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7章 阴谋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二十七章 阴谋

嫂站在院子门口伸着脖子往外望,自家男人出去了这见回来,她心中还真有些担心,听尘儿后来的话,那帮子人像是强人,模样长得极为彪悍,又在府里听了不少话语,皆道是那帮子人像是山匪水匪,杀人不眨眼的,自家男人虽然平日里力气大,加上带着黑朵三两个人该是近不得身,可也怕若是找到的是老窝,一个人加一个黑朵怕是寻不到。

她本想提议让黑熊去寻,毕竟黑熊即便十来个大汉也奈何不了它,可林嫂一把抓住她对她道,“你急糊涂了是不是?休要说外面的事儿还说不清楚,即便真个有了危险,也不能让黑熊去,你忘了上次的事儿了不是?”

张嫂闻言也只有心理干着急,林嫂见她做活也没法子上心,便让她别在厨房里碍手碍脚,张嫂心知林嫂嘴里这么说,却也真是担心她,只到这门口守着,希望能瞧见自家男人回来。

听见拐角处一阵脚步声,张嫂抬眼看过去,不由得有些失望,是十六姨过来了,勉强端着笑脸上去道,“十六姨娘。”

十六姨娘知道跟岑子吟过来的都是岑家贴心的人,对她倒也客气的紧,“我知道张管事独自出去寻人了,也不说什么别担心的话,就是你也别急坏了,这长安城的治安还是很不错的,他也是个机警的人,必不会以身犯险,我已经派人去了京兆尹,府里在大门口丢了个人,这事儿他们脱不了干系。这寻人的人一多起来,他们的安全也多了几分保障。我先去与三娘说几句话,你若是太着急,不妨找些事儿来做,指不定过一会儿便有消息了。”

张嫂感激的点点头道,“我引你去见三娘子。”

岑子吟正坐在尘儿床边,她这会儿帮不上什么忙,也没心情再去做什么吃食,只有帮忙照顾一下两个丫头,一个脚拧了,一个身上到处是擦伤,尘儿在她身边这么久,她是极为喜欢这孩子的,秀儿虽然才来不久,却是个憨厚老实到让人心疼,被尘儿暗地里欺负了许久,欺负到尘儿如今背地里叫她榆木疙瘩,倒是不再在小事儿上为难她为难了她也不明白。

十六姨娘进门瞧见尘儿撅着嘴躺在**,不由得笑道,“受了伤便好生将养几日,尘丫头有你们家娘子亲自照顾着还嫌弃不妥帖?把嘴撅的那么高,是嫌弃你家娘子照顾的不好么?”

尘儿叫道,“我没有”

她实是劝了岑子吟好几次别在这儿呆着了,哪儿有娘子来侍候丫头的?偏生那榆木疙瘩自己跑的飞快去了厨房帮忙,她拼命给她使眼色也不管用,呆会儿回来了没人的时候她非戳戳她地脑门不可,看能不能戳聪明点儿,亏的她教了她那么久

岑子吟在尘儿鼻子上拧了一把道。“不是嫌弃我侍候地不周到么?本娘子这辈子还没伺候过谁。你就乖乖地认命”

尘儿闻言哼了一声道。“若是添个人手哪儿有这般多地麻烦?”

这丫头正在跟岑子吟闹别扭呢。屋子里地人不多。这会儿她受了伤。榆木疙瘩侍候人也懂那么多。不够机灵。她怎么放心然榆木疙瘩去做?

岑子吟笑着对十六姨娘道。“这丫头便是被我宠坏了。不知道十六姨娘来找我有什么事?先坐下。我这屋里也没个丫头。茶水也没一杯地……”

十六姨娘笑着坐下来道。“这两天你怕是什么事儿都要亲力亲为了。”扭过头对身边地丫头道。“环儿。你去厨房倒些茶水来。”又对岑子吟笑道。“我便不客气了。不过你亲自在尘儿床前守着虽是你疼她。到底她也是个知道尽退地。让外人瞧去了也不好。何况你该是还有其他地事儿。若是不嫌。我把环儿留在这儿帮把手。这丫头倒是还算机灵。”

岑子吟本想让人回娘家去找个人来帮忙。不太想与王府里地人牵扯太深。听十六姨娘这么一说。寻思着到底府里丫头也不见少。驳了十六姨娘这个面子却不太好。毕竟她如今稳稳地站在自己这一边。反正十六姨娘也能在这事儿上有什么不该地想法。使她身边被她点拨过地丫头却是丝毫不会比娘家来地差。点点头笑着道。“我正在愁这事儿呢。本来房里两个人。一下子两个都受了伤。如此就要谢过十六姨娘了。”

尘儿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不过想到那个榆木疙瘩虽然蠢笨了些,她倒是没那么金贵,只要岑子吟身边有人使唤就行,对十六姨娘也和颜悦色起来,觉得她没当日瞧着那般面目可憎,“十六姨娘让了个人过来帮忙,不知道二十八爷如今的伤势如何了?当日伤的那般严重,屋子里没个人使唤可不好。”

十六姨娘笑道,“无妨,伤了正好在屋子里躺着,没了人侍候倒是省地他出不了门便拿我的丫头出气,那性子正好磨磨,去了锐气日后才好有个出息。”

岑子吟闻言道,“去了那么大块的肉,不知道日后走路如何?如今十五爷还说手有些不灵便呢。”

十六姨娘道,“能保的一条性命便已是谢天谢地了,他也心知,经了此事实是稳重了不少,平日里玩的较好的如今半个没来瞧他一眼的。用一条腿换得他如今的模样,实是划算。”顿了顿又道,“我来之前就听说儿在门口给弄丢了,手上的事儿不少,处理完了才能脱身,不过已是让人去了京兆尹,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儿是我帮地上忙的,三娘你与我说说我也好去办。”

本来弄丢一个舞姬,又是岑子吟不待见的,她本没打算插手,后来听说岑子吟派人去查,这才匆匆赶了过来。

环儿倒了水过来,岑子吟将她留在房里陪尘儿说话,自己拉了十六姨娘的手起身走出来,低声问道,“我听说那马车在侧门很是侯了些时日,不知道那媚儿是什么时候来府里的,你若是能替我再查查她的背景最好不过。

十六姨娘道,“张管事出去了

还没回来,依我想,最好还是派个人去寻寻,这么冒跟上去,媚儿虽是个歌姬,到底是个不知根底地,怕是出事,丢了个歌姬不过损失些银子罢了,家中的人却是出不得事。”

岑子吟闻言咬咬牙道,“我倒不是心疼那个媚儿,只是伤了我的丫头,我必要他付出些代价。”

十六姨娘闻言点点头道,“京兆尹那边再寻个人去打个招呼,这边却是要赶紧将张管事寻回来,有什么事儿交给那些人办总好过折损咱们的人,那帮子人虽然草包了些,全力以赴倒是不怕揪不出罪魁祸。”

十六姨娘去了没多久,张管事便铁青着一张脸回来了,张嫂站在门口看见自家男人这般模样,也顾不上黑朵一个劲儿的冲她要尾巴,拉住张管事问道,“怎么了?”

张管事摆摆手道,“没事,三娘子在哪儿?我去回话。”

这模样怎么会没事?

张嫂心中知道必然是事情太重要,张管事怕她女人家多嘴,虽然心中腹诽不已,到底男人平安回来便是好事,指着屋子道,“三娘子在花厅里。”扭身去了厨房,亏她白白担心了这么大半天,这人回来竟然半句好话也没有。

张管事走进花厅,岑子吟正坐在桌子前沏茶,唐朝地茶道是很讲究的,她心中挂着事儿,却是碍于自己不能像没头地苍蝇乱撞,只有摆出茶具来让自己分心。

听见张管事的脚步声,抬起头就瞧见那张铁青地脸,岑子吟笑着道,“张管事回来了就,先坐下喝茶,一边喝茶一边说话。”

张管事也知道此事是着急不来的,坐下来端起岑子吟递过来地茶杯,道了一声谢,喝了一口这才道,“我随着黑朵一路追过去,万万没想到竟然追到了岐王府邸的侧门,三娘子,这事儿该怎么办?”

岑子吟闻言挑了挑眉,“岐王?”

张管事点头,“正是。”

岑子吟敲了敲桌子,即便她再怎么犯傻,也不会瞧不出这其中有些不对劲,“你去的时候可有人瞧见你?”

张管事道,“街上人不少,我领着一条全身黝黑的狗,怕是瞧见地人也不少。”

岑子吟闻言点了点头,这就对了,“这事儿别跟别人提,呆会儿让林管事他们还是回来。”

张管事闻言道,“那媚儿姑娘?”

岑子吟闻言笑道,“有京兆尹的人在寻,这种寻人的事儿轮不到咱们头上。你不觉得这件事太蹊跷了么?”

张管事想了想才道,“若是冲着咱们来的,不该对着一个歌姬下手,若本就是那个媚儿招惹来的事儿,咱们除了损失些银子,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没必要去招惹麻烦上身。”

岑子吟点点头,“所以此事还要查清楚了再说。”

张管事想了想道,“既然牵涉到岐王,这种事儿怕还是要让姑爷去才方便,咱们是不宜牵涉的太深了。既然如此,我这便去寻林管事他们回来,顺便也去探探姑爷在哪儿,早些做商量也好。”

张管事无事,岑子吟一颗高悬地心也就放下来了,正打算差个人去寻李玮商议一下,却听见外面在报高姨娘过来了。

岑子吟连忙亲自迎了出去,平日里小院子人不多,最多不过李玮媳妇过来坐坐,十六姨娘和李管事会来走动一下,余下的人也不知道是怕岑子吟还是怕黑熊,从来就不登门,今儿个高姨娘也是稀客,不过她日日的伴在老王爷身边,能得空闲过来也不容易。

请了高姨娘到花厅里坐,尘儿口中那块榆木疙瘩倒是通了一窍,端了差点过来,高姨娘与十六姨娘可不一样,自然礼数要周全了才好。

因高姨娘是带着孩子过来的,岑子吟与她闲话一阵,又逗着孩子玩了会儿,送了几样小东西,心中虽知道她有七层可能是为她这边儿丢了个人过来探望的,高姨娘不提,她也不提,毕竟她如今还是没有搞懂王妃和王爷之间的纠葛,说是有仇,也不像,可相互间不往来,有点儿小事竟然闹腾的可以以命相搏,加上众人都劝慰着岑子吟少参合,在岑子吟瞧来,少参合自然要别承了高姨娘什么情分,要她主动开口是不可能的,人要送她顺水人情,那样的情分倒是容易还上。

坐了一会儿,高姨娘多瞧了一眼在身边侍候地环儿,像是瞧出什么来只是笑笑,便道是要告辞,岑子吟只身送出去,临到出门的时候高姨娘才若有似无的在岑子吟耳边低声道,“听说最近十七与岐王府里的十二郎走的近,听说之前两人还为了一个歌姬闹的不可开交,这会儿倒是合好了,我便说同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不是兄弟么,打断骨头连着筋,如今一瞧可不是,合好了,两府之间其实往来也不少,合好了便好,也省得小孩子闹别扭让两位王爷面上不好看。”

岑子吟闻言也笑了起来,“是呀,合好了便好,合好了便好”

这高姨娘还真个是又送来好大一桩人情给她

这些事儿她虽然伴在老王爷身边,却也是眼线不少才能瞧见地,像十六姨娘便没这个能耐,府里的事儿就能让她焦头烂额了,事情若是这样,岑子吟倒是想通透了一些,不过这事儿到底是岐王府上那位做的,还是是自家家里那尊神就不得而知了。

岑子吟寻了人去打听王府上那位的品行,得到的结论也是个桀骜不驯地,皇家人的气派足,性子不服输,为了这事儿让两府交恶却是不值得,岑子吟瘪瘪嘴,有些不屑十七地手段,以为她冲动到会为了个歌姬出头么?虽然那歌姬近来在府上的表现还不错,抑或他送了这份儿礼觉得划算,所以索性让岐王那位得了去,让她吃个哑巴亏?

她正巴不得去了这块心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