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6章 往事(四)

余额不足

虽然早已猜到,但青叶听后还是不由得心中一震,懊悔和愤怒的情绪油然而生,原本祥和的无名村庄中顿时多了几分压抑。

了空见状马上道:“阿弥陀佛,青叶掌门先别动怒,说不定是小僧看错了也有可能,再说了,就算那人真的是周师弟,青云门乃是正道第一大派,相信周师弟也是受人蛊惑,及早回头还是...”

“不用说了!”青叶打断了了空的话,咬牙切齿的说道:“早知如此当年就不应该让他下山!了空大师放心,如果真的是我周师弟,我决不姑息!大师带路吧!”

了空苦笑着摇了摇头,便一边拨弄念珠一边带头向前走去,青叶也紧随其后,走了不一会儿,便在一所茅屋外停了下来。

就在青叶走到茅屋不远处时,突然就觉得自己腰间的戮仙剑猛地颤抖起来,顿时大怒道:“孽障!还不滚出来!”

青叶话音刚落,便从茅屋中冲出一人,此人衣衫已经被鲜血完全浸透了,浑身血腥味浓郁,头发散在面前看不清面容,只是从手中的那把陷仙剑便可辨认出此人的身份,正是周一仙!

青叶看着眼前的周一仙,突然觉得天旋地转,最后的一点希望也被残酷的现实打败了,而周一仙也看到了青叶,身体顿时颤抖了起来,然后似乎很挣扎的缓缓将握着陷仙剑的那只手放在身后道:“师兄...”

“哼!你还认识我这个师兄?我真后悔当年听了你的花言巧语放你下山,这难道就是你说的浪迹天涯吗?”青叶说着,已经从腰间取下了戮仙剑,剑尖直指周一仙。

周一仙缓缓的抬起头,却见他的眼神一阵血红一阵清明,交替不下。话音颤抖的说道:“师兄...我...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可是...我忍不住了!!!去死吧!!!”说着,周一仙双眼完全变成了血红色,手中的陷仙剑光芒大作,抬手就向着眼前的青叶斩去,瞬间便从陷仙剑中出现了一道巨大剑气向着青叶飞去。

青叶也没有任何犹豫,抬起手中的戮仙剑迎了上去,和周一仙大战了起来。

大战持续了三天三夜,由于动静过大,周围的村民们都站在远处观望着这场神灵之战,而了空则退到了一旁,悄悄的保护着周围的村民们。

大战的结果则是周一仙大败,青叶一脚踩在周一仙胸前,将他手中的陷仙剑踢飞了老远,看着眼神已经从血红中退出的周一仙,痛苦的说道:“师弟,别怪师兄我心狠,为了天下苍生,为了青云门的名声,你必须死!”说完,青叶一咬牙,抬起戮仙剑便准备向周一仙刺去。

“青叶掌门手下留情!”

了空突然出言相阻,青叶便放下了抬起的手,疑惑的看着了空。

了空瞬间闪到青叶面前道:“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虽然周施主犯下滔天罪孽,但小僧观周施主的眼神,似乎是受到了那把奇怪的剑的影响才会变成现在这样,还请青叶掌门念在同门之义,放周施主一条生路吧。”

青叶面色复杂的看着周一仙道:“你以为我想杀他?他可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啊!可是如果放了他,那以后他再造下杀孽,你让我如何面对天下苍生?”

了空双手合十道:“这点青叶掌门放心,如果青叶掌门信得过小僧,就将周施主交给小僧带回天音寺,每日以佛法加持,必能驱除周施主体内的负面情绪!”

青叶看着周一仙比起以前憔悴了许多的面孔,最后一狠心将踩在周一仙身上的脚拿开,头也不回的向村外走去道:“那好,了空大师,此人就交给你了,日后若他仍然执迷不悟,就请了空大师派人来告诉我,我马上清理门户!周忆贤!从今以后,你不得再称自己是青云门弟子!”说完,青叶御起戮仙剑,向着青云山飞去,只是隐隐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多谢师兄...”

青叶走后,了空搀扶起周一仙拿着陷仙剑便一同回到了天音寺。而当地村民在目睹了这场神仙之间的战斗后,便在村内修了一座草庙,里面供奉着青叶模样的石像,并且从此将村名改成了草庙村!

周一仙跟着了空回到天音寺后,每天在大雄宝殿中听着天音寺弟子诵经念佛,心中的戾气也是越来越少,终于有一天,周一仙彻底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已经苍老了许多的了空大师,大哭着感谢了空的大恩大德。

了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周施主如今迷途知返,实乃一大公德!也不枉老僧一百年来每天为施主诵经念佛了!”

“什么?一百年了?那...我师兄现在怎么样了?”周一仙听到自己已经浑浑噩噩的过了一百年,连忙惊道。

了空笑道:“周施主放心,青叶掌门现在很健康,而且青云门现在已然是天下第一大派,这些都是青叶掌门的功劳。周施主,贫僧有一事不明,还请周施主为贫僧解惑。”

周一仙听到师兄以及青云门现在都很好,便放下心来道:“大师请讲。”

了空听后站起身来,飘身而起从大雄宝殿如来神相的手*陷仙剑拿了下来道:“周施主可知这陷仙剑的来历?为何天地间会有如此大凶之物?”

周一仙看到陷仙剑,不知为何心中居然十分厌恶,于是也不去看那陷仙剑,低头对了空详细的说了他和青叶是如何发现诛仙阵图以及天书八卷,和之后发生的事情。

了空听到这一段轶事,口中连连称奇,最后微叹道:“周施主果然是有大福缘之人,居然有这样一段传奇的经历,看来上天还是很眷顾青云门的啊!青叶掌门道行高深真是让人望尘莫及,居然可以无视戮仙剑以及诛仙剑所带来的负面情绪,真可谓是古今第一人!”

周一仙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过了好长时间,他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得,抬头对了空说道:“不知大师可否愿意和我一起研习天书八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