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54章 戚烟梦也疯狂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戚烟梦也疯狂

随着夏天的脚步.天气明显的越來越热.虽然已经接近了夜晚.但是在大街小巷依然可以随处可见黑丝.肉丝.超短裙……

随着夜幕的降临.河洛市街道两边的路灯散发着朦胧的光芒.夜幕下的河洛市被灯光笼罩.五彩缤纷.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经过细心的打扮纷纷的也赶向了自己喜欢的夜场.去寻找刺激.來放松自己那已经疲倦的心.

在河洛市.并非所有的夜场都是豪华大气上档次的.人分三六九等.夜场当然也分三六九等.

至尊皇朝酒吧.河洛市有名的三大夜场.

能够进來至尊皇朝酒吧的人.每一个非富即贵.普通人是无法消费的起至尊皇朝那昂贵消费的.

此刻至尊皇朝酒吧虽然人们沒有爆满.但是也异常的热闹.舞曲不停的播放.舞池中央男人女人则是疯狂的摇摆着.

不过和以往不同的是.此刻酒吧里面所有的人都注意着一个角落.准确的说是角落里面的两个女人.

其中一个脸上画着淡妆.飘逸的长发随意的搭在肩上.白皙的肌肤和她那绝美的容颜让所有人为之眼前一亮.

上身的的领口开得很大.令她那白皙的脖颈、性感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出那深深的沟壑.

而另一个女人则是更加的豪放.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意.妩媚的眼神不停的在四周扫荡着.而且浑身上下还散发着一种对男性致命的诱惑.尤其是胸前的圣女峰将她的连衣裙撑的鼓鼓的.仿佛要挣开束缚一般.

勾人目光的则是她那两条美腿被肉丝袜所包裹着.让人无法一览美腿风光.却引人遐想.

虽然至尊皇朝酒吧的酒托女已经很美了.但是和这两个女人一比.瞬间暗淡了下來.

一时间所有男人都开始蠢蠢欲动了起來.但是却沒有人敢率先出击.

一切只因为她们的面前摆着三瓶拉菲.在酒吧里面所有人都很清楚.能够随便点拉菲的人.绝对不是砸一点钱可以征服的.

至尊皇朝酒吧可是河洛市顶级的三大夜场之一.有钱人绝对不缺.有眼力劲的人当然也不缺.

所以一时间沒有人动.不知道对方底子的人.去了只会自讨苦吃.

而在这两个女人的中间则是坐着一个相貌堂堂的男人.一时间他成了所有酒吧男性嫉妒的人.

“段枫.我感觉你已经要犯众怒了啊.”纪含香口吐香气.靠在段枫的肩膀上说道.

这两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段枫、戚烟梦、纪含香三人.

戚烟梦下班后.在纪含香的胡搅蛮缠之下.三人來了酒吧.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段枫苦笑一声:“还不是你们害的.”

段枫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酒吧里面男性目光之中对他的敌人.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段枫恐怕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谁让你一个人霸占我们两个人呢.”纪含香拿起拉菲给自己倒了一杯子.然后轻轻的泯了一口.还不忘伸出那诱人的香舌在嘴唇旁边添一下.

纪含香这一动作.立刻引得一直注视着她的男性浑身上下邪火升起.

戚烟梦在看到纪含香的动作之后.白了一眼纪含香道:“纪含香.你能不能不要在酒吧**.不然很容易出事的.”

纪含香不以为意的看了一眼戚烟梦.然后对着段枫说道:“我可是有护花使者的.段枫.你忍心看着我被其他男欺负吗.”

段枫立刻汗颜.怎么什么事情都能够扯上自己啊.但是段枫知道今天他这个护花使者是当定了.而且还是无法选择.

顿时点头道:“是.是.可是你也要分场合啊.不然我会被群起攻之的.”

“我相信你的实力.”纪含香风情万种的看了一眼段枫.

段枫无奈的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对于纪含香他现在除了无奈.就只剩下无奈了.

随着时间的发展.终于有人选择了出击.毕竟美色当前有时候会让人失去判断心里的.

率先出手的是一个打扮的比较有品味的男人.一身范思哲休闲服.尤其是手腕上那块价值上百万的江诗丹顿手表.更是能够说明他的身份.

“美女.你好.交个朋友.”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男人的嘴角露出一个让大多说女性能晕炫的微笑.语气温文尔雅的对着纪含香说道.

看着这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深知纪含香脾气的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而戚烟梦则是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脸上写满了无奈.

“你是想和我交朋友还是打算和我上床.”纪含香妩媚的笑道.然后缓缓的端起自己的酒杯.

男人一时间为之语塞.

段枫顿时汗颜不已.这个纪含香也太直接了.就算不想理人家也不至于这样说吧.

而戚烟梦显然是早就知道了纪含香会这样说.脸上沒有丝毫的变化.

看着面前带着几分高傲.几分傲气的纪含香.男人微微的呆滞了一下:“美女……”

男人刚开口就被纪含香打断道:“你是想砸钱吗.如果是的话.别费心思了.姐不缺钱.想摆身份的话.那么你是红三代吗.”

纪含香的一席话.顿时让男人再次的呆滞住了:“行了.别在我这里费心思了.姐姐我今天刚包养了一个小白脸.沒兴趣陪你玩.”

说着纪含香搂住了段枫.

戚烟梦顿时不乐意了起來:“纪含香.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包养的小白脸.那是本小姐的男人.你少胡说.”

男人在听到纪含香三个字之后浑身上下一震.

人的名.树的影.纪含香是什么人他当然知道.那可是美女蛇.咬你一口能够要你的命.

在整个河洛市能够和纪含香坐在一起的女人只有戚烟梦.那么纪含香旁边的女人必定是戚烟梦.戚烟梦的男人是段枫.这个是河洛市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一时间男人浑身上下冷汗直冒.他也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知道段枫的可怕.

“吵什么吵.都吓到人家了.”纪含香白了一眼戚烟梦.缓缓的站起身.对着这个男人道:“小弟弟还有兴趣和我交朋友吗.”

“纪……纪小姐.我……我……”男人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纪含香.

一时间男人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

看着男人的表情.段枫对着男人摆了下手道:“你走吧.别招惹这个疯女人了.”

“谢段少.谢谢段少.”男人顿时如蒙大赦.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纪含香嘴角微微撅起:“梦梦.今天晚上你们两口子把我的菜给赶走了.你要把段枫赔我.”

“你做梦.”戚烟梦直接把段枫扯到身边:“你要是想要男人的话.等下本小姐给你找一个.”

“可是我就爱你家的段枫.”

“他不爱你.”

“你怎么知道他不爱我.”纪含香风情万种的看着段枫道:“枫.你爱我吗.”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纪含香再次的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对吗.”

“含香.其实我……”

“你不用不好意思的.我知道你是怕梦梦.但是你可以私下告诉我的.”纪含香露出了一副小女人般的羞涩.

段枫脸上顿时瀑布汗直流.

而戚烟梦则是再也无法忍受了:“纪含香.你别太不要脸了啊.”

纪含香娇笑道:“我就是不要脸.不服气你咬我啊.”

看着纪含香变脸的速度.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女人不演电视可惜了.

“你……你……”戚烟梦有些抓狂.可是一时间找不到怎么反驳纪含香.

纪含香有些得意的看着戚烟梦:“借我一夜.等下我送你视频和技术.”

“段枫比你会的更多.”戚烟梦气呼呼的说道:“是不是段枫.”

“啊.”段枫一愣.显然他沒有想到戚烟梦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你不懂.”

戚烟梦冷哼一声:“他可以教我.你只能够对着电脑学习.永远不知道和男人一起摆姿势是什么滋味.”

段枫顿时被雷的外焦里嫩.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段枫绝对不相信戚烟梦会说出这样的话.

纪含香脸色顿时一红.咬着嘴唇:“你知道什么滋味吗.这么长时间了.都不知道什么滋味.还有脸说我.”

戚烟梦顿时闹了一个大花脸:“我……我今天晚上就能够知道什么滋味.”

“谁信.”纪含香深深怀疑的说道:“有本事今天晚上你让去你那里.看你们两个现场表演.”

“噗通.”段枫直接从沙发上掉了下來.这两个女人太疯狂了.他真的招架不住了.

可是接下來戚烟梦的话后.直接把段枫给吓傻了.

“看就看.谁怕谁.到时候我眼馋死你.”戚烟梦狠狠的说道.

“好啊.我求之不得你眼馋死我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來一道惊喜的声音:“段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