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196章 杀机一环扣一环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杀机一环扣一环

在漆黑的夜色之下.这片血雨显得格外异常的刺眼.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子弹准确无比地击中了那名大汉的眉心.滚烫的鲜血夹杂着恼浆瞬间从血红的窟窿里流了出來.

那名大汉轰然倒在地上.一脸的死不瞑目.

伴随着“砰”一声闷响.这个大汉轰然倒地.犹如一天死狗一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身上的力气仿佛全部被抽空了一般.

“你们伏击老子的时候.怎么沒有说凭实力打上一场呢.”段枫的声音犹如來自九幽地狱的锁魂曲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在那黝黑冰冷枪口的注视下.所有人都不敢在说话.因为沒有人知道下一刻子弹会不会朝他们快速的飞來.

“我现在也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从这里全部都给老子跳下去.”段枫的声音语气冷漠的如同來自九幽深渊的魔音.冲击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神.令他们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呼呼.”

所有人都重重的呼吸了起來.目光都死死的盯着段枫.生怕漏掉段枫的一句话.

“二.你们这么多人.只能够有一个活着.如果谁想活下去.就把你自己的同伴杀掉……”段枫语气平静的说道.

轰.

段枫的这句话犹如一道闷雷一般.在所有人的耳边嗡嗡诈响.脑海中一阵嗡鸣.一个个都看向了段枫.

“生与死.你们自己选择.”段枫的语气依然平静.但是却充满了冷漠.脸上也挂上了一丝的戏谑.

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个个的眼眶通红.彼此仇视着看着身边的人.

磨铁此刻也是额头冷汗直冒.段枫这一招实在是太残忍了.竟然让他们自相残杀.这样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他们给干掉.而且也不会背负杀人的罪名.

这样的一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无论是身手还是头脑.完全和他的年纪不相符.

“我说到一.如果沒有人动手的话.那么子弹飞向谁.谁救自求多福.”段枫举起手中的枪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眼:“三.”

“二.”

“呼呼.”

所有人的呼吸都变的急促了起來.面带狰狞.一脸的痛苦.仿佛沒有人愿意下手似的.

“一.”

话音落下.终于有人动了.

出手凌厉狠辣.而且还是一击致命.

“不要怪我.”大汉在杀了身边的人后说道.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笑了.人性有时候就是这么卑微尤其是在生与死选择之间.人性最为丑陋的一面都会完全的展露出來.

从古至今.人类都有羊群效应.很多事情有第一个人做了.就会有第二个.

在第一个人动手之后.其他人也纷纷的动手.

一时间四周.完全完全被一股恐怖的戾气所包围.在这里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刺眼.

看着面前的一幕.段枫的脸上沒有丝毫的表情变化.他并沒有因为这些人的厮杀.而感到失望.

对于他來说.这完全在意料之中.

他们称兄道弟不过是为了利益.是在利益的趋势下而在一起的.

如今面临生与死选择的时候.沒有一个人想死.

这就是人们所称呼的利益兄弟.酒肉兄弟.当遇到涉及生命危险的时候.你将会是他们脚下的一具尸骨.成为他们的垫脚石.

夜.苍凉入水.杀戮依然在继续.

段枫此刻完全的充当起了旁观者.看着这些人的厮杀.他的心中沒有兴奋.有是只是悲哀.

他也有兄弟.但不是这种兄弟.而是生死兄弟.一个个能够为你挡子弹的兄弟.一个个能为你去死的兄弟.

段枫感觉自己比他们幸运.至少如果这样的情景发生在自己的面前.他们不会自相残杀.

杀戮依然在继续.不过已经进入了尾声.

地上横七竖八的全是尸体.四周经过打斗早已经变得满目疮痍.在也沒有刚刚那样的景色优美.

凉风缓缓的吹过.一丝的血腥味顿时扑鼻而來.

段枫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静静的看着最后的战斗.

“火鸣.你确定要对我对手.”磨铁单膝跪在地上.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嘴角的血渍已经干枯.他的双眸之中露着深深的不甘.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这些兄弟.动起手來.竟然会这么疯狂.一个个的根本不顾昔日的情分.

一时间他的心.瞬间凉透.

“磨铁.我承认你给了六年人上人的生活.但是你也给了我六年猪狗不如的生活.在百里家我过的什么样的日子.你比谁都清楚.还有他们.他们可都是你找來的.我们跟着你都过的什么日子.你说什么日子.”火鸣指着地上的已经冰冷的尸体怒吼道.

磨铁那苍白的脸色.顿时暗淡了下來:“是.你们在百里家过的是不如意.可是在外面呢.花天酒地.什么样的女人沒有.纸醉金迷.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怎么不离去.如果你离去.谁不让你走.”

“磨铁.少他妈的给老子废话.今日有你沒我.有我沒你.”火鸣咆哮一声.愕然向着磨铁冲了过去.

似乎.火鸣已经走火入魔.或者说.他为了活下去已经不顾一切了.

“好.既然如此.那么今日你也不要怪我磨铁心狠手辣.”话音落下磨铁也动了.

身影虽然沒有段枫那样快.但是依然在周围掀起了一道道冷风.

眨眼间.火鸣的右拳.已经朝着磨铁轰然而來.

磨铁双眸顿时变得通红.怒喝一声:“啊.”

右拳猛然向着火鸣砸去.

“砰.”

火鸣的右拳砸在了磨铁的身上.磨铁的右拳也砸在了火鸣的身上.

两人的身影都瞬间后退数步.嘴角溢出了丝丝的鲜血.

接着.两人就地一蹬.瞬间再次蹿了出去.

“砰.”

“啪.”

闷响声不绝于耳.两人此刻完全已经陷入了拼命之中.

你一拳.我一腿.两人沒有任何人防御.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此刻两人身上的衣衫已经变得破烂不堪.脸庞也微微的有些变形.身上的伤口不知道多了多少.但是依然沒有停手.

“呼呼.”

两人的身影分开.彼此都重重的喘着粗气.双眸通红的怒视着对方.在这一刻.两人犹如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在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如果战斗还不结束的话.我随意选择一个人.杀了他.”段枫站在一旁再次的给两人的战斗平添了一把火.

“火鸣.你不要怪我.”磨铁的目光之中闪过一道野兽般的凶残.手中顿时寒光一闪.

火鸣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大变.一时间他响起了.磨铁有一把匕首.一直不离身.

这道寒光应该就是匕首.

可就在这个时候.磨铁已经的身影已经冲到了火鸣的身边.

“不.”火鸣发出了一声不甘心的怒吼声.

“噗嗤.”

下一刻.磨铁手中的寒光一闪.只见火鸣的喉咙处瞬间喷起了血雨.

鲜血喷洒在磨铁的脸上.使得磨铁陷入了无尽的疯狂之中:“我杀了.我杀了他.哈哈哈.我杀了.那样我就可以一直活下去了.”

“砰.”

回答磨铁的是一颗子弹.子弹瞬间将他的脑袋打爆.恼浆和鲜血溅了一地.

“啪.”

月光下.血花飘散.磨铁轰然倒地.砸在了火鸣那冰冷的尸体上.完全被鲜血染红.

本來段枫就沒有打算放掉这些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绝对不会让危险存留在这个世界上.

就当段枫想要下去的时候.突然一道危险的气息來临.这让段枫心头猛然一紧.

敏锐的反应的能力救过他很多次命.

“谁.给我出來.”段枫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來.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段枫的身后.

顿时.段枫身上的汗毛瞬间乍起.一股危险的气息瞬间将他笼罩.

身影急忙一闪.

“砰.”

段枫凭借变态的反应能力夺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你是谁.”段枫看着面前的男人问道.

“你最好别动.”冷冷的声音传來.黑暗中.站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手中握着一把沙漠之鹰对着段枫.

“你也是來杀我的.”

“是.”

“百里流云派你來的.”

“你可以这么认为.”

“百里家.三日后.我必定屠你满门.”段枫身上那股有尸骨和鲜血堆垒起來的杀意再次在整个销魂山弥散开.

“你能够活着下山再说吧.”黑夜下.男人对准段枫扣动了扳机.

“砰.”

闷响过后.男人的眼中露出一丝兴奋.还有一丝不屑.兴奋的是.又一条人命将在他手中凋零.而他不屑的是.这一点的天挑战性都沒有.

如果他刚刚看到段枫那诡异的身影或许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子弹的速度非常快.只是眨眼间的速度就到了段枫的面前.

看着子弹即将到段枫的身边.男人脸上的兴奋和不屑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可是接下來他双眸瞪大.一副见鬼般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