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51章 妖精和女王

第二百五十一章 妖精和女王

一时间段枫汗流浃背.办公室内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戚烟梦和纪含香两个人都死死的盯着段枫.

尤其是戚烟梦杏眸怒瞪.仿佛段枫只要说错话.她立刻就会挥舞着粉拳而去.

一时间段枫的手心里面都充满了冷汗.这怎么回答.

此刻段枫恨不得抬手给自己一巴掌.沒事你说什么话.让她们两个斗.你在旁边看着.不是挺好的吗.

“段枫说啊.”纪含香看着段枫道.

“其实吧.这个事情……”段枫停顿了一下.眼珠子瞬间一转.立刻开口说道:“其实你们两个谁攻谁受和我的问題不大.而且梦梦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那凌厉的眼神才从段枫的身上缓缓的挪开.一脸高傲的看着纪含香道:“听到沒有.他不相信你.”

“我也沒说咱俩在**做什么吧.是他思想肮脏.”纪含香摊了一下手.然后走到戚烟梦的桌子旁边.拿起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看着纪含香那浑圆的臀部.段枫的思想又不纯洁了起來.眼神瞟了一眼戚烟梦的臀部.段枫发现这两个女人的屁股都挺翘的.

将來都是生儿子的命.

“纪含香你真的太无耻了.”戚烟梦鄙夷的看着纪含香.

“我怎么无耻了.本來就是那天晚上咱们两个躺在一张**……”纪含香又开始诉说起了.

“不准你说.”

“为什么不说.”纪含香白了一眼戚烟梦道:“看了姑奶奶的表演.难道你就想这样算吗.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答应你什么了.”戚烟梦红着脸.抱着打死都不承认的态度说道.

而段枫顿时來了兴趣.表演.什么表演.

“装傻充愣是吧.”纪含香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润了下喉咙再次的说道:“你可是亲口对我说.你要是结婚了.我还沒有结婚你的男人就借我用用的.怎么现在想反悔.”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傻了.真的傻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纪含香竟然要说的是这种事情.而且段枫此刻也非常佩服戚烟梦.这他妈的逆天了.

自己的男人借给别人用.段枫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戚烟梦才合适了.此刻他是深深的被戚烟梦给打败了.

“我那有说过.”戚烟梦红着脸说道.但是底气明显的不足.

“沒有说过吗.”纪含香的嘴角露出了一道狡黠的笑意.

“沒有.”

“幸亏当时我用手机录音了.不然真被你给赖账了.”纪含香从包中拿出手中在戚烟梦的面前晃了两下.

“纪含香.你竟然使炸.”戚烟梦顿时怒道.

看着戚烟梦生气的模样.纪含香撇了一下嘴:“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吗.”

“你……你气死我了.”

看着戚烟梦无限抓狂的表情.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戚烟梦和纪含香斗.还太嫩了一点.他明显的能够看出來.纪含香是利用戚烟梦做贼心虚的心理來骗她.可是戚烟梦还偏偏上当.

都是心虚惹的祸啊.

“梦梦.纪小姐绝对沒有录音.她是在骗你.”段枫出言提醒说道.

“啊.”戚烟梦一愣.猛的转身看向段枫:“你怎么知道.”

“你自己做贼心虚.我都能够感受到你的底气不足.更何况纪小姐这种商场的老油条了.”说着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

听到段枫这么说.戚烟梦思考了一下.脑海中瞬间闪过纪含香嘴角那道狡黠的笑意:“纪妖精.你竟然又欺骗我.”

“是你太笨.”纪含香拍了一下戚烟梦.无奈的说道:“我什么时候防着过你.我们可是好姐妹啊.”

“那你……”

“是你说你要是有了男人.我还沒结婚.你就把你的男人借我用用.”纪含香对着戚烟梦不停的眨眼睛:“难道你现在要反悔.”

戚烟梦冷哼一声:“谁……谁要反悔了.”

“那就是让我用了.”纪含香扭动着水蛇腰绕过戚烟梦.走到段枫的身边.一把搂住段枫的胳膊.趴在他的身上.胸前那傲人的圣女峰不停的在段枫身上摩擦.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不行.”看到纪含香挽住段枫的胳膊后.戚烟梦顿时急了.两三步走到段枫的身边道:“我还沒用呢.”

我日啊.段枫在心中骂道.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而是属于两个女人争夺的东西.

而且此刻段枫再次的被戚烟梦的话给雷到了.

我还沒用呢.这不是摆明了告诉纪含香.她和自己只有夫妻之名.沒有夫妻之实.

纪含香也愣住了.一双美目不可思议的看着戚烟梦.脸上写满了震惊:“梦梦你和他两个人沒有那个啥.”

戚烟梦红着脸点头.

纪含香看到戚烟梦点头后.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的窃喜.偷偷的看了段枫一眼.心中那份窃喜变的更加强盛了起來.

心中虽然窃喜.但是纪含香表面却不动声色:“梦梦.你这是玩的哪出.”

“跟潮流.先结婚后恋爱.”戚烟梦可不会告诉纪含香说这是自己父亲给安排的婚事.

“真的吗.”纪含香狐疑的看着戚烟梦继续说道:“我怎么感觉这里面另有隐情呢.”

突然.纪含香捂住了嘴.惊讶的看着段枫道:“段枫.你不会是把梦梦给那个啥之后.梦梦就……”

“纪妖女.你的思想纯洁一点.”戚烟梦立刻打断纪含香的话.

“我的思想一直很纯洁的.”纪含香走到沙发边上.缓缓的坐下.两条修长的美腿也夹在了一起.望着戚烟梦道:“既然你还沒用.那姐姐我也帮你看看试用一下.如果还可以的话.你在用怎么样.”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难道自己是化妆品不成.还带试用看效果的.

戚烟梦冷笑:“你当我傻啊.我自己的男人还沒用借你用.你当这是买东西可以试用不成.”

“我是给你验一下技术怎么样.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大不了等你用过之后我再用.不就是穿个破鞋.”纪含香摆了一下手.丝毫不在乎的说道.

段枫此刻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自己转眼间就成破鞋了.好像还是那种很抢手的破鞋.

做破鞋做到这个份上.段枫已经足以自傲了.

一时间段枫感觉自己成为了这两个女人之间的炮灰.而且还是那种被轰成渣的炮灰.

“纪含香.本小姐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不借.”戚烟梦掐着腰.大有一副泼妇骂街的架势.

“不借.”纪含香玩味的笑了起來:“你要是不借也行.那你可就不要怪我了.”

“你要做什么.”戚烟梦心中顿时一紧.一脸防备的看着纪含香.

虽然戚烟梦和纪含香时闺蜜.但是就不代表纪含香不会欺负戚烟梦.

看着戚烟梦一脸谨慎的模样.纪含香笑道:“我又不会吃你.你怕什么.”

“你会吃我的男人.”

“好菜大家一起吃.”

“我喜欢吃独食.”

“那我喜欢抢别人的食.”

“你们两个是狗吗.”段枫忍不住的插嘴说道.

话音落下.戚烟梦和纪含香的眼神一同扫向了段枫.两道凌厉的眼神立刻让段枫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你们当我什么都沒说.继续.继续.”段枫决定自己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说一句话.打死都不说.

纪含香太彪悍了.他制服不了.戚烟梦平时看起來是挺不错的.可是和纪含香在一起.变得太疯狂了.让段枫也有些招架不住.

段枫感觉以后应该让戚烟梦离纪含香远一点.不然戚烟梦要是变成第二个纪含香.死他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梦梦.你的男人骂你是狗.”

“他骂的是你.”

“好像骂的是我们两个.”纪含香沉默了一下说道.

戚烟梦也点了下头:“好像是的.”

“那你说怎么办.”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再次的打了一个冷颤.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杀意正在向自己飘來.

戚烟梦俏脸慢慢的布满了寒霜.语若冰珠道:“段枫……”

“梦梦.其实我……其实我……”段枫忍不住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纪含香竟然会让戚烟梦來收拾自己.

“其实什么.”戚烟梦冷笑道:“难道你不是在说我吗.”

一时间段枫为之语塞.饶是他有不少的花花肠子.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看着段枫一脸的囧样.纪含香捂嘴轻笑道:“梦梦.你还是把他借给我用用吧.我保证三天.我让他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

戚烟梦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本小姐就是不借你用.你要是真**.就去找你的白马王子去**.别再我这里.”

纪含香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半真不假的说道:“梦梦突然之间我发现.我真正的白马王子是你的男人怎么办.”

段枫心中猛的咯噔了一下.戚烟梦或许以为纪含香是在说着玩.可是段枫却知道纪含香说的是实话.

“不借就是不借.”

“你借我一晚上.我送你视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