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89章 魅狐

第一百八十九章 魅狐

漆黑的夜色如墨.今晚对于百里家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百里家的住宅位于富人区.拥有独立的庭院.围墙有数百米之高.环境非常不错.而且四周有许多的大汉在來回走动.显然他们都是百里家的保镖.

在这豪华的别墅内大厅之中坐着两个男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一个百里流云.

大厅顶部的巨型水晶掉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照耀在百里流云的脸上形成线面的对比.此刻百里流云的脸色异常难看.

而和百里流云坐在一起的老人.则是一脸的平静.老人的目光深邃.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大厅内的气氛显得异常的沉闷.诡异.

良久之后.百里流云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才说道:“爸.您倒是表个态.难不成我们百里家要咽下这口气吗.”

原來这个老人是百里流云的父亲.百里洪涛.

一个在河洛市的传奇.

可以说百里家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完全都是因为百里洪涛.

“流云.这件事情你做的不错.但是依然不够冷静.”百里洪涛缓缓的开口.虽然已经年迈.但是他的声音依然如同洪钟一般响亮.

“什么意思.”百里流云一愣.

“在不知道对手前你就怒火冲冲而去.你知道对手是谁吗.”百里洪涛缓缓的说道:“其二.独刀死了.你还不知道冷静.”

“其三.屈玲珑在那里.而且还站出來说话.能够让屈玲珑站出來说话的人.会是普通人吗.”

一时间百里流云额头上冷汗直冒.当时他看到百里鹏锦被段枫抽飞.和已经死去的独刀后.他的内心已经完全的被怒火所占领.

可以说在那一刻他一向冷静的大脑.失去了判断.

“戚天寒的女儿.能随意绑架吗.戚天寒看上的女婿会简单吗.”

“爸.我错了.”百里流云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着头说道.

“不是错.而是有些鲁莽了.”百里洪涛端起放在桌子上的茶.轻轻的喝了一口.再次的开口说道:“如果当时你冷静下來.或许就不会出现现在的局面.”

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果然一点都不假.百里流云和他老子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还有.你不该亲自动手打断鹏锦的四肢.毕竟当时还有其他人.若是传出去的话.你的名声将会一落千丈.一个能够对自己儿子下手的男人.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來的.”百里洪涛的心思可谓是非常的毒辣.每句话都深深的刺在百里流云的心头.

“可我要是不这么做.我们百里家就要拿出一半的资产.这个我根本做不了主.”百里流云急忙为自己辩解道.

“钱沒了.可以再赚.人若是沒了.多少钱都买不会來.”

“我……”百里流云一时间哑口无言.他当时也想过给百里洪涛求教.可是最终他沒有.才造成了他废掉百里鹏锦之后跪着走出去的一幕.

如果当时百里流云给百里洪涛打电话.那么百里洪涛一定会拿出二分之一的资产.毕竟人心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好在.你最后再次的留住了那些人的心.这点做的不错.”百里洪涛打了百里流云一巴掌.然后给了他一个甜枣.

“爸.难道这件事情.我们就这么算了不成.”

“算.”百里洪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冷笑:“百里家受的侮辱.要用鲜血來洗刷.”

百里流云脸上立刻露出了激动的神色:“爸.你是要……”

“杀人不一定要自己动手.钱可以买通很多人.”百里洪涛双眸微微的眯起.一道寒光乍现.

别看百里洪涛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能够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人.慈眉善目的模样只是为了隐藏他心中的铁血手腕.

“顺便找个机会杀了磨铁他们.”百里洪涛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寒意.

“啊.”百里流云顿时怔住了:“为什么.”

“你自己仔细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就知道为什么了.”说完之后百里洪涛立刻闭上了眼睛.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百里流云则是仔细的思考起了今天在天堂酒吧发生的事情.一幕幕的闪过.突然百里流云的脸上也出现了一道凌厉的杀意.

虽然他跪着走出了天堂酒吧.但那是因为段枫说了.不跪着走.死.

而他问段枫那句.他跪是不是自己的兄弟都可以走只是为了稳住那些人的心.就算段枫拒绝他也会跪着走.

如果有聪明人稍微一点拨下.那么磨铁他们的心就会和百里家出现裂痕.

对待自己的儿子尚且能够打断四肢.更何况是他们.

“爸.我知道该如何做了.”

“去吧.记住遇事要冷静.”

河洛风雨已起.百里家将会成为段枫的第一块垫脚石.

对于这些段枫并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此刻他正躺在自己的卧室之中.望着天花板.脑海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段枫的手机响了起來.段枫看了一眼來电显示接通电话道:“喂.”

“老大.起床尿尿了.”电话里面传來一道富有磁性的男性声音.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尼玛.老子才睡下.幽冥.你小子是不是找抽啊.”

幽冥嘿嘿一笑:“老大.真的刚睡下.”

“废话.”

“沒有做什么运动吗.”

“你是不是皮痒了欠收拾.”段枫不悦的说道.

“沒有.我的皮很好.不过火鸟有些欠收拾.”

“什么意思.”

“老大.火鸟这家伙发七杀令上瘾了.这才刚干掉白莲教.今日听说百里家绑架了嫂子.已经打算把七杀令给送过去了.”幽冥对着段枫解释道.

“给老子拦住他.这个二货.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戚烟梦.我们七杀罩着.谁动她老子灭谁吗.”段枫虽然知道火鸟是好意.但是依然忍不住有些郁闷.

要是按照火鸟这样发七杀令.恐怕用不了多久.戚烟梦就会成为一尊不可得罪的女修罗.

七杀令可不是闹着玩的.凡是接了七杀令的人还沒有能够活下來的.

“老大.我要是能拦住的话.就不会这么晚了喊你起來尿尿了.”

“你揍他啊.”

“我已经揍趴下來了.可是这小子死脑筋.还是要去送七杀令.我也很纠结是不是和他一起过去送.”幽冥有些迟疑的说道.

“送个屁.百里家.老子要亲自收拾.告诉火鸟.别给老子惹事.七杀令不能乱发.皇甫哲已经开始注意我们了.”段枫深知火鸟的脾气.若是任由他胡來.今夜百里家将会鸡犬不留.

而且现在还有幽冥.这可也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一时间段枫有些头疼起了这两个家伙.他们在是能够保证戚烟梦的安全.可是做事有点不让人省心.

“狼牙的人.”幽冥的语气之中有了一丝的激动:“老大.要不咱们和狼牙打一架.看看现在谁强谁弱.”

“滚.”段枫怒道:“幽冥.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不要给老子惹事.我可不会给你擦屁股的.”

“老大.我是那样的人吗.”幽冥认真的说道:“我最多借用下神狐……”

“幽冥.你若是想挨揍.过來找我.我给你松松皮.”

“我突然感觉.其实被狼牙的人注意到挺好的.真的.至少沒人惹我.就算有人惹.他们也会出來帮我收拾残局.”

“呃.”段枫立刻哑然.显然他对幽冥这奇葩的想法无语到了极点.

“你还有事沒事.沒事的话.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

“对了.老大.今天天罚组织的传出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段枫的脸色立刻变得严肃了起來.

“有人出一百五十亿暗杀一个叫龙爷的人.这个龙爷就是要暗杀嫂子的人.”

“什么.”段枫脸上充满了震惊:“你说有人出一百五十亿杀龙爷.”

“不错.就是对嫂子发出暗花的那个家伙.老大你是不知道.现在整个地下圈子已经沸腾了起來.满世界都在寻找这个叫做龙爷的人.嫂子的暗花好像被遗忘了.”

“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老大我感觉这事你应该找魅狐那女人帮你查查.说不准他能够给你找到这个什么龙爷.还有这个要杀龙爷的人.”

“找魅狐.”段枫犹豫了一下.幽冥说的沒错.找魅狐确实应该查到.毕竟魅狐在这方面是专家.可是魅狐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暴力狂.每次找到办事总要和你谈条件.

“对啊.老大你不好奇龙爷是谁吗.一百亿啊.这他妈的要什么样的仇恨才能够看出这样的暗花.还有那个要杀龙爷的人.又是哪位神仙.这仇恨拉的不是一般大啊.”

“好奇……”

“那你找魅狐帮帮忙.我也想知道.”

“老子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女人是一个疯子.找她和找死沒什么区别.”

“老大.告诉你一件非常不幸的消息.魅狐一直在监听着我手机.你好像要完蛋了.嘎嘎.”

段枫当场石化在了那里

(PS:貌似这几天常有人來黑秋枫啊.欢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