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04章 段枫不知道的事

第二百零四章 段枫不知道的事

初夏的阳光虽然还不算太烈.但是依然很热.

仁爱医院中.陈小雅坐在住院部楼下花园长边的长凳上.而在她的身边则是坐着一个男人.如果段枫此刻在这里.一定会认出來.这个男人竟然是幽冥.

幽冥怎么会和陈小雅坐在一起.

“嫂子.这些年委屈你了.”幽冥缓缓的开口说道.声音有些低沉.

陈小雅淡淡的一笑.看了看幽冥缓缓的说道:“委屈什么.不委屈.现在我过的挺好的.”

看着陈小雅脸上那淡淡的笑容.幽冥不知道为何感觉自己的心很痛很痛.

他知道段枫的过去.知道段枫的妻子应该是陈小雅而不是戚烟梦.可是该死的命运.却时常喜欢捉弄世人.让天下有情人.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在命运的捉弄下.他们只能够泪眼婆裟相望.

幽冥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你也不要怪大哥.其实他也很苦.只是他心中的苦从來沒有想任何人诉说过.”

“我知道.”陈小雅的粉拳不知道何时已经握在了一起.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幽冥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了淡了许多的烟雾.睁开眼睛说道:“嫂子.我替大哥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默默的在等着他.”

陈小雅努力的控制住自己那已经荡起波澜的心说道:“沒什么的.只要能够看着他幸福.我就很满足了.”说着陈小雅的嘴角勾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本來我以为我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可是上天却又把他送到了我的面前.虽然他已经有了妻子.但是能够在一旁看着他.看着他的幸福.其实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看着陈小雅脸上的笑意.幽冥只感觉自己犹如被刺卡在了喉咙之上一般.想说什么.但却无法张开口.

一直以來.段枫身边的兄弟.都知道陈小雅是一个傻女人.傻的能够让所有人心痛的女人.

她要的爱.不是别人那样的轰轰烈烈.也不是那种浪漫而又温馨的爱.她所需要的爱.只是默默的付出.默默的关注着段枫.

只要能够看到段枫.偶尔能够和他见上一面.说上一句话就可以.

可以说.陈小雅的爱很卑微.卑微到可以完全忽略的存在.

但正是这种爱征服了段枫所有的兄弟.虽然段枫和戚烟梦结婚了.成为了他们的嫂子或者弟妹.但是在他们的心中陈小雅才是他们真正的嫂子和弟妹.

不是说他们不认同戚烟梦.而是这完全是一种先入主的观念.

陈小雅在他们的心中是属于正房.而戚烟梦只能够算是偏房.

“嫂子……”

“幽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陈小雅打断幽冥的话说道:“你不懂我.也不懂爱情;天空永远不会晴空万里.大海也有惊涛骇浪的时候.所以.有时候.幸福无论怎么样握紧还是会溜走. ”

幽冥不懂陈小雅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只知道.如果这个女人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们七杀的成员.有一大半都会拼死赶來相救.

哪怕來到明知是死.也会來.不为其他.只因为陈小雅对段枫的那份爱.那份纯洁无暇的爱.那份已经卑微到不能够在卑微的爱.

段枫给不了陈小雅想要的生活.那么他的兄弟就发誓要给陈小雅一份安静的生活.

谁要是打破属于陈小雅的那份安静.他们就要杀谁.

这是他们对陈小雅的尊敬.或者说这是他们为段枫所做的补偿.

“可是嫂子.你这辈子就无法在嫁人了啊.你想过沒有.”

“我知道的.我现在有了惜君.嫁人不嫁人的沒什么.就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可是惜君她不是你女儿.她是……”

“幽冥.够了.”陈小雅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激动了起來:“我不希望在听到你说这句话.如果你再说.就马上给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

看着陈小雅动怒.幽冥狠狠的抽了一口手中的香烟.吐出烟雾道:“对不起.嫂子是我多嘴了.”

陈小雅盯着幽冥.长长的轻叹了一声:“回去之后.你告诉知道惜君身份的人.让他们记住惜君是我陈小雅的女儿.是亲女儿.知道吗.”

幽冥苦笑一声.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嫂子.你这样做真的值吗.”

“只要你认为值得.就值得.”

看着陈小雅那异常坚定的神情.幽冥知道自己若是在说下去.一向不发脾气的陈小雅肯定会发怒.

“你这次是來看惜君的.”

“恩.”幽冥点点头道:“她那些叔叔伯伯都挺想她的.就让我过來看看她.嫂子回來你给我几张惜君的照片我给他们发过去让他们都看看.”

“恩.等一下我给你.”

“若是让他们看到当日那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小女孩已经长的这么大.而且还这么漂亮的话.他们所有人恐怕都会高兴的合不上嘴.”说着幽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缅怀的笑容.

看到幽冥脸上的笑意.陈小雅也露出了笑容.在阳光的照耀下.陈小雅笑的非常美.就犹如牡丹花盛开一样美艳而不可方物.

“你來河洛市段枫知道吗.”

“知道.”幽冥点了下头道:“不过我是私自过來的.还好老大的脾气已经改掉了一些.不然肯定会暴揍我一顿.”

“他的脾气确实比以前好多了.”陈小雅对幽冥的这句话也是深深的赞同.现在的段枫已经变了.以前不爱笑的他.此时脸上却每天都挂着淡淡的笑意.

可是谁知道那笑容的背后却又隐藏着多少的故事.

“你这次回国是要干什么.是接了什么任务吗.”陈小雅淡淡的问道.

如果段枫在这里一定会被陈小雅的会给震住.陈小雅竟然知道七杀里面的事情.

要知道段枫曾经立下过规定.不得像任何人透露七杀内部的事情.哪怕是自己的父母也不行.

“不是.是大哥遇到了一些困难.我们过來看看.而且皇甫哲也注意到大哥了.我们怕他有危险就过來了两个.”幽冥对着陈小雅解释道:“不过嫂子你放心.我们不会胡來的.更不会滥杀无辜的.我们只杀该死之人.”

陈小雅点了点头道:“幽冥.那就好.现在他已经离开了七杀.但是七杀是他的心血.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守住他的心血.不能够让任何人染指.”

虽然陈小雅的语气很轻.但是却是以坚决命令式的口吻说出來的.

“恩.嫂子你放心.七杀绝对会成为最耀眼的存在.”幽冥看着陈小雅岔开话題继续说道:“对了嫂子.惜君是不是噬血症又开始了.”

“恩.”陈小雅无力的点点头.显然她对这种病症也沒有任何的办法.

“这样下去不行.”幽冥的脸上立刻出现了急躁:“老这样循环下去.惜君肯定会受不了.不行.我一定要救他.”

“可她是RH血型……”

“老子就算去抢.也要抢到够惜君手术的血浆.嫂子你放心.血浆的事情我來搞定.”

“不用担心.梦梦今天告诉我屈玲珑回來看望惜君.有了屈玲珑的帮助.我想一定会好一点的.”陈小雅那暗淡的眼光中顿时再次燃烧起了一丝的希望.

“那好吧嫂子.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就告诉我.钱不是任何的问題.”

“幽冥.这些年你们已经给了我很多钱.就算我现在什么都不做.我和惜君两人这辈子都花不完.以后就不要给我钱了.”

“不行.”幽冥一口拒绝了陈小雅:“那是我们给侄女以后出嫁的嫁妆钱.日后惜君若是出嫁.我们一定要让她风风光光的出嫁.成为最美丽的女人.那样也算了却了心中的一大憾事.”

看着幽冥那有些伤感的神情.陈小雅也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嫂子.我要走了.过两天我去找你拿惜君的相片.”

“你不去看看惜君吗.”

“不了.我怕自己忍不住会哭.”幽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

“好吧.那你在河洛市要小心一点.”

“我知道.”幽冥点了点头:“嫂子.我知道你不喜欢听我说这句话.但是我依然要说.如果碰到合适的男人就嫁吧.别等了.沒结果的.”

陈小雅淡淡的笑了笑.沒有在说什么.可是内心之中早已经下了决心.此生非段枫不嫁.

段枫若娶.她苦守一生空房.

这是当年陈小雅在段枫父母坟前许下的誓言.

看着陈小雅脸上的笑意.幽冥已经明白了陈小雅的决定.无奈之下只能够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为陈小雅的爱而感到心痛.

这种痴情.这种爱.世间有几个女子能够有.

有几个女子能够为了一个男人终生不嫁.

幽冥不知道是该为段枫高兴.还是该为陈小雅感到悲哀.

明明爱的那么深.却要遭受这种痛苦.

红尘之中总有几个痴情女.陈小雅算一个.纪含香算一个.

两个个痴情女都遇到了段枫不知是福还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