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5章 前进,死亡山脉

余额不足

“什么是彼岸花?”我在现实世界中似乎听过有这么一种花,但是也不能确定,便开口询问道。

普林先知若有所思的看着我道:“彼岸花是冥界中唯一的一种花,颜色呈鲜艳的血红色,而且只有花朵没有花叶,正所谓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啊!”

“不是,普林先知你说了半天我完全没明白你的意思啊,我是问你这彼岸花有什么作用,在哪里能找到?”我见普林先知答非所问,连忙问道。

“这彼岸花作为唯一能够在冥界生存的花,自然有它的神妙之处!彼岸花的作用就是引魂!只要将它服下,无论是死过多久的人都能够重新活过来!”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阵狂喜!太好了!真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一种神奇的花!只要我知道这花的所在地,那么樱空便可以复活了!

“但是,一旦服下彼岸花,便会忘记之前的所有情感,并且再也无法回忆起来!所以这彼岸花也叫做忘情花。好了,该告诉你的我都告诉你了,至于你究竟要不要使用,就看你的选择了。”说完,普林先知找了一个地方盘腿坐下,恢复着之前的消耗。

听了普林先知的话,我瞬间石化了!忘记之前所有感情?那不就是樱空复活后便会彻底将我忘记吗?我实在不敢想象那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情景。一时间各种念头充斥着我的大脑,让我感到一阵阵的头痛。

一旁的灭凤看到我的表情,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来安慰我,只是站在我身后轻轻拍着我的后背,眼神黯然的在想些什么。

算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樱空吃了彼岸花真的会将我忘记,那我也有信心用我的真心再次让她爱上我!就算做不到,只要能每天见到她我也心满意足了!

想到这里,虽然我心中依旧是一阵落寞,但还是转身对着一旁打坐的普林先知沉声道:“普林先知前辈,我想好了!请您告诉我彼岸花在什么地方吧!”

普林先知缓缓的睁开眼,无奈的看着我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彼岸花是唯一能在冥界之中生存的花朵,甚至都不用进入冥界,直接在冥界入口处就能找到,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冥界入口在哪?”

“死亡山脉?”听了普林先知的话,我马上脱口而出道,原来我忙碌了半天,解决问题的办法还是回归到了我的任务上。

“好!死亡山脉是吧?就算是修罗地狱我也闯定了!”这是我最后一次穿越,如果再不能复活樱空,那我还不如死在这里算了!

普林先知听了我的豪言壮语,微笑着抬手摸向了我的头,我知道他没有恶意,便没有阻拦,待普林先知的手接触到我的额头时,我居然出现了瞬间的失神!等这失神的瞬间过去后,普林先知缓缓的将手拿开,微笑着对我道:“原来你就是前半段千年大劫的救世主啊,呵呵,我倒是才发现。我刚才给你预测了一下,此次你这死亡山脉一行,如履薄冰但最后会化险为夷!而且,你心中所想以后也会实现!”

我心中所想以后也会实现?是什么?难道是樱空以后会复活吗?我连忙抓住先知的手道:“先知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会实现心中所想?您能不能说清楚一些?”

普林先知被我抓住的那只手突然闪过一道黑光,便从我的手中消失了,普林先知一边揉着被我抓住的那只手一边笑道:“天机不可泄露,你以后自然会明白的!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恐怕我还没说完便会死亡的!”

看普林先知的眼神,似乎不是在说谎,于是我也不敢多问,苦笑着从怀中掏出冥王剑交给他道:“普林前辈,我这就去死亡山脉,据我估计我这次去就回不来了,这把冥王剑麻烦您交给阿呆好吗?之后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普林先知接过我手中的冥王剑,然不住在剑身上抚摸了几下,由于我之前用斗气将剑身完全包裹了起来,所以邪气没有影响到他。

“好剑!可惜九天神物我们凡人又怎么能驾驭得了?你放心的去吧,我会把它完好的交给阿呆的。还有,我的预测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一次失败过!只要还心存希望,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圆满解决的!愿天神保佑你吧!”

“但愿如此吧,普林先知,谢谢您的吉言,那我这就告辞了!”说着,我对着普林先知拱了拱手,便拉着灭凤走出了神庙。

走出神庙后,才发现此时已经是傍晚了。我看着心事重重的灭凤,心想是时候把一切告诉她了,我可不能带着她去死亡山脉。可是我还没有开口,她却抢先说道:“你真的要去死亡山脉吗?”

“是的!且不说我去死亡山脉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就说那彼岸花,我就一定要得到!因为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等待着我去唤醒她...”

我正说着,这才发现此时的灭凤眼神已经和这几日的完全不同,从她现在的眼神中,我能很清楚的感受到一种落寞感,与之前相比,此时的她多了一分沉稳,少了几分天真。我惊讶的看着她道:“灭凤,你难道恢复记忆了?”

“不错,但也不是很准确,其实我压根就没有失去记忆,当时亲眼看到自己的叔叔们一个个死在我面前,心中一时无法接受,便想找一种逃避的办法,所以只能装疯卖傻到现在,只是我没想到,我居然真的喜欢上了你...你说的很重要的人是你的爱人吧?”灭凤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神道。

“嗯,不错,是我的爱人,既然你没有失忆,那现在也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了,很开心受伤的那段时间受到你的照顾,真的很感谢你。”听到灭凤并没有失去记忆,我心中顿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灭凤听了我的话并没有回答,只是低头咬着嘴唇不说话,过了好久,她终于抬起头来坚定的说道:“求求你别去死亡山脉好吗?你去那里是必死无疑的!你还记得那天打伤你的那个人吗?他就是冥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堕落天使路西法!我和几位叔叔们就是无意间知道了他的身份才被追杀的!你是打不过他的!和我走好吗?我们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从此再也不管这些事情好吗?”

“哦,原来那家伙是路西法!怪不得这么厉害!不过我意已决,就算是冥王亲自下界也不能阻止我前往死亡山脉的脚步!这点没有人能够改变!灭凤,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是我已经有了心爱之人,况且我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了,要再让我辜负她,那我岂不是猪狗不如?以你的条件,我相信一定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灭凤,放弃吧!”我紧紧盯着灭凤说道,相信她也会明白我眼神中的这份坚定。

被我这么一说,灭凤突然一下子笑了起来,虽然是在笑,但是双眼中却流下了两行清泪。“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如果你是这么容易喜新厌旧的话我也不会喜欢你了!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我也不阻拦你,只是...你能最后抱我一下吗?”

看着灭凤那张略显苍白的俏脸和乞求的眼神,我突然感到心中一阵绞痛,身体不由自主的冲上前去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灭凤也是反搂着我,手臂异常用力,仿佛想要将我融入她的身体一般。

“真的好羡慕你喜欢的那个女孩!”

“不用羡慕,总有一天我相信你也会遇到一个真心待你的人!到时候你也会非常幸福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废除一身黑暗斗气,加入神圣教廷,从此每天为你祈祷,希望天神能够保佑你和你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

听灭凤这么说,我心中居然产生了一丝不舍。于是我缓缓的将她推开,却是再也不敢看她的面庞,因为我怕再多看一眼,就会动摇我离开的信心。

我连忙转过身去背对着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了一丝笑意道:“呵呵,好了,我该走了,你放心,我也会为你祈祷的,祈祷你早日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还有,谢谢你,灭凤!我不会忘记你的!”说完,我深吸一口气,迈步向着死亡山脉走去。

“我们还会见面吗?”

听着背后传来的灭凤略带哭腔的声音,我的身体顿时微微颤抖了一下,我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头也不回的对灭凤说道:“如果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面对着即将落下的夕阳,感受着夕阳的余晖略带刺眼的照射在我脸上,却丝毫不敢回头,只能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走去。因为我能清晰的感受到灭凤的目光始终停留在我身上,我不想让她看到我此时泪流满面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