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7章 死劫开始

第十七章 死劫开始

“哦,那照你这样说的话,只要我以护国大法师的身份宣布站在你这边,那么皇位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你的咯?”

多宝道人摇了摇头道:“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远远不够!如今天道教主与我老师通天教主结盟,使我截教势力大增,但这样也只是和其他两教分庭抗衡而已,只要洪兴掌教也能够证得混元无极,那么这人皇之位才能彻底属于我截教!”

哼,这多宝道人居然这么看不起我?嫌我现在实力不济身份低?无所谓!反正我最终的目的是扰乱杀劫,既然你要当人皇,到时候肯定是要死在我手中的。

我不着痕迹的笑了笑道:“你说的极是!我这次来南瞻部洲的目的,就是让自己渡劫成圣!皇位之事,你放心便是了!”

多宝道人听我表态,顿时眉开眼笑道:“如此甚好!洪兴社与我截教已经结盟,日后大家一起携手,共度此次无量量劫!”

我对他这番不痛不痒的话自然没有兴趣,正准备找借口离开,多宝道人却突然说道:“对了,有件事我一直很疑惑,还望洪兴教主为多宝解惑!”

“什么事?”

“是这样,前些日子我向李世豪推举您为护国大法师的时候,那李元不知为何,居然站在我这边为我说好话!您看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蹊跷之处?”

我以为什么事情,原来就是这破事?那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都亲自出手赶我到这里赴任,更别说元始天尊的道童李元会帮我说好话了!

于是我神色淡然道:“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一切皆因我的死劫而起,该来的总会来的!对了,我要提醒你一下...”

和多宝道人谈完后,我便和下人向着我那国师府走去,心中不断地盘算着这国师府会不会和当初天庭给我的仙府一样的豪华。正在这时,大唐皇宫上方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转眼间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狂风怒号,大雨滂沱,犹如世界末日降临一般!而我原本平静的心跳随着天空的变化也开始陡然加快!看来,我的死劫开始了!

“何人胆敢在我大唐皇宫兴风作浪!”

一声底气十足的呼喊从远方传出,我转头看去,却是李世豪和一些武将,站在城墙顶端,抬头对着天空中的一大团乌云大吼。

这时,天空中突然缓缓降下一片乌云,而那乌云之上,却是站满了身穿盔甲的士兵以及各种穿着奇异的人,带头一人,身披盔甲,手中托着一个小巧的宝塔,难道这是李靖?

果然,乌云缓缓地落到李世豪面前,那托着宝塔的人略微不屑的对李世豪道:“参见人皇!李靖奉玉皇大帝旨意,带领十万天兵前来讨伐叛贼勾陈大帝白起,若大唐皇宫因此受到什么损伤,玉皇大帝会承担一切损失!还望人皇殿下配合我们工作!”

李世豪好歹也是一国之君,听李靖这般无礼正欲发作,一旁的一位身穿文官朝服的老头低声在李世豪耳边说了几句话,李世豪听后,阴着脸对李靖说道:“希望你们不要做的太过分!不然我一定会向道德天尊禀报今日之事!”说完,李世豪便带着身边的官员飞下了城墙,远远地躲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李靖见李世豪识趣,冷哼一声,突然转过头来怒视着我道:“大胆勾陈!玉皇大帝封你做勾陈大帝已是对你仁至义尽,没想到你是这种忘恩负义之徒!居然带着勾陈大帝的官衔去接下人界的护国大法师!现在我受玉皇大帝旨意带你上天庭候审!识相的就乖乖跟我走,不然我可要先礼后兵了!”

“哼!先礼后兵?你何时‘礼’过?我告诉你!没人可以逼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就算是满天神佛,我也会神挡杀神,佛挡**!”

我将身上那身道袍随手一撕仍在一旁,大笑道:“来啊!让我看看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有何能耐!”

李靖大怒,正准备发话,手中托着的玲珑宝塔却突然飞出他的手掌心,向着天空飞了上去,像是被收回了一般。

李靖见玲珑宝塔飞走并没有惊讶,只是神色稍有疑惑,然也没有持续多久,直接从怀中掏出令旗喝道:“谁愿意下去擒住恶贼白起!”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幕很像当初天兵天将到花果山捉拿孙悟空的场景,只不过他们不明白,我比那孙悟空难对付多了。

李靖举起令旗过了半晌,却没有听到任何一声应和,转身看去,刚才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天将们都缓缓地退后了几步,脸瞬间就变得铁青,拿着令旗的那只手不停的颤抖,气得连话都说不出口。

“哈哈哈哈!一群胆小鬼!天庭原来都是你们这群酒囊饭袋,这勾陈大帝不做也罢!”

“恶贼!修得猖狂!待我亲自收了你这巫族余孽!”李靖听到我的嘲笑,拔出腰间的宝剑就准备下来和我大战。

“不用麻烦了,你们一起上吧!”此时我已经感到自己全身热血沸腾,也许只有在这种感觉中,我才有提升实力的可能!

“樱空,保佑我吧!”

看着缓缓下降的乌云,我双手负立,眼睛渐渐闭了起来。李靖等人见我这样,以为我放弃了抵抗,顿时擂鼓齐鸣,士气高涨。正欲加速向我飘来,却发现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大片黄沙将他们覆盖,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

四周的黄沙急速的向载有天兵天将的乌云聚拢去,不一会儿,便把那团乌云连同里面的天兵天将一同包裹在了里面,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沙球。

“沙暴送葬!”

我意念一动,那巨大的沙球突然急速缩小,里面的天兵天将受到了沙球的挤压,瞬间惨叫着被挤成了一团团肉泥。而那黄沙形成的沙球,此时也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

虽然我在这边对付天兵天将,但目光却一直注视着地平线上的那一片与南瞻部洲景色格格不入的血红之气。见那一片血红之气渐渐向皇宫这边靠近,我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微笑。

“开胃菜结束了,总算该主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