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7章 鬼吹灯,终结

余额不足

我从来没有给老胡说过我的来历,也没有告诉过他我的任务是毁灭尸香魔芋,他怎么知道的?

答案只有一个!现在的我还是处于尸香魔芋制造的幻象中!不得不承认,这尸香魔芋果然了得!不愧是精绝女王地宫的最强守护者!普通人要是没有准备肯定会着了这东西的道!

拿起手中的匕首猛地刺到自己的左臂上,强烈的疼痛感深深刺激着我的大脑,汗水不停地从脑袋上流下,感觉此时的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眼前的景象、人物变得越来越模糊,这种状态持续了大概有几秒钟,眼前的一切再次发生了变化!

只见此时情景很像刚才我们刚进来的状态。老胡、shirley杨还有楚建都在,只是陈教授已经被楚建打死,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但诡异的是,我们活着的人都正在一步步走向无底鬼洞!楚建、老胡、shirley杨此时就跟疯了一样,不停地做着一些奇怪的举动,嘴里也念叨着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但是不论在做什么说什么,他们走动的方向都是无底鬼洞!只是走的比较慢。这时候我离无底鬼洞最近,只有一步之遥,过来是楚建,大概有三步的距离,而老胡和shirley杨则离得比较远,照他们行走的速度怎么也得再过几分钟才能到。

我忍着手臂的剧痛将匕首抽了出来,雪上加霜的疼痛让我顿时汗流浃背!但是场景却没有任何变化,看来这次是真的!我回头看了看尸香魔芋,只见它完好无损的矗立在精绝女王的棺木上,花瓣都对准了我们,不过现在它的能力已经对我没用了,等着死吧!

我从背包中翻出了强酸喷雾,量还足够,完全可以弄死这尸香魔芋!回头看了看众人,楚建已经走到了鬼洞边缘,再有一小步就会掉下去!

去死吧!老子才懒得救你!终于,楚建迈出了最后一步,整个人便掉进了无底鬼洞!这世上最后一个搬山道人也终于死了,从此世上再也没有搬山道人这一派...

我拿起强酸喷雾走到了尸香魔芋近前,望着这株奇花,心里感慨万千:“你也算是一个奇物!可惜我的任务是毁掉你,不然我肯定要把你带回现实去好好研究一下,再见了,尸香魔芋!”说完,我抬手就将强酸喷雾尽数倒在了尸香魔芋上,只见它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不一会就彻底倒在了精绝女王的棺木上。我伸手朝我的伤口上戳了一下,顿时又是一阵巨痛!回头看了看尸香魔芋,依旧是那副枯萎的模样,心中的大石总算是彻底放下了!

我回头看看老胡他们,此时已经从幻觉中清醒了过来,不可思议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我身上,向着我跑了过来,这时候我突然感觉我眼皮好重,看着他们向我跑来,精神再也支撑不住了,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睡袋里,手臂上的伤口不知被谁包扎好了。从睡袋中出来,见老胡和shirley杨坐在不远处的篝火旁吃着东西,便走了过去。老胡见我清醒了,问道:“怎么样小胖,感觉好点了吗?过来吃点东西吧!那会儿尸香魔芋制造的幻象差点把我折磨死了。对了,楚建呢?被你收拾掉了吗?”

我拿起食物边吃边对他们简要的讲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老胡听到楚建自己走进了无底鬼洞,大表遗憾,连连称自己还没有报他那一脚之仇!这时我问shirley杨陈教授的遗体呢?

“我们刚才已经将陈教授的遗体火化了,我们要把他送回家。”shirley杨眼圈红着说道。

我见我哪壶不开提哪壶,也就不再说话了,老胡安慰了shirley杨几句,便对我说:“小胖,吃完东西我们就走吧,这次我们损失太严重了,再待下去如果再有人出事我会一辈子内疚的。”

“嗯,我也觉得这地方太过诡异,一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了!”

就这样,我们吃完东西背起背包,拿着玉石眼球,当然,还有陈教授的骨灰,沿原路反回了精绝古城遗迹。由于我们没有使用炸药,所以这座地宫最后没有塌陷,而且再也没有遇到那种怪蛇。

中途我们又休息整顿了一次,便一口气回到了扎格拉玛山谷入口处,还别说,安力满那个胆小鬼还在那里等着我们,算算今天已经是我们进去的第七天了,他一定心里也开始着急解药的事情了。安力满见我们出来了,激动万分。

“胡大保佑!你们总算出来了嘛!再不出来我就要全身爆炸了嘛!”

shirley杨疑惑道:“什么全身爆炸?”

“啊,那啥,他的意思是我们再不出来他一个人就要憋炸了。”老胡及时出来打着圆场,狠狠瞪了安力满一眼。安力满便应声附和着。

当安力满听说陈教授已经牺牲了,深表痛惜,我们也顾不得和他说什么,此时我们的补给品还算充足,得赶快赶到西夜古城才能顺利走出塔克拉玛干沙漠,于是众人整顿了一下行李物品便出发了。

此时天空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此时已经刮起了大风。这次刮的是风柱,风眼好象就是山中的鬼洞,风力正在逐渐加强,脸上被沙子刮的生疼,安力满老汉也没想到这场大沙暴竟然来得如此快,先前半点征兆也没有,这里除了扎格拉玛和精绝古城的遗迹之外,茫茫大漠,哪里有躲避的地方,不过既然是风柱,离风眼越远便越安全,认准了方向一直跑就对了,能不能逃出去,那就要看胡大他老人家的心情了。

终于在我们即将没有淡水的时候,众人抵达了西夜古城,在那里补给了一下淡水,便走上了回去的路。第七天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淡水和食物了,只能吃骆驼肉和骆驼血苦苦支撑。终于,第八天我们走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城镇已经能够看到轮廓。

这时候,我深深的看了老胡一眼,然后说道:“胡八一,这辈子能和你交上朋友,值了!如果以后有缘相见,我一定和你把酒言欢!”

老胡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舔了舔早已干裂的嘴唇说道:“小胖啊,我们都已经回来了,你还说什么傻话?这次回去,我们就好好的把酒言欢!”

说完这番话,我们已经走出了沙漠。而就在此时,周围的一切又一次的静止了,书神那个老头逐渐出现在了我眼前。

“嗯,吴双小子,做的不错!这次任务算你圆满完成,跟我回去吧,对了,这玉石眼球你可以拿回去做个纪念。”书神欣慰的看着我说道。

我从箱子中翻出了玉石眼球,对书神说:“不用了,这玉石眼球留下的话,也许老胡他们发现了身上的诅咒,就会用这玉石眼球去解除诅咒,不会再有什么云南虫谷,昆仑神殿了!这也算是我最后能为老胡他们做的了!”说完,我便将玉石眼球重新装进箱子,将箱子放在了老胡的身边,起身看了看老胡,心里默默的对老胡说:“再见了,老胡!”

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眼前一到白光便照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我这是要回去了。闭上眼的一刹那,我嘴角泛起一丝弧度,再见了,鬼吹灯!这里发生的一切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