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六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六章

子吟可不会给他们那么多时间商议,这岑老八一走,命人将岑元邦给拖了过来,这会儿的岑元邦已是没了几日前的嚣张劲儿,瞧那模样便是知道死到临头了,即便是如此,管事将他拖上来的时候那眼中怨毒的光芒依旧让岑子吟吓了一跳——这人是留不得的,否则他日必成大患。

也难怪岑元邦如此怨毒,岑家的人对他可没多客气,身上结结实实的挨了好几十鞭子,这会儿是皮开肉绽,却又不让他好生将养,只将剩下半口气的人送过来,这会儿他已是连话也说不出,若非岑子吟知道岑家不可能在这事儿上作假,还真不敢认眼前这人便是岑元邦。

岑子吟眼中闪过一抹恼怒,岑家这是想玩死无对证还是怎么的?以为她就拿他们没办法了么?

将茶杯往旁边的石桌上重重一顿,岑子吟道,“请个大夫回来给他治治。”

众人闻言一惊,这人在之前那件事上是主谋,就此死了也算干净,岑子吟也不像是要将人医好再折磨一遍的人呀。

只听见岑子吟缓的道,“毕了将人送到京兆尹去,死了自然是命案,活了……”岑子吟垂下眼睑,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这人是岑元邦,只见他听见岑子吟的话眼中竟然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眼珠子也比方才灵活了几分,岑子吟见状笑着道,“人自是活着的好伤了我二叔和我二婶的性命也不及他们伤我深,这事儿你自己琢磨着办,这么重的伤若是阎王不收你,我也就罢了。”

岑元邦眼珠子一阵乱动,过如今的他便是连抬起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瞧着那双眼露出强烈的求生希望,岑子吟笑了笑,摆摆手让人将他抬了下去,送走岑元邦,岑子吟对依旧立在一边的张管事道,“张管事,你去上下打点一下。”张管事应了声是,岑子吟摇摇头似是低语一般的道,“想必这人也是活不了多久了。”

张管事闻言孔似是收缩了一下,应了一声便退下了。

尘儿一直在一边侍候到众人皆退下了这才道,“三娘子,您这般做,岑氏族人怕是……”

岑摇摇头道“他们便是瞧着我有所顾忌才会如此,这次被拿捏死了便还有下次本好意与他们留些退路,他们既然不信我说的话,我便要让他们瞧瞧,捏死他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顿了顿,看见尘儿忧心的样子,岑子吟笑道“京兆尹上上下下都是我七舅公熟悉的人,他们这些当官儿的官油子怕是比我还能拿捏分寸则这个衙门寻常人可呆不下去。

岑子吟倒是想让整个岑家灭族地。不过岑家人要是死咬着不放地话族又如何?

杀人者死庇者同罪

往日施恩不望回报。可她也不是一尊菩萨。

望望天色是快要到关宫门地时辰。这会儿还不见李珉回来。岑子吟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派出去寻李地人也不见回来报。两人之前做地事儿在岑子吟和李珉看来没什么大不了。回头一想却是有些不太对劲地地方。她接连两次弄出来地东西都威胁到大唐地安危。说不担忧是假地。热气球加上**……还真是让人头疼地产物。

尤其这些还是如今地国家机密。她却是可以信手拈来。为了救一个小小地奴仆。她便拿着这个夷平了半座山。不知道当今皇帝会如何做想?

揉揉疼的额角,岑子吟现作为一个现代人对于这个社会适应了这么多年还真是有些适应不良,至少这长安城实在不是个适合她呆的地方,天子脚下,天下的目光都汇聚到这里,要是其他信息不达的地方就好了。

这会儿宫里也正头疼着呢,唐玄宗勃然大怒,罚李潭和李珉各打了二十仗,还扔在房外跪着,众人也不敢去劝,眼见着就要关宫门了,要是宫门一关,怕是这两位爷就要在这御房外面跪上一宿了。

众太监要么与李珉交好,要么便是和李潭有些旧情,瞧见两位爷在房外面这么跪着,实是有些心疼的,可也不敢去劝大怒中的唐玄宗,这会儿唐玄宗正将自己关在御房里生闷气呢,你说,气坏了皇帝可怎么了得?

这事儿自然只有去寻有能耐的,知君莫若高力士,这边一作,自然立即有人将消息传到高力士耳中。

眼见着紧闭的御房门,高力士也唯有苦笑,皇帝在气什么,他心中自然有数,不过老让这位爷在御房门口跪着也不成事儿呀?

抖了抖胆子,高力士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低声叫道,“皇上,是奴才。”

屋子里没有动静,直到众人以为高力士也要以失败告终的时候,才突然传出低低的声音,“你进来。”

众人都舒了一口气,高力士这才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玄宗皇帝这会儿正靠在御案前,御案上摆放了不少的东西,高力士只消扫了一眼,心中便大概有了数,这些都是岑子吟近些年来呈上来的,每一样都触目惊心,旁人若是在任何一个方面有所成就就了不得了,即便是皇家要培育出这样的人才来也是难事,何况还涉及到了各个领域,这些东西交给任何一个天资聪颖的人来学,怕是穷其一生也难以成就其中一半,可这个岑子吟,不知道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小小年纪就博览群,竟然还真能融会贯通的有所成就。

从各方面的资料看来,她在十岁之前还只是个顽劣孩童,最头疼的便是二字,十岁之后却是陡然大变,性子沉稳了不少,短短三年多时间便收集了整整三屋子的,而且全部看完了融会贯通以外还整理了笔记,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这简直是太惊人了

任何一个国家得到这样的人才,除了如获至宝以外,也会心惊胆战,特别是皇权统治的国度,一个小小爆竹折腾出来的东西便颠覆了以往战争的模式,一些热气竟然就能将人送上天,这在以往是想都不敢想的,颠覆了太多,因此反而不敢轻易动用了——这都是神鬼之力呀

高力士没有开,他深知玄宗皇帝的习惯,只是静静的站着等皇帝说话,过了许久,唐玄宗这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低声道,“顽童不知兹事体大,拿着这些东西胡乱的折腾不是好事”

高力士闻言抬起头看了玄宗一眼,这会儿的玄宗皇帝显然已经整理出一个头绪来了,听皇帝的口气,问题还不算严重,他笑着道,“皇上既然说是顽童,她如何知晓事关重大?若是知道又怎会轻易的拿出来?既是顽童,又是皇上的子侄,皇上耐心教导一番便是。”

唐玄宗闻言哼了一声,重重的拍了御案一下道,“教导?两个一点就炸的**包,连潭儿也敢骗了一起去,为的便是区区一个昆仑奴,朕这是太惯着他们了不给点儿教训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高力士闻言苦笑道,“可是,拿着火药便往奴才府上冲,炸了一个大坑,让臣费了好一番功夫才修好。”

提这事儿唐玄宗忍不住也笑了出来,怒火倒是歇下了许多,见状高力士继续道,“依照奴才瞧,这两个人也不是完全的炮仗,只是年轻气盛了些受不得气罢了,皇上想想,那昆仑奴这些年在岑家操持上下,若非他,岑家那些个人的本事哪儿能将家业打理的井井有条?岑家人善待他是好事儿,说明这岑家三娘是个重情义的。

玄宗皇帝冷了一声道,“重情义的?重情义也不能跟个**包似的我这会儿想起来下面的奏折还是一阵胆寒。”

高力士笑道,“那是皇上疼他们。其实两人也不是完全的不知道分寸,之前还进宫了一趟,加上奴才听说岑家又生了些事儿,所以才会急了眼。”

玄宗皇帝淡淡的瞧了高力士一眼,“你是他们请来当说客的?”

高力士脸色一敛,“皇上,奴才……”

玄宗皇帝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知道你一向忠心耿耿,只是这事儿让我有些头疼罢了。你一向谨慎,替我想想该怎么罚他们?”

高力士道,“皇上,您也说了,这几位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一点儿不顺便要作,这会儿都要关宫门了,要是那位回不去,今天又是枷锁锁来的,要是让那位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上演一出宫门救夫?其实教他们,便是让他们知道怕,奴才以为,今天打一顿便足够了,日后么,呵呵,皇上不如这样……”

高力士靠到玄宗皇帝耳边一阵嘀咕,玄宗皇帝听的眉开眼笑,一拍掌道,“好,就按照你说的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