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7章 成圣之法

第七章 成圣之法

其实这炼化仙府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复杂,根据白起的记忆,只需要将我体内精血滴一滴在仙府阵石上即可。

当我狠心扎破手指,将血液滴在阵石上时,那块阵石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的绿芒,随后一道绿色的光球瞬间便冲进了我的脑袋中,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大脑中便多出了一些东西。

整个仙府的构造布置以及机关阵图全部都浮现在我脑中,只要我想要知道什么,那些信息便会自动出现在我脑海中,既方便又精确,如果能将这一原理研究透彻带回现实世界,申请专利肯定能赚大钱!

仔细阅读着脑海中的信息,我嘴角的笑容也是越来越灿烂。看来这玉皇大帝为了拉拢我真是没少下血本啊!单说这仙府外层的防御阵法就是顶级周天星斗大阵!

根据佛本是道中描写,周天星斗大阵是妖皇帝俊自河图洛书中悟得,合天上三百六十五星辰之力,再加太阳星与太阴星做阵眼,深邃无比,杀气弥漫。

布置此阵,需要炼制三百六十五杆大周天星辰幡,对应上天的三百六十五颗主星辰,然后还需要一万四千八百杆小周天星辰幡,对应一万四千八百颗副星辰。再配以亿万神魔之力,一人代表一颗星辰,就可组成威力绝伦的周天星斗大阵。有这等大阵为我守护仙府,除非是先天至宝或是圣人亲自来,否则任谁累死也攻不破!

既然人家玉皇大帝这么给我面子,那我自然不会去找他的不痛快,本打算大闹天宫收服一些仙官来当我小弟的我也不由得放弃了这一想法。还是先在这东胜神州游荡一圈,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实力设定再说吧。正好,那傲来国花果山离我不远,有空去会会那传说中的大师兄!

以前小的时候看西游记,总觉得大师兄是自己的偶像,但自从我看了佛本是道后,不知道为什么,对这猴子的看法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原来这猴子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样想着,我便将整座仙宫收回到阵石中,然后将阵石放在纳戒里,准备去傲来国一趟,反正我有仙宫在手,到时候实在打不过那猴子我就把仙宫召出躲在里面,然后开启周天星斗大阵,量他猴子也奈何不得我!

做完这一切,我回头看了看这个我呆了一个多星期的无名山头,心中不禁感慨万千:如果我有实力,又何必连这些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如果我有实力,樱空也许早就每天陪伴在我身边了...圣人之下皆为蝼蚁,这句话果然没错!等我成为圣人,一定要按照我自己的意愿去做,什么面皮道义我都不管,到时候就算是用强的也要让女娲复活樱空!

我一边想着一边向山下走着,却突然停住了脚步,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一个念头,却又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于是我连忙站在原地仔细去回忆刚才闪过的那个念头。

“对了!原来是这样!我想到了!”终于,我重新回忆起了刚才那个念头,顿时激动的大喊大叫起来!

圣人!

无限恐怖中说,古代开启基因锁第五阶段的人,就被称为圣人!其中那些圣人里就有元始天尊、太上老君这些人物!也就是说,只要我开启基因锁第五阶段,那么就相当于在这个世界中证得混元无极大道,立地成圣!而且上次在诛仙中最后与青叶对战的时候,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长到了基因锁第四阶段高级,离基因锁第五阶段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这一步却是相当艰难,因为当初复制体郑吒不知已经停留在基因锁第四阶段高级多长时间,却依旧没有突破,我要想在短时间内突破绝非易事!看来只有不断战斗,不断的提高自己的战斗本能才有希望在死劫之前证得原始,完成这次穿越任务!

“看来书神这老家伙是这么安排的啊!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能再这样安逸下去,时间不多了!”说完,我从纳戒中召出了周青给我的天蜈竹杖,直接飞向天空,向着傲来国飞去!

我正飞着,却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呼喊:“道兄留步!”

这应该不是在叫我吧?我在这个世界中认识的人不多,谁会叫我?于是我没有理会,继续向前飞去。

“道兄请留步!”

看来真的是在叫我啊!于是我停下身形转头去看,却见一个白胡子道人笑眯眯的站在我身后,眼神十分猥琐的看着我。

“你在叫我?”我疑惑的问道。

白胡子道人笑道:“不错,贫道正是在叫道兄。”

我等了半天,这人却一句话说完就没后话了,不禁让我一阵窝火道:“没了?你说话能不能说完?非要我问你你才回答?神经病!说!你哪位?干什么来的?”

也许是这人从没见过我这么说话随意的人,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道:“贫道云中子,此次前来寻道兄是想与道兄商量一件事情!”

云中子?阐教十二仙之一!这肯定是元始天尊派来的!说什么找我商量一件事情,鬼才信!

于是我眼神淡漠的说道:“哦,是你小子!找我商量什么事情?”

云中子听我这话,脸色瞬间绿了,道:“贫道是奉老师之命来请道兄上三十三天做客的。”

我不屑的白了他一眼道:“请我做客?请我去死还差不多吧?你以为我白痴啊?要不是看在你小子曾经引导周青进入道门的份上,老子早就跟你动手了!趁老子现在心情好赶紧滚,不然定让你化成灰灰!”

我这话一出,这云中子终于忍耐不住,破口大骂道:“好你个恶贼白起!满口污言秽语!贫道好心好意请你做客,你非但不领情还对贫道百般辱骂!这是修道之人说出来的话吗!今天你必须跟贫道走一趟!”

“谁说我是修道之人了?我就天道之下的一个草民,人微言轻,谈不上什么冒犯不冒犯。还有,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让我和你去见原始老儿?”说着,我从纳戒中拿出了天蜈竹杖,微笑着看着面前脸色已经变成猪肝色的云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