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5章 万剑一

余额不足

“去青云干嘛?我可不想再看到那群道貌岸然之徒!”张小凡听我说要去青云,顿时不满道。

我神秘的笑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有我要见的人,而你,也有你要见的人!不要一杆子打死一群鸭子,你师父师母道貌岸然吗?你的师兄师姐们道貌岸然吗?陆雪琪道貌岸然吗!”

“别说了!”张小凡突然出言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然后轻叹一声道:“我去还不成吗...”

就知道他会去,我也没再继续说下去,便与张小凡来到了青云山,大竹峰后山竹林中。张小凡望着这个自己生活了五年的地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那当年他砍了多年的黑竹节,微微闭上了眼,神态从未如此安祥过。我不忍心打扰他回忆往事,便悄悄离开了大竹峰,去见我要见之人。

不久,我穿过了层层巍峨秀丽的青云山,来到了后山一座香火鼎盛的建筑前,抬头看了看匾额上的四个大字,‘祖师祠堂’!

不错,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地,而我要找的人,也正是当年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万剑一!正准备进去,突然发现里面好像有人在交谈,于是我悄悄隐匿了起来,偷听里面的谈话。

“万师弟,上次魔道攻上我青云,师兄我不得已动用了诛仙剑阵才退了敌人。但事后师兄发现,体内莫名多了一股凶戾之气,妄我道玄修为高深,却丝毫奈何不得这股凶戾之气,你可知有何方法驱除之?”

听声音居然是道玄!没想到他现在还没有失去理智,居然会来询问万剑一如何驱除诛仙剑戾气,我静静地蹲在墙后继续听他们的谈话。

“秉掌门,万剑一已经不在人世,我只是祖师祠堂的一个扫地人,还望掌门以后别再叫我师弟。”

“师弟,原来你心中还是很记恨师兄我啊。也罢,师兄只有一个要求,他日如果我压制不住心中戾气而成魔,还请师弟不要顾及同门之义,将我就地斩杀!能做到这点的也只能是你万剑一。希望你看在天下苍生以及青云门的名声上答应我!”

祠堂里面沉默了许久,然后万剑一说道:“师兄啊,有些话本不应该告诉你,但现在也不得不说了,当年师父本是准备将掌门之位传与我的,但却不知他去世后发生了那些事情,所以有些话他只告诉了我而没有告诉你,现在我就将师父当年给我说的事情说给你吧!当年青叶祖师发现诛仙剑后,方才知道这诛仙剑只是诛仙四剑之一,另外还有三把同等级的剑,皆是天下至凶之物,就是以青叶祖师当年的修为,用一次后也要闭关几年驱除侵入体内的戾气。所以师父当年告诉我,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可动用诛仙剑,一旦动用,必须闭关来全力驱除戾气,不然就会变成青云罪人。师父还说,如果他日有强敌上山侵犯我青云,若诛仙剑阵招架不住,便可去天音寺寻找陷仙剑,将陷仙剑插入诛仙剑阵阵眼,即便是大罗金仙也奈何不得!”

听到这里,我心中顿时波澜起伏无法平静!原来陷仙剑在天音寺!

就这一会儿的疏忽,道玄真人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门外是谁!出来!”

糟了!如果被道玄知道我偷听他们讲话,那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于是我马*身体全部转化为木元素,瞬间便变成了一颗毫不起眼的树木。

也就在我变成树木的同时,道玄和万剑一同时从祖师祠堂冲了出来,四处搜寻我的下落,奈何他们死也想不到我可以变成树木。

道玄见搜寻无果,便自嘲道:“唉...老了,连感觉也出了问题,师弟,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么多,总之,如果我真的被戾气侵体无法自拔,请师弟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如果你不愿做这青云掌门,那就请师弟将掌门之位传给田不易!告辞!”说完,道玄便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我看着道玄的背影,心想这厮也不完全是个坏人,至少理智还在的时候会想到牺牲自己成就青云,单凭这一点就值得我去佩服!虽然曾经做过弑师这种不齿之事,但也算得一条汉子!

等万剑一进祖师祠堂后良久,我才悄悄变回真身,然后假装从正门进入,看到万剑一正在给祠堂内那一个个牌位上香,便恭敬的对着万剑一拱了拱手道:“师父!”

万剑一并没有回头看我,而是继续虔诚的上香,直到将所有牌位前面的香炉都插上了香,才转过身来看着我说道:“惊羽,刚才我和道玄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我心中一惊,随即也就释然了,因为凭他万剑一的道行,恐怕我刚来到这后山就被他发现了吧。于是我承认道:“嗯,弟子全部听到了。”

万剑一听后,抬头看着历代青云祖师的牌位不再说话。由于我想知道的事情都已经知道了,陷仙剑的下落万剑一也已经吐露了出来,于是我说道:“师父,弟子此次前来是想和师父告别的,弟子有事要去苗疆一趟,短时间内可能回不来,所以就不能照顾师父了。”

万剑一似乎早就知道我心中所想,并没有任何惊讶,而是缓缓的迷上了眼睛道:“惊羽啊,你的好友张小凡现在在鬼王宗门下,什么时候你遇到他,让他帮我给鬼王宗的朱雀带个话,就说,有一个断臂的老人,很是挂念她...去吧。”说完,他一向严肃的面庞上居然露出了和煦的微笑,仿佛是回忆起了什么开心的往事一般。

我自然知道他说的正是碧瑶那蒙面幽姨,时隔多年,他们还能够彼此挂念,这使我心中也泛起了丝丝感动,于是我轻轻对万剑一鞠了一个躬,便离开了祖师祠堂。去找张小凡了。

要寻找张小凡,恐怕并不难。我没有回大竹峰后山,而是直接去了小竹峰望月台,远远的就看到了张小凡和陆雪琪面对面站在望月台上,彼此凝望着对方,纵使心中有说不尽的话语,也比不上此时两人深情的一望。看着前方的二人,我心中不禁也思念起了赵樱空...

日高悬风拂面留下丝丝温暖

别辜负眼前季节

花踌躇柳轻叹敢问情何以堪

徒伤悲青春年月

春知晓梦不觉恰似你我那年

不经事却说离别

燕归来莺语乱谁在歌咏春天

眼清澈笑容无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