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2章 周一仙

余额不足

没错,这次我穿越的人物正是张小凡的儿时好友,林惊羽!而此时的*,则是碧瑶用痴情咒救下张小凡近十年后。

“怎么?我怎么不能来这里见见老朋友啊?最近过的怎么样?”我微笑着说道。

张小凡正准备过来和我侃侃而谈,却突然神色一暗,幽幽的说道:“见我做什么?你我现在正邪殊途,你和我这鬼王宗大魔头见面,回去不怕被青云众人怪罪?”

“我和老朋友见面关他们什么事?再说了,谁是魔头谁是正道,我心中还是分的很清楚的,至少你张小凡不是魔头!”

张小凡盯了我许久,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张小凡已经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鬼厉。”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什么鬼厉,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在我心中依旧是那个和我一起玩耍的张小凡!把你的噬魂给我看看。”

张小凡听我这么一说,也没有犹豫,便将腰间挂的噬魂扔给了我,我接住了噬魂,顿时觉得入手一阵清凉。仔细观察,果然和书中描写的一样,是一根两尺来长的漆黑短棒,短棒的一头有一团红色之物连接着一颗诡异的珠子。

张小凡见我不停地把玩着他的噬魂,疑惑的问道:“惊羽,这噬魂你又不是没见过,何必观看的那么仔细,还有,你这次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继续把玩着噬魂,头也不抬的说道:“九幽阴灵,诸天神魔,以我血躯,奉为牺牲。三生七世,永堕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说道这里,我突然感到张小凡那边发出了无尽的黑气,连同整个酒馆的温度也下降了几分。抬头看去,只见张小凡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目光阴冷的看着我,单手对我一指,我手中的噬魂便自动回到了他的手中,然后他紧握噬魂指着我冷冷的说道:“惊羽,亏我还一直当你是兄弟,没想到你居然特地跑来嘲笑我?这痴情咒你从何处得知的?”

看着情绪激动,预做攻势的张小凡,我也没有起反抗的念头,因为如今我基因锁第四阶段的实力,他根本伤不得我半分。于是我冷静的盯着张小凡的眼睛说道:“我不是来嘲笑你的。相反我是来帮你的,因为,我和你的遭遇是一样的...”说完,我眼前便浮现出了赵樱空的笑脸,心中顿时一阵剧痛。

张小凡见我这般神态,便收回了周身气势重新坐了下来,气定神闲的对我说道:“什么叫和我的遭遇是一样的?惊羽,能给我说说吗?”

我黯然的低下了头,实在不愿意再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于是说道:“详细经过我不便多说,你只需要知道,我的女人,也是因为保护我而牺牲了。所以,我要帮你复活碧瑶,也要复活我的女人,相信我吗?”

张小凡听后,自顾自的倒好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平稳的扔在了我的桌上,然后举起另一杯道:“什么相不相信?从小到大你有骗过我吗?来,干了这杯酒,我们就上路去寻找复活她们的办法!”

我缓缓的拿起了桌上的酒杯,隔空对着张小凡一碰杯道:“好,我们一定要复活她们!干了!”

一饮而尽后,张小凡来到了我这桌坐下来道:“惊羽,这几年我一直在打听这世间的还魂之术,却遇到的都是些江湖骗子,心中不免相当失落,你知不知道哪里有还魂术的消息吗?”

我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后说道:“据我所知,可以还魂的方法有三种,第一是那苗疆大巫师的还魂术!”

听到这里,张小凡顿时站起身来抓着我的手臂大喜道:“真的吗!那我们快去苗疆吧!”

我轻轻拉开了张小凡的手摇了摇头道:“你先别急,这还有两种方法,你先听我说完。”

张小凡听后觉得自己确实失态,便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继续听我说完。

于是我继续说道:“但是南疆那边近期会有极大的危险,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所以南疆那边我们可以暂时缓一缓。第二,就是天音寺的神器星盘!可以让人魂魄重新归位,但这其中还会有一些插曲,所以这星盘还不是现在可以用的。这第三嘛,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周一仙!”

“周一仙?”张小凡皱着眉头道:“据我所知,这周一仙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学识渊博的老先生,他怎么可能知道这还魂之术呢?”

我重新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道:“他学识渊博确实不错,但你不觉得他身份及其神秘吗?千万不要小看这周一仙。这还魂之术他会不会我不确定,但是我却敢确定她的孙女小环绝对会这还魂之术!”

我说完后,回头看了看已经愣在当场,浑身颤抖的张小凡,心想他大概是突然听到了这么多他一直寻找的还魂之术的消息,一时无法接受吧。于是我便一人自斟自饮,等待着张小凡回话。

过了大概一顿饭的功夫,那张小凡终于从痴呆的状态中退了出来,微微叹了口气然后眼神复杂的看着我说道:“惊羽,这些消息你都是从哪里听到的?这些年我一直再打听还魂之术,却丝毫没有任何线索,为什么你却能知道这么多?”

由于之前几次穿越都被这样问惯了,于是我面不改色的说道:“你放心,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相信我,你以后就会明白的,现在我有我的苦衷所以不能告诉你,别介意好吗?”

张小凡听后难得露出一丝笑容道:“从小一起长大,我还不了解你,你不说自然是为我好,我也不会去多问的,放心吧,我是绝对相信你的!”

听到张小凡这么说,我再次将我们面前的酒杯倒满,举起一杯道:“从小到大,我们的遭遇都是如此相近,来,干了这杯,就去找周一仙!”

酒足饭饱后,我们走出了小酒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于是对张小凡说道:“小凡,这周一仙我们应该到哪里去寻找呢?”

张小凡微笑道:“寻别人我可能没有把握,但寻这周一仙我却有十足的把握,看我的吧。”

也许是因为听到了还魂之术的消息,张小凡脸上的笑容也是越来越多,于是我没说什么,微笑着点了点头便跟在他身后去寻找周一仙。

走着走着,我们看到一位衣着华丽,全身金银首饰的中年妇女。于是张小凡走到那中年妇女面前道:“这位大姐,这附近可有算卦仙人?小弟我最近诸事不顺,所以想找个仙人来帮忙指路,还望大姐能够相告!”

这中年妇女被张小凡叫了声大姐,顿时乐开了花道:“哎呀,小弟你真是客气了,这附近还真有一位周神仙,算卦那叫一个准啊,我刚才就是受到了他的指点这才准备回家去按照他说的做,那周神仙和他的孙女就在前面的凉亭内,你们现在去还来得及。”

我和张小凡听后连忙对中年妇女道了声谢,便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不远处的凉亭中正坐着一老一少两人休息,其中那名年长者,身着道袍,须发皆白,手举长杆,杆上竖一面黄旗,上面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大字。不是周一仙还是谁?

于是我和张小凡对望一眼,便朝着周一仙所在的凉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