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88章 段枫的谦虚

第二百八十八章 段枫的谦虚

皱泰来和皱洪江两个人灰溜溜的走了,连段枫的所放在桌子上的支票都没有敢碰!

不是不想,而是董海天让他们马上滚!

程佩瑶则是两眼无神的坐在那里,眼神之中一片的死寂,找不到任何的色彩。

哀莫大于心死,程佩瑶怎么也想不到二三十年的感情说丢就可以丢,而且丢的那么干脆,只因为六千万而已,难道自己在皱泰来的心中真的就只值六千万吗?

最让她伤心的不是皱泰来,而是她的儿子,她怎么也没有想道,自己含辛茹苦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竟然会答应让自己的母亲去陪别的男人,一切只因为六千万!

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难道自己以前的想法真的是错的吗?

看着程佩瑶木讷的坐在那里,董海天和赵岚岚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们的这声叹息,不是同情,而是心寒,就算在不爱,二三十年的感情能够因为六千万就能够丢吗?

那个人可是陪了你二三十年啊!

段枫看着程佩瑶的模样,心中更没有丝毫的同情,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程佩瑶要是不作死,怎么可能会是现在的模样。

“你怎么不随他们走?”段枫开口问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程佩瑶那涣散的眼神之中出现了一丝的色彩:“我和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六千万,六千万就能够把我卖掉,这样的人要他做什么?”

程佩瑶说着脸上露出了凄惨的笑容!

“你所想要的爱情不就是想要建立在金钱之上的吗?”段枫淡淡的说道:“而且这六千万卖你一夜,你感觉很便宜吗?”

程佩瑶顿时哑然!

段枫风轻云淡的看着程佩瑶,仿佛在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六千万卖你一夜已经是看的起你了,现在你可明白了,这就是金钱之上的爱情,不堪一击,只要我能够拿的出让人心动的钱,那个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你拱手送给我,甚至还会笑着脸对我说,爷,我在送你一夜吧!”

程佩瑶只感觉心非常的痛,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

爱情真的不应该在金钱之上吗?

是的,爱情确实不应该建立在金钱之上,而是应该建立在感情之上,金钱的爱情不堪一击,但是有感情的爱情,就不同!

董海天也沉默了起来,在看向段枫的时候,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道赞赏!

他很少这么看重一个年轻人,段枫是第一个让他看重的年轻人。

这么小就懂得感情的可贵,这点是很多年轻人所不拥有的,这样的人值得交朋友,因为这种人不会两面三刀。

“钱谁都不讨厌,也没有人会嫌钱多,可是具体要看这个钱是在什么基础上的,如果是在爱情之上,那么婚姻就会像你一样,失败!”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缓缓的说道:“如果是在其他的方面,你会很成功!”

“我错了,原来我真的错了!”程佩瑶木讷的说道:“原来爱情还是在金钱之下的好,原来在金钱之上的感情,竟然会是如此的薄弱,会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程佩瑶真的错了吗?

是的,她确实错了,错在不应该拿金钱和爱情对比,爱情是纯洁的,不是金钱可以污染的,更不是可以拿金钱可以衡量的!

就像段枫所说的那样,如果我有钱,我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如果我有钱,别的女人喜欢我,那么我是否要考虑这个女人不是喜欢我,而是喜欢钱呢?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时间去验证,让时间来证明!

虽然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到了利欲熏心的地步,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人坚持着自己的爱,这份爱是世界上最坚固的爱,不是金钱可以摧毁的,不是金钱可以污染的。

金钱不知道摧毁了多少爱情,金钱不知道毁了多少的家庭!

段枫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金钱去摧毁一个家庭,但是他却不后悔,如果不是程佩瑶和皱洪江步步紧逼,他怎么可能会这样做!

别人敬我一尺,我敬别人一丈,别人欺我一分,我退后一丈,若在欺我一分,我必十倍还之!

这就是段枫!

“我是不是很可笑?”程佩瑶脸上流露着一丝复杂的笑意。

董馨菲看了看程佩瑶的脸色,想要安慰一下,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不是董馨菲的同情心泛滥,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女人都是水做的,女人都是怀柔的!

“你认为可笑就可笑。”段枫看着程佩瑶道:“因为路是你走出来的,可笑不可笑只有你自己心中清楚。”

程佩瑶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段枫说的没有错,路是自己走出来,可笑不可笑,自己的心中最清楚。

“好了,没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滚了!”段枫对着程佩瑶说道!

程佩瑶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站起身,恭敬的对着段枫说道:“谢谢你让我明白了这么多,也谢谢你让皱泰来离开了我,更谢谢你,我的家庭从此破碎了!”

“不用谢,理所应当的。”段枫摆了摆手说道。

程佩瑶没有再做任何的停留离开了房间,今天的相亲宴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一个笑话,不仅没有相亲成功,而且还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婚姻!

看着程佩瑶离开,董海天的目光落在了段枫的身上,笑呵呵的问道:“你叫做段枫?”

“是的伯父。”段枫恭敬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回答,董海天的目光皱了起来,这个名字他不是第一次听到,屈玲珑慈善晚会,永福陵园遇袭,百里家覆灭,莫华雄之死,王虹剑被抓,这里面都有一个叫做段枫的人,不知道此段枫是不是彼段枫。

董海天再次凝重的打量起段枫,不得不说,董海天的眼光非常的毒辣,只是随意的扫了几眼,便从段枫的眼神和举止之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眼神清澈,但略微有些不正,颇带几分邪气,虽然在饭桌边坐得笔直,却不时露出几分痞相,桌下的腿偶尔抖瑟几下,男抖穷,女抖贱,从这个细节上面董海天就能够看的出,这个段枫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不能够算是坏人。

亦正亦邪比较适合他!

再把最近河洛市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如果这个段枫真的就是那个段枫话,那么就可以下结论了,这个段枫不是什么老实的主!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段枫本来就不是一个什么老实的人。

董海天看着段枫缓缓的开口问道:“段枫啊,小伙子不错,这么年轻就对感情有着独特的见解,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段枫立刻谦虚的说道:“伯父客气了,不过是看的多了,也经历过一些,自然而然的就看的明白了一些!”

“看的多了的人多了,懂得的人却没有几个,再说谁没有一些经历,但是经历过后有如此认知的,在我认识的年轻人当中,你是第一个!”董海天平静的说道。

而赵岚岚此刻则是上下不停的打量着段枫,一副丈母娘看女婿的模样。

此刻段枫已经可以断定了,董馨菲的父亲董海天绝对是当官的,只有混迹在官场的人,才喜欢玩些心里战。

“伯父您太抬举我了。”段枫立刻说道,虽然不知道董海天具体是什么官,但是段枫见过的官多了去,自然不会胆怯!

看着段枫谦虚的模样,董海天立刻对段枫的印象再次的增加了一分,胜不骄败不馁,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女儿的眼光不错。

这种男人很好,绝对可以托付终生。

“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董海天淡淡的问答。

董馨菲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开口说道:“爸,哪有你这样的,刚见面就问人家是做什么的,您老能不能不老是查户口啊!”

听到董馨菲开口,赵岚岚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意:“海天,既然菲菲不想让你问,你就别问了!”

“还是妈好!”说着董馨菲冲着赵岚岚露出了一丝笑意。

董海天淡淡的笑了笑,他不过是想看看这个段枫是不是那个段枫而已,既然女儿不想让自己过问,董海天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瞪了一眼赵岚岚道:“我这不是为菲菲把下门吗?”

“就你还想着给女儿把门,你已经看走眼了皱洪江,这次你还是别把门了,免得又走眼!”

“是你先提的好吧,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过问菲菲的事情,是你每天叨叨扰扰的!”

“就是!”董馨菲立刻附和道:“爸说的对,妈,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会带段枫来见你们。”

赵岚岚瞪了一眼董馨菲:“我要是不这么做,能够看到段枫吗?能够看到我的金龟婿长什么样子吗?”

说着赵岚岚对着段枫说道:“段枫不错,一表人才,一看就是做大事的人。”

段枫立刻汗颜,感情这一会就认同自己这个女婿了:“伯母说笑了,我不过是小打小闹,上不得台面的。”

“年轻人不要太谦虚,过分的谦虚会让人觉得太假!”董海天脸上挂着一丝的笑意,显然也对段枫的印象不错。

——————————(Ps:农忙,更新的晚,希望能够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