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2章 有奶便是娘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二十二章 有奶便是娘

姨娘!十五夫人这会儿在收拾东西要回娘家了。收到下面人的通报,连忙过来在九姨娘耳边轻声道。

九娘皱了皱眉,这会儿正在安抚十六姨娘,岑子吟离去的笑容让她有些拿不住,只得先打发了张嫂回去,这边十六姨娘却是闹腾个不休,她闻言不由得心头有些恼火,虽然下面这些人去闹腾也是她睁只眼闭只眼的关系,真到了这个时候却又有些不耐十六姨娘的哭哭啼啼,冷着脸道,“要哭你便自己哭,你那儿子是什么德行你自己最是清楚,这会儿那位正收拾了东西要走,你爱闹便闹去!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这人是王妃相中的,谁做的媒人谁提的亲你们心理面也该有数,别闹到最后自己脸上难堪!”

说罢一甩衣袖转身走了出去,众人本寻思着要瞧岑子吟的好戏,这事儿不管如何咬伤了人便是岑子吟理亏,她再能耐,总是在王府里住着,也就两房管家,架不住王府人多势众。

十六姨娘本就是个眼皮浅的,也没寻思透彻岑子吟走是什么盘算,见九姨转身便走了,一下子从凳子上跳起来道,“自家畜生咬伤了人便要跑?天下间便没有这样的理,不把今儿个的事情给个交代,我瞧她能跑到哪儿去!”

说了便开始招呼自家院子里的管家要去拦人,众人见九姨娘不管,帮了二十八自家在这件事儿上也谋不到什么好处不说,还指不定折腾的一身腥,多半九姨娘便是拿她当枪使了,只打了个哈哈,各自找了由头开溜。

十六姨娘则是见众人不理她,便除了身边的一个丫头和二十八身边的小厮留下以外,余下的人尽数带到岑子吟地院子,身边贴心的那媳妇子见状不由得拉着十六姨娘道,“之前您去便没讨到好,如今再去闹腾,又没了九姨娘撑腰,王妃也是站在她那边地,咱们这么去能有什么好处?不如便这么算了。”

十六姨娘拿着哭的红肿的眼睛一瞪道,“咱们要人没人,要钱没钱,二十八郎伤成这模样,我便是拼死也要去闹上一回!那位是什么心思我能不明白?怕人跑了便没了她的好处,哼!我儿伤了她不闻不问,只寻思着岑家那点儿家当,便是我要不到钱,也要坏了她的好事!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

这边九姨娘却是匆匆地往王妃院子行去,王妃一向在王府里呆不住,这次却是在王府里住了这么久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心知这是在为那边撑腰,可王妃不明说,也没做什么,她也是在看,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岑子吟到底是王妃瞧不顺眼她的行事在府里下地一枚棋子,还是另有它意。如今事情闹的大了,她势必要去知会一声,否则这王府她还是没那么容易操持的井井有条。

与王妃院子里的管事报了,不多时便有人出来请她进去。

王妃这会儿正在摆弄房里地那几盆牡丹,花儿开的正艳,瞧着甚是好看,洛阳与长安水土相似,养出来的牡丹皆是那般的娇贵,特别是这种精心栽培后出来的,比起野地里经历了风吹雨打的更显得雍容华贵。

九娘正要施礼。王妃却是道。“免了。有什么事便直说吧。要不了多久便是饭点。你事儿也多。休要耽搁在这种小事上。”却是一直专注于手上地事。连头也不回。

九姨娘闻言站到一边。低声道。“今儿个二十八几个去十五院子道喜。被狗给咬了。”

王妃淡淡地挑了挑眉。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笑着道。“这种小事。你处理了便好。来问我做什么?”

九娘道。“十六姨娘不依。要闹腾。这会儿岑氏正收拾东西。道是王府容不下她。要回娘家去。”

王妃笑道。“王府有容不下她么?”

九娘咬牙。“没有!”

王妃点了点头道,“那便是了,他小两口闹闹别扭,咱们就别插手了。夫妻哪儿有不拌嘴地,特别是他们这种年纪,都是副直来直去的脾气,不懂得拐弯,指不定明天就好了。”

九娘闻言呼吸一滞,她才不信王妃不知道发生在外面地事儿,低着头眼眶便红了,吸了吸鼻子,用手绢在眼角擦了几下,这才道,“王妃,说来皆是我的不是。”

王妃不语,只专注手上地事儿,九姨娘便哽咽着道,“岑氏身边那个媳妇眼中没个高下,岑氏也不管教一下,我心中一口气憋着下不来,便让人给了她一巴掌,岑氏便道是咱们王府容不下她。这会儿收拾了东西要走,十六姨娘还在那边闹腾着,这会儿我再出面怕是留不住她,所以才来请王妃。”

王妃嗯了一声,放下手中的小剪子,抬起头看着九姨娘,笑着道,“多大的事儿呢!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你既觉得是自己的缘故,便去留她一留便是,我瞧着那孩子和善,倒是不像是你的缘故。想必小夫妻两个有什么口角吧?”

旁边一个媳妇子这会儿插嘴道,“王妃,这事儿奴婢倒是听说了点儿,倒是岑氏想打杀了那只狗,十五爷不肯呢。

九娘只差点儿没咬碎了一口银牙,王妃这是摆明了要坐山观虎斗了,表面上瞧着是她占尽了上风,可王妃如今折腾了这么个人进来,便是要坐在一边冷眼瞧着,谁会相信?府里上上下下那么多人娶媳妇,就没见这位回

如今在家里跟一座山似的挪也不肯挪一下,谁不知的是什么——王妃必是瞧着她不顺眼了,想换个人来操持这个府邸。

王府虽穷,可破船犹有三千钉,每年的钱财过手的不知几许,府里每个人的用度是固定的,可王爷王妃皆不管事,即便是这两位和这两位眼中重视地,稍稍用些手段也能克扣下不少来,只要她做的不过分,王妃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地,这会儿突然这样她如何舍得?

有一个岑子吟虽好,没有她王府却一样能玩的转,既然如此,她便容不得她了!

九娘暗暗的下定了决心,低声道,“王妃,我省的,这会儿便去与岑氏赔不是,只是那狗怕是要拖来打杀了才行,见了血的畜生无论如何也能留了。”

王妃淡淡地嗯了一声,九姨娘便要退下,出门的时候,王妃突然道,“之前五娘去那边院子是怎么回事?”

九娘停了下来,扭过头道,“姑奶奶的事儿我也不太好插手……”

王妃闻言淡淡地道,“不好插手?你若是管不好这个府邸,那便交了手上的差事,让有能耐的人来操持好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王府容不得这些鸡鸣狗盗之辈!”

九姨娘脸色一暗,这是王妃让她别在下面使手脚了,一切尽数在人眼里呢!撵出去一个岑子吟,即便府里没能耐人,王妃想要拿她的短处也是轻而易举。

出门地身影有些蹒跚,一离开,王妃又拾起桌上的剪子,旁边那个媳妇问道,“王妃,您这么说,不是让她铁了心要将撵三娘子给出去么。”

王妃淡淡的笑道,“那也要看她有没有那份能耐!何况,九姨娘也该是个聪明人,若是想不通我话里的意思,这个王府也不能让她翻云覆雨这般久了。”

李珉的小院内,东西本这几天就打好了包,除了家具什么的,便都收拾好了,岑子吟也没打算要把家具也带走,只一样样地往车上搬东西,那送嫁的马车装地满满当当,外面租借来的两辆车也是装满了,只等岑家来人送来家里地马车。

院子外十六姨娘依旧在那儿哭天抢地,岑子吟闲下来才有心过问,笑着对张嫂道,“你去瞧瞧,那位长辈在外面哭了这么半天,嗓子都哭哑了,若是累了,便让她歇歇接着哭,若是渴了你与她杯茶水,别忘了有事儿找十五爷,这狗可不是咱们家的了。”

张嫂呸了一声道,“什么长辈?这王府里地姨娘多的手指加脚趾头都数不完,一个个的长辈认过去还能有咱们的位置?”心中对十六姨娘的识时务却是认同了几分,在门口哭闹了这么半天,倒是没了方才的嚣张劲儿,便是服了软,这会儿人给台阶便该顺着下,真闹腾个哭丧的在门口一直哭着也是听着就不舒服。

果真去开了门,十六姨娘只扶着门哭,也没听见里面的响动,突然门往后一拉,她便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张嫂笑嘻嘻的俯下身子拉起她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十六姨奶奶,这天气虽一日日的见暖和,地上却依旧是潮湿的紧,若是伤着了身子又该如何?二十八爷还靠着您照顾呢!”

十六姨娘已是没了方才的锐气,寻思着儿子还在**躺着生死未卜,要请大夫,要吃药,要补身子,处处都是花钱的地方,指望着府里那位管事的姨娘是靠不住的,王爷王妃那儿更别提,没经允许是谁也见不着,知道这岑家的人是不吃硬的,便是连九姨娘的账也不买,便寻思着软下身子来哭一场,没想到她正寻思着要放弃的时候,门却是开了。

被方才骂她的这个媳妇子拉着,她虽面子上有些过不去,这会儿却是顾不得那么许多,只做弱不禁风样,拉着张嫂的手道,“我便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方才是急糊涂了,三娘子是个大度的,嫂子替我求求情,我与她赔不是了,那狗是十五爷的心肝儿,我是糊涂了又被人那么一挑拨才会行事没有章法,二十八郎便是被那些没谱的兄弟给带坏了,嫂子替我求求情,只要能救得我二十八郎的性命,我便与嫂子跪下了!”

张嫂见她这般模样,心也不禁软了下来,这府里的妾,比起府里的管事媳妇的地位都不如,任由着人揉圆搓扁,难得有见到一个地位也许不咋滴的人,便寻思着对方还没混熟的时候想欺上头来,不想却是这么个结局。

岑子吟虽有心不太为难这些下面的小棋子,但是该敲打的还是得敲打,不能让人以为岑家三娘子面前闹腾讨不到好处便可以来哭哭啼啼的闹腾。

伸手拉着十六姨娘道,“十六姨娘不可如此!到底您还是老王爷地妾,给我们做奴婢的跪下便没有章法了。”说着瞧了周围与十六姨娘同来地几个人一眼,又道,“十六姨随奴婢进去坐坐吧,顺便洗把脸。”

那几个管事和媳妇见状倒也没有跟上来,见着十六姨娘进了门,随即传来落锁的声音,几个人皆是对视了一眼,不知这岑氏是在搞什么古怪,不过人既进了门,合该是能讨到些好处的,只在外面等待。

十六姨娘随着张嫂进了门,见到院子里装了许多的车,不由得低声道,“嫂子,这事儿我多嘴问一句,三娘这会儿收拾东西便要这么回去?”

张嫂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姨娘道,“三娘这么回去,我觉得有些不妥当,这话得有理便听,没理便当我放屁。”

十六姨娘地言辞有些粗俗,张嫂皱了皱眉,到底没说什么,只让秀儿去打水,十六姨娘继续道,“才成亲几天便收拾了东西回娘家,别人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的,三娘乃至岑家面子上怕是都不好看,王府在外面的什么情形大家都知道,不过是破罐子破摔,根本不在乎这些,可三娘不同,她好歹在长安城也是有名望地,这般回去背后指不定让人怎么戳脊梁骨呢!何况这事儿必然还有些没脸没皮的在背后比划着,最终怕也落不到好,不如去求求王妃,毕竟三娘子也是王妃瞧中的,她必能与三娘子做主。”

张嫂只是笑笑,秀儿正好打了水过来,她服侍十六姨娘将脸洗干净了,这又拿了脂粉与她重新装扮,梳了头,衣服也收拾整齐了,这才领了人去见岑子吟,岑子吟正在房里陪着李珉说话,这家伙知道她要走,便是拉长了一张脸,不太乐意,眼瞧着东西都收拾好了还没个人来劝,越发的不舒服,一个劲儿地忽悠岑子吟将他也一起打包带回去,闹的岑子吟哭笑不得。

十六姨娘进了门便闻到一股药味儿,一股血腥味儿,瞧见李珉靠坐在**,一只手还被包裹起来,上面黑的红的隐约可见,不由得吓了一跳,惊呼道,“十五爷怎么也受伤了?”

李珉翻翻白眼毫不客气的道,“便是为了救你那个宝贝儿子,他到好,我刚把狗拉开,他便跑没影儿了,让我白挨了黑熊一口,这会儿还伙同着别人来欺负我媳妇!你说我到底是该不该救他?早知道让黑熊咬死了干净!”

十六姨娘不由得心中开始打鼓,李珉一瞧她眼神便知道是在寻思什么,冷笑道,“你那点儿心思若是不趁早收拾起来,今儿个就别想从我这儿拿半个子儿走!”

十六姨娘闻言连忙腆着脸笑道,“我只是怪他太不懂事,这回去也没给我说个分明……”

李珉摆摆手道,“得了得了,我便把话说在这儿,我受伤了,便是黑熊给咬的,也是你儿子害地,若是让外人知道这件事儿,自然黑熊保不住,我媳妇儿也没了面子也没了里子无妨,便是你那宝贝儿子会怎么样却是没人知道了。我在乎的呢,便只有那只狗,保住了那只狗,你儿子地药钱补品尽数可以找我媳妇儿,若是那只狗没了,你琢磨着九姨娘能给你多少?”

十六姨娘只眨了眨眼便道,“二十八郎是我平日里疏于管教,只闯到了你们后院胡闹,惹急了那只狗才会发作,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何况是认生的畜生,要怪只怪他年少不懂事,我今儿个来便是与十五爷和十五奶奶赔不是地,他还躺在**,我这个当娘的唯有亲自来了。

李珉闻言笑道,“十六姨娘何必这般客气,到底你还是长辈呢!”

十六姨娘唾了一口道,“便是那不知进退地东西手里有点儿权势便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妾便是妾,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十五爷便好生养着,我倒是不好扰了您的清净了。”

说是如此说,却是不肯离开,只瞅着李珉满脸的笑容,岑子吟自然知道她要的是什么,笑笑道,“你不是说你是被人挑拨的么?”

十六姨娘只眨眨眼便明白了岑子吟的意思,便是他们要她拿出诚意来,有了好处休要说是与人当枪使,这乱糟糟的王府大杂院里,便是一群乱糟糟的事儿,平日里也没少做过,何况这会儿还是为了自家儿子,便是死路也要闯上一闯。

十六姨娘恼道,“我回去便找他们算账去!三娘子是个心地善良的,倒是让我给误会了,我呆会儿便去找他们说事去!”

岑子吟笑了笑,唤来尘儿吩咐道,“与二十八爷拿些补品,二十八爷那边的大夫诊金什么的,要是府里不给,你该给多少便是多少,毕竟是在咱们这儿受的伤,又是爷的兄弟,不能委屈了。十六姨娘,如今我不在府里,你便派人到岑家来寻我,报上名号,他们必不会拦你。”

十六姨娘闻言千恩万谢的与岑子吟道谢,又将自家儿子给骂了一通,再叮嘱李珉好生将养这才拿着尘儿拿来的补品回去。

刚出门,便听见外面吵嚷了起来,岑子吟只吩咐了众人关好大门,与李在屋子里笑,“便是一群有奶便是娘的,不过这样的人倒是好相与。”

李珉道,“她是明白这府里自己的地位,算是混成精了,有了这位打前锋,咱们能少去许多的麻烦。”

岑子吟点点头,便听见外面报方大娘与岑子玉到了。

来想职业怠倦一下的,这两天一打开WORD就想吐,结果……

不提了,我还是努力码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