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45章 含香入河洛

第二百四十五章 含香入河洛

与此同时.轻舞市九州园玫瑰富人区靠在最东边的一栋别墅的阳台之上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长发披肩.粉红色的嘴唇勾人眼神.充满诱惑;一身米黄色的连衣裙.紧身的连衣裙将她那魔鬼的身材展露的淋漓尽致.脚下那双黑的刺眼的高跟鞋.让她那两条隐藏在晚礼服的美腿显得修长而姓感.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纪含香.

这一刻的纪含香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阴柔的气息.或者说阴柔的杀意.

“香姐.你真的要如此吗.”程小非看着面前的纪含香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在段枫和戚烟梦在永福陵园遭遇到伏击的消息传到纪含香的耳中时.纪含香立刻动怒.甚至已经准备她手中的暗影全部出动杀百里家一个血流成河.幸亏被程小非给拦住了.不然以纪含香的性格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程小非只知道.纪含香已经为段枫入魔.为段枫她可以屠戮苍生百万.为段枫她可以让这个世界颠倒风云.为段枫她宁愿让这个世界血流成河.尸骨遍地横生也不在乎.

这就是她纪含香对段枫的情.七年暗恋.七年之痒.让纪含香在见到段枫之后.那隐藏在心中的爱意完全的流露了出來.谁敢动段枫她就敢杀谁.明知是飞蛾扑火.她也会义无反顾.

一个很傻的女人.一个爱的很卑微的女人.可以说已经卑微到了骨子里面.

“小非.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纪含香的眼神眺望远方.冷冷的说道.

“香姐.你现在真的不能够过去.河洛市太乱了.真的太乱了.百里家危在旦夕.不知道会牵扯出多少的人和势力.而且上面还在扫黑.河洛市是重点城市.别人都巴不得离河洛市远远的.可是你……”程小非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吐出烟雾.脸上尽是无奈.

“百里家早该死.活到现在已经算是便宜了他们.”纪含香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他们该死.可是香姐你要清楚.如果你现在真的去河洛市.你的后果你想过沒有.你身上也不是很干净啊.”程小非焦虑的说道.

“我从來沒有说过我干净.如果他们想查的话就让他们查.我就不信他们真的敢动我.”

“唉.”程小非再次的重重叹息了一声.

“小非.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让我去.一切都是因为皇甫哲在那里.你害怕是吗.怕我和他起冲突.”纪含香的脸色微微的一变.转过身看着程小非说道.

“是的.香姐.你知道的皇甫哲是我大哥.我是他手下的天狼.若是你们两个发生冲突我真的很难做.”

程小非竟然是天狼.

如果段枫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惊讶不已.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程小非竟然会是天狼.是皇甫哲手中得力的四大干将之首.那么他的实力恐怕就不是宗师级别那么简单了.

“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纪含香冷漠的说道:“如果皇甫哲不和段枫为敌的话.我们是不会起冲突的.如果和段枫为敌.你也不用为难.你可以直接站在皇甫哲那边.我能够理解.但是你绝不能够阻止我对付皇甫哲.”

“香姐.”程小非顿时急了.这样的一幕绝对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小非.我再给你说一遍.任何人都不能够对付段枫.谁对付他.我杀谁.这其中包括你.”纪含香的丹凤眼微微的眯起.一道寒意立刻闪现在双眸之中.

程小非苦笑一声.恋爱之中的女人是最疯狂的.尤其是暗恋的女人.更是疯狂.更何况纪含香暗恋了段枫七年.七年之痒已经走过.她对段枫的那份爱坚固到了什么程度.

程小非不清楚.但是恐怕已经沒有任何人能够改变纪含香的想法了吧.

所以他程小非不怪纪含香.也不恨纪含香.如果纪含香真的因为段枫要杀自己的话.他程小非绝对不会还手.

“只要你敢帮助皇甫哲出谋划策.以后我就不是你的香姐.你也不是我身边的那个小非.”纪含香说出这句话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眸.

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她和程小非只是路人.在见面就是生死仇敌.有他沒纪含香.

“香姐.你这是为难我.我是天狼啊.天狼的职责就是辅助狼牙扫除异己.”程小非身上的气势变得有些颓废了起來.

“段枫不是异己.”

“香姐.你不知道段枫以前做了什么.如果你知道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就算他是国际通缉犯.也是我纪含香深爱的男人.就算整个世界与他为敌.我也会站在他的身后.为他颠覆这个世界.”纪含香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之中却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和认真.

程小非再次的叹息了一声.对于纪含香这极端的思想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再次的点燃了一根香烟.走到阳台旁边.打开窗户.靠在一旁.看着纪含香轻声道:“香姐.段枫的事情.我全部都告诉你吧.”

纪含香在听到这句话后.眼前顿时一亮.

“段枫当兵后.不知什么原因他武力值竟然一日千里精进着.只是短短三年.他已经成为了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整个年轻一辈也只有我大哥皇甫哲能够有着和他一战之力.”

纪含香的眼眸之中顿时大放光彩.三年的时间.他是怎么做的到.

“而且他还成为了火狐.也就是神狐部队的首领.神狐和狼牙一样.都是特殊部队.国家对他们沒有什么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忠心.能够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

“可想而知.段枫的权利大到了什么地步.只要他手中有某个高官犯罪的证据.他完全可以先斩后奏.”

纪含香浑身上下一震.她怎么也沒有想到段枫竟然会在部队中有这么大的权利.

“可是后來出现了一点意外.”程小非仿佛对这点不愿意提及一样.直接避了过去:“这个意外.让他发狂.废掉了他的领导和杀了两位高官.然后自己决然的离开了神狐.并且带走了许多神狐之中的高手.”

纪含香的眼中露出了震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段枫竟然这么愤怒.

“由于他武力值太强大.国家沒有对付他.但是他也答应不会做危害国家的事情.国家才放走了他.可是谁都沒有想到.他竟然成立了佣兵团.七杀佣兵团你知道吧.”

“七杀.”纪含香浑身一颤.这是佣兵之中的神话.她略微知道一些.

“不错.他是七杀的创始人.你可以想象一下.他的武力值强大到了何种的地步.而且佣兵团干的都是杀人越货的事情.”

“而且就在最近七杀大批涌入华夏.而且段枫当着我们的人杀了不少人.他这完全是在挑衅.挑衅你知道吗.”

“那些人应该杀.不然他不会动手的.”纪含香依旧冷漠的说道.

程小非顿时哑然.感情自己说了这么多.完全的白说.

“香姐.我告诉你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段枫他不值得你去爱.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他是七杀的首领.他将面临无数人的围攻.无数的杀戮.你在他的身边只有死亡.”

纪含香身上的气势猛然一变.右手猛然掐在了程小非的喉咙之中.纪含香的头发在这一刻无风自动:“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诋毁段枫.也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次.我会亲手废掉你.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够开口.”

“香姐……”

还沒有等程小非说完.纪含香手上的力度加大了一份.眼眸之中射出一道刺骨的寒意:“我不问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我只需要知道.他是我最爱的人.就足够了.谁动我杀谁.杀不完也要杀.”

“你这么做值得吗.他知道你为他做的这些吗.”程小非的脸色变得有些微红了起來.

“值得.”纪含香缓缓的松开程小非:“为他做任何事情我都无悔.”

“若是明知去送死.你也去做吗.”

“是.”

“你这是傻.不是爱.是傻.”程小非几乎是咆哮的怒吼出來的.

“不傻不懂爱.”

“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为了他.我一生无悔.”说着纪含香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香姐.”程小非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听到程小非的声音后.纪含香的脚步停顿了一下道:“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香姐我求你.不要去河洛.不要去.”

“谢谢你小非.谢谢你告诉我他的身份.但是从我爱上段枫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我的命运.我这辈子就是为他生.为他活.他若不在.我是不可能独活的.”纪含香对着程小非露出了一个非常美的笑意.

这一笑.犹如魔女在世.颠倒众生.

“香姐.不要和皇甫哲为敌.你不是他的对手.”

纪含香再次的看了一眼.这一眼让程小非如坠冰窟.从纪含香的眼中他看出了.皇甫哲不动.她亦不动.皇甫哲若动.她必杀之.

虽然纪含香直接走了出去.纪含香入河洛.将会掀起什么样的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