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63章 因为是兄弟

第二百六十三章 叶菩提的委屈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心头猛然一紧。

皇甫哲这句话太具有深意了,有人要对付自己?谁要对付自己?

要是别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段枫或许不屑一顾,但是皇甫哲说出来,不得不让段枫重视,他知道皇甫哲的身份,也知道皇甫哲的为人,他要是不知道什么,绝对不会乱说的。

“什么意思?”段枫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了起来。

“戚鹏之死没有那么简单。”皇甫哲压低声音看着段枫道:“甚至戚鹏都有可能还没死。”

“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段枫心头猛然一跳,脸上出现了一道激动之色。

“我的人曾经在中东看到有一个人和戚鹏长的极为相似,但是却不敢确认。”皇甫哲一脸凝重的看着段枫道:“如果他是戚鹏的话,他不可能不去找你们,也不可能不会回河洛市的,所以这让我猜不透,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的说的真的?”段枫脸上惊喜的表情越来越浓厚了起来,关于戚鹏,他心中一直存在着愧疚,一直都无法原谅自己,如今听到皇甫哲说他的人在中东看到了一个和戚鹏长的极为相似的人,这让他怎么可能不兴奋。

皇甫哲从那破烂不堪的衣服之中取出香烟,缓缓的坐了起来,给自己点燃香烟,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口道:“我有必要骗你吗?”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沉默了起来,皇甫哲有必要骗自己吗?

没有!

“虽然我们是竞争对手,但是从心底的最深处来说,我还是很敬佩你们神狐那群人的,一个个的都是铁血铮骨的汉子,一个个敢拿着脑袋当夜壶在战场上和敌人玩命。”皇甫哲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敬重:“这样的人不应该死在自己人手中,而是死在战场上,那才是他的天职!”

段枫沉默了起来,也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给自己也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曾经几何时,他就是这样想的,他这辈子的归宿最好是死在战场人,可是造化弄人。

“当我听说,你一怒杀了自己上司废掉了两个人之后,我知道你他妈的是一个男人。”皇甫哲对着段枫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尤其是你在离开部队是说的那句,只要让我知道是谁害了我兄弟,我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无论你是什么身份,天涯海角,我必杀你!”

“当这句话传到我耳中的时候,我他妈的就在心底说,老子真羡慕你兄弟。”皇甫哲再次的抽了一口烟,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模糊:“羡慕有一个能够为他们出头的老大。”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果换成是你,你或许比我更狠。”

“不错!”皇甫哲重重的点头道:“如果上面有人敢这样害我的人,我他妈的就算不要命了也要宰了这个王八羔子,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看着皇甫哲的脸色,段枫沉默了起来,此刻他不得不承认,在这点之上他不如皇甫哲够狠,够拼!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两个人都是极为相似之人。

都是那种为了兄弟可以丢掉自己性命的人!

“可是你没有这么做,我知道你害怕什么,你害怕你身边的亲人朋友会因为你的疯狂而导致他们全部死亡。”皇甫哲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好的出身能够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如果你和我的出身一样,绝对没有人敢那么对你,就算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都不敢!”

“皇甫哲,你是不是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段枫沙哑的问道。

皇甫哲苦笑一声:“你是不是在怪叶菩提!”

“是!”

“其实你不该怪他。”皇甫哲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如果不是他有着叶家的身份,不是他帮助你保护你的那些兄弟,或许死的更多,或者说失踪的更多。”

“什么意思?”段枫那溃散的眼神立刻凝聚到了一起,绽放出一道摄人心底的寒意。

“叶菩提其实也很苦。”皇甫哲再次的叹息了一声:“当年的事情,其实叶菩提知道的并不多,他和我一样只知道是上面有人要动神狐,要动你,或者说是他们想要得到一样东西。”

“赤血玉?”段枫脑海中闪过这三个字。

“不错,就是赤血玉,它在你的手中吧。”

“在!”

皇甫哲笑了笑:“果然如此,段枫你应该懂得其实有些时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为了成吉思汗的墓穴?”段枫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青筋顿时暴起,一副要发狂的模样。

“有其中的一部分,但是又不全是!”皇甫哲扔给了段枫一根香烟,然后给自己点燃继续开口说道:“有一方面也是因为你,可以说上次他们的目标是重创你,或者是让敌人废掉你,从而杀掉戚鹏得到赤血玉!”

“为什么?”段枫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就连双手都微微的有些颤抖了起来。

“你在神狐的威望实在是太高了,一呼百应,神狐里面的人都唯你马首是瞻,他们下达命令如果不经过你的允许是没有人去执行的,你的存在严重的危害到了他们的权利。”皇甫哲一脸复杂的看着段枫,有些时候让人害怕恐惧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在背后给你一刀,那才是最为恐怖的。

“他们不敢杀你,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杀了你就要面临一个大杀器,同时神狐所有人员也会暴乱,重创你,让你一生不能够动武,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皇甫哲的声音之中透出了一股苍凉。

为这样的人卖命值吗?

“他们知道如果重创你的话,按照戚鹏的性格肯定会发狂,那个时候就会有人来了解戚鹏的命,拿走赤血玉。”皇甫哲脸上露出了一个凄凉的笑意:“可是千算万算,最终他们还是没有算到,戚鹏竟然挡住了那颗子弹,更没有算到戚鹏早就将赤血玉给了你,让你拿着它来河洛娶戚烟梦。”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叶菩提其实也知道,甚至他知道的比我还早,叶家大少若是想要查一个东西,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皇甫哲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继续说道:“知道为什么叶菩提宁愿你把他当成叛徒也不告诉你这些吗?”

“为什么?”

“因为他要你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够有机会替戚鹏讨回一个公道替你讨回一个公道,现在的你虽有七杀,但是还不足以和那个人抗衡。”

“那个人是谁?”段枫的眼角一阵的狂颤。

“我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我知道人们称他为龙爷!”

“什么?”段枫在听到龙爷这两个字之后,浑身上下的杀意完全的爆发了出来,一时间整个天台被一股恐怖的杀意所笼罩着。

“很熟悉是吗?”皇甫哲苦笑一声:“不错,就是要杀戚烟梦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他对付你的,也很有可能是别人幕后操纵他这么做的。”

“这点叶菩提知道吗?”

“知道!”皇甫哲点点头道:“而且一直在查这个龙爷到底是谁,如果让他查到,你应该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吧?你的兄弟你比我了解。”

段枫缓缓的低下了头,虽然这么多年他都知道自己很有可能错怪了叶菩提,可是他却不愿意去面对,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叶菩提说这些。

“其实你真的应该感谢叶菩提,如果不是叶菩提让叶家出面保你,以你杀了自己的上司,废掉军中两个高官,你都足以死上百次了,可以说戚鹏给了你一次新生,叶菩提又给你第二次新生。”皇甫哲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嫉妒。

他嫉妒段枫有这么多的兄弟这样为他舍生忘死,他嫉妒段枫有这么多兄弟为了他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明知山有虎,可是依然偏向虎中行!

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一点上他不如段枫。

“为什么他不告诉我这些?”段枫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皇甫哲脸上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意:“因为你们是兄弟吧,为兄弟付出不是求回报,而是让他平安的。”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心头立刻震动了起来,整个身体也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皇甫哲说的没有错,因为他们是兄弟,为兄弟付出不一定要说出来的。

“他来河洛市当这个小小的局长也是为了你。”皇甫哲悲叹一声:“以叶菩提的家世,在加上他在军中的功绩,你应该能够知道直接让他成为一代封疆大吏都不是没有可能的,可是他却偏偏蜗居在河洛市这个小地方,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为什么?”

“为了戚家!”皇甫哲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不在河洛,他要为你,为戚鹏守护戚家,谁敢动戚家一跟头发,他叶菩提就会和对方拼命,你信吗?”

你信吗?

这三个字犹如一道闷雷一般,在段枫的耳中嗡嗡乍响!

一时间段枫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清泪!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菩提竟然默默的付出了这么多,不仅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年华,还付出了自己美好的未来,一时间段枫对叶菩提的心中充满了愧疚!

“菩提,这么多年苦了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