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13章 火狐,你身后

第二百一十三章 火狐,你身后

阳光下.约翰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他是谁.怎么知道自己是约翰吗.

约翰急忙在记忆中搜寻能够和段枫对上号的身影.可是脑海中那些强者的身影根本沒有一个能够和段枫的身影重叠.

“你到底是谁.”约翰看着段枫再次的开口说道.

“要你命的人.”段枫语气霸道的说道.身上陡然爆发出的恐怖战意.

感受到段枫身上那已经沸腾的战意.约翰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从段枫身上的战意來看.他个人的实力绝对胜过枪法.

此刻他也知道段枫是不会告诉他是谁的.但是约翰已经知道段枫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因为知道了他的來历和姓名竟然还能够如此自信的说要自己的命的人.这样的人绝对是一个恐怕的存在.在地下世界恐怕已经站在了巅峰.

不然他不会如此狂妄.

可是尽管如此.约翰并沒有后退.他知道退也是死.不退也是死.既然左右都是一个死.何不拼命堵上一把.

胜则生.败则死.

残酷的地下世界早就让他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此刻约翰不停的提升着自己身上的战意.同时死死的盯着段枫.试图找出段枫的弱点.

可段枫有弱点吗.

“想要我的命.拿出真本事.”瞬间约翰将战意提到顶点.暴喝一声.整个人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速的向着段枫而去.

“呼呼.”

这一击.约翰动用全力.速度极快.隐隐有破空声传出.

顷刻间.约翰到了段枫的面前.借助奔跑之力.抡起右脚.脚尖紧绷.直接对着段枫踢去.

他这一脚借助了奔跑之力.势大力沉.若是踢中段枫.绝对会身受重伤.

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击.段枫沒有丝毫后退半步.

下一刻.段枫右拳猛然护在胸前.

“砰.”

拳腿相撞发出一声闷响.约翰后退了数步.而段枫依然纹丝不动.仿佛他的腿已经扎根了一般.

下一刻段枫动了.

不动如山.动如闪电.

只是随意的跨出一步已经到了约翰的面前.化手为刀.直接砍向了约翰的喉咙.

手刀出.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切开了一般.立刻呼呼作响.

凌厉的刀风迎面而來.让约翰感觉自己的脸庞犹如刀割一般.双眸也被这凌厉的刀风刺得生疼.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

约翰知道段枫这一击的恐怖.不敢和他硬碰.急忙侧身躲闪.

“呼.”

手刀擦着约翰的脸庞呼啸而过.凌厉的刀风从脸上刮过一阵生疼.

一记落空之后.段枫手刀提起.反手又是一斩.斩向约翰的脖子.

约翰完全还沒有反应过來.段枫的第二次攻击已经如闪电般的袭來.

这让约翰脸上顿时一变.条件反射般的急忙蹲了下去.然后一个驴打滚.

看着第二击再次的落空.段枫的脸上并沒有露出丝毫的气馁.反而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约翰.如果这次不是你自寻死路的话.你这辈子还真的有机会问鼎地下世界巅峰的存在.你已经一脚踏进了传奇.另一脚虽然还在史诗级别停留.但是时间长了.就都会迈进來的.可惜了.”

听到段枫的话后.约翰浑身上下猛的颤抖了起來.他到底是是谁.又是什么样的身份.

怎么短暂的交手就立刻分辨出了自己的实力.而且还对地下实力这么了解.

难道他真的是已经站在地下世界中的巅峰王者.

“是不是突然感觉杀不了我.想要谈和.”

“杀不了你.”段枫笑了起來.笑容很是玩味:“我杀你如杀鸡.”

“你找死.”再次听到段枫那狂妄到不可一世的话.约翰的脸色一变.整个人化作一道幻影再次的向着段枫攻去.

这一刻约翰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快到了极点.但是段枫依然能够看清.

“呼.”

只是瞬间约翰就到了段枫的面前.这次是约翰划手为刀.向着段枫的脑门之上劈來.

这一击.约翰不仅借助了奔跑的力量.而且还进入刀境界.我就是刀.刀就是我的境界.

这一刻约翰整个人就犹如一把寒芒四射的利刃一般.

在约翰的攻击下.周围的空气瞬间被劈散.凌厉的劲风仿佛冰刃一般扫在段枫的脸上.一阵生疼.

突然段枫动了.

整个人犹如一阵风一般.向着后面退去.

“嗖.”

约翰这一击落空.

但是在逼退段枫之后.约翰浑身上下的气势爆增.

在战场之上.两方交战气势非常的重要.

武者绝对也是如此.

约翰刹那间气势如虹.不做停留.手刀不收.变砍为刺.直接向着段枫的胸口戳去.

“滚.”段枫怒喝一声.只见他一脚踏在墓碑之身.一个摆身.右腿已经猛然踢出.

“咔嚓.”

顿时四周传來一道清脆的响声.

约翰猛然后退数步.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就连右手也颤抖了起來.

“我现在说杀你如杀鸡你信吗.”段枫看着约翰问道.

约翰沒有说话而是死死的盯着段枫.

突然约翰动了.速度依然快到了极点.不过这一次约翰沒有直接出手.而是接着奔跑的力量一脚踏在了一块墓碑之上.身子一扭.旋转的同时.右脚脚背紧绷.猛然踢出.脚尖宛如利剑一般划向的喉咙.

如果这一脚段枫被约翰踢出的话.绝对会立刻死亡.因为约翰穿的是特质的靴子.

不仅鞋尖坚硬.而且也特别的锋利.

约翰这一招又急又快.这让段枫心头一惊.

好在段枫的反应速度非常的快.只是在刹那间.段枫的身形向着后面倾斜而去.

“呼呼.”

凌厉的的腿风从段枫的喉咙旁边呼啸而过.凌厉的腿风让段枫的喉结一阵生疼.嗓子里顿时传來一股火辣辣的疼痛.

段枫丝毫沒有在意喉咙上的疼痛.不等约翰落地.段枫右脚猛然踢起.

“砰.”

“喀嚓.”

段枫这一腿狠狠的踢在了约翰的膝盖之上.骨头断裂的声音瞬间响起.

“砰.”约翰直接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有种让他想要昏迷过去的欲望.他沒有想到段枫的反应和出手速度都是那么的快.

这一刻约翰的心中再也沒有丝毫的战意.有的只是恐惧.

一只腿被打断.右手直到现在还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他已经沒有了和段枫再战的力量.

连站都站不起來.他怎么和段枫斗.怎么和段枫打.

他到底是什么人.只是数招就将自己打败.而且还废了自己的一条路.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

下一刻.段枫再次动了起來.猛然抬起脚对着约翰左腿的膝盖猛然踏去.

“喀嚓.”

断骨的声音再次响起.约翰的两条腿完全的被段枫废掉.

“啊.”剧烈的疼痛让约翰发出了杀猪般的哀嚎声.

此刻约翰脸色狰狞.双手不停的捶打在地面.

“如果你还能够活着.以后就要轮椅了.”段枫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恭喜你.”

“你……”约翰咬着牙看着段枫.双目怒睁.

习武之人.最怕的就是这种待遇.被人废掉武功比杀了他还难受.虽然段枫沒有废掉约翰的武功.但是从今以后他再也站不起來了.就算能够站起來腿也绝对不能够有过大的运动.更不用说混迹地下世界了.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有本事你杀了我.”

突然段枫右手摊开.呈爪状.一把掐住了约翰的脖子.

“杀你对于我來说真的如杀鸡.你这样的人我已经杀了太多了.”说着段枫的脸上露出了惋惜之色:“啧啧.真是可惜啊.明明以后都将有可能传说的人.都被我给废掉了.真是作孽啊.”

“呜呜……”

被段枫掐住的约翰顿时呼吸变的急促了起來.那张犹如煤炭一般的脸也涨的通红.

此刻他动弹不得.

“给你一个机会.说谁让你们來的.我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话音落下.段枫将约翰仍在了地上.

约翰立刻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來.胸口起伏不定.

连续呼吸了几下过后.约翰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猩红.一脸怨毒的看着段枫.

“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告诉我你是谁.”

段枫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道:“沒问題.我满足你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愿望.”

“好.”约翰看着段枫狠狠的说道:“反正我也要死了.就算死我也要让他们去垫背.竟然敢害老子.”

约翰眼中的疯狂更加的旺盛了起來.此刻他对百里家的恨胜过对段枫的恨.

因为是百里家给他们的资料不准.而且在约翰也调查了段枫的资料可是和百里家给的一样.本來他是不准备接这单生意的.因为不清楚对方的底细.但是百里家却再三的保证.使得约翰才答应.

“是你们这里的百里家.”

“百里家.”段枫的眼中出现一道浓浓的杀意.

“你是谁.”

“火狐.”

听到火狐这两个字之后.约翰完全的石化在了那里.脸上写满了震惊.

人的名树的影.火狐这两个字在地下世界就是一个无法复制的经典.

他怎么可能不震惊.他要杀的竟然是火狐.

片刻之后.约翰回过神來.脸上露出了凄惨的笑容:“死在火狐的手中.我约翰这辈子值了.”

突然约翰的眼中射出一道精光:“火狐.你身后……”

(PS:新的一周.新的征程.无论风雨.我们并肩前行.为了三千铁甲可吞吴的梦想.我们再战江湖.众位兄弟姐妹继续相随可好.顺便祝各位兄弟姐妹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