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80章 惜君,惜君

第二百八十章 惜君,惜君

段枫顿时沉默了下来,想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可是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

只要一想到段惜君到底是谁的女儿,以及陈小雅根本没有结婚,段枫就是一阵心烦意燥!

“你让陈小雅怎么告诉你,难道你让她一个女人去欧洲找你?”屈玲珑冷冷的注视着段枫道:“就算她去欧洲找你,可是能够找到你吗?”

“如果你的仇家,你的对手,他们知道陈小雅是你挚爱的女人,你感觉他们不会拿陈小雅威胁你吗?他们不会杀了陈小雅,让你方寸大乱吗?”

“你告诉我,如果陈小雅死了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还是现在的你吗?”

段枫的呼吸越来变的越重了起来,屈玲珑的每一句话都犹如铁锤重重的敲打在段枫的心头一般。

如果陈小雅真的死了,或许段枫就不会是现在的段枫。

“你现在感觉你有什么资格去问陈小雅,问陈小雅为什么那么对你?”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知道今天若是不让段枫完全想明白过来,肯定要出事,于是继续说道:“你还有资格吗?你是怎么对陈小雅的?先不说你和戚烟梦结婚,在没结婚之前,你可曾还记得在河洛市有一个女人为你痴心傻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你,等你回来结婚,可是你呢?你恐怕忘记了吧?”

段枫的双拳不知不觉红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顿时青筋暴起:“我是有原因的……”

还没有等段枫把话说完,就被屈玲珑打断再次说道:“无论你有什么原因,但是那个时候你已经忘记了,忘记了在华夏有一个痴情的女人,苦苦等候着你,忘记了有一个深爱你的女人为你牵肠挂肚,甚至她已经将自己的生命都赋予了你,或生,或死,她都会相随,可是你呢?”

“你没有给她任何的信息,她没有你的任何消息啊!”屈玲珑咆哮道:“我也是一个女人,我能够想象的到,当初陈小雅等你等的是多么的苦,多么的累,我知道她的心恐怕已经等的疲倦了,甚至想要放弃你,可是她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爱,因为她爱你,为你她可生,为你她可死!”屈玲珑激动的说道:“无论是黄泉还是九霄,只要有你段枫的地方,她陈小雅恐怕都敢去陪你!”

段枫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屈玲珑说的没有错,上穷碧落下黄泉,她陈小雅都会陪着自己,宁死不悔!

屈玲珑再次的吸了一口气道:“现在你可曾明白了,现在你还要去问陈小雅为什么吗?”

“我已经没有任何资格了。”段枫有气无力的说道,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上仿佛背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一般,死死的压在他的身上。

“不是你没有资格了,而是你已经放弃了当年的资格。”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上下猛然一颤,脸色瞬间变的苍白了起来,屈玲珑说的没有错,不是他没有资格,而是他亲手将这份资格给葬送了。

给深深的埋在了时光的沙漏之下!

可是这能够怪谁呢,谁怪命运造化弄人,还是怪段枫薄情寡义?

“是啊,资格让我亲手给葬送了。”段枫一脸痛苦的说道。

“后悔吗?”屈玲珑轻声问道。

后悔吗?

段枫唯有苦笑,就算后悔,可是又能够如何呢?难不成时光还能够倒转不成?

“就算是后悔,可是有用吗?”段枫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过去的已经过去,成为了历史,是不可能在改变的。”

“你竟然已经明白了,为何还要这么执着的放不下?”

“放下!”段枫叹息了一声:“我也想放下,可是这里他不允许我放下!”说着段枫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每次看到小雅,我的这里就会疼,根本不受我控制的痛,那份疼痛就要有千万只蚂蚁在嗜咬你的心一般,撕心裂肺的痛的。”

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突然之间他发现面前这个男人,不想他平时吊儿郎当的模样,他那份笑容之下,埋葬了太多的痛苦,埋葬了太多的无奈,可是却从来没有向人诉说过。

苦自己扛,伤口自己养,什么都不说,只是默默的咬牙坚持着。

年轻的外表之下,却有一颗历尽沧桑的心。

“段枫,作为女人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陈小雅她对你的爱一直存在。”屈玲珑注视着段枫非常认真的说道:“她对你的爱从未改变过,即使你已经结婚,你一直是他的最爱,只要她活一天,这份爱就存在一天!”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女人。”屈玲珑看了看段枫继续说道:“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

段枫顿时沉默了起来,屈玲珑说的没有错,只有女人最了解女人。

“虽然我没有爱过,但是悲欢离合看了太多,自然能够看的明白。”屈玲珑继续说道:“虽然不知道陈小雅为什么要收养段惜君,但是难道你就没有感受到,在你陪着段惜君的时候,陈小雅眼神之中的那份温柔,即使是冰,恐怕也能够被她那温柔的眼神给融化吧!”

段枫浑身上下猛然一颤,瞬间想到了每次自己陪段惜君时,陈小雅的那份眼神,无尽的温柔,还有着一丝淡淡的温馨,甚至是脸上都流露这一种幸福。

“她在内心之中早就把你当成了他的男人。”屈玲珑从包里再次的拿出一包香烟,递给了段枫,然后继续说道:“一个女人把心都放在了你身上,你感觉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给你的。”

段枫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烟雾环绕在段枫的脸上,使得段枫的表情有些迷离了起来。

“可是小雅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在见到我之后不说出真相,你是女人,你告诉我,最大的可能。”

“为什么?”屈玲珑再次听到段枫这样的话后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此刻段枫已经入魔,坠入了魔障之中,而这个魔障就是陈小雅!

可是她怎么知道陈小雅为什么不说,是难言之隐,还是心已经被情伤透?

此刻段枫正一脸紧张的看着屈玲珑,屈玲珑在看到段枫的表情后,再次叹息了一声,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她应该是有难言之隐吧。”

“难言之隐?”段枫一愣!

“应该是吧,毕竟她身边现在有一个段惜君,如果她说她还爱你,那么你必定会问段惜君是谁的女儿,可是你认为陈小雅为说吗?就算说你让她怎么说?”

“我知道你放不下陈小雅,所以我也不劝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你已经结婚,如果你还和陈小雅藕断丝连,那么你伤害的就是两个女人,戚烟梦那里你无法交代,陈小雅?你会让她当你的金丝雀吗?”屈玲珑苦笑一声:“不是所有女人都可以像我这样,愿意做你的金丝雀的。”

此时段枫完全把屈玲珑的最后一句话给忽略掉了,两眼无神,是啊,自己已经结婚了,如果还和陈小雅藕断丝连,那么就要伤害戚烟梦,还要伤害陈小雅!

人这一生之中要面对很多的难题,如今段枫就面临着最大的难题!

一时间段枫想起了当时网上一道题,佛祖给孙悟空出的题!

佛祖让孙悟空走过一条开满鲜花的路,只准走一次,要求摘一朵最大最美的花。

这个题目难倒了无数人,谁也不能肯定自己遇到的那朵便是最大最美的,谁也不知道路的前方是否有更大更美的花。

如今段枫就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戚烟梦是那朵最大最美的花,还是陈小雅是那朵最大最美的花?

一时间段枫自己开始彷徨了起来。

他和陈小雅的爱,是轰轰烈烈的,是幸福的,是温馨的,是让人无法忘怀的——初恋!

可是和戚烟梦在一起,他感觉自己非常的轻松,虽然两人在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的感情,而且段枫还是带着愧疚娶的戚烟梦,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段枫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和戚烟梦斗嘴,已经习惯了戚烟梦那张偶尔冰冷,偶尔热情似火的脸。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习惯了戚烟梦存在。

曾经有人说,当一个男人(女人)习惯一个女人(男人)时,那就离爱就不远了。

习惯的爱,虽然不会轰轰烈烈,但是却很坚固,因为习惯已经成为了自然,想要改掉一个习惯实在是太难了!

如果心中继续保持对陈小雅的爱,那就对不起戚烟梦,如果离开戚烟梦,段枫做不到,因为他答应了戚鹏。

诺言就像是枷锁一般,深深的锁住了段枫的心,让他不能够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选择!

或许这就是道一个承诺,背负一世枷锁吧!

“自己想吧,是伤害两个女人,还是伤害一个。”屈玲珑感觉这样的选择其实真的很难选,选哪一个都和陈世美差不多,可是却又不得不做出选择。

“但是最后我在说一句,陈小雅真的很爱你,从惜君的姓氏上面就能够看出来,惜君,惜君,恐怕说的就是你吧!”

——————————(Ps:更新晚了,抱歉,希望理解,家里最近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