼皮看了岑子吟一眼,随即缓缓地站起身来,瞧着慵懒却又蓄势待发一般,那感觉说不出来,这时候才打量了站在远处的李一眼,那目光,在李看来却是有些不屑。

一只狗有什么好牛逼的?

李珉哼哼了一声,发现那家伙站起来竟然快到岑子吟肩膀了,这高度也就是在他腰上方,黑熊像是听见李珉的哼哼,嗓子里突然发出呜呜的声音,那声音低沉而浑厚,势态惊人,后腿微微弯曲,前腿绷直,身体拱了起来,身上地肌肉紧绷,像是下一刻就要扑过来一般。

李连忙摆摆手道,“好了好了!你赢了!”

黑熊像是对李珉不太敢兴趣,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随即望着岑子吟,岑子吟见状皱了皱眉,这种情况只说明一件事,黑熊很讨厌李珉,讨厌到无视他地地步。

“要不,咱们还是别带它回去了?若是伤了人……”岑子吟有些不确定的道,她更担心地是这家伙伤了整日在它面前晃悠的李珉。

李珉笑着道,“那怎么行?就是它了,够彪悍,爷喜欢!咱们把它带回去,然后把黑朵送回来得了,省地那两个小家伙在你腿上打滚,爷都没享受过呢。”

岑子吟听了不由得翻翻白眼,黑熊却是有些焦躁的开始踏步,瞧起来确实非常不喜欢李珉,它的性子已经到了极限了,连忙蹲下来在黑熊耳边低声道,“他是我夫君呢,黑熊,你闻闻。”说着将手凑到黑熊鼻子边,她手上有李的味道。

做这个动作岑子吟也是很害怕的,要是黑熊控制不了胸中的怒火,怕是一口就把她的手给吞了,另一只手轻轻的在黑熊背脊上抚摸,安抚它的情绪。

黑熊闻了闻,嗓子里又发出一声呜咽,岑子吟继续道,“他不是坏人,可以经常陪你说话。”

黑熊又看了李一眼,扭过头来看着岑子吟,岑子吟动也不动的望着它的眼睛,半晌,黑熊像是放弃了一般,低下头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岑子吟这才松了一口气,冲着李珉招招手道,“你过来一下好么?”

李珉闻言这才笑嘻嘻的走过来,伸手便在黑熊背上拍了一下,岑子吟吓了一大跳,发现黑熊只是拱了拱身子,瞪了李珉一眼便没有其他的动作,这才去解开链子,牵着黑熊准备上马车。

回门的日子是不能在家中过夜的,只有到了每年二月的时候,出嫁的女儿才能带着东西回到娘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有点儿给忙碌了一年的媳妇放假的意思。

岑子吟没敢让黑熊自己走过去,这家伙到了生人多的地方便是狂躁不安,两人一狗便是挤着一辆马车回去,楚河汉界分明的很,黑熊只顿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李,为怕它一时想不通就扑了上去,岑子吟只好坐在它身边一直安抚着。

今儿个事情多,不好意思呀,只写了五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