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91章 车王的评价

第一百九十一章 车王的评价

戚天寒在楼下和蓝凝云随意说了几句话.就让段枫随着他去了楼上的书房.

书房里.戚天寒坐在了书桌前.段枫则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枫儿.昨天你和百里家是怎么回事.”戚天寒缓缓的开口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平静.

段枫一脸诧异的看着戚天寒道:“爸.您都知道了.”

“不太清楚.外界流传很少.只是知道当事人是你和梦梦.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沒有人知道了.”

“百里流云绑架了梦梦.想要杀我.”段枫并沒有对戚天寒隐瞒.而是直接说出了事情的起因.

戚天寒在听到这句话后表情瞬间变得阴沉无比.眸子里的怒意沒有丝毫的掩饰:“他绑架了梦梦.杀你.”

戚天寒那平静的语气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丝怒意.准确的说是杀意.

“不错.”

“到底怎么回事.”戚天寒阴沉着脸问道.

于是段枫将事情的來龙去脉完全的说了一遍.不过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百里流云为何会对自己起杀意.

良久之后.段枫诉说完毕.给戚天寒递上了一根香烟.然后自己也点燃了一根.

“百里家好的很啊.竟然敢绑架我戚天寒的女儿.真当我戚天寒已经老了.不中用了吗.”戚天寒怎么说也是上过越南战场的人.虽然杀人的杀意沒有段枫那种从无数尸骨中堆起的杀意浓烈.但也不是平常人所能够拥有的.

“爸.您别生气.百里家如果不老实的.我不介意.让他消失在河洛市.”段枫轻轻的说道.但是语气里面的杀意却是非常的浓厚.

“枫儿.他们不会老实的.你让百里流云打断了他儿子的四肢.又让百里流云跪着离开天堂酒吧.他心中已经动了杀意.而且新帐旧账他们会一起和我们算的.”

“旧账.”段枫的眉宇间露出了一丝的疑惑:“什么旧账.”

“当年我在河洛市商业之中刚起步的时候.并不是一番丰顺.到处都是阻碍.可以说百里家当时是阻击我最欢快的……”戚天寒的思绪仿佛又被拉回了当时刚创业时候的年代:“那个时候河洛市的商业圈已经算是完善.可是我戚天寒非要分一杯羹.沒有人会愿意的.他们一个个都给我再暗中挖坑.等着我跳.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我有一群兄弟.一个个位居高位.”

“他们在我陷入四面楚歌的时候一个个纷纷站了出來.一个个雷厉风行.凡是和我作对的人.全部都遭殃了.百里家也不例外.”说道这里戚天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缅怀的笑意.

人就是这个样子.越老回忆就越好.越纯.

可以说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是回忆.因为当他们老的时候.在照看孙子的时候.可以给孙子讲讲自己的故事.那是多么的精彩.那样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人们说有故事回忆的人.在老的时候是最幸福的人.

这句话并不是空穴來风.如果人的这一生风平浪静.沒有什么波澜.那样有什么意思呢.

只有大起大落.跌跌起起的人生才是最完美的人生.才是人们所要追寻的人生.

虽然这其中会有辛酸和泪水、悔恨.但是却完美.

戚天寒的人生显然就属于这种人生.当过兵.上过战场.有一群过命的兄弟.退役后白手起家.打下偌大一个商业天下……

“如果不是百里家当时牵扯的利益太大以及人员太多.他们将会是最倒霉的一个家族.”

段枫一脸震惊的看着戚天寒.这他妈的是一群什么兄弟啊.竟然这么霸道.恨不得连百里家连根拔起.当时百里家这么阴了戚天寒.使得他的那些傻大兵兄弟竟然这么愤怒.

“这次你这样对待他们.他们会新帐旧账一起算.”

“那我就让他百里家血流成河.”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嗜血的笑意.他心中早就打定了百里流云不能够留.

一个能够对自己亲生儿子下去死手的人.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來的呢.

“你注意一点就好.我相信有你在梦梦不会有危险的.”戚天寒对段枫可谓是非常的放心.

“恩.我会注意的.”

“凝云找你.是让你去带他飙车吧.”

“你怎么知道.”段枫一愣.沒有任何思考直接说道.接着顿时一脸冷汗.这老家伙.竟然玩阴的.

戚天寒将手中的香烟给掐灭轻声说道:“就她那点花花肠子还想瞒过我.”

“爸.您是不想让我去.”

“不是.”戚天寒摇头苦笑一声:“既然她要疯.你就陪她疯吧.不过要注意分寸.不要什么都依着她.更不能教给她飙车.”

段枫心中充满了疑惑.自己的老丈人竟然不反对自己带着小姨子去飙车:“我知道了.”

“如果让知道你教给她飙车.我打断你的腿.凝云不是你.她永远也练不出你的车技.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戚天寒的双眸之中突然出现一道凌厉之色.

感受到戚天寒那凌厉的目光.段枫急忙点头道:“爸.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教凝云飙车的.”

段枫当然知道戚天寒是什么意思.段枫的车技完全是在生死之中锻炼出來的.不是任何人都能够练出來的.就连七杀之中的成员也仅有一位的车技能够和段枫相提并论.由此可见这种车技的磨练将是多么的危险.

“那就好.梦梦有你照顾我很放心.可是凝云却太让人头疼了.你别看她正天笑嘻嘻的.什么烦恼都沒有.事实上她是把自己的心事完全的埋在了心中.我看的出來.凝云和你比较能够说的出來.有时间和她聊聊.”

段枫顿时一阵蛋疼.和蓝凝云好好聊聊.两人能够聊成功吗.

要知道蓝凝云可是犹如一个小妖精一般.时不时的就诱惑一下段枫.

他很想拒绝戚天寒.可是看到戚天寒那认真的脸庞之后.段枫只好点点头:“我知道了.”

听到段枫的回答.戚天寒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指了下一旁的象棋道:“來.陪老子杀两局.”

“好.”

于是一老一少可是在房中开始起了棋局中的博弈.

两人在书房中开始博弈了起來了.可是却蓝凝云却在楼下.不停的走动.一脸焦急的模样.

“凝云.你别走了.我眼睛都被你晃花了.”何采心看着电视对着蓝凝云说道.

“何妈妈.你说戚爸爸和姐夫说什么呢.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下來.”蓝凝云走到何采心的旁边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上去看看不行了.”

“何妈妈.我不敢啊.你也知道戚爸爸在书房里面和别人说话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打扰他.要不你帮我去看看.”蓝凝云眼珠子一转.从沙发的后面搂住何采心的脖子道.

“你啊你.”何采心的无奈的说道:“你怕你戚爸爸生气.难道我就不怕.”

“戚爸爸怕何妈妈的.何妈妈你就帮我去喊姐夫下來吗.我找他有事.”蓝凝云撒娇道.

“什么事情.你要是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去看看.”

蓝凝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道:“这是我和我姐夫的两个人的秘密.不能够告诉你.”

水云轩酒店.在河洛市也是属于数一数二的酒店.

一间总统套房内.一男一女站在阳台看着阳光照耀下的河洛市.

男的是一名身材修长.长相俊美的青年.他穿着一身最新款的范思哲西装.手中端着一杯猩红的红酒.

此时的他.整端着酒杯.俯瞰着河洛市.怔怔出神.

而在男人的身边的女人.年龄稍微显得要大些.一身职业套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雨蝶.你说那个开着保时捷的男人会不会就是被师傅认为最大对手的那个人呢.”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车网刘易斯的徒弟方飞宇.

“我也不知道.”被称作雨蝶的女人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

“我感觉是他.但又不是他.”方飞宇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再次的开口说道.

“等晚上您和他较量一番不就可以知道你想要的答案了吗.”

“是啊.”方飞宇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师傅说.我的车技已经到了一个要突破的高度.需要一个对手.让我突破.我希望这个人能够帮我完成.”

“您一定会突破的.成为真正的车王.”雨蝶非常坚定的说道.

“真正的车王.”方飞宇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笑:“就连师傅都沒有达到那种高度.我能够做到吗.”

“车王说过.你一定会达到的.因为你还年轻.你有着资本.”

“对.我还年轻.”方飞宇的身上顿时散发出浓浓的自信:“我一定会成为师傅眼中的骄傲.代替他参加世界地下飙车大赛.替他报一箭之仇.洗刷师傅身上的耻辱.”

话音落下.方飞宇的眼中露出了一道杀意.

看到这一幕.雨蝶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知道为刘易斯洗刷耻辱是方飞宇最大的梦想.

可是今晚他要是失败了会怎么样.

雨蝶不敢在想下去.在想下去.就连她自己都沒有一点把握方飞宇能够胜利.因为她也看过那段视频.就连车王刘易斯都自认不如.

雨蝶清晰的记得.车王刘易斯在看到那段视频之后说了一句话:“这才是真正的赛车手.他将汽车赋予了灵魂.”

(PS:更新迟了.抱歉啊.毕竟秋枫沒存稿只能够现写.现发希望各位兄弟姐妹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