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32章 家事难断(上)

第六部 婚前婚后 第三十二章 家事难断(上)

首发

??房里,环儿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过来,岑子吟见状“不是让你们歇着么?这点儿小事儿我自己去就成了。/首/发”

??环儿道,“奴婢和媚儿恰好都饿了,便去厨房寻些吃的,张嫂与林嫂忙着,便让奴婢将饭菜与夫人送过来,媚儿则是抢着要去与黑熊送吃食,那么大一只狗,瞧着就能把人给吞下去呢,也不知道媚儿哪儿来那么大的胆子。”

??岑子吟笑道,“那丫头便是个胆大包天的,身上还有伤呢,便抢着干活,要让尘儿知道了,非的下地来跟她抢不成。”

??环儿笑了笑退了出去,岑子吟拉着李珉到水盆里洗手,闻到他身上一身的狗骚味儿,不由得道,“又钻到狗棚里去了?”

??李得意洋洋的笑道,“那是,如今黑熊对我可好!他那棚子可不会让你进!”

??岑子吟皱皱鼻子道,“谁稀罕。闻着这味儿谁还吃的下饭?”说着捏着鼻子退了三步,一边道,“好臭,好臭!站在你身边便是一股狗骚味儿!”

??李珉哼了一声道,“母狗才有骚味儿呢!公狗哪儿会有?”想了想,又觉得这话反驳无力,岑子吟站来离他远远的,那表情怎么瞧怎么不是味道,一下子扑了过去道,“敢嫌你男人身上有骚味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岑子吟见状低叫了一声绕到桌子背后,笑嘻嘻的躲了开,一边道,“抓不到!”

??小两口围着桌子闹了一阵,岑子吟闹地浑身是汗,李珉也是玩的成分居多,否则也不能两个围着桌子转悠了半天,明明都够到岑子吟了也不去抓,岑子吟这会儿停下来,李便毫不客气的一把将自家老婆拉到怀里,两个人喘息着拥着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平复呼吸。

??岑子吟将头靠在李珉肩膀上,只觉得一天的疲惫让她想就这么一动不动的靠个够,只听见李珉缓缓地说话,声音低沉,胸膛微微震动,“今天进宫又站了一天,没见着皇上,那帮子人平日里好处收了不少,这会儿偏偏皇上不在哪儿就跟我说在哪儿,临到要关宫门了,高力士才跑来给我说什么,有空带你进宫转转!你听听,这是人话吗?我进宫的时候他又不是没见到我!”

??岑子吟抬起头来望着李珉地眼笑道。“这不是昨儿个就料到地了么?不这么做。他们又怎么能真让你拿着御赐地招牌开赌场?”

??李珉嘿嘿笑了两声道。“那是。只要一想到他们事后后悔莫及地样子。我多跑两趟也值了!哼。耍我?谁耍谁还不知道呢!明儿个爷继续进宫喝茶去!”

??岑子吟点头。“谁让他们明明一道旨意就能召我进宫。偏生要跟咱们耍小心眼。哼。也不瞧瞧都是咱们地长辈。跟后生晚辈斤斤计较地。也嫌丢份儿!”

??突然发现桌上地菜都要凉了。岑子吟连忙拉着李坐下吃饭。两人都是奔波了一天。吃地格外地香甜。看见桌上单调地菜色。岑子吟突然笑道。“唐二叔从西域给我捎了不少种子回来。有些这会儿正是时候。三五个月便能长成。我挑些来种些也好给咱们加菜。”

??李珉唔了一声道。“唐二叔是谁?”

??岑子吟这才想起李珉并不认识唐沐非。笑道。“珍儿地爹呢。我家地作坊便是他帮忙办起来地。是个能人。他回来了。许多事儿我还要请教他。

??”

??“能人?”李珉鼻子一歪,“有多能?能比得上你相公么?”

??岑子吟笑道,“自然没你能耐,一般人能把皇上和高将军耍着玩么?天上地下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快吃饭吧!”

??李珉闻言高兴的道,“说来也是,我夫人也是天上地下仅此一家,别无分号的!”扒了一口饭道,“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在正厅说什么?我瞧着热闹,倒是二十九气冲冲的冲出来,不会是你把她给气地吧,这可难得!”

??岑子吟一脸无辜,“她问十六姨娘,弟弟能不能打哥哥,又让十六姨娘别偏袒二十八,我便问大家能不能,回答能的,便有一贯钱拿,她身边那个小白脸贪钱,她觉得丢了面子,就给气走了。不管我的事的……”

??李珉挑眉,“二十八打谁了?”

??岑子吟笑,“十八郎。”

??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十八也有挨揍的时候!说来二十九往日便只有她拿钱压人的,这次被你这么一折腾,她不恼才怪呢!不过这丫头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过两日就好了。”

??岑子吟闻言咦了一声,问道,“二十九人不错么?”

??李道,“性子张狂了些,不过很对我的胃口。家里也就她敢和我一样,把王妃气的够呛。”

??岑子吟闻言唯有翻白眼,换了个话题道,“你还打算给高将军送礼么?”

??李珉哼了一声,“不送!他为难我,我还巴巴地送礼上门,爷没那么没志气!”

??岑子吟唔

??,既然李不打算送走媚儿,那她也不用开口了,她的胃口,沦落风尘也实属不得已,相处了一个月也有些感情了,能拉一把总是好的,何况,她瞧着也瞧不上李。

??用了饭,洗漱完毕便早早地休息,手上也没什么要务,岑子吟多睡了片刻才起来,起身的时候身边已经冰凉一片,李珉显然是天未见亮就起身走了,岑子吟略微感到有些失落,随即又笑了,李珉有些正经事儿做是好事,虽然这正经事在旁人眼中见不得是多正经,却比他整日地拿钱去耍好上许多,新婚的蜜月期也是时候结束了,否则整日粘腻着,这人便没法活了,她如今许了一个大承诺出去,手边地钱财所剩无几,总是要想个由头挣些来花。

??想了想,便决定到庄子上去,昨儿个只是去粗略的瞧了一眼,还没瞧地仔细,今天却是可以将那些种子挑挑,捡些能用上的先试着种种,老是吃那些菜实在没什么意思,何况若是种的好了,人稀罕,也是一笔进项。何况,这一个月来都没时间去管庄子上的事儿,如今娘家地人也不好伸手过来,她自己不瞧着点儿还真不行,毕竟方家岑家那些亲戚可不是三两个下面的人镇得住的。

??到了庄子上,顺子笑嘻嘻的迎出来道,“都道是三娘子今天肯定坐不住会过来,这不,珍儿一大早的便来候着了。

??”

??喜儿扶着腰身,挺着一个五个月大的肚子走出来笑道,“三娘子来啦!五娘和珍儿可是侯了你大半天了,正在厅里说话呢。”

??岑子吟没想到岑子玉和唐珍儿竟然一大早的跑过来等自己,想想也是,除了回门和那一日的匆匆一面,都没得机会好好聊聊,往日里三天两头都要聚在一起说话的姐妹,一眨眼便一个月不见了,她倒是沉浸在新婚的氛围中,又与王府那帮子人斗地不亦乐乎,自然不会多寂寞,倒是这两位寄居在岑家的孤女,不知道是什么情形。

??三两步的往门里走,唐珍儿已是耐不住性子的跑到院子里张望了,瞧见岑子吟进来,飞快的跑过来叫道,“子吟姐姐!你可来了!好久没有见到你,珍儿想你哦!”

??如今的唐珍儿比岑子吟也矮不了半个头,岑子吟还是忍不住爱怜的摸摸她的头道,“最近在家里怎么样?”

??唐珍儿皱皱鼻子道,“上次义母和子玉姐姐去王府都不带我,要不,我也去帮你揍他们!”说着还挥舞了一下拳头。

??“为这,这丫头还跟我闹了好几天的别扭。”岑子玉笑吟吟地倚门而立,笑容暖暖的,“我知道你要回家一趟不容易,所以特地到庄子上来候着。”

??岑子吟牵起唐珍儿的手笑着道,“你们来的正好,咱们也许久没一起坐着聊天了,顺带的还有些事儿要与你们说说,咱们到厅里坐着再说话。”扭过头又吩咐顺子,“你们先忙去吧,让我们几姐妹说会儿话,倒是不忙去折腾那些种子的事儿了。”

??到了厅里,岑子吟细细的看了看岑子玉和唐珍儿,两人也是上上下下的将她打量了一番,见到对方的动作,不由得相视一笑。

??“你们……”岑子吟道。

??“你……”岑子玉道。

??两天竟是同时开口,又是一笑,岑子吟道,“我很好,还是给我说说府里如今的情形,我瞧着你像是瘦了,珍儿也是……”

??岑子玉闻言道,“我管着作坊地事儿,都是新上手没多久,自然忙了些。珍儿这是抽条了呢,越发的有大人样儿了。”

??岑子玉的脸色正常,就是瘦削地像样子,岑子吟瞧着狠是心疼,不过她既然无父无母,就该要学会保护自己。希望她保护自己却不是一味的将苦水往肚子里咽,岑子吟转过头望着唐珍儿,笑道,“珍儿?大嫂二嫂对你好不好呀?”

??唐珍儿望着岑子玉道,“子玉姐姐,我们不说义母也会说地呀!”扭过头对岑子吟道,“最近家里的用度极为艰难,大嫂帮义母管着家里地事儿,瞧见账上笔笔都是债,闹了好几场了。子玉姐姐没有办法,只有拿了老宅的钱来贴补着,如今日夜地担惊受怕,原是说好一季度分一次红利的,这会儿已是拖了两三天了。”

??唔,最后半天时间,先发一半上来,吆喝一声,大家别浪费粉红票咧……看看书屋,有的童鞋赶紧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