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9章 剑阵显威

余额不足

我的拳头打在身披血色盔甲的猴子的拳头上,顿时觉得一股一往无前的强大力量通过我的手臂传遍了四肢百骸,震得我急速向后倒飞去,重重的撞在一座残垣断壁上,喉咙一甜,险些喷出血来!

我稳住身形,控制体内基因治疗刚才受到的震荡,抬头看去,却见猴子也不好受,向后退了两步,体外的血色盔甲突然一震,猴子便稳住了身形,揉了揉那只与我对拳的手臂,对着我呲牙咧嘴。

这猴子力量好大!仅仅一拳就让我受了内伤!看来硬撼不是明智的选择,还是利用一下它那巨大的身形吧!想到这里,我猛一躲地,再次向着猴子冲去!

猴子似乎就是在等我冲来,对着天空一招手,那只被他扔到天空的如意棒迅速飞下来,猴子抬手接住,舞出一道棍花起身一棍对着我劈头盖脸的砸来!

“纸绘!”

我迅速将身体完全放松,全身基因感知着四周的空气流动,身体犹如纸张一般在空中随风轻飘,巨大的如意棒还没接触到我的身体,我便被棍身所带的劲风吹到了一旁,如同落叶一般脱离了如意棒的锁定!

成功了!我脱离了猴子的攻击,连忙将身体恢复原样,火速绕到猴子身后,举起拳头就向着猴子颈部没有被血色盔甲覆盖的部分打去!

猴子发现如意棒的攻击对我毫无作用,马上准备回身防御,但是,就算它身形灵活,千丈高的猿身想要在小范围内快过我还是天方夜谭!

眼看着我全力一击就要打在猴子身上了,这一拳如果打实了,这猴子应该短时间内会失去战斗力吧!但就在这时,那血神子所化的血色盔甲上突然伸出一条手臂粗的触手一般的东西缠向了我。

我见触手过来,顾不得再去攻击猴子,连忙立掌为刀向那条触手斩去,一掌下去,那一节触手便断成两截,掉落在了地上。可就这一会儿的功夫,猴子便已经转过身来,举起如意棒蓄力准备攻击。

又是老招式,也不想想有没有用,禽兽就是禽兽,也不动动脑子!我瞬间用出纸绘,准备脱身再找机会出手。但那血色盔甲却突然伸出无数条手臂粗的触手,直接将我死死的缠在了空中!

完了!如意棒已经到了我的头顶,我连忙在自己全身召出炙热的白色火焰炼化缠在身上的触手,眼睛死死盯着近在咫尺的如意棒,心中焦急万分!

“快点啊!再快点啊!”看着迅速枯萎下去的血色触手以及渐渐接近如意棒,我已经急的满头大汗。尽管只有百分之几秒的时间,但我仍觉得像是过了许久。

终于,缠在我身上的血色触手被我体外的火焰彻底烧断,我的身体恢复行动能力的瞬间便火速向旁边闪去,那巨大的如意棒也顺势砸了下来,贴着我的头皮重重的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洞!

“能在我们两人联手之下逃脱,你也算有点本事!就是不知道你到底还能撑多久!”孙悟空身体表面的血色盔甲上突然出现了一张嘴,发出冥河老祖的声音说道。

尽管如意棒是贴着我的头皮砸下去的,但棍身上所带的劲风还是将我的头皮擦破,鲜血顺着额头流到了我的眼睛中,我伸手轻轻将血迹抹去道:“我承认,我不是你俩合体的对手。如果对上你们任何一人我都有十足的把握将你们击败,但若两人合体就不行了。不过!既然你们用阴招,那就别怪我了!”说完,我抬手一招,诛仙四剑以及阵图便出现在了我的四周。

就在诛仙四剑出现的同时,猴子和冥河老祖这才发现我还有这等杀招,心中暗叫不妙,猴子便直接举起巨大的如意棒飞身而起舞着棍花向我打来,阻止我布阵,不过为时已晚。

“山路尽头谁为峰,一剑诛仙道成空!”

我话音刚落,四周空气骤然变冷,面前的诛仙阵图光芒大作,诛仙四剑瞬间消失。

“快走!你不要命了!”

见孙悟空不顾诛仙剑阵的威胁依旧举起如意棒向我打来,化作血色盔甲的冥河老祖急忙吼道。

“诛仙剑阵又如何?俺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杀了这白起狗贼!”猴子根本不听冥河老祖的劝告,依旧红着眼举起如意棒向我打来。

“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老祖我不陪你玩了!”说着,猴子身上的血色盔甲突然四分五裂散开,闪到一边重新组成了冥河老祖以及血海,冥河老祖冷哼一声,便准备逃走。

“你们和在一起也许还有机会,但现在你们分开了,那就去死吧!”

我一边操纵诛仙剑阵套向冥河老祖以及那四亿八千万血神子,一边全力凝聚土元素,抬手对准了扑过来的猴子。

“泰山压顶!”

一座万丈高的大山突然出现在猴子头顶,猛的向着它压了下来,猴子大惊,还没来得及逃走,便被大山死死的压在下面!而那座大山刚一落地,便与大地融合在了一起,仿佛这个地方本来就有这样一座大山一般。

既然答应过女娲娘娘保猴子不死,我自然不会用诛仙剑阵去对付他,只能效仿当日多宝如来,将它压在大山下。

再看另一边的冥河老祖,被诛仙剑阵套住后无法脱身,只能将四亿八千万血神子全部集结在一起,防御着四周凌厉的剑气!但是传说中的太古第一杀阵有那么好破吗?

无数道大小各异的剑气尽数向冥河老祖刺去,剑气之浓密,如同滂沱大雨中的雨点一般!而防御在冥河老祖体外的血神子根本无法防住这么多的剑气,一层一层的被剑气刺破,化为脓血流落到地上。

终于,四亿八千万血神子被诛仙剑阵彻底打成了血水,躲在里面的冥河老祖没有了任何防御,不甘的惨叫一声,便被铺天盖地的剑气刺成了无数碎片,一代阿修罗一族掌教,就此彻底化作飞灰永远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

我看将冥河老祖击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收回诛仙剑阵,就见西面地平线方向不知何时出现了大片金光!

“这!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