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7章 天王出手

余额不足

“这位大婶,你要玩可以,不过请你不要叫我小弟弟,这样我会觉得自己突然好老。”看着那估计已经五十多岁却还对我搔首弄姿的中年妇女,我差点吐了出来。

听了我的话,那中年妇女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杀意,却也只是一闪即逝,依旧媚笑道:“哎呀,你这小弟弟真不会说话,人家今年才二十岁,你这样说人家好伤心啊。”

“算我求求你了好吗?你别再说话了,你要玩就好好玩,不玩你就出去找别人说话去!烦人不烦人!”

那中年妇女还准备说些什么,这时,主持人已经开始摇手中的骰盅了。不大的骰盅在主持人手中不断的反转变换着花样,看得周围人是眼花缭乱。

我适时的分出一缕斗气缠住了骰盅里面的骰子,让它们始终都是六点朝上,可是我却发现,突然出现了一道粉红色的斗气同样悄悄的窜进了骰盅,将里面的骰子有改成了一点朝上!

我抬头看了看,那中年妇女似乎很得意的对我笑了笑,俨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哼!”

我怎么可能让她得逞?抬起双手猛地拍在了赌桌上,加大斗气的输出量,重新将骰子改成了六点朝上。那中年妇女也是有样学样,抬起那双咸猪手拍在桌上,加大斗气与我争夺着骰子的掌控权。周围人见到我们的动作,都纷纷离开赌桌躲得远远的窃窃私语。

主持人也知道遇到高手,而且他也发现,手中的骰盅居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主持人惊恐的双手用力握住骰盅,想要将其稳住,但骰盅猛地增大颤抖频率,直接将主持人震的倒飞出去,吐血倒地不起!

这时,被我和中年妇女按住的赌桌突然爆开,而那副骰盅却不借助任何外力悬浮在空中急速的旋转了起来!

“肥婆!我知道你是暗圣教十二天王之一,我没去找你你却跑来找我,正好省下我一些功夫!”

那中年妇女听到这里,脸色终于变得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信不信你再叫我一次肥胖我马上杀了你!识相的交出冥王剑然后向我道歉!我看你小模样长得不错,姐姐我或许会带你回去好好疼爱你!”

我猛一发力,悬浮在空中的骰盅终于承受不住两股斗气的冲击,彻底爆炸成了粉末。“肥婆,想要冥王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还有,我这人说话比较直,你是什么样我自然会怎样叫你,肥婆,肥婆!哈哈哈!”

那肥婆终于忍耐不住,肥胖的身躯猛地一震,从她身上散发出大片粉红色的气体,瞬间便充满了整个赌场二楼。

见到她这手我以为是毒气,不过以我现在的基因强度,别说是毒气,就算是这个世界最强毒药无二圣水在我眼中也和白开水差不多。于是我轻嗅了一下这片粉红色的气体,不错,味道还挺香,不过想到是从这个肥婆身上发出的,就算很香也让我觉得令人作呕。

这时,我发现原本已经慌乱的赌场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那些刚才还在大喊大叫的赌客们此时一个个面露**相,不论男女都直勾勾的看着我,看得我直冒冷汗。

“哈哈哈!小弟弟定力不错嘛,居然吸了我的‘迷情粉’还能如此镇定,不过接下来我看你如何镇定!上!”

肥婆话音刚落,赌场内的那些赌客们突然同时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吼叫,以超过普通人几倍的速度向我一起扑来!

我对落日帝国的人向来没有好感,更何况这些人都是赌客,想必其中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想到这里,我心中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从背后拔出一把普通的长剑,心中回忆着巴不依自身记忆中的神圣斗气,抬起长剑舞出一手剑花在周身饶了一周,一圈白色的斗气便出现在了我周围,直接将还未近身的赌客们一刀两断!整个赌场顿时变成了修罗地狱,满地都是残肢断臂,血腥味十足!

“啪啪啪!”

肥婆微笑着拍了拍手道:“原来弟弟是神圣教廷的人!只是我不知道,怎么神圣教廷的人出手也是如此狠毒,居然连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都不放过,可怜啊...”

“你少在那里惺惺作态!谁告诉你神圣教廷的人就不能杀人?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杀你们这些不是人的畜生!接招吧!”说着,我对着肥婆拔剑用力一斩,一道半月形的白色剑气带着撕裂空气的力量冲向了肥婆。肥婆见我这手,不屑的握起拳头,一拳猛击在剑气上,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剑气击散。不愧是十二天王之一,光看这一手就比灭一他们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趁着她出手挡住我攻击的功夫,我猛一跺脚高高跳起,双手举起手中的长剑对着肥婆的脑袋全力劈了下去!那肥婆显然没想到我的速度这么快,连忙收回拳头,双手注满粉红色斗气,抬手挡住了我手中的长剑。但是长剑劈下的力道实在太大,再加上这肥婆太重,整个二楼的地面瞬间塌陷了下去,肥婆脚下没有了支撑,整个人如同流星一般从二楼坠落了下去,将一楼的地面砸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早在二楼发生打斗的时候,一楼赌博的那些赌客早已闻风而逃,而赌场的老板也叫来了一些保安之类的人物,但见到我和肥婆的打斗,吓得不去理会老板,全部都逃出了赌场。

我缓缓的从二楼跳了下来,一脚踩在肥婆的脸上道:“肥婆,你不觉得你该减肥了吗?你看你把人家赌场弄成了这样,丢人不?”

肥婆显然还没有缓过刚才的那口气,只能恶狠狠的瞪着我说不出话来,我见这肥婆气数已尽,正准备抬起手中的长剑了解她罪恶的一生,整个赌场却突然狂风大作,将散落在地上的桌椅杂物全部吹到了墙边,原本杂乱的赌场一楼顿时变得一尘不染。

狂风持续了也就几秒钟便停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赌场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身穿法袍,手持法杖的老头!

“何人敢在我落日帝国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