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15章 你是在找我吗

第二百一十五章 你是在找我吗

约翰此刻也浑身上下巨震.让火狐下跪.

竟然有人要让他们佣兵的王下跪.一时间约翰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耻辱感.

因为段枫是所有佣兵之中的偶像.是他们追赶的目标.如果段枫下跪.那么也就是整个世界地下的佣兵下跪.

“不能跪.你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而是整个世界的佣兵.”约翰立刻怒吼道:“你今日若是跪.传出去.你知道结果的.所有的佣兵将会受到嘲笑和侮辱.你不可以跪.”

此刻约翰的双眸之中已经汇聚了血丝.怒睁着.

每个领域都有每个领域的王.都有他们追赶的目标.比如说杀手之中的王是天罚.而佣兵之中的王则是火狐段枫.

王.岂能够跪.

若是跪.可以.新王诞生.取代于他.

可是现在段枫在佣兵之中创造的神话.至今无人打破.他虽然已经退出.但依旧是这个领域之中的王.

一个无人可以代替的王.

段枫缓缓的扭头看了一眼约翰.很是平静.但是却让约翰浑身上下狂震不已.

虽然只是一眼.但是让约翰犹如在死神身边走了一趟一样.

他可以保证.他从來沒有经过如此平静却有凌厉到了极点的眼神.犹如猛虎下山.犹如饿狼遇到猎物一般.

“我跪.你放她.”段枫指了指戚烟梦说道.

“好.”古一平哈哈的笑了起來.虽然他不知道段枫的身份.但是从约翰的眼中以及那激动的话语之中段枫绝对是一个大人物.而且身份非比寻常.

能够让这样的一个人跪下.就算是死他也值了.何况他又沒有家人.自然不惧怕段枫所说的灭他满门.

“你可是王.佣兵的王.不能跪.不能跪啊.”约翰歇斯底里的吼叫道.

他们佣兵之中的人可以挑战段枫.可以杀他.但是却不能够让其他人这样对他.因为这是他们佣兵的事情.他们斗属于内斗.

若是和其他领域的人起冲突.只要是关于他们领域王的.都会异常的团结.

戚烟梦也是使劲的摇头.泪水不停的从眼眶之中流出:“不要啊.不要……”

下一刻.段枫微微的弯了身子.这一刻.那个让整个世界都颤抖的男人.在这一刻选择了为自己的女人而底下他那高贵的头颅.放下他那尊贵的身躯.选择下跪.

阳光.段枫那张坚毅的脸庞上镂刻着一道清晰的血痕.胳膊上也在留着鲜血.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悲凉的气息.

感受到段枫身上那悲凉的气息.戚烟梦心像是被戳了一般.很疼……很疼……

就在段枫弯身下跪的那一刻.段枫的双眸之中露出了一丝如狼似虎的笑意.

可是这个笑容并沒有任何人看到.

就在古一平得意忘形.约翰感到耻辱.戚烟梦的心犹如蚂蚁嗜咬一般疼痛的时候.段枫的右手猛然挥出.

“嗖.”

只见一道白光.向着古一平呼啸而去.强烈的劲道传來了一阵阵的破空声.

古一平脸色大变.刚想开枪.可是还沒有等他扣动扳机.这道白光直接击中了古一平的的右手.

“啪.”

古一平的右手顿时传來一股钻心的疼痛.手中的枪也抖落在了地上.这让他脸色巨变.

而约翰则是面色一喜.佣兵之中的王.沒有跪.而是选择了语言麻痹对方.然后杀他.

下一刻还沒有等古一平有任何的反应.段枫突然动了.

整个人犹如幽灵一般飘向了古一平.数十米的距离.仿佛被段枫一步跨了过去一般.

下一刻段枫直接出现在了古一平的面前.右手挥出.手掌摊开.呈爪状.直接抓向了古一平的喉咙.仿佛要一爪就要抓断古一平的喉咙一般.

这一击.汇聚了段枫所有的力量.威猛无比.

此刻的段枫就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其攻势势不可挡.

面对段枫恐怖的一击.古一平脸色一变.急忙松开戚烟梦.身影急忙向着后面退去.

沒有了戚烟梦做威胁.又沒有了枪的古一平对于段枫來说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

段枫沒有立刻去杀古一平.而是看着戚烟梦.声音沙哑的问道:“沒事吧.”

戚烟梦使劲的摇摇头.此刻他很想抱住段枫.在他的怀中哭一个痛快.可是她知道.条件根本不允许.

“马上就好了.你先等一下.”

“恩.”戚烟梦重重的点了点头.

段枫看着古一平向前跨出一步.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过來受死.”

说着段枫再次的向前跨出了一步.这一步势大力沉.落在地上犹如千军万马在奔腾.给人一种地动山摇的错觉.

“曾经不知道多少人.都想要我的命.可是最后他们都去和阎王谈论人生去了.你也不会例外.”段枫缓缓的开口.声音凉如寒冰:“你拿我妻子做威胁.今天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这一刻段枫直接宣判了古一平的死刑.

“我不信你能够一只手捏死我.”话音落下.古一平向着段枫冲了过來.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面对急速冲來的古一平.段枫冷笑一声.沒有躲闪.就连脚下的步伐都沒有任何的变化.

“呼呼.”

古一平那恐怖的速度刮起一阵风声.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形.只能够看到一连串的影子.

怎么说古一平都是泰斗级别的实力.其本身的力量和速度根本不容小视.

可是这种实力在别人的眼中确实厉害.可是在段枫的眼中.根本不够看.段枫能够数招废掉已经一脚踏进传说境界的约翰.更何况还是一个泰斗级别的古一平.

“嗖.”

眨眼间.古一平已经來到了段枫的面前.化手为刀直接斩向了段枫.

段枫的脚步微微一变.立刻躲开了这一击.

一招不中.古一平沒有再次的出手.而是试图收手.迅速后退.

“想跑.”段枫看到后退之中的古一平.立刻怒喝一声:“给我滚回來.”

话音落下.段枫的右手呈爪状.迅速挥出.如同探囊取物一般.一把抓住了古一平的胳膊.

古一平的脸色顿时巨变.试图挣脱开.可是他发现自己的胳膊就仿佛被铁钳给夹住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下一刻.段枫右手陡然发力.用力一拉.

恐怖的力量直接将古一平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

接着只见段枫那抓着古一平的右手.瞬间滑落在了古一平的手上.只见段枫右手用力一抓.接着微微一弯.用力猛的一推.

“喀嚓.”

顿时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强大的力量也将古一平震飞了出去.

可是段枫并沒有这样打算放过古一平.只见段枫向着急速向后飞去的古一平迅速的冲了过去.

右腿猛然踢出.

“砰.”

一脚落在了古一平的胸口之上.胸口顿时传來了一股钻心的疼痛.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一口猩红的鲜血从嘴中喷出.如同一朵血花在空中绽放一般.

“砰.”

随后古一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之声.只是眨眼间段枫已经让古一平失去了一半的战斗力.

强忍着身上传來的剧痛.古一平努力的让的自己站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整个人仿佛又恢复了正常.

“跪下.我让你死的痛快.”段枫看着站起身的古一平缓缓的开口说道:“不跪.我让你生不如死.”

“你做梦.”

“机会给了你.是你自己不珍惜.”段枫冷冷的说道.

此刻的段枫就犹如古代的君王一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古一平.

而此刻只见古一平微微弯身.手中顿时多了一把匕首.

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的刺眼.

看到这一幕.约翰的嘴角露出了不屑.全盛的你都不是火狐的对手.如今重伤.就算是有武器在手.就能够伤到他吗.

匕首在手.古一平立刻对着段枫再次的冲了过去.速度依然快到了极点.只见匕首在他的手中白光一闪而过.

面对这凌厉的一击.段枫沒有选择硬碰.而且侧身一躲.

“嗖.”

眼看又沒有伤到段枫.古一平立刻挥舞着匕首.猛然一抖.化作了一道白光.宛如死神的镰刀一般.射向了段枫的喉咙.

接着古一平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他不信.段枫还能够躲的过去.

可是这一刻他忘记了.连续数颗子弹段枫都能够躲过去.更何况是匕首.

下一刻.古一平的脸上的笑意立刻变得僵硬了起來.瞳孔陡然放大.

在他的注视下.段枫竟然消失了.竟然这么诡异般的消失了.仿佛从來就沒有出现过一般.

人呢.

古一平不停的在四周搜索段枫的身影.

约翰也愣住了.段枫人呢.

戚烟梦也是如此.刚刚看到那一刀之后.戚烟梦的整个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可是接着段枫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仿佛从來就沒有出现过一般.

“你是在找我吗.”下一刻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四周传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