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0章 灵宝挡灾

余额不足

看情况如果悟空道人拿着七宝妙树来助阵,估计双方谁都奈何不得对方,这可不是我要的结果!如今猴子也在争取人皇之位,如果现在可以干掉他一个化身,那日后必然会少掉很多麻烦,所以我要趁乱用造化玉蝶将悟空道人击毙!至于猴子,以后留着有用!

悟空道人很明显没有发现暗中潜伏的我,依旧顶着七宝妙树飞到了猴子肩膀上,看着对面的冥河老祖不语。

“老祖我还以为你们会一直缩在那龟壳里,现在终于想通了出来受死?”冥河老祖千丈血身戏谑的说道。

猴子一听,暴躁劲又上来了,二话不说怒吼一声,抬起巨大的如意棒对着冥河老祖打了下去,冥河老祖冷哼一声,手中双剑对着猴子凌空一斩,漫天血影便对着猴子冲了过去。

猴子无奈,只能收回如意棒,挥出漫天棍影,棍法之精妙,硬生生的将冥河老祖那四亿八千万血神子阻挡在外,不能近身半分!

冥河老祖见血神子尽数被防住,便举起手中双剑一边挥出血神子缠住猴子,一边举剑向着猴子身体砍去。

猴子肩膀上的悟空道人见状,闭眼一捏法决,七宝妙树陡然变大,罩在了猴子头顶,任凭冥河老祖如何用力,手中双剑都无法伤的猴子半分,而悟空道人全力控制七宝妙树防御,猴子则不停地应付着那四亿八千万血神子,双方自此陷入僵局。

双方一直僵持了几天几夜,而我居然也跟着看了几天几夜!最后猛的回过神,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这场战斗吸引的忘记了时间!于是我赶忙重新凝聚心神,重新审视起这三人的战斗。

战斗持续到现在,双方依旧是胶着状态,只是猴子似乎看起来越来越烦躁,棍法也开始絮乱起来,时不时露掉几个血神子,却都被七宝妙树挡了回去,而冥河老祖和悟空道人却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表情,看来他们是想让这场战斗持续到杀劫结束吧?

我正想着自己应该什么时间出手击杀悟空道人,手中的造化玉蝶却突然闪过一道青光,犹如昙花一现般一闪即逝,我还没反应过来,脑海中就多出了两幅完全不同的画面!

第一副画面是猴子猛地甩开肩头的悟空道人,也不顾四周四亿八千万血神子的攻击,举起巨大的如意棒呲牙咧嘴的冲向冥河老祖,而悟空道人却因为猝不及防下被猴子甩下,一时失神,便直接被远方飞来的造化玉蝶击中,瞬间魂飞魄散,死不瞑目!然后我转身逃走。

第二幅画面是猴子猛地甩开肩头的悟空道人冲向冥河老祖,悟空道人先是一愣,然后立即回过神来,慌忙重新祭起七宝妙树将他与猴子重新保护在里面,这时,不知为何天空突然飞下一个玉如意!直接穿过七宝妙树的防御打在了猴子与悟空道人身上,然后一个转弯就朝着躲在暗处的我砸来!照那玉如意飞来的速度,我必死无疑!

怎么回事?仔细看过两幅画面后我立刻冷静了下来,心中不停的开始分析这两幅画面,最终确定结论:是造化玉蝶预测到我有难,教我躲避灾难的方法!

经过两幅画面的对比,也就是说,我是生是死的转折点就在猴子甩下悟空道人的那一瞬间悟空道人失神的时候!只有在这个时候出手击杀悟空道人然后火速逃走才能避过此劫!想到这里,我再也不敢有丝毫分神,眼睛以及意识全神贯注的锁定着猴子肩头的悟空道人!

随着猴子的棍法越来越毛躁,我手中的造化玉蝶也是握的越来越紧,心中对猴子甩下悟空道人的那一幕即期待又害怕,连额头上也渗出了丝丝汗珠。

终于,猴子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胶着状态,拼着身体硬接了几道血神子,仰天怒吼一声,手中如意棒猛地举起,对着冥河老祖就冲了过去,而随着猴子举起如意棒,坐在他肩头的悟空道人猝不及防之下,被猴子从肩头上甩了下来,一切都和刚才在我脑海中出现的画面一模一样!

就是现在!猴子刚以举起如意棒,我便用尽全身力气将已经被我手心的汗沾湿的造化玉蝶朝着悟空道人打了过去!电光火石间,造化玉蝶便已经飞到了悟空道人近前!

悟空道人并不是其他神仙,在被猴子甩下的一瞬间心中便有了不好的预感,转头看去,就见造化玉蝶已经飞到了近前!此时召回头顶的七宝妙树回来防御已经来不及了,悟空道人只能举起手中的拂尘向着造化玉蝶打去,另一边则拼命召回七宝妙树!

猴子与悟空道人本就是同一个人,此时自然知道悟空道人危险,双眼血红的一棍挡开冥河老祖的双剑,回身就朝着悟空道人冲去,不过此时他已经飞出老远,根本来不及。

虽然悟空道人紧要关头将手中拂尘扔出,但那拂尘在造化玉蝶面前不堪一击,甚至连造化玉蝶都没碰到。便直接变成了一堆飞灰。悟空道人见状,顿时心灰意冷,知道自己今日必死,但临死前还是朝着我的方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便被造化玉蝶正面击中,化为灰灰。

不好!刚才悟空道人临死前看了我一眼,那猴子定然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日后恐怕又多了一个大敌!算了,先逃命要紧!想到这里,我连忙收回了造化玉蝶,转身逃出花果山,向着远方急驰而去!

冥河老祖似乎想到了什么,也没有再与猴子多做纠缠,直接驾起血神子化作一道血光消失了。花果山只剩下了一个满眼血红暴跳如雷的猴子。

“白起狗贼!居然杀我道兄!俺老孙与你势不两立!!”

就在我刚逃出花果山的时候,三十三天外,元始天尊手中拿着玉如意正准备向我砸来,却突然听到一阵悠扬古朴的钟声,似乎是在提醒元始天尊不要轻举妄动。

元始天尊听到钟声,先是冷哼一声,然后收回玉如意,拂袖移驾回到了弥罗天玉虚宫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