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29章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二十九章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珉所谓的信真多,还并非虚言,一封是从扬州来的,从西域过来的,看上面的印迹也不知道出来多久了,皆是从岑家转过来,岑子吟拆开来看了,摩加估摸着十来天就会回来,具体的消息回来再说,不过从字里行间却是看得出一片喜色。『書』

而另一封,却是唐沐非在半年前写的。

他竟然没有死

岑子吟心中也曾隐隐有些期盼,毕竟不论唐沐非在家中到底如何,走出门来却是值得结交的一个朋友,一个诚信十足的商人,虽不是什么好人,也不见得坏到骨子里去,岑子吟除了在宋芸娘一事上不太认同他以外,在其余的各方面还是很佩服的。

接到这封最少来自半年前的信,岑子吟心中着实松了一口气,唐沐非这是在西行的路上病倒了,再走西线的时候也以为这条路不可多行,因此打算一次走完全程而不是如同当初的计划一般只走一半,随即又在西域兜兜转转的一大圈,因为事情耽搁来不及回来,所以特地写了这么一封信回来,并托人带回来一些东西。

听岑家来的管事说,唐沐非让人带来了不少香料还有一些皮毛,也替岑子吟带回来了许多籍和种子等等。

如此便是天大的喜讯,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了,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众人这会儿被这封信勾起了心中地希望之火,毕竟,只要走过那些最艰难的关卡,越过了沙漠回到了大唐边境,其中的危险就减小了大半。

岑子吟高兴的差点儿就要回娘家去,被人提醒才现这信在家中像已是被拆过的样子,家里的人合该也是知道了,所以才匆匆的送过来与她报喜。收拾好两封信,岑子吟被十七折腾的有些不悦的心情因为连连的喜事儿倒是消除地一干二净。

翌日一大早,岑子吟便让人送了帖子去岐王府邸,自己按耐下去瞧瞧唐沐非带回来的东西的心情,打理了一份儿礼物,因为家中少了两个丫头帮忙,倒是忙碌了几分,待到岑子吟将一切收拾妥当,已是将近午饭时分,用过午饭又休息了一会儿,魏氏便翩然而至,两人一人一马,身边跟了个丫头轻装简从的往岐王府去了。

王妃倒是个长得面目和善的人,上了些年纪却依旧如同大唐所有的女子一般,精心将自己妆点地十分的动人,行走间颇有几分女子的英气,不过其人与王的知交甚多,听说是王十五子的新妇过来拜访,虽然知道此女名扬长安,心中却是有几分不屑的,毕竟是市井出生,寻常的王公贵族根本容不下这样一个女子,嫁入王府也充分的证明了此女是个趋炎附势之辈,不过是为了往上爬便不择手段。

不过同来地却有王二十一子地媳妇魏氏。她本想拒了。这二十一子却是虽然不算能耐。到底长在王家能如此上进也不容易。而这魏氏也算是名门之后。有她做引荐人。却不好拒绝。

待人引来两人地时候。岐王妃瞧着眼前这个只着淡妆却依旧明媚照人地女子。眼神清澈如水。却是有些不确定了。她也听说了之前岑子吟大闹王府地事儿。岑家人领着几十个管事在一个王府闹腾。还让老王爷开口扶了一个没能耐地小妾驳了王妃地面子。便是为了她受地那么点儿闷气。心中冷笑。却是有意地冷落岑子吟。只拉着魏氏说话。

岑子吟明知道这些皇亲国戚个个眼高于顶。能见到人就不错了。她也没指望着能跟人勾搭上什么关系。只站在一边静静地听两人闲话。古往今来地贵族莫非都喜欢划个小圈子。彰显自己与众不同地时候莫过于聊些让他们以为地圈子外地人听着莫测高深地话题。

这会儿正是如此。可惜岑子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虽然都只是知道。就这份儿眼界比这些养在深闺。了不得打打马球、诗词歌赋地贵妇人多了不知多少优越感。被人摒弃在一旁反而不觉得难堪。只松了一口气。让她去聊这些东西还真真是为难她了。莫非还要让她抄袭李白不成?

才不要咧要知道古代地才女命运一个比一个跌宕起伏。

王妃却是一边与魏氏说话。一边观察着岑子吟表情。她没有急于上来献媚。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听着。神态祥和。她哪儿知道岑子吟此刻地想法。高贵高贵您老这会儿装逼就继续装。呆会儿让你跌个狗抢食。

岑子吟的沉默倒是勾起了岐王妃兴致,斜着眼问道,“不知道十五郎的媳妇平日里都做什么消遣?”

岑子吟在这儿呆坐半天,一直没有说话地机会,她即便是在外面也从不曾这般被人漠视过,心中的主意一改,她又不是来求人的,何必受这闲气?

闻言这才笑着略带嘲讽的道,“回王妃,妾身出身低微,为了生计汲汲营营,唯一的爱好便是看些杂学,诗词不通,歌赋更是不会,倒是让王妃见笑了。

”这嘲笑旁人自是瞧不出来,说着拿出带来的一个盒子,因为一直没机会开口,因此带来的礼物都没机会送出去,一边笑着道,“我初入王府,许多规矩都不懂,来的时候也不知该与王妃送些什么的好,因此只带了些自家出产的东西,还望王妃莫要见怪。”

打开盒子,里面是两瓶包装精美的香水,倒不是岑子吟想巴结王妃,所以特地送贵重的东西,实在是去买贵的自然不如自家低成本的东西划算,岑子吟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岐王那儿则是送了两瓶如今绝版的陈年白兰地,说是绝版,岑子吟想要酿造也并非难事,地窖里还有好几百桶,扣掉唐沐非地,她也还有一百多桶,送这种看着贵重实则没什么了不起的东西,岑子吟心里也舒坦些。

王妃瞧着岑子吟带来的东西挑了挑眉,旁边的丫头媳妇却是有些动容,这些东西加起来可足够一个十余人的人家过上一年奢侈的生活了啊。何况里面还有些是根本在市面上买不到的。

岑家三娘子出手果然不凡

岑子吟仿佛没有瞧见王妃的表情,笑着继续道,“我也不知该送些什么,听说十二爷喜欢美人,便送了个歌姬到府上,倒是不知道其他爷的喜好了。”

这话就有点儿过份了,王府其他各房都没份儿,只送十二,何况是送个歌姬,她岑家三娘子也不嫌丢份儿,哪儿有嫂嫂给叔叔送歌姬的?

众人脸上都有些挂不住,这市井出生地就是市井出生的,一点儿分寸都没有,做出这么失礼的事情还洋洋得意的以为巴结上了,殊不知这番举动将王妃得罪透了。

王妃也是有些变脸,端起茶杯的手气的有些抖,勉强喝了一口放下来道,“送客”

岑子吟起身笑了笑,施礼道,“不劳远送

己出去便是了。”转过身慢条斯理地往外走去。

魏氏也不明白为何岑子吟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本是说好的等魏氏与王妃说的差不多了,再让两人私下说话,毕竟不是多光彩的事儿,岑子吟这么做倒是让她这个中人为难了。

不过同为王家的媳妇,自然要同进退,魏氏也连忙起身施礼道,“王妃,咱们来已是坐了许久,家中还有些事儿,便不叨扰了,改天我再来探望您。”

说着匆匆跟着岑子吟往外走,岑子吟走的非常快,魏氏要小步跑着才能勉强赶上,一路行来两人皆没有多话,直到走到门口的时候魏氏依旧抿着嘴,她心中有些不悦,岑子吟这么做实在是太让人为难了。

等候下人牵马过来的功夫,大门内一个媳妇领着篮子撵出来,将篮子扔到岑子吟面前,里面的酒和香水瓶子被砸了个粉碎,飘出来的味道有些难闻。

那媳妇站在门口骂道,“日后休要再上门来,我们这儿容不得你这娼媚地行迹呸”

魏氏的脸色变得越的难看,岑子吟咧嘴一笑道,“彼此彼此”

岑子吟骨子里也是有股傲气的,王妃漠视她许久,起码的尊重也不给,要获得这种人的尊重必先要自重,笑脸去贴未必能有什么好结果,到最后也只是让人瞧不上你而已。

这话说的那媳妇一愣,环儿最先忍不住,指着岐王府的门骂道,“掠了人的侍女道相思,说思慕,反而拐个弯指着人鼻子骂娼媚,指鹿为马也没有这般的给脸不要脸了小叔子到嫂嫂房里来拐侍女,便是王府地正经”

岑子吟闻言喝道,“环儿,不得放肆”

说着笑着拱拱手对那媳妇道,“她说的话你只当没听见一个歌姬罢了,哪儿来的侍女。”

说着翻身上马,魏氏约莫猜出其中的蹊跷,只是她没料到岑子吟竟然如此有血性,直来直往的性子实是让人羡慕,不过若今天她若是受地如此待遇,怕是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随即翻身上马,扭过头对那媳妇道,“恐怕王妃对我嫂嫂是有些误会了”说罢扬鞭而去。

那媳妇脸上一阵青白,王府的两个儿媳荣辱不惊,一片地气定神然,明显错处不在她们,听这话便合该是十二爷出了什么差错,偏生王妃已是把事情做的有些不可挽回,两府之间地事儿她身为王妃的心腹还是知道些地,兄友弟恭才是皇上希望看见的情况,一个长辈欺负晚辈,还是皇上重视的人,若是理亏的话便要被王爷训斥了。

连忙往内院跑去,路上正巧遇上府里的大总管,那媳妇拉着那总管问道,“十二爷最近是不是弄了个歌姬回来?”

大总管虽然一头雾水,点点头道,“便是昨儿个,十二爷常年的带人回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可有其他的什么不一样地地方?”

“王府上的十七爷一直呆在府里,这会儿该还在哪儿睡着呢,听说两人之前便是为了抢一个歌姬大打出手还被王爷训斥了。”

那媳妇闻言愣了愣,抛下大总管便往内院跑去,到底是不是歌姬,参合上王府里的人便是没对头,何况还是之前抢女人的对手,十二从来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若是参合到别人府里的事儿上面,天知道王爷回来了能多大的怒火。

厅内王妃此刻还没顺过气来,沉重一张脸,身边的一个丫头嗤笑道,“王妃莫要生气,王府上便没半个正经人,那位二十一奶奶本以为是个好的,没料到也是与那种人一般模样,亏的平日里装地那般的正经。”

一个媳妇道,“与这种人置气也划算,撵出去了日后不让进门就是了,勾搭到十二爷的头上,还到王妃面前来显摆,依我说,王妃便该到御前去告她一状,让皇上治她们的罪,判了和离最好,省的这种人污了皇家的血脉,折腾地各府都不消停。

另一个媳妇呸了一声道,“这种人能让王妃出手么?沾染上了便是一身的腥味儿,总是有人治她的,咱们且冷眼瞧着便是。”

说话间,出门扔东西那个媳妇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顾不得顺上一口气,断断续续的道,“王妃……我……刚才去……听大总管说十二……十二爷在外面……外面抢了个歌姬回来……”

众人一愣,岐王妃瞪着那媳妇道,“你说什么?顺过气再说,不着急”

那媳妇稍稍喘息了一下,“大总管说十二爷在外面抢了个歌姬回来关在院子里,这会儿的陪客便是王府上的十七爷。”

虽然不愿意承认,岐王妃心中却是猛然闪过一抹感激,难怪岑子吟会如此说话了她顾全两府的面子,却是被她冷落了半天,年轻人沉不住气却也是正常。

下一刻却是满心的恼怒,一个十二郎,惹得她颜面尽失

“走随我去十二院子里瞧瞧”

媚儿被关在柴房里,即便是昏睡过去以后手里也紧紧的拽着一根柴火,亏地近些日子来她什么活都干过,力气增大了不少,打小又练舞练就了一副柔韧的身子,否则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熬过这漫漫渺无希望的日子。

一个歌姬虽无关紧要,她却是相信以岑子吟的性子容不得人欺到她的地盘上,何况这些日子岑子吟已渐渐的认同她了,岑子吟怎么能明白,在厨房干活再辛苦怎么能辛苦的过歌姬舞姬。

一点儿错处便是一顿板子,打的时候不准哭,不准叫,打完了以后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阵骂,没半点儿尊严,她能练就到让那个人满意的地步不知道吃了多少地哭,厨房里劈柴烧火切菜算什么?

没有绫罗绸缎算什么?为了满腹的学来的歌舞,她不知道饿过多少顿饭,一身上下除了脸上没受过伤,哪儿不曾淤青过?

在岑家她第一次尝试到了自尊两个字是如何写的,她的努力,岑家上下地人都看在眼里,那打从内心散出来的善意,让她不由得越地渴望,渴望到即便是面对岐王十二子这样强权的所在,也要编织出一个骗人骗己地谎言来她是王府的人,是岑家三娘子地侍婢,三娘子不会不管她的。

虽然,她知道这个事多半不过是她的幻想,她依旧要挣扎,昨晚岐王十二子来的时候,她不知为何拿起了这根柴,拼死的挣扎,最后竟然将那人打的头破血流。

她没有死,依旧被关在这里,整夜的辗转反侧,直到天明外面静悄悄一片的时候才浅浅的昏了过去,耳朵却是依旧的竖着,一旦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醒过来。

只要她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三娘子喜欢她,所以才让她和尘儿、秀儿一同去街上玩玩的,虽然

,可见三娘子如今对她已有好感了,虽然还比不上尘若姐妹,到底还是瞧见她了,她一定可以坚持下去的

尘儿、秀儿失踪了,三娘子必然心急如焚,虽然她比别人差上那么一点点,至少,至少三娘子还是会来寻她地?何况,那些人还伤了尘儿和秀儿,三娘子是最护短的

王府的人要难缠了些,所以三娘子一定还在查线索,她要坚持下去否则等三娘子查过来的时候她已气绝,甚至被人埋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她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外面的一阵脚步声让媚儿身子猛然一抖,从浅眠中惊醒过来,睁大了一双惊恐的眼,捏着木柴的双手微微颤抖着,是三娘子来了?还是又是那些人?

媚儿虽然害怕,还是勉强支撑起麻木的身子靠到破破烂烂地窗户旁,从里往外望去,只见一个身着华服的中年妇人领着一干媳妇和丫头疾步走来,身后还有一大群管家,不过,来的方向不是这儿,而是前方的大厅,媚儿咬着下唇,不敢轻易的啃声,有些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落,只是愣愣的望着那一大群人消失在自己地眼前。

厅内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的人,绝大多数都衣不蔽体,有宿夜的酒味儿,有烂的气息,衣衫和小衣扔了一地,瞧得出这些人有的是府里的丫头,有些则是十二买来的歌姬舞姬,一场烂的宴会便是如此结束的。

王妃冷哼一声,见不得如此烂地场景,扭身走了出去,一群管家上去一阵脚踹,将厅中的众人都踹醒了过来,众人听说是王妃来了,一阵的慌乱,尖叫声此起彼落,找衣服的找衣服,有的则是躲在人后,乱七八糟的景象让几个管事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喝道,“乱跑什么?十二爷呢?”

昨儿个夜里众人都喝的烂醉,哪儿还知道什么十二爷,一个个支支吾吾的不知道,那管家见状骂道,“还遮,还遮,方才王妃进来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遮掩?你们一个个的等着领罚把十二爷给弄丢了,我瞧着你们这是都不想活了”

眼尖地瞥见十七披着一件里衣偷偷的往外溜,那管家一挥手,身边两个人便扑上去抓着十七笑道,“王妃有请呢,十七爷随小的去一趟”

这边被那管家一下,一个侍女哆哆嗦嗦的道,“十二爷昨儿个夜里喝到一半就离席了,像是要去柴房……”

“去柴房干什么?”那管家喝道。

那侍女闻言被吓的脸色惨白,磕磕巴巴地道,“那个绑回来的歌姬,便关在那儿”

一切都明了了,那管家一挥手道,“把她带过去”想了想又道,“去十二爷房里寻寻”环视厅中一圈,“在这儿地人在王妃落下来之前,谁都不准离开”

说罢一甩衣袖,留下满室惊恐。

正厅不能用,王妃只带着一干人等去了花厅,不多时就有人带着十七过来,两边的管家看似将他搀扶着,实则是将人架过来地,王妃见状摆摆手道,“来着是客,哪儿有你们这般的,去搬根凳子过来请十七爷坐着”

十七不敢说话,在自家府里他可以若无其事,王妃是出了名地讨厌这些,婶婶要训斥侄儿,他也只有闭嘴认罚的命。

最重要的是,王妃瞧他的眼神,让他有些忐忑,若是打了罚了还好,他最害怕的还是……

果然,没多久管家就拖着十二过来了,让众人惊讶的是,十二头上竟然还有个大大的伤口,上面尽是干涸的鲜血,人依旧是昏沉沉的,来了花厅还手舞足蹈的大叫大嚷,“放开爷你们这些奴才,跟在王妃身后人模狗样的,信不信爷杀了你们?”

王妃见状脸色大变,啪的一声将茶杯拍在桌上,出一声脆响,声音不大,却是震醒了还是糊里糊涂的十二,看着王妃眼睛直,诺诺的道,“王……王妃,您……您怎么来了?”

王妃冷笑道,“还不算糊涂,知道是我来了,不是在我院子里。你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十二在头上摸了一把,哎呀疼的他顺口便骂,“那个小贱人”

王妃挑眉,“小贱人?”

十二陡然醒悟过来,啊了一声道,“便是服饰我那个秋萍,昨儿个扶着我回房的时候让我跌了一跤。”

王妃唔了一声,淡淡的看了十二一眼,重新端起杯喝了起来,脸上带着似笑非笑地意思,这表情,让十二的腿一软,要不是两个管家架着便跌倒地上去了。

心中忐忑,却挤出一抹笑容来道,“王妃,这一大早的,您来我院子做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让孩儿效劳?”

王妃放下茶杯道,“我便是来瞧瞧,听说你这儿来了个国色天香的舞姬,歌舞冠绝长安城,恰好今日无事,便过来了。”

“哪儿有什么舞姬?没有没有王妃莫不是听错了?要么就是哪个王八蛋陷害我”十二一口否认,瞧的十七心中不断摇头,这人蠢果然是没的治的,都找上门了,还到各处溜达了一圈,那么大个大活人在柴房里呆着,还能逃的过人眼不成?这会儿还不如认了的好。

十七闻言道,“十二哥莫不是睡糊涂了?昨日咱们在街上救了一个歌姬,谁知道那歌姬是个疯妇,还伤了您的头,您忘记这事儿了?”

王妃似笑非笑地看了十七一眼,“十七郎,我问十二,可没问你。”

十七道,“十二哥这是被那贱人打糊涂……”

“闭嘴”王妃厉色喝道,外面隐隐的传来一阵呼喝声,四五个管家拖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进来,这四五个管家其中两个还受了不轻的伤,而那女子即便被人抓住,依旧挣扎个不停,头散乱,神情疯狂,那几个管家见状根本不敢让她进花厅,王妃知道此女是岑子吟是侍婢,不管之前是不是歌姬,这会儿瞧起来还有几分贞烈,与身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侍女便走了出去,低声说了几句话,那女子才缓缓的停了下来,疑惑地望了花厅里一眼。

媚儿本以为今天就要毁了,若她真被那个人碰了,她便无法再回到岑子吟身边,无论如何,岑子吟也不会容一个跟隔房的小叔子有关系的女人留在身边的。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也不能挣扎开来,只是咬了一个管事一口,另一个管事吃了她一棒,接下来四五个人连拖带拽的将她架起来,她一时情急,竟然想到咬舌,还好其中一个管事眼疾手快拦住了她,否则她还见不到王妃

方才经过花园的人竟然是王妃

十二被人架着,十七虽然坐着身边却是坐如针毡,两人看见她的时候皆是神色大变,媚儿不由得不由得勾起了嘴角,今儿个即便是死在这儿也

一道淡淡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王妃让你进去回话”

媚儿点了点头,神色平静下来,嘴里塞着一团抹布,她没办法说话,只能用这种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意愿。

几个管事试探着松开手,怕她再疯,因此都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其中一个跑到王妃身边回话,低声道,“这丫头可厉害,拿着柴火当棒槌,打的一个伤了头,夺了她的柴火便咬的另外一个脖子鲜血直流。王妃,依奴才瞧,还是让她在外面回话”

王妃扯扯嘴角道,“十二爷的头都敢打,还打不得你们几个了?三娘子的威名渊博,便是一个奴婢也调教的性烈如火。”

众人都听不出王妃这几句话到底是喜是怒,纷纷闭口不言,那侍女见状伸手替媚儿整理了一下衣服,又将她的头挽了挽,媚儿都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只是低着头,抿着嘴。

待一切毕了,那侍女才道,“进去好好回话便是。”

媚儿心中一喜,她一个下做人,能有这份待遇背后必然是有推手的,她唯一能想到地人莫过于岑子吟

低眉顺眼的进了厅内,跪在地上与王妃磕头请安,媚儿好歹也受了十多年的调教,一切的礼仪烂熟于心间,虽然身上的衣衫遮去地不过半数肌肤,却愣是让人能感受到眼前的合该是一个大家闺秀。

王妃淡淡地道,“你姓甚名谁?来自何处?”

媚儿虽然跪在地上,却是跪的笔直,心中有底气,说话地中气也要足上几分,用叫的有些沙哑地嗓子道,“回王妃,奴婢名唤媚儿,原是一个歌姬,被十七爷买回王府中,后又转赠十五爷,自此之后便一直在十五夫人身边服侍。”

王妃看了十二一眼,又道,“那你为何会出现在岐王府中?”

媚儿磕了一个头这才道,“回王妃,十五夫人昨天让奴婢与尘儿、秀儿同去街上买些东西,方出王府邸,便冲过来一辆马车,绑了奴婢便上车,下车地时候已经在这座院子了。”

“她胡说”十二叫道,“根本不管我的事,是我见到有人在王府门口掠人,救了她回来,她说她不是王府的人,叫我收留她,我这才叫十七过来问问的谁知道她竟然血口喷人,白废了我一番好心。”

王妃啪的一掌拍在扶手上,脸色微怒,“李代都到了我面前了,你还敢信口雌黄”

十二吓的腿一软,两边的管家这次可没托住他,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媚儿见状连连磕头道,“求王妃放奴婢回王府继续服侍十五夫人。”

王妃闻言深吸了一口气,揉揉疼的额头,“十二到祠堂去跪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起来。

这院子里的侍女歌姬从今日起,没有我地命令不得再着华服,不得再做装扮,一日一餐,不得沾荤腥,什么时候十二抄完了一千遍《法华经》,什么时候禁令解除。若是让我现院中有谁违令,或是帮十二抄上半个字,见一个,便打死一个”

十二闻言已是吓的呆了,想要求饶,却被旁边一个机灵的管事拉住了,王妃又道,“这事儿是谁替十二做下的,自己站出来”

十二身边那个管事吓的只将身体往十二身后躲,却被方才告密那个侍女瞅见了,她已知在这个院子呆不下去,这会儿正是表功的时候,若能跟在王妃身边,也省了最少三年地茹素之苦。指着那个管事叫道,“就是他就是他”声音尖锐,带着无尽的恐惧。

几个管事上去将他拿了,岐王妃见状笑道,“指使主子去做这等下做事,跑到王府门口撒野了,你倒是好胆子,送到京兆尹去”

这便是要治死他了,那管事一脸惨白,拽着十二叫道,“十二爷,救救奴才救救奴才奴才不想死啊”

十二郎这会儿自身难保,哪儿顾得上其他,岐王妃这是真怒了,这怒意来势汹汹,平日里他的事儿几乎没人管的,争抢几个歌姬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上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却是来的这般厉害,他整个人都呆住了,脑子里空荡荡的一片。

处理完这些事儿,王妃不由得转过头看着十七和媚儿,这两个人……

十七心一紧,媚儿则是惨白着脸心中被看的寒意深重,这岐王妃恐怕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物,罚这些人没伤筋动骨,却是让人生不如死,被这样的人瞧着,谁都会有一种被毒蛇盯住地感觉。

媚儿的身子抖了一下,十七更是怕的不敢吭声,岐王妃眯眯眼,沉声道,“你们退下去”

厅中一干人等迅的退下,只留下了十七和媚儿两人,一个跪着一个坐着,却是同样的不敢动弹,岐王妃看了十七一眼之后,淡淡的道,“王府的破事儿休要再纠缠到我跟前来。”

十七身子一震,媚儿刹那间却是明白了许多,又觉得云里雾里的,她本以为只是十二好色而已的。

王妃又转过头来笑看着媚儿,那笑容说不出的诡异,低低地道,“你主子的香水做的不错,只是我懒得去铺子上买,说来都是亲戚,她也不忍心让我心疼的丫头去排队不是?改天有空让人送两瓶过来”

媚儿闻言连忙磕头应是,王妃这才招呼外面的人进来,吩咐道,

“替我将十七与媚儿丫头送回去。”

走出厅来,便有人送来衣裳,媚儿不愿在这岐王府多呆,只批了一件外衫在身上,便央人送她回去。

回去地时候媚儿与十七是同一辆车,坐在车上,这会儿她是岑子吟身边的侍女,而十七却是有个未知地未来,媚儿瞧着十七竟然心情格外的好,外面地风光明媚,即便这摇摇晃晃的车厢光鲜昏暗,也挡不住她地好心情。

十七憋着一股子气在胸间,瞧见媚儿脸上的笑意,那是嘲笑,像是在说,十七爷想不到也有今天?不知道回到府里会是什么下场?

十七心一横,突然伸出手抓住媚儿的脖子,死死的卡住,媚儿还来不及反应便落入了十七的手中,瞪大了眼睛偏生叫不出来,十七恶狠狠的道,“贱人都是你害的”

今天为了多写点儿,所以这会儿才,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