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49章 段枫帮我收拾她

第二百四十九章 段枫帮我收拾她

纪含香这个女人不好惹.这是段枫在见到她的第一面时就知道的.所以段枫一向都避开她.可是这次纪含香來河洛市.而且还是直接奔着华泰集团.

这让段枫心头猛然一跳.这女人不会來找戚烟梦过招的吧.

这是段枫的第一想法;不是沒有这种可能.而是很有可能.虽然她和戚烟梦是闺蜜.但是可能性依然十足.电视里面那些狗血剧情多了去.闺蜜抢闺蜜的男人屡屡多见.

更何况以纪含香的脾气更有可能.

如果让段枫知道.纪含香这次是因为知道段枫有危险.而來河洛市的.不知道会不会被纪含香给感动.

默默付出的人.一般最容易走进男人的内心.这样的人值得他们怜惜.

一路來到二十楼.董馨菲在看到一脸焦急的段枫后.一脸的疑惑.想要拦住问问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还沒有等她开口.段枫已经钻进了总裁办公室.

“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董馨菲喃喃自语的说道.

办公室内.戚烟梦在看到段枫之后.立刻抬起头.心中的愤怒此刻也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但是依然冷冷的说道:“你回來干什么呢.”

“回來工作.上班.”段枫嘿嘿笑道.他能够看的出來此刻戚烟梦的心情依然不好.同时心中也疑惑难道纪含香沒有告诉戚烟梦她马上要來华泰集团吗.

想要开口问.可是段枫却不敢.若是戚烟梦纠缠起來问他和纪含香什么时候这么熟了.段枫就完蛋了.

虽然和纪含香是同学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但是多一事毕竟不如少一事.而且依戚烟梦的性格肯定去问纪含香段枫上学的时候.

到时候.段枫可就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了.

“上班.”戚烟梦冷笑一声:“不需要和屈玲珑谈情说爱了吗.”

段枫立刻汗颜:“梦梦.其实你误会了我.我和屈玲珑的关系真的挺纯洁的.”

“是纯洁.都纯洁的沒穿内衣都能够告诉你了.”戚烟梦依然不冷不热的说道.但是眸子之中的寒意却比刚刚的更加旺盛了一些.

段枫只感觉自己后背凉飕飕的.这女人要是吃起醋了.比什么都可怕.像戚烟梦这样的女强人吃起醋了.更是可怕.

“梦梦.你是不是在吃醋.”段枫看着戚烟梦小心翼翼的问道.

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一把抓住了身前的杯子.蠢蠢欲动.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急忙道:“梦梦.我可是身上有伤的.你要是在砸我我躲不过去.砸在我脸上.爸要是问起來.我就如实说啊.”

“段枫.你个混蛋.”戚烟梦慢慢的松开了手中的杯子.

本來戚烟梦以为段枫能够收收心.可是这个混蛋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子和屈玲珑谈情说爱.而且两人的话.让她有些站不住.怎么说她都是段枫的老婆.老公当着老婆的面和其他女人在电话里面打情骂俏.谁能够受的了.

哪怕是合约夫妻.名义夫妻恐怕也很难忍受;更何况戚烟梦对段枫正在一点点的发生改变.

虽然沒有深爱上他.但是也快了.

段枫嘿嘿一笑.沒有说什么.每次和戚烟梦斗嘴.段枫都感觉自己身心都非常的放松.尤其是在看到戚烟梦生气的模样.段枫的心中就更加的舒适.心情哪怕再差.也会瞬间变的非常美丽.

如果让戚烟梦知道段枫的想法后.不知道会不会一巴掌抽死段枫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段枫.我在给你说一遍.以后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你就不用回家了.”戚烟梦气呼呼的说道.

段枫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起來:“梦梦.你不让我碰.我又沒有时间去找女人.难道我过过嘴瘾都不行吗.”

“不行.”戚烟梦斩钉绝铁的说道:“过嘴瘾就去我看不到的地方.”

“你看不到的地方.”段枫沉思了起來:“可是我喜欢在你面前……”

还沒有等段枫把话说完.戚烟梦的手机响了起來.打断了段枫的话.戚烟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來电显示.脸上闪过一道诧异.但迅速的接通了电话:“喂.纪妖精.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是不是又**了.”

“你才**呢.”听筒里面顿时传來纪含香不乐意的声音:“我是來捉奸的.”

“捉奸.”戚烟梦一愣.

“不错.你和你的小助理都结婚了.而且两个人同在一个屋檐子底下上班.可是有很多机会在办公室里面做出某些少儿不宜和让人身心愉悦的画面的.”纪含香轻笑道:“我过來是指点一下你的技术.顺便告诉你怎么喊叫才能够更加激起男人征服欲望的.”

戚烟梦俏脸唰的一下红了起來.每次和纪含香通话.戚烟梦都深深的无奈.纪含香这女人什么都说.什么都敢说.而且说话根本不注意分寸.只要她乐意.无论什么场景.她都会说出來.

“你能不能要脸一些啊.”戚烟梦红着脸啐骂道.

纪含香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來:“梦梦.是不是你技术不行.所以才不好意思的.”

“纪含香.你太银荡了.”

“你才知道吗.”纪含香打趣道:“梦梦.你们两个有沒有尝试在办公室里面那个过.”

戚烟梦的脸蛋变得更加红了起來.只是瞬间已经红道了粉颈之上.连耳朵都微微的有些红润了起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对纪含香那个崇拜犹滔滔河水一般奔流不息.

三两句话就让戚烟梦脸红的犹如猴屁股.在这点之上.他段枫就算是拍马都赶不上.

“你……你……”戚烟梦说了半天都沒有说出下文.

听筒里面顿时传來了纪含香咯咯的娇笑声:“不要不好意思.你告诉我.我又不会告诉别人的.”

“纪含香.你太无耻了.沒事我就挂了.”戚烟梦红着脸怒道.

“挂吧.我马上就到你办公室门口了.我给你打电话.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们两个在办那个事情的话.我就在你这里转一圈在找你.如果沒有的话.我就直接过去了.”

“啊.”戚烟梦顿时惊讶道:“你在华泰集团.”

“当然啊.不然怎么捉奸.”

“纪含香你去死.”说完之后戚烟梦直接挂断了电话.气呼呼的坐了下去.

段枫一直注意这戚烟梦的表情.直觉告诉她.戚烟梦现在很生气:“段枫……”

“到.”段枫唰的一下站了起來.如果女人在气头之上.最好少说话.不然死的一定是你.

“等下纪含香要过來.你帮我收拾她一顿.”

“啊.”段枫一愣.怔怔的看着戚烟梦道:“梦梦.你……你让我收拾她.”

“对.难道你收拾不了她.”戚烟梦那锐利的眼神直接落在了段枫的身上.

“梦梦.她是女人.你让我怎么收拾啊.”段枫苦笑一声道.

“我不管.反正今天你要狠狠的给我收拾她.让她知道结了婚的女人.是不可以随意欺负的.不然她的男人就不会放过她.”戚烟梦气呼呼.完全是一个小女孩的姿态.

段枫立刻汗颜.要是收拾别人.对段枫來说小菜一碟.可是收拾纪含香.

他不敢.真不敢;他害怕自己还沒有收拾掉纪含香.转眼间就被纪含香给收拾了.

不是沒有这种可能.而是完全的有这种可能.

“梦梦.我收拾不了她.”

“段枫.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戚烟梦嗖的一下站了起來:“你老婆被人欺负.让你帮忙.你竟然说你沒有办法.有你这样的男人嘛.”

段枫傻眼了.纪含香这女人说了什么.让戚烟梦这么生气.

段枫挠了一下头道:“梦梦.男女有别.我收拾她真的不行.搞不好她说我非礼她.那我这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戚烟梦冷哼一声.一步步的向着段枫走了过去.

看着戚烟梦每向自己靠近一分.段枫的心就会沉重一分.这一刻戚烟梦的气场实在太大了.十足的女王范.

冷冷的扫了一眼段枫:“今天你要是不帮我收拾她.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

“我就还让咱爸给你喝虎鞭酒.我憋死你.”

段枫的脸色立刻一变.木讷的看着戚烟梦.这女人太强大了.强大的出奇.

还让自己喝虎鞭酒.这他妈的不是想憋死自己.而是想让自己变成当代柳下惠.更准备的來说是华夏最后一个太监是怎样炼成的.

段枫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梦梦.不至于吧.”

“你可以试试.”戚烟梦高傲的看着段枫道.这一刻戚烟梦的脸上再也沒有红晕.有的只是强势和威胁.

段枫的脸色立刻变成了猪肝色.直觉告诉她.如果今天自己要是不帮戚烟梦找回场子.戚烟梦真有可能去老丈人那里.让戚天寒继续灌自己虎鞭酒.

而且量比昨天的还要大.

一时间段枫进退两难.不收拾喝虎鞭酒.收拾吧.段枫又怕纪含香把自己给逆推了.到时候自己是顺从呢.还是顺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