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1章 有本事你也躲

第八十一章 有本事你也躲

他不过是一个狗腿子,那些纨绔大少还害怕程小非,更何况是他!

一时间这个男人有点进退两难,不说,必定面临程小非的怒火,说了,必定得罪自己身后的人。

就在对方左思右想的时候,程小非怒了,一巴掌抡了过去,骂道:“你马勒戈壁,老子问你话呢!”

男人被程小非一巴掌打的晕头转向,眼神之中出现一丝的怒火,但是随即就被掩饰了下去。

“怎么你不服?”对方眼中的一丝怒火,并没有逃脱程小非的双眸。

“不敢!”男人大气也不敢喘息一下。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谁派你来的。”程小非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凡是在轻舞市和程小非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当程小非露出这样的笑容时,就代表着有人要遭殃。

而就在这时只见一群警察呼啸而来,这突兀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程小非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微微一变,语气冰冷的说道:“算你他妈的命好,但是你等着老子回来给你算账!”

只见最前面的是一个女警,一身警察制服,窈窕的身材及修长而性感的美腿,尤其是胸前那上下起伏的圣女峰让人暗自咂舌!

段枫在看到来人之后,顿时愣住了!

尼玛,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小,到哪里都能够碰到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段枫的老熟人——张舒婷。

张舒婷在看到段枫之后先是一愣,接着一脸的怒火,这个混蛋竟然也在这里,想起上次这家伙对自己说的百乐,她的脸色就是一阵通红。

当时她问林飞,可是林飞支支吾吾的半天没有说出什么,自己上网一查,竟然是zi慰器,当时张舒婷就是一阵怒火,想抓段枫,可是却已经走了,如今机会又摆在眼前了,她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对方。

张舒婷的目光一直在段枫的身上来回扫视,段枫也不好意思的继续站在一旁,大步的走了出来:“张警官,几日不见,没有想到你竟然越来越美丽动人了。”

说着段枫低头看向了张舒婷的胸部:“就是胸没大。”

“你说什么?”张舒婷先是一怔,接着怒气冲冲的说道。

“呃!”段枫讪讪一笑,没有回答;他知道张舒婷刚刚已经听到了自己的话,就算自己在解释也是多此一举。

而程小非则是一脸敬佩的看着段枫,他虽然在轻舞市但是也知道河洛市警局一枝花张书舒婷,这可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她老子更是好东西,可是段枫竟然敢出言调戏张舒婷,而且还是当着戚烟梦的面,这让他怎么可能不佩服!

见段枫没有说话,张舒婷心中虽然有怒火,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冷冷扫了一下众人。

“谁能够告诉我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张舒婷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人,一个个和死狗一样,如果不是他们那微弱的呼吸,恐怕张舒婷已经把他们当做了死人。

“没什么,刚刚我们在切磋华夏武术,一不小心下手重了一些。”段枫轻声说道。

“你说的话不可信。”张舒婷直接无视了段枫的话,而是看向了被程小非抽了一巴掌的男人道:“你来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男人在听到张舒婷的话后一愣,刚想张嘴,但是迎来的立刻是两道冰冷的眼神,一道来源于段枫,一道来源于程小非!

段枫的眼神,他可以无视,但是程小非的眼神,说真的他不敢!

“我们在切磋武术,下手重了一些,但是都没事。”男人此刻不得不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

张舒婷一愣:“你说什么?”

“我们在切磋武术!”男人再次重复一遍。

“你知道欺骗警察是什么罪吗?”张舒婷冷笑一声,她又不傻何尝看不出来现场的情况。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从后面走了出来,冷笑道:“怎么,难道警察想要让人做伪证不成?”

张舒婷缓缓的转过身看着纪含香道:“你是什么人?”

“纪含香!”

“嘶!”

大堂的其他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尤其是那些刚刚还准备打纪含香注意的男人,顿时惊的一声冷汗!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纪含香三个字可谓是响彻整个江南。

在江南无论是贫民或者是富商,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纪含香三个字。

纪含香人美,让人难以忘怀,更为重要的是纪含香心狠手辣,虽然长相非常诱人,但却是一个吃人不吞骨头的妖精!

打纪含香注意的人很多,意**她的人更多,但是却从来没有几个敢真正行动的。

曾有人对纪含香表白,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被人扒光了衣服丢在了街上。

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对纪含香示爱,甚至很多人都怀疑纪含香是拉拉。

可以说,纪含香在江南已经被所有女性都比了下去,其中也包括戚烟梦。

张舒婷一愣,纪含香,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纪含香竟然会在这里,而且竟然还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原来是纪总。”张舒婷脸色变的有些不悦了。

被人这样说自己,换谁谁能有好脸色,更何况张舒婷还是一个警察。

“警官,当事人都说是再切磋,而你的意思偏偏不是切磋,那么你告诉我,不是切磋是什么呢?”纪含香脸上始终保持着在商场上惯有的笑意。

张舒婷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如果不是切磋,难道还是杀人吗?”纪含香在看到张舒婷没有开口,继续说道:“如果是杀人的话,地上躺着的这些人早死了,而且凶手也跑了……”

要说比口才,纪含香丝毫不弱于戚烟梦,当初戚烟梦就能够在警局让张舒婷哑口无言,甚至下不了台,更何况现在是毒妇纪含香了。

张舒婷想反驳,可是却无从下口,当事人都说是切磋,如果自己在抓着不放,或者逼迫当事人,就算说出实情,所有人恐怕都会认为是自己逼的。

心中虽然不满,但是无奈之下只好作罢,她可不想等回到警局里面又被叶菩提臭骂。

张舒婷扫了一眼纪含香轻轻的说道:“既然是切磋,那么以后请注意一下场合,毕竟这是公共场所,你们这样的切磋太暴力血腥,会对社会造成不稳定的因素。”

纪含香没有在说什么,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是在说下去,没准会得罪这个女人。

张舒婷说着扫了一眼段枫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让段枫配合我们警方调查昨日中州大道上的一件凶杀案!”

“段枫,跟我们走一趟吧。”

还没有等段枫说话,戚烟梦就一步跨了出去,段枫一愣,这妞怎么出去了,又抽什么疯?

“张警官,你也说了是凶杀案,那么我问你,为什么在河洛市有人持枪?”戚烟梦一脸冷若冰霜的问道。

张舒婷在看到戚烟梦之后,顿时叹了一口气,她知道今天想要把段枫带走,恐怕难度不小。

“我们也正在调查之中。”

“好,那么我有一个疑惑,不知道张警官可不可以为我解答?”

“什么疑惑?”

“假如有不法分子对你不轨,或者要杀你,在你自我保护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这个不法分子杀死了呢?”

“那是他自己作死的。”张舒婷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脱口而出。

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既然张警官都说是作死的了,那么昨天那个人也是自己作死的,怪不得我们,可是张警官不去调查枪支的来源,以及河洛市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存在,来抓我的助理,不知道所为何意?”

张舒婷顿时一怔,想起刚才自己的话,心中一阵后悔,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同时我也在怀疑现在警方的办事能力,光天化日之下,在中州大道有人拦截我的车,而且还想杀我,恕我冒昧的问一下,你们警察是干什么吃的?连有持枪的****都不知道!”戚烟梦脸色冰冷的说道。

张舒婷的脸色顿时也是一寒:“戚小姐,请你说话注意点,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警方对你表示同情……”

还没有等张舒婷说完,就被戚烟梦打断道:“同情?要不是段枫我再中州大道早就被人杀了,而现在你竟然要逮捕我的救命恩人,恕难从命!”

“你……”张舒婷咬牙切齿的看着戚烟梦,但是她却不敢让人硬去抓段枫。

段枫见状急忙走了出来,他知道如果自己要是在不出来,以张舒婷这火爆的脾气很有可能会惹出大麻烦。

“停,两位!”段枫轻声道:“张警官,你放心如果你需要调查什么,可以随时传唤我,或者去华泰集团找我,我保证非常的配合。”

张舒婷瞪了一眼段枫:“我还以为你就知道躲在一群女人的背后不敢出来了呢!”

“我乐意,有本事你也躲一群男人的背后。”段枫丝毫不在意张舒婷的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