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4章 糊涂王爷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二十四章 糊涂王爷

王爷越发的白胖,才四五日光景没见着,倒是衬得高的娇俏,好在这大唐是以胖唯美,高姨娘自打生产之后便越发的丰腴,两人走在一起倒没有让人担忧高姨娘会弱不禁风。

只是老王爷酒不离手,远远的便依稀能闻到酒味儿,瞧见岑子吟与李过来迎接,老王爷大远的地方便哈哈笑道,“我的酒喝光了,便来十五这儿找十五媳妇儿讨口酒喝。恰好二十五和四十二要来瞧瞧新嫂子,说来那一日还没问这十五媳妇儿讨见面礼,不妨都折做美酒,今儿个咱们便喝了吧!”

岑子吟这才注意到老王爷身侧还站着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孩子,便是今儿个在花园里瞧见的那一位,竟然是二十五郎!

便是那个以一手好萧闻名的二十五郎,岑子吟真是格外的惊讶,这种环境,瞧着那孩子的模样却是格外的清丽。可一想到老王爷是带人来喝酒的,岑子吟不由得满头黑线,再瞧瞧那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心中犹自安慰,还好不是去赌去嫖……

脸上却是笑道,“说来公公来的不巧,如今家中酒是没了。不过,我娘恰好过来坐坐,若是公公想喝,我这就派人去铺子上取些来,再整治桌酒菜,恰好是到了饭点呢。”

说着引着几人进了院子,方走进院子就瞧见一片乱糟糟的,老王爷见状惊呼一声道,“十五,这是怎么回事?院子怎么个贼摸过似的,乱成这个样子?”仿佛这才瞧见李珉包好的手,“手是怎么回事?抓贼抓的?”

二十五闻言接口笑道,“爹,您倒是个能掐会算的,今儿个还真有人摸进来了,倒不是什么贼,却是强盗。”

老王爷闻言惊讶道,“强盗?府里怎么会有强盗?”说着摆摆手道,“罢了罢了,问你们都是道听途说,九姨娘掌管着这个家,还是问问她得了。”

老王爷发话,自然便有人去请,这边岑子吟只吩咐厨下先倒茶,端些现成地点心果子来,去取酒的去取酒,下厨的下厨,岑子吟则是与李陪着老王爷与自家老娘在亭子里坐着,瞧见院子里家徒四壁,不由得恼怒的道,“这院子好好的,竟然遭了强盗,我倒要问问九姨娘到底是怎么当家的!”

众人皆闹不明白老王爷的来意,方大娘闻言笑着道,“是呀!堂堂王府地内院,进门比登天还难,老王爷,您说说这强盗该是怎么进来的?莫非是串通了内贼,否则呀,谁能不惊动外面的侍卫便不声不响地进来了?”

老王爷连连点头应是。众人皆不应声。不知道怎地。去打酒地人竟然比请九姨娘地还快。老王爷一听见酒来便眉开眼笑。邀着众人饮酒。方大娘被老王爷地糊涂闹地很是开心。倒觉得这亲家不坏。陪着饮了几杯。倒是李和岑子吟对视了一眼。双方眼中皆是不解。

方喝了几杯。便听见外面闹将起来。只问下人。下人去打探回来报道。“九姨娘不知怎地和十六姨娘吵起来了。九姨娘道是十六姨娘胡闹。十六姨娘却是怨九姨娘挑拨离间。差点儿害了二十八爷地性命。”

老王爷闻言不耐烦地摆摆手道。“吵吵。整日地吵吵。这王府便没个消停地时候。若是烦了。我索性两个一块儿撵出去!”那人闻言正要退下。却听见二十五郎道。“爹。您不是要问九姨娘这家里哪儿来地强盗么?”

岑子吟瞧着二十五郎。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二十五郎却是面色沉静。老王爷一拍大腿道。“你不提我倒是忘了!来来。二十五郎。你也喝杯。岑家地酒自来合你爹地胃口。你必也是喜欢地!”又对那侍卫道。“还不快去把九姨娘给叫进来!”说罢了又请方大娘同饮。

岑子吟见状在李珉耳边嘀咕道。“这是什么情形?”

李珉瞥了一眼二十五郎。平日里便跟自家这个兄弟没多少往来。他也闹不明白啊。说直白点儿。家中兄弟多半他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老王爷不管是一回事儿。上下地鸡飞狗跳又是另一则缘故。不过二十五郎他却是识得地。一向不爱管闲事。却是因为其母受宠。在家里身份要高出众人一头。加上其本身也是个能耐地。颇受皇上宠爱。倒是不知道他这次手伸过来是什么意思。

看李也是一脸茫然,岑子吟也觉悟了,只当少说少做,看明了情形再说话,不过老王爷该不会与她什么难堪的,至少方才高氏还与了她一个善意的笑容。

对于高氏伸过来的橄榄枝,岑子吟不知道该接不该接,毕竟她初到王府,本以为还要与那九姨娘再鸡飞狗跳几次才能消停的,这会儿有人主动来与她消灾解难也不错。

九娘还没进来,十六姨娘便哭哭啼啼的冲了进来,一边哭一边叫道,“王爷!您要为妾身做主啊!我便只有二十八这个**,您即便不念在妾身侍奉王爷多年的份儿上,也该念着二十八乃王爷的骨血,那孩子是能招事儿了些,可也从没犯过什么大错,罪不至死吧?”

老王爷闻言咦了一声道,“谁要害死我儿?”

十六姨娘指着铁青着脸缓缓而来的九姨娘道,“便是她!知道二十八不懂事,教唆着来十五院子里偷东西,结果被狗给咬了个半死!她不是想害死二十八是怎么?后来又在妾身面前说是十五郎故意放狗来咬二十八,妾身还跑来闹了一场,解释开了才知道是场误会!王爷,今儿个你便该治了这狠毒的妇人!”

九娘慢条斯理的走进来,冷着脸道,“是谁跑来哭哭啼啼跟我……”

老王爷哎呀一声叫道,“二十八被咬了个半死?你怎的还在这儿?”

十六姨娘道,“我是来谢十五媳妇送我的补品的,路上遇上了一时气愤便忍不住跟她吵起来了。”

九娘恼道,“妹妹可不要乱说话!明明就是你收了他们的钱……”

十六姨娘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叫道,“我便是收了他们地钱又如何?好过你不闻不问!我今儿个便要问你,咱们平日里缺衣少食便罢了,到了人命关天的时候你还舍不得那么点儿钱给我儿子治病,却有钱与你儿子吃喝玩乐买歌姬!蔡桑榆,你好恶毒的心!要不是你教唆,我儿能有今天?我今儿个便跟你拼了!”

说着一下子便扑上去与九姨娘

来,岑子吟看的目瞪口呆,两个人打做一团,比起瞧自家舅妈跟人打架还要热闹几分,倒是在座各人皆是一脸见惯不怪的样子,该干嘛便干嘛,想必平日里也没少见府里的人表演。

倒是李珉是个好事儿的,拍着手叫道,“抓不疼,拧不伤,十六姨娘,把手握成拳头,对!握成拳头用有骨头地地方打回去!对,这样才疼!九娘,别咬别拽啊!打架巴掌没用,用脚踢她,对!用力点儿!看十六姨娘便学的快,哎呀!小心您老别摔着了……”

随着一声尖叫,战争变向一面倒的方向,九姨娘本就被一拳给打懵了,脚下再来一脚,便摔在地上,十六姨娘本就是一股彪悍劲儿在作祟,骑到九姨娘身上便是一顿老拳,拳拳到肉。

李珉瘪瘪嘴道,“娘们儿地拳头便是没劲儿,要让我一拳过去,人不死也早晕过去了。”

周围的人一个个憋着笑,岑子吟在桌下拧了他的大腿一把,想着他是替自己出气也没下狠手,被李珉一把抓住按在腿上,一脸享受的表情。

十六姨娘也是打的累了,坐在九姨娘身上休息,眼中却依旧是恨意不断,瞪着九姨娘恶狠狠地道,“姐姐平日里的照顾便是这一顿,咱们算扯平了!二十八郎地账却是要另外清算。”

九娘以为十六姨娘还要打她,一张脸早就肿成猪头了,这会儿也没希望能有谁来救她,再顾不得面子,闻声便捂着脸求饶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知道错了!”

十六姨娘心中快意,她平日里便是没少受气,这会儿便是打着与岑子吟投诚的主意来拼一把地,却没想到即便投诚不算,能如此狠揍这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人一顿也是划算的,何况还在这么多地人面前让她出丑。

指着九姨娘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你平日里是怎么对咱们地?你也有今天!”

九娘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堪入目,二十五郎皱了皱眉道,“爹,吃着东西呢,瞧着不舒服,不如让她下去吧。”

李珉端着酒壶给二十五郎斟酒,笑着道,“下去干嘛?正事儿还没说呢!”

二十五郎用手遮住酒杯道,“哪儿有兄长给弟弟斟酒地道理?十五哥,事儿十六姨娘已说的清楚,九姨娘确实不是个适合料理家事儿的人,大不了撤了她,换个人选好了。”

不知道话题是怎么扯到这个上面的,岑子吟面色不变,一直没开口说话的高姨娘突然笑道,“三娘不是一直是料理这些事儿的能手么?我瞧着三娘倒是不错。”

岑子吟这才算是搞明白了他们的来意,心中苦笑,你们这是拉拢我还是想得罪我啊?王府这么个烂摊子交道我手上,我不光不会感激诸位,怕是想生吞了眼前这些人。

方大娘一直在旁边瞧着,也瞧出几分端倪来了,只是王府的事儿她不好插话,李珉笑着道,“她初来咋到的,懂什么?连王府长什么模样还没瞧明白呢,便想掌家,我还真怕她到院子里走一圈便找不到路回来了。”

老王爷听众人发言只是点头微笑,一手还举着酒杯,也不知道是觉得众人的主意都不错呢还是觉得酒好喝,根本没听进众人的话。

高氏又道,“若是三娘子不乐意,那自然不能勉强,兴许三娘子愿意呢!”

岑子吟眨眨眼,她啥时候表现出愿意的意向了?连连摆手道,“我连王府有几道大门都不知道,怕是要误了府里的正事儿,我想我还是该多学几年。”

方大娘点点头笑道,“三娘在家里的时候便帮衬着我打理过家事,可王府能跟咱们小门小户比么?便是要让她担重任,那也该让她多学几年,何况府里必然还有其他的能耐之辈,哪儿容得下她一个小辈出头?我瞧着便是十六姨奶奶也不错呀!”

老王爷闻言狠狠一拍大腿大叫道,“好!”

众人被吓了一跳,半天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好字是说的啥,李珉在一边笑嘻嘻的道,“恭喜十六姨奶奶了,不过日后要掌家还要照顾二十八弟,想必辛苦。”

十六姨娘突然闻天上掉下来的喜讯,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只觉得一道冷飕飕的目光扫过来,九姨娘低声骂道,“你个娼妇!原来是为的这个!”

十六姨娘顿时福临心至,爬到地上也不管乱糟糟的头发衣衫磕头谢道,“多谢王爷提拔,我日后必然会用心料理家中事务,绝不让往日这般让王爷子嗣挨饿的事儿再发生,也不会再发生强抢暗偷的这种事!”

方大娘没料到自己无心多了一句嘴竟然造成这样的结果,瞧见高氏脸色和善,老王爷依旧在梦中一般,二十五郎也是无所谓的样子,就是李和岑子吟脸上犯苦,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却是暗暗责怪自己。

老王爷喝的醉醺醺的才回去,方大娘也是喝的半醉,临行了依稀记起要明儿个将东西与岑子吟送回来,岑子吟与李珉回到房间看着光秃秃的一张床,不由得对视苦笑。

李摸摸鼻子,喷着酒气道,“其实,这样也不错!”

岑子吟苦笑道,“老王爷在府里全是这个模样么?”

李珉道,“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心疼那个妾,由得他去便是。”

岑子吟点点头笑道,“到底给咱们挣来了两天清净日子。”

李珉嘿嘿的点头直笑,“咱们便可以安身的生儿子了!”

岑子吟闻言一把推开他,“给我老实点儿!今儿个才受了伤,没好别想碰我!”

李笑着贴上来道,“手伤了其他地方可没受伤!三娘……”

这两天的字数有点儿少,大家见谅,我尽快调整恢复,这会儿去睡觉,等睡醒了起来就努力拼命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