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二十五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五章

安城好久没有这般的肃杀夜色,早已习惯了宵禁开道往往只能听见远远的打更声,夜幕之下除了虫鸣便是万籁寂静,也许在好几年前还习惯街道上夜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这两年却是渐渐的消停了。

开元盛世,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今夜却是有些稀罕,睡的死的人自然错过了这一幕,浅眠的则是被惊醒过来,胆小的听见这陌生而又急促的脚步声下意识的便翻了个身忐忑不安的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胆子大的则是在脚步声渐渐远去了以后起身来透过门窗的缝隙看看外面的动静。

夜行人面色肃杀,行走间身上的盔甲磨擦出的声音格外的阴冷,即便是在这初夏的夜里也让人不由得打一个哆嗦。

不过,夜行人却是浑身的汗水,接到上面的命令,长安城中的禁军都被调动起来了,长安城说大不大,说小却不小,要进行一场地毯式的搜索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何况上面还下了死命——即便掘地三尺,也要将岑家三娘子给找出来

高力士是动了怒,身边的人被人收买了,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这样的事怎么能容忍?

偏生不能拿岑子吟撒火,是身边办事的人就要倒霉了,他虽不会拿下面的人无故出气,就那浑身上下散出的寒意也足以让人心惊胆战,谁也不敢想象办砸了差事的后果,既然岑子吟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如今如此严密的城防,肯定人还在长安城内,若是找不到人提头来见

这边王府是不得了,世子大了一场脾气,揪着高力士进宫去评理——我家弟弟的媳妇儿傻了,你要帮忙是好事,可也没把王府的人拿来瞎折腾的道理,外面随便你怎么折腾府这一亩三分地儿还是姓李的。这事到了皇帝面前也没的异议,毕竟皇帝也管不到人内院去王府的人有什么异动,在外面总是能查出蛛丝马迹的,若是找不到合理的证据,那就别来了。

岑子吟这边失踪,倒也好应了这桩事儿高力士也不乐意真跟王府结下什么仇怨,这次的事是他做的过火了皇帝办事黑锅也得由他背,趁着这个机会从王府里撤出来也算全了王府的面子。

只是夜三军惊动,久不见血腥的长安城又要风起云涌。

啪啪

急促地敲门声在夜深人地时候格外地刺耳。这小院不算大。因此前面传来地声音清晰可闻。

有士兵在门口大声嚷嚷道。“开门开门”

岑子吟这会儿还没有睡沐非自然也没有睡。花厅里两人皆是坐在客座上个面白无须地中年男子悠然镇定地坐在主位上喝着茶。

下方。是从前面赶来汇报地管家“杜爷。咱们开还是不开?长安城里咱们家地产业家地产业还有岑家地产业都被重兵包围。与岑家稍微有些干系地人家也不能幸免。”

岑子吟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不过一下午时间高力士就能有如此手笔。这高力士还真个是不拿到她誓不罢手了。虽是不太甘心放弃即将到手地自由。却是不忍心连累到身边地众人。抿抿嘴道。“还是把我交出去。”

唐沐非闻言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笑看岑子吟道,“这会儿把你交出去,岂不是承认了咱们便是收买了高力士手下的人的幕后真凶?这般得罪高力士的事不能做。

“可是”岑子吟道,“他们就在门口,让他们进来我走么?外面追兵处处都是,我怎么躲得掉?”

坐在主位上的杜康摆摆手笑道,“三娘子不必惊慌,坐下说话。”

但凡成功的人,说话的时候总是有这样一种气势,那语调和神态总能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他,从而服从他的命令,杜康作为大唐屈一指的商户,自然也有这样的影响力,岑子吟听他说话以后竟然冷静了一些,顺从的坐在了位置上,再看唐沐非,笑而不语。

岑子吟呼出了一口气,是她太着急了,毕竟唐沐非的女儿还在她娘身边,唐沐非自然没有害她的道理,她是没有面对过这样兵戎相见的场面才会慌乱,瞧面前这两个男子都丝毫不露畏惧之色,想必是有法子的。

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只听杜康如何说话。

只见杜康挥挥手道,“你去开门就是,他们要进来拿人可以,别碰坏了我屋子里的东西。”说完便闭口不言,那管家领命而去,岑子吟愣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直勾勾的望着杜康半晌才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那我呢?”

杜康道,“你随我来就

外面片刻间就听见许多的人涌进来,随即分散开来,岑子吟左右看了看,莫非这院子哪儿还有密道之类的东西不成?不像呀?

不过杜康一脸的沉着镇定,岑子吟也不慌不忙的跟了上去,不想,杜康哪儿也不去,偏生向着前面走去,听见越靠近的脚步声,岑子吟开始头皮一阵阵的麻——若是有密道,杜康早就该带她过去了,何必放了人进来才往前面走?

这家伙,不会玩一出空城计?还是打算把她跟唐沐非一块儿交出去?

瞥了一眼唐沐非,唐沐非也是一脸的镇定,他与岑子吟不一样,与杜康相交多年,自然知道他的秉性,只要有足够的利润,这人胆大包天,怎么疯狂的事都是敢做的。

既然唐沐非也半分惧色,岑子吟这是不怕烫的死猪,反正都这样了,要死也不会是她死,也就大胆的往前走了。

无意之间瞥了一眼身上衣服,突然想起今天刚来这儿便有侍女替她沐浴更衣,更是画了一个浓妆——在岑子吟眼中看似浓妆,在别人眼中却是正常的,加上一身繁复的无以复加的衣服和一头沉重的足以压断人脖子的饰,就算是李珉走到她跟前也未必能认出来?

原来不化妆有这个好处,岑子吟扯了扯嘴角,苦中作乐的笑着。

一队兵丁走过来,岑子有些做贼心虚的低下头侧身站在一边,只听见杜康笑着道,“诸位将军光临舍下,真真是蓬荜生辉”

“杜先的家若是蓬,那我们这些穷当兵的不就只能住露天里了?”一个脸上有些疤痕的壮汉哈哈笑道,看的出是这一群人的头儿,官衔却不是很高的样子,岑子吟也不太闹的明白。

杜康呵笑了两声,“原来的程将军,不如请到客厅一叙?”

那姓程的倒是个豪爽人,摆手道,“今天公务在身怕是不行了,查过了这一处还有其他地方呢。还望杜先生行个方便。”

杜康点点头,让到一边,那姓程的这才瞧见唐沐非和岑子吟的样子,“咦,我就说杜先生怎么在这儿呢,原来还有客人,不知道这两位是?”

岑子吟只觉得那人**辣的眼光在自己脸上扫过,不由得心跳加快,有些畏惧的避开了对方的眼光,杜康道,“唐先生方从西域归来,到我这儿借住两日罢了。”却不介绍岑子吟,那姓程的在岑子吟身上扫了几圈,挥手道,“给我搜小心些,别碰坏了杜先生的东西,否则卖了你们也赔不起”

岑子吟轻轻呼出了一口气,她自己最清楚自己的相貌变化有多大,别说这会儿灯光昏暗,即便是灯火通明,大白天的也未必能认出她的本尊来,脚下的木屐是加厚的,人也看着拔高了不少,一身少女的打扮,跟那个简朴不爱红妆的妇人根本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低头瞧见身穿盔甲的士兵从面前一一的走过,再进入正厅开始搜查,一间间的房子都不放过,院子里也是布满了人,这些士兵的动作不算轻巧,倒也没有进入寻常百姓家那边的肆无忌惮,磕磕碰碰不少,去时院子里乱糟糟的一片。

今夜忙碌的人儿注定了颗粒无收。

此刻的王府也不消停,世子回来以后并没有立即的离开,李刚出门就被他给撞上了,灰溜溜的被逮回来,当时并没有作,只是跟高力士针锋相对,李则是高高兴兴的跑回院子里去了,早知道世子这么快就回来了,他才懒得折腾呢。

可惜一回到院子才现岑子吟不见了,李珉还来不及开心不小心又被世子派来的人给逮了回去,世子很生气,他虽然不住在王府里,可日后毕竟是要接老王爷的班的,如今老王爷还在,有些事儿做不得,可所有的事儿都记在心上待到日后清算,岑子吟和李珉在家里胡搞,他并没有在意,如今折腾出这么大的乱子来,他就不能装作不闻不问了。

瞥了站在厅中依旧装疯卖傻的李珉,世子的脸又阴沉了几分,李珉在家中是最得王妃宠爱的,他不想管这个弟弟,也不好管,毕竟府里比李不堪的多了去,他也没必要替老王爷管教这些儿女。

想了许久才道,“我也不问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了,这件事你得给个说法,把高力士给招惹上门了,你总是要解释清楚,府里上上下下被你连累的关了一天一夜,你若不能给个说法,我只有代替父王执行家法,驱逐你出家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