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31章 火狐VS狼牙

第二百三十一章 火狐VS狼牙

时间就像手中的指间沙.在你不知不觉间就会溜走.

只是眨眼间就又到了人们夜生活的时候.

夏天的夜生活是最为受欢迎的.因为女人可以尽情的露肉.展示身材.吸引男人的目光.满足女人特有的虚荣心.

同样夏天是男人们最喜欢的季节.因为那些秀身材的女人们是他们眼中最美丽的风景线.可以令他们大饱眼福.

黑丝.肉丝.超短裙……

段枫从屈玲珑的别墅出來后.就急忙去找了林忆如.因为今天他答应林忆如陪她一起吃饭.

想了一下.段枫感觉自己这一段时间确实有些疏远了林忆如.但他也沒有任何的办法.这段时间的事情有些多.

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商业街、小吃街、在河洛市这种繁华的都市当然更不例外.

河洛市的小吃街此刻已经人满为患.街道两边的小吃店几乎全部爆满.其中几家生意好的更是排了很长的队.

而在不远处站着一个女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忆如.她和段枫约好在小吃街见面的.今天的林忆如穿着米兰色的连衣裙.连衣裙下面刚刚盖住了膝盖.脚下是粉红色的细高跟.涂抹着色指甲油的脚趾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给人一种另类的诱惑.

一头飘逸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

突然林忆如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因为她看到了段枫.

沒有任何的犹豫林忆如也迈着步伐向着段枫走了过去.

“等很久了吧.”段枫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林忆如的脸颊柔声问道.

“沒有.我也是刚到.”林忆如的嘴角露出了一道浅浅的笑意.

一切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幸福.但却只是这一刻而已.

一直在看着林忆如的男人在看到林忆如和段枫站在一起.模样是那么亲昵之后.目光中的羡慕嫉妒恨根本无法掩饰.那感觉恨不得上前给段枫两个耳光:这么一朵娇滴滴的鲜花怎么就插在你这堆牛粪上了呢.

面对这些目光.段枫丝毫沒有在意.依然和林忆如有说有笑.

此刻林忆如亲昵的挽着段枫的手.靠在他的身边.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夏风吹过.林忆如身上那让人想要犯罪的香水味道立刻扑鼻而來.外加两人时不时有肢体接触.使得段枫只感觉自己的丹田之中已经燃烧出了一丝的邪火.正在慢慢的壮大.

突然林忆如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对着段枫立刻说道:“不如我们去吃麻辣米线吧.”

段枫一愣.脸上闪现过一道异样的神色.但是一闪即逝.

“怎么.你不愿意.”看着段枫的脸色.林忆如轻声的问道.

“沒.你说的算.”

一时间段枫脑海之中的那冰封的记忆犹如决堤的河口一般.瞬间涌了上來.

曾经.年幼时.他非常喜欢吃麻辣米线.几乎每天都要吃.而且还是和他母亲一起.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很久沒有吃过麻辣米线了.如今听到林忆如说吃麻辣米线.那幼年时的记忆顿时全部的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恍惚之中.段枫又看到了自己和母亲坐在一起.母亲脸上挂着温馨的笑意.两人一起吃麻辣米线的场景.

恍惚之中.段枫感觉自己的母亲并沒有离去.而是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段枫的异样.林忆如只是瞬间就发现了.一脸担忧的问道:“怎么了.”

“沒.沒什么.”段枫只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干.就连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了起來:“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记得我小时候非常喜欢吃麻辣米线.那个时候.我每天都要吃.我妈每天也都带我來吃……”段枫的语气突然有些沉闷了起來.

“我……我不知道这些.你……”林忆如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慌张.

“傻女人.我又沒怪你.你干嘛这么紧张.”段枫抓着林忆如的手.脸上出现了一道笑意.

“可是我……”

“沒什么.走吧.我们去吃麻辣米线.”段枫拉着林忆如的手.就走了过去.

“恩.”

两人径直的走向了不远处的一个空位.段枫给老板要了两份麻辣米线.

只是片刻的时间.两份麻辣米线就被送了上來.

林忆如在看到麻辣米线之后.顿时说道:“我可就先开吃了啊.”

话音落下.林忆如丝毫不顾形象的大吃了起來.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缅怀的笑意.他记得幼年的时候自己也是这么心急.

“好吃吗.”段枫突然问道.

“味道不错.你尝尝.”林忆如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看着林忆如吃的那么香.段枫也开始吃了起來.味道好像和以前吃的一样.只是自己的母亲却再也不能够坐在自己的身边了.

从口袋中摸出自己的香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雾环绕在段枫的点上.使得他的表情有些看不清.

林忆如也停顿了下來.取出纸巾擦了一下嘴道:“又想起伯母了吗.”

“恩.”段枫重重的点点头:“触景生情.控制不住自己.”

说着段枫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的苦涩.

林忆如沉默了起來.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于段枫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甚至沒有戚烟梦知道的多.

林忆如一直想要拼命的走进段枫的心底.了解段枫的过去.可是段枫的的心底好像已经被他冰封了起來.根本不让任何人走进去.如果你非要强行闯入的话.很有可能将你冻死在那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约二十七八的男人出现在了段枫的视线之中.男人穿着一件白色衬衫.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了那小麦色的皮肤.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只是一瞬间就吸引了无数女人的目光.

更何况这个男人此刻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男人喜欢美女.女人喜欢帅哥.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段枫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浑身上下顿时紧绷了起來.脸上神情瞬间变得凝重了起來.

林忆如也顺着段枫的目光扭头看去.顿时发现了这个男人.此刻他证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和段枫.

林忆如沒有像其他女人那样犯花痴.只是瞬间就开口问道:“段枫.你认识他.”

“认识.”段枫重重的点点头.

就在段枫和林忆如说话的时候.男人已经向着段枫走了过去.

男人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老朋友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段枫对着男人点头道:“是巧遇还是……”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男人打断道:“你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

“看來你是特意來找的了.”段枫扔给了男人一支香烟.缓缓的开口说道:“皇甫哲.特意來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从京城赶來的皇甫哲.

“沒什么.只是來看看老朋友而已.沒有打扰到两位吧.”皇甫哲对着林忆如微微一笑.

“沒.沒有.”林忆如此刻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这两个人看起來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可是说话却怎么给人一种敌人的感觉.

虽然两人的语气都狠平淡.脸上都挂着笑意.但是从语气上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假.

听到林忆如的话后.皇甫哲打了一个响指说道:“老板一份麻辣米线.”

说完之后.皇甫哲再次的看向了段枫:“我们已经好几年沒见了吧.”

“确实.本來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见你了.现在看來我异想天开了.”

皇甫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是啊.已经好几年沒见了.我本來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见到你了.可是命运弄人啊.我们还是相见了.”

林忆如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霸道.竟然让我的人滚回京城.”

“我已经很便宜他们了.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废人.你信吗.”

“哦.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你了.”皇甫哲的双眸微微的眯起.一道杀气顿时涌现.

感受到这股杀意.段枫的身上也顿时出现了一道凌厉的气息:“皇甫哲.你不感觉在这种场合之下.杀意这种东西不要流露的好吗.”

皇甫哲轻笑道:“你太敏感了.”

“在你的面前我感觉我还是敏感点好.不然我连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吧.”

“是吗.狐狸可是最狡猾的.就连老虎都不一定斗的过狐狸.更何况是我.”

“你可是一只狼.就算狐狸在狡猾.狼的残忍和凶性散发出來.狐狸也会感到害怕的.”

皇甫哲顿时笑了.笑的有些狡黠:“看來我们彼此都要防备着对方比较好.”

“不错.确实防备这点比较好.”

林忆如此刻更加的疑惑了起來.什么老虎.什么狐狸和狼.

“不过我想你现在应该给我一个交代.你感觉呢.”皇甫哲的表情瞬间变得阴冷了起來.眸子里闪烁着森冷的寒意.如同一条立起脑袋的眼镜王蛇.那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PS:今天就四更了.明天秋枫有事.要存两章稿子.不然更新不出來四章或者五章的量.希望各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