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95章 好哥哥,好妹妹

第二百九十五章 好哥哥,好妹妹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整个整个神州大地.那份在黑夜中残留下的糜烂气息也瞬间消散.

阳光透过窗帘照耀在房间内.使得原本黑暗的房间之中多了一丝光线.

躺在**的张舒婷发出了一声嘤咛.眼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接着迷糊的睁开双眼.慢慢的坐起身.可是剧烈的头疼使得她不得不再次的躺下.闭上双眼.微微的适应了一会.才再次的睁开双眼.

可是接下來她愣住了.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陌生的环境.一时间张舒婷的脑袋有些断路.发生了什么事情.

轻轻的嗅了下鼻子.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顿时扑鼻而來.这让张舒婷猛然打了一个冷颤.急忙低头看去.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光溜溜的.什么都沒有穿.

张舒婷傻眼了.

“啊.”接着一道属于女性的尖叫声在房间内响起.

女性的尖叫是她最好的武器.而且也是她最好的杀器.高分贝.能够直接穿透人的耳膜.和狮子吼功有一比.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段枫无精打采的出现在了房间门口.沒好气的说道:“叫什么叫.难道你被强女干了.”

昨夜他被戚烟梦整了半夜.准确的说是诱惑了半夜.搞的段枫那叫一个身心疲惫.刚从房间里面出來.就听到张舒婷那杀猪般的声音.这让段枫的心情变得更加差了起來.

张舒婷在看到段枫之后.先是一愣.接着双眸喷火的看着段枫.一脸铁青的说道:“段枫.你个披着人皮的畜生.竟然趁我喝醉对我做这种事情.老娘我给你拼了.”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段枫微微的一愣.看來张舒婷现在以为是在酒店.顿时段枫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舒婷已经准备从**直接跳起來了.

“张舒婷.你可要想好了.你现在跳起來.我可是又观赏了一遍你的身体.”段枫认真的说道:“昨天晚上灯光有点不好.沒有怎么看.现在应该不错.”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的动作戛然而止.急忙拉了一下毛毯将自己包裹住.脸上也出现了一道委屈之色.甚至眼眶已经变得有些微红了起來.

“段枫.这事老娘我和你沒完.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干嘛出去.”段枫靠在门旁.懒洋洋的说道:“昨天晚上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该做的也都做了.还有什么不能够看的.”

“你……”张舒婷在听到这句话后.心中的怒火陡然上升.

同时心中也憋屈到了极点.昨天晚上还说着.段枫要是敢碰自己.就打弄死他.可是现在别说弄死了.她连刚站起來的勇气都沒有.

“不过张警官.你的身材不错.”段枫的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意.嘿嘿的说道:“而且你身上的弹性十足.啧啧.那圣女峰.一只手都抓不过來.而且你竟然在**这么奔放.各种姿势任君选.更为让人爽的是.那叫声.啧啧……”

段枫说的有模有样.而且还时不时的露出一副回味无穷的神色.这让张舒婷的心变的更加沉了下來.

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流了出來.哽咽的说道:“段枫.你混蛋.混蛋.你……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段枫在看到张舒婷的模样之后一愣.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张舒婷竟然会哭.而且还哭的这么伤心.在她心中张舒婷一直是大大咧咧的.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怎么今天在乎起这个了.

可是段枫那里知道.虽然现在的女人都比较奔放.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女人非常的保守.把自己的第一次看的非常重要.张舒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你别哭啊.哭什么啊.”

“你说我哭什么.”张舒婷抬起了头.流着后悔的泪水说道:“你都把我那个了.难道还不让我哭吗.”

“我把你哪个了.”

“就是你把我给上了.”张舒婷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不是自己身上沒有穿衣服.自己肯定要和段枫拼命.就算打不过也要拼.士可杀不可辱.

段枫顿时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戚烟梦从外面走了进來.当看到张舒婷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之后一愣.在看看段枫那沒心沒肺的笑容之后.戚烟梦顿时明白了什么.

狠狠的瞪了一眼段枫.然后对着张舒婷说道:“张警官.快起來吃点东西吧.昨天晚上你喝了那么多酒.胃里面肯定难受吧.”

张舒婷在听到这道清脆的声音之后.猛然抬起头.当看到戚烟梦的时候.张舒婷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再次的断路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戚……戚小姐.”张舒婷有些不可置信的喊道.

“恩.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段枫想要把你送回家.可是不知道你家住哪里.送你去酒店.又怕你晚上难受.身边沒人.所以就带回了我们家.”戚烟梦淡淡的说道.

而段枫此刻正在蹑手蹑脚的向着外面走去.

段枫刚走到门口.张舒婷那冷冷的声音就传了过來:“段枫.”

“嘎.”

听到张舒婷的声音之后.段枫的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张舒婷嘿嘿的笑道:“你还是穿衣服吧.我在这里影响不好.”

话音落下.段枫就嗖的一声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看着段枫离去的背影.张舒婷立刻破涕为笑.对着戚烟梦说道:“戚小姐.谢谢你.”

“沒事.”戚烟梦也是笑了笑:“你先穿衣服吧.我出去了.”

戚烟梦离开了房间.一时间整个屋内就只剩下了张舒婷.张舒婷坐在**喃喃自语的说道:“昨天晚上我喝醉了.段枫什么都沒有对我做.不会是他不行吧.”

如果段枫在这里的话.肯定会留下悔恨的泪水.

不得不说女人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她喝醉酒了.你不碰她.她反而觉得你有问題.你碰她.她骂你是个畜生.猪狗不如.甚至会告你.

“可是他明明和戚烟梦结婚了.也不应该是有问題啊.”张舒婷自言自语的说道:“难道他还真是一个正人君子.可是不像啊.”

一时间张舒婷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想不明白.张舒婷也沒有在想.而是直接穿上了衣服.

片刻之后.张舒婷从房间中走了出來.

“卫生间里面有一次性的牙刷牙膏.你凑合用吧.”段枫坐在沙发上抽着烟.在看到张舒婷之后.懒洋洋的说道.

“谢谢啊.”张舒婷对着段枫道谢道.

段枫沒有在理会张舒婷.而是靠在沙发上.双眼看起了天花板.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张舒婷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來.

“昨天不让你喝.你非喝.幸好是老子.不然你肯定被人给上了.”段枫淡淡的说道:“到时候.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那你为什么不拦着我.”

“我拦的住你吗.”段枫无奈的说道:“你要被人扒去警服穿……”

张舒婷的脸色立刻暗淡了下來:“段枫.你一定能够帮我的对吗.”

“帮不了.”

“皇甫哲都给你面子.你肯定能够帮我.”此刻张舒婷算是完全的清醒过來.急忙走到段枫的身边坐下道:“你就帮帮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张舒婷可是清晰的记得皇甫哲曾经说过一句话.段枫若想杀谁.沒有他不敢杀的.

从这一句话上.张舒婷就能够判断出.段枫的身份不简单.同时也疑惑.段枫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做什么都行.”段枫的眼前顿时一亮.眼神也落在了张舒婷那波涛汹涌的圣女峰之上.

感受到段枫那炽热的眼神.张舒婷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段枫.可是有求于人.使得她不得不低下头.

“做什么都可以.”张舒婷重重的说道.

“如果我让你陪我睡觉呢.”段枫嘿嘿的笑道.两只手也不停的揉搓了起來.

“段枫.你个禽兽……”张舒婷铁青着脸看着段枫.

“那你还是去当交警吧.”段枫翘着二郎腿无所谓的说道.

“你乘人之危.”

“那你去当交警啊.我又沒有让你來求我.”

“你……”张舒婷铁青着脸说道:“好.我答应你.”

“真的.”段枫一愣.

“真的.”张舒婷咬牙道.

“好.那你先喊声好哥哥听听.”段枫嘿嘿笑道.

“你……”

“喊不喊.不喊你就去做交警.”此刻段枫算是拿住了张舒婷的软肋.

张舒婷在听到交警之后.脸色顿时暗了下來.心中虽然有千般不愿.但是依然咬牙喊道:“好哥哥.”

“沒诚意.”段枫轻轻的说道:“一副哭丧脸.声音那么难听……”

“你到底要怎么样.”张舒婷忍着愤怒道.

“脸上带着一丝的笑意.然后喊好哥哥.”段枫为张舒舒婷指点迷津道:“就像是那些迎宾小姐一样的微笑.学习她们说话的口吻.”

“你……”

“你还是去做……”

“好哥哥.你就帮帮我吗.”张舒婷一脸媚笑的看着段枫.

“再喊一声我听听.”段枫心中感觉顿时舒爽到了极点.沒有想到张舒婷这样别有一番风味啊.

“好哥哥.你就帮帮我吗.好哥哥.好吗.”说着张舒婷拉着段枫的胳膊开始摇晃了起來.

此刻段枫只顾得享受了.浑然不知.戚烟梦已经从厨房走了出來.

“好妹妹.你嘴可真甜啊.”

“那好哥哥帮帮我好吗.”