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41章 看到伤口心会痛

第二百四十一章 看到伤口心会痛

段枫在看到对方眼神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之后,心中立刻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还没有等他动手,只见对方的左手已经抓向了段枫的右臂!

这让段枫大吃一惊,脸色也巨变,急忙后退。

此刻他绝对不能够让男人碰到自己的右臂,现在皇甫哲已经在河洛市了,没有人保证皇甫哲什么时候就会对段枫出手,如果右臂的伤一直不好,段枫在面对皇甫哲的时候,就会一直处于弱势!

看到段枫后退,男人没有选择攻击,而是气喘吁吁的看着段枫:“原来你是火狐,怪不得这么厉害!”

“你是什么人?”段枫一脸凝重的看着对方问道。

“我?”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惨笑:“我已是将死之人,不过能够死在火狐的手中,我很是幸运,也异常的满意!”

“以你的身手应该不是无名之辈,为何对莫华雄死忠呢?”段枫一时间到也不急于杀了这个男人,而是和他聊了起来。

“他救过我的命!”

“原来如此!”段枫点了点头,怪不得这个男人身手这么了得,甘愿在莫华雄的手中做一个无名之辈,原来是为报恩!

莫华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段枫不清楚,但是从屈玲珑以及其他人评价来看,这个老家伙死上一百次都不多!

“不过,不要以为你是火狐,我就会这样任由你杀死,救命之恩如同再造,莫爷无论对别人怎么样,但是对我却没话说,所以今天,我必定死战与你!”男人浑身上下猛然散发出一种强烈的战意:“来吧,火狐,现在你我一人废掉一只手,让我看看你有多强吧!”

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气势,一步步的向着段枫走来,每踏出一步,地板砖便会碎裂,声势恐怖到了极点。

“火狐,战吧!”

话音落下,男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段枫的面前,如同战神下凡,化手为刀,直接斩向了段枫!

这一次他要斩的是段枫的喉咙!

只要让他斩到,那么段枫必死无疑!

男人这一记手刀砍出,周围的空气瞬间被劈散,凌厉的刀风扑面而至,凌厉的刀风刮得段枫双眼生疼。

段枫在感受到这一击的威力之后,立刻侧身闪躲,使得男人的手刀擦着段枫的右肩而过!

本来已经崩裂的伤口,鲜血涌出,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游走段枫全身。

无暇顾及右肩上的伤口,段枫身影再次的一闪,推到了一旁,然后就地一蹬,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的蹿了出去。

这一刻段枫整个人就犹如一把锋利的宝剑,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住他的光芒。

段枫的左手猛然向着男人抓去!

男人猛然闪躲,但是已经晚了,段枫依然从男人的身上抓下了一块布,顿时男人的肩膀,鲜血淋淋!

“你不是我的对手!”段枫再次的开口说道,语气平静到了极点,但是双眸之中蕴含的杀意却是丝毫没有减少,相反变得更加旺盛了起来:“半步传说是一方高手,但是你现在身手重伤,不可能战胜我的!”

“你的徒劳都是白费力气!”

男人不怒反笑道:“那我也要让你掉层皮!”

“看你也是一个好汉,我给你一个痛苦的死法!”话音落下,段枫身上那股铺天盖地的杀意立刻笼罩在男人全身。

顿时男人感觉死神降临!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只见段枫犹如一阵旋风一般,已经到男人的身边,左手之中白光一闪!

“噗嗤!”

一道血箭顿时从男人的胸口喷出!

男人的目光瞬间变得暗淡了下来,低头看着自己胸口的伤口,然后抬头看着段枫手中那夺目的利刃,喃喃的说道:“鱼肠剑,你……你竟然……还……还是鱼肠剑剑主……”

“噗通!”

一声巨响,男人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丝毫的动静!

段枫看了一眼手中的鱼肠剑,淡淡的说道:“不错,我还是鱼肠剑之主!”

鱼肠剑,华夏十大名剑之下,在十大名剑之中排行第八位,被称为勇绝之剑,是铸剑大师欧治子为越王所造之剑。

虽然鱼肠剑排在第八位,但是其狠毒却能够排在十大名剑之首,曾经相剑大师薛烛曾评价鱼肠剑说:“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

这把剑完全就是逆理悖序的,是用来弑君杀父的!

可是段枫怎么会有鱼肠剑呢?而且还是鱼肠剑之主?

段枫没有在这里有任何的停留,收起鱼肠剑,直接从楼上跳了下去,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碧清园盘龙别墅。

而与此同时红叶别墅之中,戚烟梦依然坐在床头,没有入睡,就这样安静的等着段枫回来。

不知为何,这一会戚烟梦总感觉心烦气躁,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是的。

“段枫,是你吗?”戚烟梦喃喃的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

十分钟,十五分钟,二十分钟……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了窗户旁边,戚烟梦在看到这道黑影之后,立刻从**跳了下来,脸上露出了惊喜:“段枫……”

“梦梦,你怎么还没睡!”此刻段枫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你怎么了?”戚烟梦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段枫不对劲。

“没事!”段枫跳进房间之后,立刻坐在了一旁,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

这个时候,戚烟梦走到了床头灯旁边,轻轻的打开了灯,下一刻,戚烟梦直接愣住了,因为她看到,段枫的右手正在流血,而且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段枫……你……你……”戚烟梦指着段枫的右臂,脸上写满了担忧,就连说话也有些结巴了起来。

段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淡淡的说道:“没事,只是伤口崩开了而已,重新包扎一下就好了。”

“你这是怎么搞的,你去干嘛了,怎么会触碰到伤口,你知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伤口很难愈合的……”戚烟梦喋喋不休的说着,脸上担忧的表情没有丝毫的隐瞒。

感受到戚烟梦的关心,以及脸上那紧张的神色,段枫嘿嘿一笑:“没什么大碍,不碍事的。”

“快脱了衣服,我重新给你包扎一下。”说着戚烟梦就打开了一个柜子,从里面找到消炎水和白沙布。

“不用了吧,我自己来就可以。”

“不行,我要看看你的伤口。”戚烟梦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倔强。

“没事的!”

“段枫……”

“好,你给我包扎。”感受到戚烟梦那眼神之中的坚定,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缓缓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将那布满伤口的上半身给果露了出来。

当戚烟梦在看到段枫右臂上那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的纱布之后,心头猛然一颤。

“还说没事,都已经流了这么多血,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戚烟梦那责怪的语气之中依然充满了关心:“你先忍着点,我帮你把上面的白沙布给取下来。”

“恩!”段枫重重的点点头,看着戚烟梦那一脸温柔的神色,段枫心中猛然一动,心中在这一刻也升起了一个古怪的想法。

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让段枫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感受到段枫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戚烟梦急忙停了下来。

“没有。”

“哦!”戚烟梦瞬间再次的低下头,小心翼翼的开始将纱布取掉。

此刻戚烟梦的模样那里还有平常高高在上女强人的模样,完全就是一个贤惠的妻子,在帮自己的丈夫处理伤口。

片刻之后,戚烟梦将纱布给取了下来,当看到段枫那右臂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之后,内心再次颤抖了一下,眼泪也在这一刻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段枫顿时慌了起来,急忙说道:“梦梦,你怎么了,哭什么?”

“段枫,是不是很痛?”说着戚烟梦伸出那洁白的手,在段枫那伤口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不痛,一点都不痛。”段枫摇摇头,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我皮厚,放心吧。”

“你骗人,肯定很痛,你又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会不痛呢。”戚烟梦的眼泪顺着脸颊慢慢的滑落了下来。

段枫将手中的香烟给掐灭,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戚烟梦的脸庞,为她擦拭去脸上的泪水后才说道:“傻女人,哭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吗?”

“谁哭了,我才没哭。”说着戚烟梦哼了一下鼻子。

段枫嘿嘿的笑了起来,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女人是一种很难理解的动物,有些时候明明是哭,可是却会死不承认,这个时候,男人最好装傻充愣,当然也要看情况而定,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装傻充愣的。

“我是眼中进了沙子。”

“眼中进了沙子?”

“对,就是眼中进了沙子。”

“可是你在房间里面。”

“段枫,你……你又欺负我……”说着戚烟梦再次的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立刻傻眼了,自己又没有说什么,怎么又哭起来了,这女人都爱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