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1章 阴魂不散

余额不足

“这...这!”

看到这把石质宝剑,我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一时间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原以为会相当难找的戮仙剑居然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

也就在我将戮仙剑从紫黑色外膜中剥离出来的同时,我清晰的可以感觉到纳戒中的绝仙剑也跟着强烈的颤抖了起来,仿佛是见到多年未见的朋友一般。我赶快将绝仙剑也取了出来,两把剑刚一照面,便同时闪起了耀眼的白光,顿时,整个石洞被照的一片通明。

“戮仙剑!太好了!这下只要找到天音寺中的陷仙剑,再到青云山幻月洞府取出诛仙剑和诛仙阵图,那这次的任务也就差不多完成一半了!别人怕诛仙四剑戾气太重,使用会被戾气侵体而入魔,我可不怕!”说着,我将两把剑小心翼翼的收进纳戒中。

确实,自从开启基因锁第四阶段度过心魔后,我现在可以说是‘百毒不侵’。内心境界已经达到了巅峰,不论是再重的戾气还是魔气,都无法对我构成一丝威胁。

将绝仙剑和戮仙剑收入纳戒后,我便将装有赵樱空肉身的水晶棺材召了出来,看着棺材中樱空那略显苍白但依然挂着微笑憔悴的容颜,心中不由一痛。

“快了,就快叫醒你了,到时候我们永远不分开...”

“其实我现在好矛盾,心里既想快点复活你,又怕复活你之后再出什么事情,毕竟这次我碰到的敌人太厉害了...”

“其实我完全可以等我七次穿越完后用那一个愿望复活你的,可是,我的爷爷在我来之前就已经查出是癌症晚期了,我不能让爷爷奶奶在我还没有报恩的时候离开我,这样我会生不如死的,所以那一个愿望我要留给爷爷奶奶,樱空,你会原谅我吗?”

“等这次我去苗疆找到黒巫族的大巫师复活你后,我会求书神让你留在书神空间,冒险的事情就交给我了,等这里的所有事情结束后,我带你去见我的爷爷奶奶,他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真是的,我跟你说这些你又听不到...我好想你...”说着,我伸手轻轻隔着水晶棺材抚摸着赵樱空的脸,却是一脸微笑,因为我答应过她,我不会哭的。

“好一对痴男怨女啊,可惜如今却是阴阳相隔,可惜啊,哈哈哈!”

突然传出这么一声把我吓一跳,我马*赵樱空的水晶棺材收进纳戒中,然后警惕的看着被我堵住的石洞口。

‘嘭!’

石洞被一股巨力打开,露出了外面那刚才说话的人,此人正是不久前和我大打了一场却又突然离开的神秘人!

“你以为我的武器是那么好拿的吗?虽然你将我在戮仙剑表面布下的膜去掉了,但不居然不逃跑还继续留在这里,真是蠢材!如果你早些逃跑,我一定找不到你,哈哈哈!”那依然笼罩在黑雾中的神秘人大笑道。

有时候我真怀疑这人是疯子,哪来这么多屁话?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此时我的体力已经完全恢复,就算打不过他逃跑应该是没问题的吧?想到这里,我便有了底气,对那人道:“这戮仙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武器?虽然我现在打不过你,不过等我凑齐诛仙剑阵,到时候就算你有真四灵血阵也必定死在我手中!”

“看来我猜的不错,你这小辈果然是想用诛仙剑阵来对付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真四灵血阵的事情,不过我还是想给你一个机会,我帮你复活你的小女友,你助我完成大业,如何?”黑雾中人说完,双臂抱胸直直的站在我面前,等待着我的回答。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狠狠地收缩了一下,顿时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但仔细一想,我的第三个任务却是毁灭真四灵血阵,如果真的加入了他,那我的任务也就无法完成,复活樱空也无济于事,还是等我找到黒巫族大巫师让他复活樱空比较好。

于是我抬头笑着对那人道:“前辈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不是因为有其他原因,我还真的可以答应你,为了复活她,就算与全世界作对又如何?不过现在我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动手吧!”

“好小子,果然重情义,不过这情义和性命相比,又能值多少钱?小辈,今日,你必死!先接我一招,八荒火龙!”那人说完,突然对我一招手,我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整个石洞中便被滔天烈火填满了,我一边在自己身体表面形成一身冰甲抵挡,一边急速破开整个石洞逃了出去。

逃出石洞后我火速飞上了高空,低头看我刚才藏身的那座大山,此时已经被熊熊大火完全包围,而大火上方却高昂着八条火焰形成的巨大蛇头,个个栩栩如生的朝向我蓄势待发。

这时我看到那黑雾中人从火焰中飘身而出站在其中一条蛇头上,对着我这边结着奇怪的印。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危机感大增,这等实力的人也需要结印才能发出的大招,肯定对我有致命威胁!

于是我再没有犹豫,连忙调动体内火元素和土元素指向天空大喝道:“天降落星!”

我话音刚落,天空突然变得一片通红,不多时,便从天上密密麻麻的下起了陨石雨,而且每个陨石身上都燃烧着熊熊烈火,全部都朝着那黑雾中人的方向砸去!

那黑雾中人也看到了天空中的陨石,但却没有说话只是控制着那八条蛇头叠落在他的上方帮他防御着落下的陨石。这些蛇头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强的防御力,每落下一颗陨石砸在蛇头上,那蛇头便消失一颗,眼看着只剩下一颗蛇头还悬浮在那人上方的时候,那人突然大喝一声:“起!”

瞬间,他的头顶上便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像鼎一样的一个东西,然后迅速变大,天空中原本还在不停的下落的陨石雨,却尽数被那透明大鼎吸入其中,彻底与我失去了联系。

正当我惊愕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居然再也无法感应元素之力,就连行动也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住动弹不得,而那透明的巨鼎,却已经悬浮在了我的头顶!

“可惜啊,小辈,你不肯为我所用,我自然不能让你苟活,死在我这招之下,你也算是荣幸无比了!去死吧!”说完,那人猛地将抬起的手往下一拍,那悬浮在我头顶的大鼎便带着劲风急速落下!

看着落下的巨鼎,我心中涌出了强烈的无力感。完了,这次真的完了,看来只能将宝贵的一次复活的机会用到这里了,不过纳戒一定不能被破坏,不说其中的两把剑,单说樱空的肉身我也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想到这里,我赶快将纳戒从手中取下正准备扔向远处,却突然发现不远处飞来一物狠狠地撞击在了那透明巨鼎上。那个物体和巨鼎完全不成比例,却将巨鼎直接撞离了我的头顶,向远处落去。

我仔细看着那飞来撞击巨鼎的物体,却是一个很普通的竹竿,竹竿上挂着一面黄色的小旗,小旗上写着四个大字‘仙人指路’!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我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师兄,收手吧,回头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